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拘留所抵制迫害向内找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回想起二零一一年下半年,由于学法不入心,集体学法时有时溜号、走形式、做事心特别强,所以在心性上没有真正向内找、向内修,漏洞很多,让旧势力抓住把柄,结果和另一同修在小区发真相资料遭到了迫害。其实在出事前,师父在梦中已经点化我:在梦中我飞的很快,飞着飞着就撞在了一个大货车的车棚上,一下又被弹了回来,掉下的时候让一个牙膏给接住了。我丈夫也告诉我他做了个梦,家里来了几个小警察。师父的多次点化也没悟,这都是自己用人心来做事造成的。

我遭到构陷,先被绑架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没有回答任何不合法的提审。在被送往拘留所前先检查身体,一路上我发正念,到了医院已经是晚上了,检查结果我的血压二百多,特别高。我心里明白这是师尊给我演化的假相。医生要给我打针、吃药,我告诉医生:我打针、吃药都过敏。医生说:“不打针、吃药不能住院。”他们把我和同修送到了拘留所。拘留所的人看了我检查身体的诊断书回答:拒收。他们就给狱医打电话,又给上面的领导打电话,他们争执了一会,又把我送到一家个人诊所量血压,血压更高了,最后又把我送到大医院,让我住院,说先住了院再说。因为当天晚上同修進了拘留所,我心想既然我俩一起被构陷,就不能让同修自己承受,这次遭到迫害我的责任也很大,我为同修一个人進去担心,所以我的人心起来了,我说:明天早晨我就好了。我这一念,第二天早晨一量血压真的降下来了,早晨七点左右也進了拘留所。

我和同修又见面了,我俩见面后,开始交流了一会儿,都悟到这也不是师父安排的。开始向内找,找出好多人心和执着,根本没有实修,学法跟不上,流于形式,天天就是做事心,真是愧对师尊的苦度。后来我俩想既然進来了,咱们就把坏事变成好事,就和外面的同修一起配合好,把邪恶洗脑班彻底解体,黑窝里的邪恶彻底解体,每天不停的背法、背《洪吟》、背《精進要旨》、唱大法歌和全球整点一起炼功,到整点就发正念。

一开始头几天有干扰,有一天又来了一个管教值班,他走到了我们的门口就问:“她俩是?”里面犯人说:“炼法轮功的。”管教就说法轮功不好的话,我就给他讲真相,没有讲多少,他就不爱听了,他说再讲就给我们铐起来,当时我在心里说:你敢,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灭掉你背后的邪恶。这时犯人都生我俩的气,有一个犯人很生气的说管教脾气不好,不让我们讲真相、炼功等等。我听了没有动心,接下来我就给他们发正念。过了一会犯人的态度转变了说:你俩别在他值班的时候炼功,到他值班的时候我告诉你俩。

过了几天又到这个管教值班了,他在摄像头里看到我俩还在发正念,他在广播里大声说:你俩还炼,窜到门口去,你俩再炼就让你俩炼一宿。我在心里说更好,但是接下来发正念就不敢打手势了。后来我跟同修说:不对呀,这不是师父安排的,这是黑窝里的邪恶操纵他干的,咱俩听师父的。

通过这个干扰,我俩开始给拘留所的所有管教、犯人发正念,同时解体背后操纵他们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理拘留所空间场和犯人的空间场,天天开始发强大的正念,效果特别好。从那以后我们屋的犯人都支持我俩,都做了三退,还和我俩一起背《洪吟》<做人>、<如来>,背了半天后说你们这功是好,但是我们做不到,你们都是好人,在这里才能救几个人,签了字就出去了,那能救多少人呢?我告诉她们我们是佛法修炼的,不能随便就签字呀!

就这样天天坚持,一天天过去了,同修从進去大便就不畅通,就想我俩不能都在这里,得让同修先出去,就这样想着想着,一天玻璃上出现几个字“我回家”了,结果到第二十一天同修真的出去了。剩我一个人了我继续发正念,但是发的不太好,心里有点不踏实的时候,就想起师父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背完后,心里正念就强了。可是我的心态并不稳,当我人心一出来,邪恶就利用犯人干扰我发正念,正念发的不好,我心里就乱了,干扰也就更大了,我在心里就恨他们,慈悲心已经没有了,这时我就好象要疯掉了,泪流满面,我心里跟师父说:我要是真的疯了,我不是给大法抹黑吗?赶紧发正念慈悲于众生,解体众生背后的邪恶,连续发正念,干扰逐渐减少。

同修出去两天后,晚上八点左右又進来一个犯人,管教让我看着她,她没有被子,我把我的被子给她盖一半,第二天早上八点她就走了,我抓紧时间给她讲真相还做了三退,她很高兴,吃饭前我又跟她说,人来到世上就是苦,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她走时特别高兴。

一天一个犯人对我说:姨二十五号你就能出去了。我说应该是二十五号,正好一个月,但是签字是二十八号(任何字都不应该签,都是配合了邪恶,给自己留下了遗憾和污点),他们说反正是二十五号,又过了几天,接近二十五号那天早晨我情不自禁的在心里说,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也不是师父安排的,我得出去,我在心里喊:我回家了,我回家了,结果真是二十五号那天出去了,我知道师尊把我从邪恶的黑窝解救出来,都是师尊的承受,呵护使我走过了那关难。

出了拘留所,紧接着又把我送到洗脑班,到了洗脑班门口,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我就在心里说,这可不是师父安排的,我可不去,说着说着進屋了,我不断的发正念,他们管事的对我说这里多么好,但不准发正念,这时我就对管事的说:我有点头晕,走道好象散脚,他们一听赶紧给我量血压,一量二百多,马上找来120救护车,医生来了一量也是二百多,后来把我送進了医院,到了医院,医生说太危险,他们一说别死在咱们手里,我知道这又是师父给我演化的假相,是师尊把我从邪恶的迫害中又一次解救出来,都是师尊的承受、呵护使我走过了最艰难的日子,我让师尊为我承受了很多,心里真是愧对师尊的苦度。

我从洗脑班出来,又被家里人看管起来,不让我和同修接触,不让我学法。他们向我诉苦,我在里面时,他们多么不容易,到处找关系要人(要人时他们也讲,我没学法前,身体不好,学法身体变好了,说我善良,知道有天灾,发资料是为救众生),这回出来了,决不能再让我惹事。

我严肃的告诉他们,我必须学法,不让我学法我就得死,我修大法没有错。是执政党错了,它在迫害好人。在家我能学法,但家人不让我和同修接触,我天天发正念解体操纵家人干扰我做三件事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正在我见不到同修,看不到周刊和经文,很迷茫的时候,热心的同修智慧的见到了我,使我添了很多正念,给我找到学法小组,鼓励我把在拘留所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我又从新开始走到正法的行列中。我再一次的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谢谢曾经关心过我的同修。

通过这次的教训,使我更加明白了修炼是多么的严肃,使我更加认识到了学法、修心是多么的重要。十几年的修炼,经历了很多很多,可是修炼对我来说好象刚刚的开始,就象刚刚懂事的孩子一样,也使自己在修炼中渐渐走向了成熟。

下面用师父的一段话做结束语与同修共勉,师父说:“你做的那个事情如果没在法上,如果没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没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许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为对解体邪恶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所以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