文史漫谈:表里俱澄 肝胆雪明

张孝祥《念奴娇·过洞庭》词赏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四日】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
玉界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
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
怡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浪空阔。
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
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张孝祥(1132—1169年),字安国,号于湖,南宋初期词人,他还是一位居士(在家或在官而修行,并受过三皈、五戒者),人们又称他为于湖居士。

张孝祥绍兴二十四年(1154)参加廷试,被擢为进士第一。及第后,上疏为岳飞辩冤,为秦桧所忌恨。秦桧使人诬陷其父张祁与张浚、胡寅等人谋反,于是张祁、胡寅等皆被下狱,绍兴二十五年秦桧死后才获释。

张孝祥一生力主抗金,为岳飞辩冤称:“岳飞忠勇,天下共闻,一朝被谤,不旬日而亡,则敌国庆幸,而将士解体,非国家之福也。”

张孝祥的词,风格多样,有的峻发雄奇,有的沉郁悲壮,有的清丽飘逸。其内容,或抒发忠义之情;或因事寄意,抒写世事感慨;或描摹景物,借以抒怀。大都慷慨高歌,直抒胸臆。著有《于湖词》及《于湖居士文集》。

宋孝宗乾道元年(1165年),张孝祥出任广南西路经略抚使,“治有声绩”,但次年“被谗言落职”。《念奴娇·过洞庭》这首词,便是他被贬北归,路经洞庭湖时所作。

这首词,描绘了中秋前夕,洞庭湖水月交辉、上下澄澈、清奇壮美的景象,作者胸无点尘,通体透明,全身心融入这完全净化了的美的世界,在宠辱皆忘,物我浑然不分的境界中,他领略了人生的无限妙谛,心里充满不可言说的欢愉。

词中以“肝胆皆冰雪”的自白,来显示作者人格的超迈高洁;以吸江酌斗、宾客万象(把明月、星斗、青云、微风等万种景象,当作今夕的贵客,一同饮酒)的奇思妙想,来表现他淋漓的兴会和凌云的气度,他坦荡莹洁的胸怀与纯净空明的天光水色,合而为一,“舟中人心迹与湖光映带,写来隐现离合,不可端倪。”(引自《蓼园词选》评语)。

这首词,象苏轼的某些篇章一样,表现了作者政治上遭到挫折后泰然自若、游于物外的处世态度,表现他对宇宙奥秘、人生哲理的深深领悟,达到了一种超越时空的化境。魏了翁说:“张于湖(即张孝祥)有英姿奇气……洞庭所赋在集中最为杰特。方其吸江酌斗、宾客万象时,讵知世间有紫薇(中书省称紫薇省,此处泛指官场)、青琐(借指皇宫)哉!”(意思是:此时词人心中,没有了官场的习气和官吏们勾心斗角的任何思虑秽气)(《鹤山大全集》)诚为知言!

由于词篇较长,笔者不作逐句解析,现将全词大意,试译如下:

洞庭湖边,草色青青,
临近中秋,风平浪静,
湖水皎洁宽平,
如三万顷玉镜琼田,
只有我的一叶扁舟自在航行。
素月的光辉普映,
碧波中,倒现出银河、月影,
整个宇宙澄澈空明。
面对这样的清景,
我心中悠然宁静,
深深领悟着其中奥妙,
却无法向你说清那无限的欢欣。

想起在岭南这几年光阴,
一轮明月,照见我的肝胆
象冰雪般的高洁晶莹。
我披着稀疏的短发,
风满襟袖,稍觉寒冷,
我平安地泛舟在空阔的湖心,
汲尽西江水,权当美酒,
用北斗当杯,斟美酒豪饮,
请世间万物和天上星星,
做我座中的佳宾。
我独自敲着船边,放声长啸,
竟忘了今天是什么时辰!

正是:
表里澄澈是诗魂,
肝胆纯净似雪冰;
沧浪空旷无私念,
玉界琼田为心襟;
此中妙境谁能识?
识此须是修行人。
诗如其人从来凿,
道高德尚诗便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