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检法凭空捏罪 七旬农妇陷冤狱

石金华三个儿子的一份控诉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现年七十二岁的农妇石金华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在上海遭中共警察绑架,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原因是她寄了几封讲法轮功真相的信。监狱为了达到所谓“转化”(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石金华的目的,把她的双手反绑,强行灌药。

石金华老人含辛茹苦把三个儿子拉扯大了,她自己却因为操劳过度,弄了一身的病。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奇迹般地康复,从那以后她就没有生过病,而且精力旺盛,认识她的人都不得不承认法轮大法的神奇。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的十多年的迫害中,石金华被中共恶警绑架关押多达十四次,还遭到了毒打、酷刑折磨,家中被恶警洗劫无数次,损失的财产,被勒索的罚款无法计算。

近期了解到,在被非法关押在南汇监狱期间,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至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因不配合监狱要求的所谓妥协,恶警不是让人扇她耳光,就是长时间站立体罚,一站就是两个钟头。后来,这种高强度的迫害使包夹她的六个普通犯人吃不消了,因为每天这样陪着她,一点自由都没有了,最后这几个人竟然以她的名义写了一封所谓的妥协的东西交给队长,这件事情才暂时告一段落。二零一二年的大年初九,石金华又被绑在“死人床”上,以她身体不好不配合灌药为由迫害两天两夜。他的儿子会见她时,看到她只剩下了三颗牙齿,迫害期间她的很多牙齿被搧耳光时打落。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据讲目前上海南汇监狱还非法关押着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南汇监狱上一任监狱长是戴卫东,二零一一年十月,他接替原提篮桥监狱监狱长刘金宝成了新任的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监狱长。在他任职南汇监狱期间,许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在那里发生着。

下面是石金华三个儿子的一份控诉书,呼吁所有参与迫害的各级公检法的人“找回自己对母亲的那份纯真”,还回他们的母亲!

石金华儿子的控诉书

我们是石金华的儿子。在这里要为母亲石金华在这十一年来所遭受的不公正的、非人道的待遇,作出血和泪的控诉!

我们真心的希望那些——曾经昧着良知、罔顾人伦,为着权力和利益、仕途和金钱,而无视道义规诫、法治要求,对我母亲横加迫害的所谓共和国的工作人员,能够复苏美好的人性,勇敢的承担起自己的罪责,立即停止这些不知何时也会落在自己头上的、披着华丽的合法外衣的恶行!

在我儿时以来的记忆中,母亲是一个善良、淳朴、勤劳的传统中国妇女,孝敬长辈,恪守妇道,恪尽母责。我们兄弟几个都出生在文革时代,家境又不好,是母亲日夜操劳,节衣缩食,含辛茹苦把我们兄弟三人拉扯成人。当我们逐渐能自立了,她自己却因为操劳过度,积劳成疾,弄得疾病缠身,整日药瓶相伴。

一九九八年底,全国修炼法轮功的人非常多的时候,各地电视、报纸等媒体也报道,她也跟着别人一起修炼起法轮功,不曾想到身体很快便奇迹般地康复,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从那以后再没生过病,把药篓子彻底扔掉了。不仅如此,她还义务组织了学法炼功点,好象有使不完的劲,经常到各地洪扬法轮功,走多远都不累,身体比年轻人还好,认识她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在她身上发生的变化真是太神奇了。

我们明显感觉到,母亲的心胸比以前更宽广了,对我们也更慈爱了,遇到不顺心的事总是能乐呵呵的面对。作为她的孩子,我们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劳累了大半辈子的母亲,终于可以无病一身轻了!我们也非常努力的要把工作搞好,把生活条件提高上去,以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让她晚年也能享一下清福。

可是,接下来的变化却是让我们怎么也想象不到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全国的媒体口径突然掉转方向,称法轮功是非法的,要取缔,而且所有修炼法轮功的也不允许再修炼。一时间,抄家,抓捕,关押……母亲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多人炼的功法,转眼就成了非法的呢?我们也是一头雾水:母亲就是看了电视上的提倡报道才修炼的,而且的确炼好了身体,怎么转眼又开始批判和打压了呢?

母亲是一个要强的传统妇女,诚实、厚道的传统美德在她的身上从未减损。面对这样不公正的待遇,她虽然很困惑,但是没有退缩,坚持现身说法,向各机关、单位、世人讲着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功没有任何危害。她坚信一定是政府在哪里对法轮功有什么误解,所以才会有错误的打击,只要他们本着一颗诚挚的心,让政府领导了解了法轮功的实实在在的好处,这种误解一定会消除的,错误的批判和打压一定会停止的。在那种紧张的气氛之下,母亲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结果却是被中共无休止地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八月中旬至二零零零年七月,母亲就先后被非法抓捕五次,每次伴随而来的不是粗暴的搜身、无理的抄家、无名的罚款,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拳打脚踢、强行罚跪,甚而被捆绑游街示众,有一次被罚跪时那些警察竟还在她小腿上踩来踩去!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怎么能经受这一切,于是手被扭断,全身多处青紫、肿胀,晕倒等情况时有发生。而且,所有这一切都有一个看似合法的名义——“转化”!

作为亲生儿子们,怎么忍心看到她经常遭受这样的对待,在经过了一次次求人,一次次交钱赎人之后,我们也都感到身心俱疲。为了母亲不再被抓,我们把她带到我们工作的地方,和我们一起住。但是母亲不管在哪里依然要去讲真相,迫害依然接踵而来。直到最近一次竟然因为写了一些劝善信就被上海市闵行区法院非法判了四年,开庭时也没有通知我们家属。当我们得知母亲被判了四年后,我们请来了律师准备上诉。结果几经周折后,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依然按照他们以往的惯例,二审不开庭就宣布了维持原判。

这些法官们为何如此惧怕开庭,惧怕让家属请律师辩护呢?原来,所有参与迫害母亲的公检法人员的行为本身却是实实在在地违法犯罪,他们能不心虚吗?

七十二岁的老母亲在监牢里饱受煎熬近二年了。在中国大陆,类似我们母亲的遭遇还有成千上万。在此我们禁不住要大吼:所有参与迫害我们母亲的各级公检法的人:

请你们找回自己对母亲的那份纯真!
请你们把那份赤子之情回报给自己的母亲!
请你们还回我们的母亲!
请你们还回天下人的母亲!
请你们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之心胸,“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之襟怀,还受迫害的人一个完整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