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监狱奢华外观下隐藏的罪恶(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中共肆意迫害法轮功已持续近十三年,中国大陆的公、检、法、司整体成为中共施暴的工具。尤其是监狱,完全被中共反其道而用,鼓励暴恶、打击良善,已经成为吞噬良知、抑善扬恶的黑窝。在迫害最高峰的二零零二年,佳木斯监狱开始非法关押毫无罪错的法轮功学员。今天,翻开历史就会看到,十年来法轮功学员在佳木斯监狱遭受的非人处境和斑斑血泪……

即使在这种环境中,法轮功学员仍旧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在和法轮功学员朝夕相处的日子里,犯人们有的公开表示学法轮功,有的表示出狱后也要学法轮功,更多犯人被法轮功学员在逆境中仍旧无私无我的高尚境界所震撼。

在过去的二零一一年里,佳木斯监狱因“十一天内虐杀三人”而被中共评为“全省第一”和“全国先进”,消息一经传出举世震惊。铁窗牢笼内承受着巨大恐怖压力的人们渴望得到外界的关注,我们也急切盼望知道真实的内幕。但是,在中共操纵下从上到下各级组织面对如此人命关天的大事,依旧实施惯用的掩盖伎俩,使得暴力杀人变成了“心脏病猝死”和“高血压致脑出血而死”等等弥天大谎。

一、监狱概况

佳木斯监狱由原省直莲江口监狱与原市属佳木斯监狱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四日合并组建而成,隶属于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位于松花江下游北岸,区域面积182平方公里,耕地11186公顷,辖区人口13526人,在职警察1053人,职工4046人,是全省规模较大的监狱。黑龙江省监狱系统各监狱内各机构设置如下:监狱狱长,政委,改造副狱长,常务副狱长,纪委书记,政治处主任,政治处,劳资科,纪委监察室,办公室,狱政科,教改科,狱侦科,生活科,看守队,狱政科接见室,1至15个监区。佳木斯监狱分为集训监区、一至九监区、后勤监区、出监监区共十二个监区,每个监区又分成几个分监区,法轮功学员被分散关押在各个监区。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佳木斯监狱执行江氏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迫害政策。在佳木斯监狱高大华丽的办公大楼后面,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狱警们实施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酷刑手段,残酷程度非人所能想象,从下面的图表中可见一斑。

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法轮功学员概况:(根据辗转传到明慧网的案例不完全统计)

关押人数 十年累计关押人数140人,至截稿日期仍有46人被关押(其中2人被转至牡丹江监狱),58人回家,在狱中被迫害致死3人,严重迫害回家后不久离世1人,无法核实32人。

工作职务和社会阶层 在这140人中,公务员警察(狱警)、医生、教师、干部、艺术人才、在校大学生等社会精英24人。
警察(狱警):商锡平、侯希才、戴启鸿、齐双元、刘俊华、范强
教师:单志平、张明辉、刘延长、孙士伟、孙殿山、张景东、张忠、刘庆福、姜波涛
干部:马学俊、刘俊忠、狄会斌、孙立福、张征远
艺术人才:李海善、王海洋
临床医生:桑川
在校大学生:张钰

年 龄 最小的23岁,最大的78岁。
刑 期 3——14年不等,十年以上10人:
商贵民14年
汪志谦、马学俊、张普贺12年
包永胜11年
于友、刘振昌、刘俊忠、商锡平、秦月明10年

被关押人家庭住地 佳木斯地区29人、鹤岗23人、伊春23人、鸡西17人、双鸭山11人、哈尔滨地区8人、牡丹江7人、黑龙江农垦总局7人、七台河5 、绥化1人、合江林业管理局1人、无法核实8人

迫害程度 狱中致死3人,严重迫害回家不久离世1人,精神失常1人,瘫痪伤残3人,夫妻、兄妹或父子同陷冤狱9人(其中有父子俩同在佳木斯监狱的),两次被非法判刑的3人。


截至二零一一年三月,能够核实的有44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他们是:

双鸭山8人 单志平、林泽华、刘俊忠、孙兆祥、于占鸿、孟宪国、蒋桂福、田成军
鸡西7人 张月增、张明辉、王新春、项洪福、项彬、刘学刚、王兰生
伊春6人 张培训、栗从富、包永胜、侯志军、汪志谦、国庆安
黑龙江农垦总局5人 石孟文、田宝玉、张普贺、陈东、郝耀华
佳木斯5人 商锡平、綦先安、蔡海红、张宝春、刘延长
牡丹江4人 孙士伟、侯喜才、戴启鸿、刘明福
七台河3人 于友、姜波涛、郭其中
哈尔滨地区3人 陈继忠、孙仁、马洪刚
鹤岗1人 刘振昌
绥化1人 董广文
未知地区1人 杨永刚
合计44人

另有32人无法核实是否还被非法关押,他们是:

张钰、刘海秋、刘建富(刘殿富)、李荣鹏、古广厚、王海波、巩志军、王吉斌、李军、吕华丰、姜勇、高宗根、杨元忠、史志军、谭凤江、李成、姜文上、张恒元、李建刚、黄诗生、王亚凡、王永志、张洪瑞、耿传军、冯国清、常月胜、常立臣、岳阳军、夏友、赵烘请、石野军、洛姓法轮功学员。

令人不解的是,在佳木斯监狱罪恶杀人的二零一一年,原本豪华奢侈的办公楼对面和现有各项设施齐全的监区内又开始大兴土木。通过一个来自互联网的截图,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项建筑面积71818平方米,投资金额高达7500(万元)的监狱工程。

佳木斯监狱在全省评比中得了“第一”,并没有明确说明是因为它虐杀了三位法轮功学员而得的这个第一,可是对于黑龙江监狱系统来讲,哪家监狱不清楚呢?而今又投资助其扩建,这不是在鼓励虐杀吗?为什么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十二年来一直如此的血腥?从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新建的佳木斯监狱办公楼正门
新建的佳木斯监狱办公楼正门

二、公开杀人前从未停止过的暴虐

佳木斯监狱外观象贵族的城堡,然而奢华背后隐藏着多少罪恶?明慧网上揭露佳木斯监狱迫害案例报道,已有250余份。监狱使用的迫害手段包括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唆使、鼓动、纵容其他人毒打、折磨大法弟子致残致死;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逼迫放弃信仰;剥夺睡眠、坐小板凳、奴役、洗脑班、严管队、禁止外界通信;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

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最疯狂的二零零二年三——四月,佳木斯地区曾发生了警察在一夜之内就绑架200余名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佳木斯西格木女子劳教所成了初期参与迫害的黑窝,佳木斯监狱调二十多个女警到劳教所参与迫害。

二零零三年佳木斯监狱开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恶人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至今从未停止。在狱中,法轮功学员吃的是小麦加工中精粉提出后所剩的麦皮和麸子做成的干粮,没有菜,全是喝汤,汤中没有油,只有一点菜叶。恶警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坐小凳到很晚不让睡觉,强迫给他们干活创效益。法轮功学员因抵制迫害、拒绝奴役劳动,经常被毒打吊铐。

迫害初期,就有恶警这样说:“上边说了,打死你们白死,有死亡指标。”(“死亡指标”是江泽民和610办公室鼓励地方警察实行群体灭绝的罪证!)时任副监狱长刘昌余不仅唆使警察和犯人迫害,还当众对法轮功学员毒打、吊铐、关小号等。

近十年来,残酷迫害针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暴虐事件时有发生,这里仅举几例:

* 吊铐、地环

单志平,男,六十多岁,是红兴隆农垦管局双鸭山农场中学的一名退休教师,由于他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七年被诬判六年牢狱,关在佳木斯监狱。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佳木斯监狱一大队二中队恶警李相国、陈喜强将单志平吊在车间铁窗上,并使其两脚离地进行折磨。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法轮功学员巩志军、王兰生上前劝阻,副大队长全伟带领一群恶警与监狱犯人把他俩打倒在地。恶警不罢休,收工后继续将单志平吊在廊门上,一大队大队长张波和一群恶警对巩志军、王兰生破口大骂,公然叫嚣“监狱打死两个人很正常”。

酷刑演示:铐在小号地环上
酷刑演示:铐在小号地环上(人盘腿坐在冰凉的瓷砖上,地上有一个固定的手铐,人双手被铐上后,除上厕所给松开外其余时间都不给打开,吃饭时只能趴在地上吃,一天24小时不让睡觉。)

当晚还将单志平关禁闭,并把他锁在地环上折磨。在监狱教改科的指使下,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八日开始不让单志平睡觉,持续五、六天后没有达到目的,一监区二分监区指导员刘焕指使犯人张方把单志平的棉袄浇湿,让单志平坐在地上一宿。

* 剥趾甲、塑料袋窒息、电击

二零零四年六月,对50岁的男法轮功学员王庄的毒辣折磨开始了,七、八个犯人在恶警指使下,对王庄实施酷刑大背挂,直到昏死过去。到了晚间将王庄四肢捆绑住,头上套个塑料袋,在脖子处系上,喘不了气,人只能在塑料袋里憋死。王庄被多次窒息,满头大汗,大小便失禁。


酷刑演示:塑料袋窒息

恶人们用抹布直接塞到王庄的嗓子眼里,对王庄说:“不转化就憋死你。”结果真的把王庄憋死了。据刑事犯自己说,他们一伙人抢救了一个多小时,王庄才有了知觉。这些刑事犯见王庄活过来了,对王庄说:“我们也是没办法,是警察让我们这样干的,你要是真的死了,我们有可能洗不清,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干了。”当天晚上让王庄睡了一宿觉。

可是,第二天这些刑事犯便被恶警召集去开会,鼓励他们继续转化,“整死白整,死了填个单子,报个自然死亡,完事。”在警察的唆使和胁迫下,这些刑事犯变本加厉。一名杀人犯用钢针扎王庄的脚趾盖缝里。王庄的脚趾盖黑紫,往出淌血、化脓。另一名犯人用脚使劲踩,不久王庄的两个大脚趾盖给活剥掉了。恶警队长李显奎把王庄找到办公室,让一名刑事犯按着王庄的双手,用电棍对王庄的喉部和嘴唇进行电击,把喉部整个电糊起大泡,疤痕累累。

每隔几天,队长李显奎便找王庄谈话,问:“怎么样,能不能转化?”“不转化还是没完没了。”在旁边的教育中队长张迪说:“现在王庄的身体有点缓过来了”,言外之意继续施刑……

* “奖金”诱惑恶警、“减刑”鼓动刑事犯

暴力“转化”案例被曝光出来的还有许多。恶警、犯人们在层层的鼓动、利诱、胁迫下,主动或被动地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监狱长刘昌余,开大会向狱警宣称:转化一名大法弟子,给干警一千元奖金,并当众发给恶警夏衍东一千元奖金。恶警为了所谓的“成绩”,也去胁迫刑事犯:无论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把法轮功学员“转化”过来,就给罪犯减刑立功。

中共有什么风吹草动,佳木斯监狱马上反应过来就搞严管、洗脑。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临近之际,佳木斯监狱已宣布并开始施行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封闭隔离。监狱还特别宣称,在奥运之前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实行特别严管,封闭了法轮功学员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自奥运会以后开始把所有在这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三楼四楼,不让下楼打饭,不让去小卖点,主要目的是不让相互接触。三监区甚至几个月不放人出来活动。

二零一零年七月份后,佳木斯监狱二监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又一轮的“五停”迫害,包括停止亲人探视,停止打电话,停止通信等项目,时间长达两个月,借口是 法轮功学员不写所谓的“作业”,不参加所谓的“考试”。涉及到的法轮功学员有:侯希才、李荣堂、张春波、张月增、段体林、孙仁、阎达山七人。

*迫害致死致残、精神失常

伊春法轮功学员李长生,遭狱警逼迫作苦役,并强行洗脑,不许炼功。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残,出现脑血栓症状,回家数月含冤离世。

哈尔滨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宫凤强被非法判刑关进佳木斯监狱。在两年中宫凤强没说过一句话,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失常。监狱还企图让宫凤强做劳工,经常拖到监狱的工厂。在家属三年不断的坚持争取下,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整个人瘦的皮包骨的宫凤强才被“保外就医”。

张普贺,家住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勤得利农场场部,在长期的高压迫害下,张普贺家破人散、亲人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和精神压力,有冤无处申,更无法过上安稳日子。二零零六年,张普贺的母亲在迫害中去世,临终前也无法见儿子最后一面;二零零九年,张普贺的父亲患脑血栓瘫痪、需要人照顾。目前,张普贺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张普贺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生活无法自理,却仍被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六监区二队,佳木斯监狱仍不放人。

林泽华,双鸭山市友谊县友谊镇人,二零零八年三月林泽华被中共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遭受强行“转化”迫害,强迫出奴工。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包夹”刑事犯李岩松故意将林泽华推倒,重重的摔在楼梯上,后背、臀部、头颈撞到楼梯阶边上,致使林泽华从此颈部以下除了手臂能动外大脑不能支配胸部以下的身体自由活动。队长赖宝华还说他是装的,不仅不安排人护理,也不许好心人帮助。就这样林泽华七个月没人护理,没洗过澡,只能少吃少喝,以减少大小便的次数。被迫害致瘫痪已经三年多,监狱拒不放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佳木斯监狱五监区的佳木斯市汤原县法轮功学员万树青被所谓的“教导员”王臣暴打,脸被打得肿起来,左耳失去听力,头疼,头晕。

*重点迫害教师、工程师、公务员(警察和狱警)等社会精英

黑龙江省前桦南林业局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判刑十年,也曾被关在二零一一年的佳木斯监狱严管队,失去了生活最基本的权利,连上厕所都被限制,商锡平绝食抗议。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两年未见面的妻子强烈要求见人,商锡平被两个包夹架出,面容枯槁,舌苔很厚。商锡平穿一棉袄,从翻领中看到里面有两层毛衫,外套一囚服,给人的感觉他被关的地方很冷。

原牡丹江监狱狱警戴启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传播真相,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戴启鸿抗议非法关押迫害,不参加奴役劳动,一监区三中队队长王燕涛(音)指使犯人殴打他,后来又把戴启鸿强行拖到车间,用电棍电击其敏感部位。致使戴启鸿嘴部被电击溃烂,不能吃东西,生命垂危。

佳木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内科医生桑川,四十岁,是个公认的好医生,在他被非法绑架之前,曾被单位职工全票推选为“优秀医生”(全院仅有两个名额)。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三日,桑川在佳木斯大学成教学院授课时,因讲到气管切开术时结合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中的疑点问题,以此揭露了中共和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栽赃和陷害,被不明真相的学生诬告。在佳木斯监狱三年的冤狱生活中,狱警曾把桑川隔离一个月强制转化,狱警和犯人对在押的桑川实施拳打脚踢、两根电棍长时间电击等多种手段迫害。

酷刑演示:多根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多根电棍电击

父子全家人同遭冤狱迫害。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张钰(玉),二零零二年被绑架时年仅23岁,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他和父亲张景亮、母亲马光霞同时被非法判刑。居住在鸡西市恒山区大恒山矿工农委九组的项洪福,六十五岁,退休工人,和儿子项彬同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二零零九年五月项洪福和老伴于淑琴,项彬和妻子黄莹杰四人同遭绑架后,均被非法判刑。项彬被枉判四年,项洪福、于淑琴、黄莹杰各三年半。黑龙江省鸡西市的刘学刚、仲丽夫妇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被绑架,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被鸡西市鸡冠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刘学刚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此前夫妻俩经长期磨难,才于二零零七年完婚,现又长期身陷囹圄。

三、十一天内虐杀三人

二零一零年底,佳木斯监狱常务副狱长李好军在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受到批评,原因是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率”( 采用暴力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居全省之尾。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佳木斯监狱召开所谓“转化”攻坚与巩固会议。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监狱成立所谓“集训队”,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开始暴力“转化”。

从二月二十一日开始,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进“严管队”,已核实的有:原被关押在一监区一分区的法轮功学员王兰生(鸡西)、四监区一分区范强(宝泉岭)和秦月明(伊春)、七监区一分区付裕(佳木斯)、商锡平(桦南)、刘俊华(佳木斯)、陈东(建三江)、刘振昌(鹤岗)、于云刚(佳木斯)。严管队设在集训队,每位法轮功学员都有多名犯人“包夹”监控。

继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后,三月一日法轮功学员于云刚又被监狱严管队迫害昏迷,三月五日下午离世。然而,令人发指的迫害并没有停止。三月八日半夜一点多,法轮功学员刘传江又被佳木斯监狱害死在佳木斯监狱医院里。

佳木斯监狱成立“集训队”两周内害死三人
佳木斯监狱成立“集训队”两周内害死三人

酷刑迫害不仅仅局限于严管队。被关押在九监区一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姜波涛,二月二十八日深夜又被犯人暴打逼迫“转化”,喊叫声传出监舍。二月十七日早晨,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二监区四分区的原牡丹江狱警侯喜才在食堂打饭时,侯喜才给监区警察送讲法轮功真相的信件,被二监区四分区警察任岩峰带回办公室内毒打,拳脚齐上,多拳打在脸上、太阳穴上,直打到侯喜才晕倒在地。

*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过程

二月二十五日,秦月明被抬到医院一楼卫生间,由四个人分别按住他的四肢、另有一人按住他的头部,强制他靠在椅子背上,并野蛮的用止血钳子夹住他的舌头,拉出来,强制插管灌食。灌食时,秦月明发出凄惨的叫声。灌食回去后,秦月明仍然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喊叫。包夹犯人找来狱医赵伟,赵伟说:“怎么(插管)插到(秦月明的)肺里了?!”第二天早上,秦月明就被迫害死了。

三月一日下午三点多,于云刚被迫害的昏迷不醒,紧急送往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CT报告脑畸形伴出血。医生进行开颅手术,从头部取出一块头骨,并一再下病危通知,告诉家人准备后事。术后于云刚被推进重症监护室,门口一直有警察和便衣监守,不许外人介入。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两位家人才得以见于云刚一面,只见于云刚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两眼发直,已经不认识人了。三月五日,于云刚不治身亡。

事后得知,于云刚的颅内出血,是被恶徒用矿泉水瓶子击打造成的。

刘传江遭到的迫害是:恶人们拿着四根电棍电击他,直至电到没电为止。殴打、酷刑造成他一只手臂折断。当他从集训队被转至三监区三分监区后,警察曾让四个犯人看着他,在他解手时,犯人们看到他的臀部都是伤,刘传江自己说是被电棍和警棍打的。

刘传江在三月七日晚十点左右被送去佳木斯监狱医院,他因感到窒息,还向医生呼吁快给自己输氧。当时监狱医院的氧气已用完。医生说:“人都不行了,抢救不了了。输氧气也没用了。”据看到这一幕的人说:“不一会儿,人就死了。满身是伤,真是太惨了!”

*中共人员试图掩盖虐杀真相

为“统一口径”,监狱曾召开全监狱干警通报大会,声称:秦月明与刘传江都是死于心脏病,而于云刚为高血压导致脑出血。佳木斯监狱在虐杀了三位法轮功学员后,很快对监狱实行了全封闭。同时,狱警对知道死因的犯人恫吓:“谁说实话就收拾谁!”

自三位法轮功学员的死讯被海外报道以后,中共上层异常惊恐,它既怕外界的指责,更怕法轮功学员对真相的进一步报道及死者家属的追究。三月十一日前后,中共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秘密派人到佳木斯市调查。它们调查的是法轮功学员致死的过程,怎么这么快就被详细报道到外界去了。这是调查吗?这不是帮助佳木斯监狱进行恐吓来了吗?说到底,就是用另一种形式对虐杀进行掩盖。

佳木斯监狱勾结秦月明家乡伊春市金山屯区政法委韩姓邪党书记、佳木斯市向阳区公安分局保卫派出所警察共同跟踪、威胁、恐吓秦月明家属,勾结佳木斯国安、公安、“六一零”以及社区人员的骚扰,威胁、恐吓于云刚家属,于云刚的哥哥最终被迫签字同意火化遗体。

中共公安部、国安部来人后,佳木斯市当局开始对所有相关的人的电话进行监控,对家属进行跟踪。从三月十八日开始,对佳木斯监狱所有人员的电话进行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

而与此同时,佳木斯监狱又成立了“特勤队”,勾结佳木斯市公安局、佳木斯市莲江口公安局与国保大队,将迫害延伸到了看望法轮功学员的亲属身上。特勤队每天来回巡视,并监督、盘查、殴打接见法轮功学员的亲属。继三月十一日,来探望姜波涛的家人遭佳木斯监狱警察暴打后,三月二十一日又有四、五名不知身份的便衣,将一名去佳木斯监狱看望的法轮功学员亲属绑架。

佳木斯监狱隶属于黑龙江司法局,和当地公安分属两个系统,一个是司法,一个是公安,可是他们互相的勾搭已经向世人表明,这一切行动除了有中共公安部与国安部参与之外,黑龙江“六一零”也参与了进来。当然参与的对象也不排除黑龙江政法委与黑龙江公安局。当然其目的就是要把虐杀的真相掩盖起来。

四、佳木斯监狱恶人榜

▲刘昌余:原佳木斯监狱副监狱长。
在2003年11月份先后两次亲自动手殴打大法弟子,不仅唆使警察和犯人迫害,还当众对法轮功学员毒打、吊铐、关小号等。
▲王占利:原佳木斯监狱监狱长(正职),参与迫害。
▲吕允强:男 ,四十多岁,原佳木斯监狱副监狱长。
原籍为山东省黄县,曾任佳木斯监狱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监狱长。佳木斯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断加剧,吕允强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叶枫:男 ,年龄未知,现任佳木斯莲江口监狱狱长。办电:8816001 手机:13351666999

佳木斯监狱监狱长
佳木斯监狱监狱长 叶枫

▲李好军:男 ,年龄未知,现任佳木斯莲江口监狱副狱长。办电:8816007 手机:13504691000

李好军
李好军

▲张玉成:男 ,年龄未知,现任佳木斯莲江口监狱政委。
▲于义枫:男,佳木斯监狱集训队,职务:大队长,警号:2316473

于义枫
于义枫

▲申庆新:男,佳木斯监狱集训队,职务:副教导员,警号:2316129

申庆新
申庆新

▲刘淼森:男,佳木斯监狱集训队二中队,职务:指导员
▲徐亮:男,佳木斯监狱集训队二中队,职务:中队长

徐亮
徐亮

▲杜岩:男,佳木斯监狱集训队二中队,职务:警察

因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登上恶人榜的佳木斯监狱狱警:
刘昌余, 王占利, 吕允强, 叶枫,李好军,孙占彪,马长顺,王振喜,季俭奎,魏建敏,王庆军,崔海军,彭林,董贵勇,宋云龙,冯忠庆,苗雪峰,朱贵东,曾明,李恒海,魏祖名,赖宝华,王连宇,曹建武,李成,王燕涛,王德祥(得祥),武军,王凯,任岩峰,刘淼森,张平,汝志鹏,单开锐,贾启明,肖洪斌,李平生,姚辉,娄本,付学军,王洪彦,刘尚军,张林,李运龙,周庆国,孙占斌,闻俊生,齐连阁,王德权,刘庆春,刘连海,曾占军,王刚,王玉文,常玉林,隋今,滕启宁(滕起宁),段颖清,王海超,李博,廉国军,杨永年,刘维东,张井和,陈健,徐让,王辉,司振明,李金奎,许崇文,叶春贺,蔡金海,王敬宝,李泽南,王占利,张景河,许丛文,韩继波(音),叶晓军,滕树良,梁振明,苏加峰(苏佳峰),曹志鹏,夏衍东,白振兴,汝志勇,赵敏,王德朋,朱增光,王国志,龚佩峰,汝志明,杜以宏,朱峰,陈华,刘波,张青峰,陈春林,刘仁利,张波,温栋,于海鹏,单升锐,刘伟,齐峰,田鑫,张士军,张振录,刘文革,吴海,殷杰,于义枫,胡新宇,李洪,史俊峰,张朝辉,李志海,杜炎(杜岩),叶枫,李好军,张玉成,田月生,高俊,董大全,苏志峰,杨永平,刘衍利,郭建军,杨绪文,胡文跃,张格秋,赵金朋(赵金鹏),裴刚,关智慧,孟军,刘长全,徐亮(许亮),李相国,全伟,陈喜强,刘焕,田增洪,刘金平,于彪,全景阳,张松岭,田培洪,粟文亮,赵金奎,韩晓亮,张磊,马大顺,郭建民,栗文亮,田博文,景鹏,于峰,申庆新,朱明辉,赵民,魏孟军,裴爱林,王臣,宫照普,于欢,白小光,刘旭,庞茂胜,崔艳平,苏连腾,宫兆福,翟传龙,王志勇,赵伟,王欣宇,张志海,钱程,

因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登上恶人榜的佳木斯监狱犯人:
张金成,户传锁,李本和,车晓民,蒋祥剑,高令军,张景玉,罗士明,朱长力,刘景仁,姜美庚,王国庆,田松芝,孟庆革,于庆全,郭立军,李成图,冯伟志,杨键,王晓彬,韩本双,张平文,张雷,陆春宝,窦立刚,赵波,孙华伦,张峰,林金峰,杨小伟,项阳,董志宏,纪相利,高利滨,李士强,张方,王越,武传海(直接参与对秦月明灌食迫害),李岩松(故意将林泽华推下楼),刘海臣,陈红伟,张光文,张兴文,康宇军,姜海涛,孙国玉,于忠杰,白佳明,赵立军,徐洪革,王勃,刘成

五、佳木斯监狱恶报实例

▲王海超:原佳木斯监狱指导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死于淋巴癌,时年四十六岁。王海超生前在监狱任职指导员期间,曾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法轮功学员王东旭曾遭受过王海超的毒打迫害;包永胜、陈继中等八名法轮功学员还曾被王海超整整三天吊铐在监狱卫生间内……

▲王鹏德:男,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恶警,曾任狱政科科长、监区长等职。利用职权迫害含冤入狱的法轮功学员。在参与迫害善良好人的过程中,他给自己种下恶果,招来一系列倒霉事,如:他突然中风,嘴歪眼斜。在任病号监区长时,所在监区病人逃跑,他险些掉职。接着再次违法,被降职。一件件倒霉事相继而来,就是对其恶报的警醒。

▲孟军:多次用三万伏的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后遭恶报因其它原因被开除。

▲马某:男,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恶警。多次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最终招来恶报。马某知法犯法殴打一名有病的犯人,逼得犯人自杀,马某一度被投进看守所成为阶下囚。据说,家里花了二十多万才疏通各路贪官,替他平息罪恶。

无论是什么人,参与了迫害修炼佛法的人,遭恶报受天谴,毫厘不爽。在超过万例的恶报事件中,有病死的、被雷劈死的、车祸死的、暴毙的、自杀的、半身不遂的,还有被判刑、撤职的,更有作恶殃及家人的。

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就是最好的例证,昔日中共警界的风光人物现“被失踪”,表面上是因为他的贪腐以及在中共内斗中被剔除,然而翻开王立军罪恶的一页便会一目了然,他的被捕正是他迫害法轮功(积极抓捕绑架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遭到的报应。王立军曾经在抚顺一浴池内洗澡时对朋友亲口说::“我心里很清楚,我就是当官的嘴里一块口香糖,嚼得没味儿的时候吧唧吐地上,指不定黏在谁的鞋底子下。”说完后他急忙用手捧水抹脸,他流泪了,可见他也不愿意做口香糖。
佳木斯监狱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政府官员,你们的罪责已经被追查国际记录在案,赶快悬崖勒马,停止犯罪,并加倍弥补。真心希望你们尽早走出谎言,明辨是非,理智选择未来!

附录:二零一一年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针对佳木斯各级参与迫害部门发出的通告。
1、追查国际3447号通告《追查黑龙江省、伊春市“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的通告》(2011 年09 月16 日)
2、《追查黑龙江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及家人的责任人通告》(2011年10月16 日)
3、追查国际2827号通告《追查黑龙江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的通告》(2011 年11 月18日)
4、追查国际3805号通告《追查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普贺的责任人的通告》(2012年3月15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