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中喜得大法 迫害挡不住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这么多年来,看到同修们都能把自己的修炼经历、体会写出来发到明慧网与大家交流,我也想写,但我文化很低,不知怎么写。最近,在同修们的鼓励下,我终于下决心拿起了笔,写下了这十多年来自己的修炼点滴。

苦难中喜得大法

那时我的身体很不好,不但有眩晕症、乳腺炎等多种疾病缠身,还摊上了个喝大酒、好赌的丈夫;婆婆又非常厉害,我刚生完孩子,她就提出要分家,把一万多元的外债、甚至连哥哥嫂子结婚拉下的外债都推给了我们。我是个生来不爱与人争强的人,又怕丈夫为难,什么也没说,还劝丈夫说:算了,反正咱们年轻,慢慢挣钱还吧!谁知孩子刚刚两个月就生了病,家里没有钱,欠债一大堆,甚至都是贷款,只好又去借。生活的苦闷与无望,使我的身体状况一天天下降,我痛苦茫然,感到这样生活太没有意义,一天从早忙到晚,不知为的是什么。

一九九八年八月的一天,村里的一位妇女跟我说:“你身体这么不好,你炼法轮功吧,可以祛病健身。”我说:“行,我炼。”我就去了她家。她给我放了老师的讲法光盘,我看后就觉得老师是那么和蔼可亲,一身正气,讲出的话非常有哲理性。我当即请了一本《转法轮》

通过学法,我知道了人生的真谛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知道了《转法轮》是一部上天的梯子;知道了神、佛的真实存在,人通过修炼也能成为高级生命──佛、道、神;知道了人为什么会得病、为什么会遭受痛苦,承受的痛苦就是还以前所欠下的业债。渐渐的,我的病不药而愈、无病一身轻。我的性格也开朗起来。从此我把生活中的各种苦难与不公全部释怀,真的是跟谁都乐呵呵的了。

我要修炼,我要回家。师父告诉我,修炼得从一个好人做起,我就听师父的话,处处事事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缓和家庭矛盾、婆媳之间的关系。看到婆婆白发苍苍操持家务很辛苦,就帮助婆婆干活,给婆婆买衣服,婆婆很高兴,见着乡邻就说我修炼以来的变化,说我如何孝顺。

一次,我的邻居把一车垃圾卸到我家的门口,我想怎么会这样?哦,也许是要我提高心性的,我不能生气,不能跟人家一般见识,我把心放下,就用背筐一筐筐的把垃圾清理走了。虽然感觉有点累,但心里却很畅快,抬头无意中望了一下太阳,看见太阳四周是个光环,非常好看,并且不刺眼,看着看着就见那光环旋转起来,显现出金灿灿的法轮形像,我眨了眨眼睛定睛再看,确是法轮形像,我高兴的流出泪来,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做对了。

迫害挡不住修炼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鬼邪恶集团操控整个国家宣传机器,对法轮功和我们的师父進行栽赃、陷害、打压,全国上下一片黑暗,同修们都要去北京为法轮功、为我们的师父说一句公道话:“真、善、忍”好,修炼无罪。我说:“我也去。”就这样我带着家里仅有的几十元钱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之路。

那时的北京已经全部戒严。我们坐的车没等到天安门就被拦了下来。凡是炼法轮功的人全部被劫持到北京丰台体育馆内,只见那里满是我们的同修,我们集体炼功、背《论语》、背《洪吟》,我们互相鼓励手挽着手,不被他们单个带走。最后我们被当地的警察劫持回来。

回来后同修们切磋,一定要让当地百姓明白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一等的好人。于是我就自己买纸张、买笔墨、买彩布,写真相传单,写条幅:“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在附近的十里八村的村头界碑、电线杆、墙壁、树上贴的到处都是。

“六一零”、“国安部”、“综治办”那些警察非常害怕,穷凶极恶,开着警车象无头的苍蝇到处乱窜,抓捕法轮功学员。我于二零零二年被迫离家到外地担起了协调传送真相资料的任务,一天天忙忙碌碌也算充实。慢慢的时间一长,由于法学的少,自己思想中滋长了对家与亲情的执着,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二零零三年被邪恶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这时我才猛醒自己应该放弃一切执着与人心走出人来。

在马三家劳教所,我和同修们切磋,不配合邪恶,不穿号服、不背监规,因为我们不是罪犯,要求炼功,控告马三家劳教所大队长体罚迫害无辜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结果我被关進小号,被迫害得体重只剩下几十斤,身体没有一点力气。三年后,即二零零六年九月出狱回了家。

救家人 救众生

回到家一看,家里简直就是一个破大店,象走了人家一样,孩子没人照管,书也不念了。丈夫对着我大哭一场,说这个家怎么办,以后千万不要学(法轮功)了。我坚定的说:“我什么都可以放弃,就是不能放弃大法。”丈夫、婆婆怕我离开这个家,我说:“法我得学,你们我也不会离开的。”

我回来后就决心一定不给大法抹黑,决不让人说修炼大法的家都成这个式的了,家不成家业不象业了。我借了点钱,简单的置办了点家具,没有吃的,同修送来了米、面和豆油,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才象个家,得以生活。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

我身体的很快转变和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使丈夫和婆婆不得不佩服炼法轮功的都是最好的好人,法轮大法好!他们对我的学法修炼由反对,到默许,到支持,丈夫和孩子从“让我小心点”,到和我一起出去发放真相传单。

讲真相、劝“三退”,我走到哪儿就讲到哪儿。集市上,出门走在路上,收米的、收花生的、卖菜的,我都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欣然接受并作了“三退”。

记得一次,我村的崔家六叔回来了,他是个大学生,现在在北京律师事务所工作。我想六叔回来一次不容易,我得去救他,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六叔见到我很高兴,我说:“六叔在北京还好吗?一个月能收入多少?”六叔说:“现在干什么也不好干,挣不到多少钱。”我说:是啊,现在社会太乱了,当官的只顾贪污腐败,正事没人管,黄、赌、毒泛滥,炼法轮功的好人被关進监狱,这样的社会不会长久的,人不治天治。听说过“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吗?你是党员吧?赶快退了吧!否则到天灭中共那天,你是中共的一份子,你也得跟它一起倒霉遭殃,保什么也不如保自己平安。”然后将贵州“藏字石”的事详细讲给他听,听完后六叔很认同,说:“我退,你给我退了吧。”我说:“你就叫顺利吧,干什么什么顺。”六叔说:“行。”我很欣慰,六叔得救了。

大法给我家带来福份

我圆容大法、大法也给我家带来了福份。去年孩子有了对象,结了婚,儿媳还是同修家的孩子。儿子也找到了称心的工作,月收入六、七千元。丈夫在煤矿上班,月收入三千多元。我家生活越来越富裕,一家人其乐融融。

我知道家里的一切变化都是大法给予的,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一切,甚至生命。我会坚修大法心不动,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向师父交上一份圆满的答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