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新疆女子监狱对赵淑媛和魏淑艳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新疆女子监狱的狱警采取各种手段,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强制她们放弃信仰。下面是一位普教人员(下文中的“我”)的眼里看到新疆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赵淑媛和魏淑艳的事实。

赵淑媛遭灌食迫害

那是二零零七年一月,我刚进入新疆女子监狱,被分在严管监区(在这里,新入监的,通常都要先分在严管监区)在这里经过一至三个月的所谓“严管”,然后经过考试后,才能被分到其他监区劳动,之后才能有机会减刑。

分入严管监区后,我又被分在“严管”小组。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个终日被捆绑在床上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后来我在她的床的上铺位上,看到了她的名字叫赵淑媛。她被捆绑在床上,我们都很害怕,更不敢过问。有一天,听其他人说,她已经关在这里三、四年了,而且一直在绝食。

一天下午,我们刚进教室坐下,我们小组的管事犯李爱华就叫我们全部回到监室。原来是给那个法轮功(学员)喂饭。说是喂饭,其实是逼迫她吃饭,我今生第一次经历。我们一共有十人参与。

李爱华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一个七十毫升的大注射器,还有一块用自行车内胎做的一条长形的橡胶带,但是中间剪了一个小孔,说是用于插入注射器的。

我们把她按在床头放的凳子上,人呈半躺位,头被按在床头的横栏杆上。另外一个人坐在床上放的小凳子上,用双腿夹住她的头,不让她的头动,同时这个人一手捏她的鼻子,一手捂按她的嘴。她的两条胳膊用手铐铐在床栏上,并由两人按着。还有两人往相反方向,拽着那个自行车的橡皮内胎,蒙在她鼻子以下的脸上。还有一人坐在她的腿上,另一人按着她的脚,不让她有丝毫动的余地。

李爱华则拿着无针头的注射器,从橡皮内胎的孔里注射食物。

她的门牙被撬掉了数颗,虽然橡皮内胎被拽的很紧,她的脸已经都被弄变形了,但是因为缺少门牙(李爱华曾经告诉我们,是李爱华撬掉了她的牙齿),所以注射器仍然能穿过橡皮内胎的洞和嘴,往里灌食物。我看到她,仍然能瞅准机会,往外喷吐食物。

她的鼻子是被捏着的,嘴上用橡皮内胎绷盖的严严实实,唯一的小孔在注射器抽出来之后被迅速堵死,因此是在利用她的呼吸,逼她下咽。每次都要僵持很长时间,有几次都感觉她被憋昏过去。

每次过后,看到她都瘫软无力,连坐都坐不起来,把她弄到床上时,明显感到她手脚无力。

我们害怕把她捂死,有人请示警察,当时的李姓监区长说:监狱同意的,死了没事,有监狱负责,和你们没关系。

我没有想到,监狱人员竟然这么残忍。

监区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魏淑艳

很快,我被分配到了其他监区,在这里我又看到了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她的名字叫魏淑艳。因为她拒绝参加监狱工厂的劳动,被单独关押在监室(监室离工厂还有一段距离),有两个监督的犯人看守着。后来,又不让她在监室了,逼迫她到工厂去劳动。她不去,每天出工时,就把她或拉或拖或抬着去工厂。她一路高声呼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天晚上收工,又把她这样弄回来。有一段时间,她被关押到“押号”(也就是禁闭室)去了。就我所知道的,她被关过二次“押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