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牙疼不是牙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最近看了明慧网上《牙疼不是牙的问题》与《读〈牙疼不是牙的问题〉有感》两篇文章很受启悟,也想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

一年多来我家的饮水机、电热水器、自来水龙头、地漏相继出现漏水现象,作为修炼人我知道肯定是自己在修炼中有漏,也向内找出一些常见的带有普遍性的一些执著心,还是照样漏,不管用,就不去找了,任凭不修炼的老伴用常人的方法去解决。这其间我的牙也时有疼痛、不舒服,挺几天也就过去了。每次向内找都认为是自己没修口(我每每遇到人和事都好妄加评论,胡乱猜测下结论,直到现在改的也不彻底)。

今年三月,小区的物业给我家信箱上贴上一张交取暖费的通知单,让十天之内交到物业公司,否则如何如何。我和老伴商量我拿钱他去交,老伴不同意,说了一些理由,我本来也不情愿,说了一些附和他的话,但考虑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一旦闹开怕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最后还是决定交。但不知道交多少,通知上没说,我也还存在想少交的侥幸心理(因为我搬来四年了,只有今年才要)便把仅有的六千元现金全都拿出来交给老伴,告诉老伴说物业要多少给多少,言外之意是物业不要的就不要主动交,老伴说知道了。

第二天老伴遛弯回来说:他碰到邻居(刚搬来三年,也有邻居的通知单)说甭理物业,公家花钱,哪有个人交的。老伴也和我说:往后等等,要不太冤的枉。我也同意了。我说想交时管我要,就把六千元钱又拿回来了。不一会儿楼下的邻居就找到我家说我家的下水道漏水把他家的屋顶都淹湿了一片,还把物业人员找来修理。

这时我牙疼已经一个多月了,找出一大堆执著心(其实都是浮于表面)还是疼,发正念也不管用,善解也不好使。开始还瞒着家人,后来就瞒不住了,只能吃一点烂面条、棒面糊,稀粥类,有时喝口水都疼的受不了。家人让我去医院拔牙我不去,尤其是对冷热的敏感所引发的放射性疼痛更让人受不了,一直疼到颧骨,疼的我双手捂着脸在地上直转圈,家人说露牙神经了,到医院把神经杀死就好了。我还是不去。有天晚饭时我刚坐下,就感到嘴疼的张不开了,整个面部都好象麻痹了,我意识到危险,立刻求师父,发正念,危险立马解除了。吃饭时我一边用筷子搅动碗里的烂面条,一边默想:你让我疼,你不让我吃饭,你想饿我吗?我让你疼的不能吃饭,我饿你,我让你饿的受不了。反复默念几次总算把那碗烂面条吃下去了。

同修来我家,我和他说起取暖费的事,同修的话非常简单干脆:你享受了你就应该交,别管常人。

同修的话触动了我,我觉得我应该交。就把六千元钱又给老伴送过去了,老伴还是说再等等看,我说反正我把钱给你了,你看着办吧,剩钱给我拿回来。从此再没催,他也没去,事情就这样拖着。

一天早晨打坐时,在我前方非常清楚的出现几个露出地面的铁管子,靠左边有三个(也许是四个)细管管口分别都用白塑料包着,它们旁边(右边)有一个比它们矮又比它们粗的铁管子却敞着口。我知道是师父点化我有漏,而且比以前堵上的漏都大,很大的一个漏。到底哪儿有漏,我认真向内找,也没找着,直到物业下的通知单的第八天的傍晚,我正在做晚饭,突然满口牙都疼起来,来势之凶猛使我始料不及,我两只手分别捂住两边腮,撞上卧室门,一头栽倒在床上翻滚着,一会头顶墙,一会把头插在被子里,我想大声喊叫,又想放声大哭,那样就太丢大法弟子的脸了,我强忍着,眼泪都憋出来了,就在我已达到极限的时候,一个念头打到我的脑子里,我高声大喊起来:“老伴,明天你把暖气费交了!”话一出口,立马就不疼了。老伴也爽快的答应了。我没事似的做饭、吃饭。老伴惊奇的问:“牙不疼了?”我说:“不疼了。”

第二天我去给女儿看孩子,临走时我再三嘱咐他一定把取暖费交了,他点头答应。中午我特意往家打电话问他交了没有,他说下午交。转天我又打电话问他,他说还没呢,我就跟他急了,他说这就交去,你比物业逼的都紧。晚上我回到家,他跟我说:开始物业让交两年的,我说本来应该是单位的事,却让我个人掏腰包,去年你又没要,交两年那我得回去考虑考虑,说完我转身就走,他一看我走了,赶忙叫住我说,那你就交今年的吧,一千四百五十七元零四分(按住房面积计算),说完在去年那一栏里写个“欠” 字(实际就是结帐了),然后就和我签了份供热合同。说完把剩下的钱和那份合同都给了我。我说合同就放你那吧,以后咱按合同走。

我也是个老弟子了,修炼十几年了,自认为已经把利益看的很淡,去的也差不多了,却没想到在取暖费上栽了个大跟头;拖了那么长时间,吃了那么多苦头,师尊一再点化,我还不悟。在我犹豫着一会想交一会不想交的时候,我的牙也是一会不疼一会疼,按理也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我压根儿就没想到牙疼会和取暖费有什么关系,真是悟性太差。我现在的住房是女儿给买的,原来的住房就给女儿了,因没办过户手续(得花钱),单位还往原住房所在物业拨采暖款。我和老伴同在一个单位,各有一套房,再婚后他一直住我这,在我们搬到现在住房不久,他把他原来的房子卖了,钱都给他的孩子买房用了,因现在的住房房本写我名,取暖费必须和房本名一致,所以他原来的取暖费关系就无法转过来,泡汤了。才出现上面的情况。(交款通知单上写的是老伴的名)

把老伴(常人)的问题抛开不管,单就我的问题很简单,我应该管女儿要取暖费,或把关系转过来,不想要不想转那就自己掏钱。不想交赖账,就是贪,享受两份就是多占,不为供暖单位着想,就是自私。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明知道宇宙的法理中有“不失不得”,怎么会糊涂到如此地步呢?在哪里都应该做一个好人啊。表面看好象是迷失在利和情上,其实不全是,再深挖下去,我发现在我的内心深处隐藏着一颗由来已久的怨恨心——对中共邪党的怨恨。这种怨恨让我失去理性判断,感情用事,明知不对也不想改变。认为共产邪党的天下,共产邪党的社会,共产邪党窃取了这一切,希望它经济崩溃,让它无能力、无钱去迫害大法弟子。而且这颗怨恨心还在扩大,比如看到、听到不好的事,脑子第一反应是:遭报了、罪有应得、自食恶果、活该谁让他跟中共邪党跑了等等,事可能是这个事,理也可能是这个理,但出发点不对,心态不对。严重影响到大法修炼者的慈悲善念,修心向善和救人。找到了,就用大法法理来归正自己。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自然也是不存在的,一切真的都和修心连系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