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是迫害法轮功的恶首之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现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是中共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纠集的所谓“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的现任头目。政法委作为中共的机构,成为中共干涉政府、破坏司法独立的典型组织。“综治办”、“维稳办”、“610办(防范办 )”都是中共党委的“政法委”在操纵,都与中共“政法委”合署办公,几个机构一套班子,政法委和610一起,在迫害法轮功中不但制定迫害计划而且具体实施迫害。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是中共邪党中央委员会于一九八零年后设立的,结果本应属于政府的公安、检察院、法院、司法、国安、武警却都受到中共政法委的操纵。中共政法委员会的存在本身即违反了《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因此中共政法委是个没有法律依据、破坏司法独立的犯罪组织。

周永康的邪恶本性使其成为政法委头目

周永康在担任四川省委书记期间多次强奸妇女,并在其妻死于一场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周永康一手导演的车祸后,立即娶了央视女主持贾晓烨。周永康的心狠手辣和邪恶注定了其可以为个人目的不择手段,这正是江泽民选择其作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工具的重要原因,以权力让周成为继续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的执行者。

周在九十年代末从国土资源部长调任四川省委书记,十六大进中共政治局,以及二零零三年三月人大升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皆是江泽民点名提升。周被江泽民一手提拔到政治局,现任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江极力把周永康塞进政治局常委代替罗干掌管政法委,以继续其迫害政策。

周永康迫害法轮功不讲道德和法律

四川汶川强震中,中共对大规模地震知情不报、倒塌的学校建筑大多是豆腐渣工程等 事实令国内民怨聚集,尤其是周永康曾经任职四川,更是难辞其咎。为了摆脱国内外强大的社会和舆论压力,周永康企图转嫁危机,继续诋毁被迫害达九年之久的法轮功修炼者。

在周永康的授意下,中共特务在海外采用围攻、谩骂、威胁、殴打等文革方式暴力袭击海外法轮功学员,并在国难当头之时,利用海内外媒体煽仇、嫁祸法轮功。周通过 《侨报》硬生生地把法轮功学员打出的“天灭中共,天佑中华”篡改成“天灭中国”以煽动中国人对法轮功的仇恨。国内喉舌媒体在报道“天灭中国”时,总爱加上这是“据美国《侨报》报道”,因为他们自己也觉得这个谣言造得太离谱了,太恐怖了。就连读者也质疑:法轮功打出这种口号不太可能吧,“法轮功说天灭中共,倒是可能的。”

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法轮功学员秦月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被佳木斯监狱折磨致死。秦月明的妻子王秀青携两个女儿历经艰难,层层上访,为夫申冤,却是“状告无 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王秀青和小女儿秦海龙再次被劫持到前进劳教所非 法劳教。只剩下孤独的大女儿秦荣倩为父母妹妹申冤。

秦荣倩曾在北京正义律师的陪同下来到劳教所,依法要求与小妹秦海龙见面,当律师 和秦荣倩离开后,所长王亚罗往北京打电话说:“我代表周永康、代表党中央、政法委要你们一定严办律师,把律师打压下去,不能让律师参与这个案子。”

周永康迫害法轮功赤膊上阵

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不止指挥各级迫害法轮功的系统,而且流窜到全国各地,直接指挥当地610、国安、公安、社区特务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到一处,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就被绑架、加重迫害或办洗脑班精神摧残,那里的民众就被毒害。

在二零零九年底至二零一零年初,周永康专门针对法轮功,给法院等部门下了“指示”,对陷害法轮功学员的案子要从快、从重处理。

二零一零年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为了企图在二零一二年“上位”接任政法委书记 ,在周永康流窜到重庆之际,表现在重庆的“社区防控”政绩(迫害群众的能力水平 ),与王立军(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掀起重庆腥风血雨,操控重庆邪党610、国安、公安、社区特务,严密监控访民、异议人士、宗教人士及法轮功修炼者。十一月十六日重庆邪党六一零、国安、社区特务为了讨周永康、薄熙来的欢心,有组织、有预谋地绑架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大连交通广播电台成功插播真相,中共当局 极为恐慌,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进驻大连,调动所有警力甚至部队,亲自布控绑架 法轮功学员。

此外,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与周永康亮相“辟谣”的同时,曾被周永康列为最高封锁级别的敏感词“活摘器官”相关词在百度上一度解禁,百度网站上有大量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文章。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惨剧就发生在被政法委系统管理下的中国各大省市劳教所,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就直接参与此事。在沈阳陆军总院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曝光后,周永康曾到沈阳亲自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

周永康因迫害法轮功犯下的滔天大罪,必然随着中共解体一同被清算。人们看到的是中共内斗中周永康的失势,其实这表象背后是善恶有报的体现,是上天用这种方式对罪大恶极的邪恶之徒的淘汰,并在过程中让人们了解迫害法轮功的江集团和中共的罪恶,从而认清和抛弃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