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营救是一个提高升华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我地两名被邪恶绑架的大法弟子就被关押在当地看守所里,很长时间了也没出来。为营救同修,协调人把定好了的营救时间告诉了大家,希望同修都能参加。我心里却盘算着:参不参加呢?本人得法十多年了,但修炼状态时好时坏,前些年被病业假相折磨了很多年。虽然三件事也在做,学法炼功也一直坚持着,自己也知道努力向内找,我也一直不承认它(病业假相),但是一直没有真正突破。学法小组里的同修也帮着发正念,但收效甚微。时间长了之后给自己造成了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思想业力也乘虚而入,使我在同修面前不好意思提起,所以象这样比较公开的较大型活动我还真的没参加过,心里不稳,怕字当头,犹豫不决。

其实我一直在掩盖自己的怕心,在这个问题上和协调人似乎还有些间隔,所以与当地协调人见面的机会很少,对当地的一些整体活动也就很少参加。师父看到了我想提高又提高不了的状态很着急,就安排了一次机会让我与当地协调人在某一同修处相见了。

营救日的前一天,我在同修处无意中遇到了协调人。他正在为第二天的营救安排忙活呢。见到我后,别的话没多说,就让我参与進来了。因为我当时开着自己的车,又没别的事,就自然承担了联系同修的任务。

感谢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次机会。在这过程中我认识了好多修的好的同修,他们的正念正行、无私无我无时无刻不在感动着我,我的自我观念在渐渐的溶化,特别是怕心在一点点的消减,整个过程中冒出了很多平时发现不了的执着,冒出来我就曝光它,同修就帮我指正。

但我还是在很多环节上打退堂鼓。那天协调人问我,明天凌晨三点半到火车站接外地同修,能不能去?我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说:我平时炼功(三点半)还起不来呢,很不情愿。暴露了自己的求安逸,不愿吃苦的心和到了关键时刻以自己意愿为主而不去配合整体的严重的为私为我的心。晚上回家后越想越不对劲,我今天的收获那么大,怎么到关键时候我却拒绝了呢?修炼这么多年师父的法也没少学,特别是师父讲的要整体配合,想想协调人他们在一次次的大法活动中付出了多少,在有限的经济条件和一些不完全被学员理解的情况下他们付出了那么多。外地参与营救同修在火车上一夜没睡觉又是为了什么?只想在大法中得到而不想付出这是一个什么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天天学法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今天关键时刻走出来证实法吗?这不是机会来了吗?我为什么却又退却了呢?思虑了半宿,我下定了决心:去!既然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次机会我一定不能放过。次日凌晨三点三十分我准时敲开了协调人的家门,这时外面正下着雨,协调人早已起床,正为去车站接人的事为难呢。开门一看我来了,高兴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在去接站的路上,我心情非常激动。协调人跟我切磋说:什么叫配合?你来了,这不就是很好的配合吗?人家外地同修能冒雨坐着火车来,我们当地同修还能去强调这个理由那个理由推辞吗?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你有了参与和提高的愿望这很好,可是你得真走出来呀,遇到一点小小的考验就又退却了,那能算实修吗?要记住,在关键时刻“做到是修”啊。你昨天走出来了,你今天感到升华了,今天又走出来了,你又感到升华了。可如果你老躲在家里,老不走出来,你觉的自己安全了,可你能升华吗?你不走出来的话,你能有今天这样的机会吗?我点点头,确实感到自己升华提高了很大很多。

我们组织了多辆车去看守所要人。从上午九点分排上号一直到下午三点结束,在外面发正念的同修一直等到里面同修出来后才离开,包括八十岁左右的老年同修,天虽然冷又下着雨但大法弟子的心不动。中午时间看守所外面的车就剩下大法弟子的了。都还没吃饭。一位年轻的同修买来了点心、火腿肠等往一个个车上送,他问协调人说:“那个车也是咱们的吧”?一个“咱们”二字,让我听了心里感到那样的亲近和感动。我感到同修的心都紧紧的贴在一起,只有同修才是最亲近的人,我几乎要落下泪来。我这次的参与收获太大了。我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铲除了多少邪恶,这场正邪大战就凭同修的整体配合也足以使邪恶胆寒。据营救同修出来说效果很好,从所长到普通民警都很同情大法弟子,做了他们应该做的。虽然被关押同修暂时没有出来,但这个过程中该做的也都做到位了。

在整个营救过程中我就是感动,那一刻,我感到我去掉了怕心。没有了怕心。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来了。您不争气的弟子终于来了。霎那间,我顿觉自己高大无比,有了唯我独尊、铲除一切邪恶的能力。我以前很少为同修发正念,结印清除自己空间场时为了过关而找执着,形成了去执着的执着,立掌铲除邪恶也只是针对迫害自己的邪恶,总跳不出自我的小圈子,从而被动的承受了很多不应该承受的被邪恶强加的魔难。其实师父早已给了我们一切能力,就看我们用不用,怎么用,为他还是为我。

我早该放下自我了,邪恶真的什么也不是,只不过是师父利用它们为了我们提高,同修啊,千万不要辜负了师父为我们提供的一切提高的机会,师父为我们着急啊!

早上六点发正念,我又一次为师父的佛恩浩荡而感动的泪流满面,我请师父加持着我的正念,一定要把这次经历写出来,使之对那些与我有类似状态的同修有所启发。我看到有的同修真如协调人说的那样,常年只知道在家里学法、发正念、也做三件事,却不出来参加整体活动,一方面是有怕心,一方面缺乏整体概念。这样的同修,往往没有同修间心性上的摩擦,提高的很慢,就如温室的花朵,经不起风雨,经不起寒霜,一旦矛盾来了就很难承受的了。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

我想,修炼没有捷径,只有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情了,在不知不觉中就会提高。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