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帮同修的过程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前一阵同修D又说不出来了(参加小组学法和交流),说自己还没修好呢,帮谁呀,我自己修好再说吧。之前同修有过这种反复了,要么说家里走不开,要么说去看亲戚,要么说自己的悟法会干扰学员等等,找借口不和大家在一起学法交流,这次是这样的一个托辞。当遇到一点冲击自己的事情,马上就不和同修接触,把自己“保护”起来了。矛盾产生了,正是自己执着暴露的时候,正是修去它的好机会,却一次次逃避、掩盖,这是对自己修炼的不负责任,也枉费师父每次苦心的安排。时间、机会都不多了,同修啊,我们应该珍惜修炼的机会啊。好久就想把这方面的体会和同修交流一下,希望前车之鉴对大家走好修炼路能有所帮助:我们就是要相互提醒、相互牵手走好最后的路啊!

自己和母亲同修(过年就七十四虚岁了)有一段时间真是“格格不入”,我看她不顺眼,她看我不顺眼。自己觉的有一定文化,对法理解要快些,再加上比母亲得法早点,一遇到考验时,母亲总是人心对待,自己就很着急,就想要帮她快点认识法,快点放下人心、快点过关(好心是好心,却是在执着中,反而成了障碍)。母亲则不爱被别人管,别人说不得,总爱唠叨。我的不满和“好心”就象罩子一样强加过去,不但不入心,反而把人推到对立面,不爱听我说话,不愿和我交流。我知道这里有很多自己要修的东西,在冲突中,不断用法归正自己。现在我们俩能够坐下来交流一些体会,找自己的不足了,但还不是很理想:诚心找自己不足,听对方点出的问题,修去它。回头看看这个过程,自己体会自己的改变,真是要说声谢谢师父苦心安排,谢谢母亲同修这个过程因为自己的不悟而承受的痛苦。

这个过程有三个阶段,每次都修去自己不同的人心与败物。

一、指责和抱怨,高高在上的强压,改变不了人心

刚开始时,那就是指责和抱怨:人心怎么怎么多,不该操这个心,不该管那个事,人心多,没事就多背法别瞎操心等等,完全把问题看成母亲一人的问题。高高在上,一律是强压。而母亲则是反感:什么都是人心、人心,不用你管我,我爱干啥干啥,或者有些事情嘴里不说了,可心里还是堆了一大堆。当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开始抑制、清理“指责”“抱怨”等人心。

二、面对面交流,修的还是对方,根子上没有改变自己

面对矛盾自己不再高高在上,而是能够坐下来,耐心和母亲一起交流一些法理。因为母亲的不爱被别人说(其实自己也有这不好的人心,注意在修了),就找一些故事,比如《明慧周刊》或者是神传文化故事等,从故事中引出要说的那个道理,这样老人也能理解,能对上号了。效果很好,过程中自己修去一些人心,耐心也有了,也能基本不被带动了,能够心平气和对待,可自己还是抱着“帮母亲解决问题”的心理,但最根子上还是在“执着别人的执着”,在修别人。

三、诚心谈体会,共同面对问题,修去执著对方就在变

前一阵母亲咳嗽了,说是读法,累的口干舌燥,而引起的咳嗽。跟她交流,不要人心对待问题,母亲不认可。开始很轻,后来越咳越厉害。大的考验都过去了(母亲真正修炼快两年了,师父为她清理头部和腰部的关都过去了,当然被动承受多一些而主动同化少一些,过关时间就长,但终归还是过去了)。平时我们不看电视,要看都是与大法有关的如神韵啊,真相光盘啊,同修们都羡慕我们的家庭环境,可母亲从开始就是被动在这样的环境中学法,她自己也承认,换个环境可能就不知道咋样了,所以她认为咳嗽是累的,有抱怨天天除了学法就是学法的意思(母亲白天一人在家,有时间就读法,晚上和我一起又要读法),没有真正从法上认识时间紧迫。(母亲基本不看后期讲法,有时引导能看点,或有时间选读一些给她听。)

我跟母亲交流,读法时也是在帮我们清理身体,而且越读嘴里越生津,怎么会口干舌燥、甚至咳嗽呢?在这插一点学法的事,自己是关着修的,当自己悟对、做好的时候,师父就会借十岁的小弟子的口来鼓励自己(很多时候是看同修的交流,同修做好的地方自己也纠正,所以感谢网上和周边的同修们的交流)。一次自己读法,女儿说,如果没有错字、落字,每个字都变成一个小金佛,飘到头上空中,发着金光,金光又打回我身上。知道自己做对了,每次学法基本都是双盘(单盘休息一会接着再双盘)、双手捧着书、腰板正直, 读出声,不入心时,回头再把这段读一遍、两遍,直到入心、静心,每次越读嘴里越甘甜。所以母亲认为读法会口干舌燥,咳嗽,怎么是这个理呢。

因为有过这些经历,所以母亲的表现不都是人心而引来假相的考验吗?遇到关、难时,用人心还是神念,那真是天壤之别。谈了自己的一些体会,可母亲在这点上就是不认可,还是咳,甚至有时就咳给我听似的,告诉她不要随着走,要清理,也不认可。我也无可奈何了,那就放下不管了(也没有正念),随她去吧。差不多快两周了,一天自己在上班时沉迷上常人网而没有好好利用时间学法、发正念,晚上回家也咳嗽、打喷嚏,流清鼻涕。自己即时反省自己,发现漏赶紧规正,并严肃清理邪恶干扰。同时对母亲的状态自己悟到不能任其发展,自己应该针对性的为她发正念,清理我们空间场的败物。转天症状没了,中午我发现母亲的咳嗽也基本好了,就问母亲:大法神奇吗?她感慨,真神奇!我问怎么神奇?她说:你昨天那么严重的咳嗽流鼻涕,今天没事了,大法真神奇!我有些失望,还以为她认识到自己的执着了而咳嗽好转了呢(不过,虽然母亲说不清,但还是默认我所说的了,并且一咳嗽就坚决的念正法口诀,开始告诉她时听她念都能听出没有真信)。同时我又很清醒,是自己不悟啊,半个月无动于衷,如果自己早有正念,母亲就不会承受这么久咳嗽的痛苦了。最终还是一个理,遇到问题就是要修自己啊!

今天终于把这段修炼整理写出来,真的不是我们修好了,再去帮助谁,而是在这个看似帮助别人的过程中修了自己,或者可以说不存在谁帮谁的问题,而是在一切中就是修自己,随着不同环境、人、事的改变,自己在不断的提升,不断的扩容。无论我们做什么,修好自己,这是基础。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