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江畔的迫害

追忆法轮功学员李洪福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题记:重庆北碚是一座人杰地灵的文化名城,其西北郊是常年云蒸雾绕、秀绝一方的缙云山,山下是峭拔壮丽、迂回幽深的嘉陵江。与缙云山隔江而立的就是那恶名远扬海内外的——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千万年来,神秘的缙云山和咆哮的嘉陵江,见证着这方土地上的忠奸善恶、沧海桑田,见证着二十一世纪发生在西山坪的正义与邪恶、大善和大恶的演绎。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这里成为中共众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先后迫害死了近十位法轮功学员,致残、致伤上百人。至今,缙云彼岸,嘉陵江畔,悲歌尚存。

人世间,有些事情转瞬即逝,再不曾追忆;有些事情过去了很久,却清晰如昨。

坚强的身躯,满脸的真诚和微笑——是青年法轮功学员李洪福留给大家挥之不去的记忆。

李洪福,男,重庆市綦江县扶欢乡民主茶山村五组农民。曾一度被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残酷折磨和摧残,造成长期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一岁。

李洪福被迫害后照片
李洪福被迫害后照片

李洪福于一九九七年底在大渡口打工时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修炼后,他和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一样,在社会上、家庭里、工作中,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成为了时下社会上最好的人之一。李洪福还有一个贤惠的妻子,有一个可爱的儿子,他们过着甜美幸福的生活。可是,二零零零年七月,李洪福因为向人讲法轮大法真相,遭到恶警绑架,被大渡口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一年。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在西山坪劳教所,李洪福拒绝劳教所所谓的“转化”,因此受到各种非人的折磨,被非法延长劳教九个月。期间,李洪福遭到恶警的凌辱和酷刑折磨,如坐老虎凳、被高压电击、十指钉竹签等等。在一次酷刑折磨中,李洪福被迫害的昏死过去,恶警以为已经打死了,就把他抬进了劳教所的医院停尸房内。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在停尸房内发现他还在动,就报告了劳教所,才免一死。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下旬,恶警刘华担任中队长,直接唆使六、七个吸毒犯对李洪福进行惨无人道的毒打,将他脸贴地拖到操场上,按倒在地,脱下袜子和鞋,将袜子塞进李洪福的口中,并用皮鞋底猛打他的脸、头、和腰部,这几个吸毒犯还用脚踢李的背部、胸部,致使李洪福的脸肿得吓人、多处内脏器官受损。

几天后,李洪福又被转至严管组。在这里被隔离折磨,不准出舍房,不准坐和走动,每天站军姿,上厕所也规定了时间和次数,身边两个“包夹”(恶警指使的吸毒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一天只给吃约二两多的米饭。每天还受到邓平、刘洪光、郑伟等吸毒犯的殴打折磨,致使李洪福的脾破裂、胸肋挫伤、呼吸困难、呕吐黄水,劳教所怕出人命,急忙送北碚区市第九人民医院抢救,经拍X光片和B超检查身体多处严重伤残,中队恶警却撒谎说是生病,主治医生明确地说:“这肯定是被人打伤的!”

在住院期间,李洪福生活已无法自理,天天靠输液维持生命,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慌忙叫他家人将李洪福“保外就医”。出劳教所时李洪福体重只有八十多斤,已不成人形。

在李洪福被邪恶非法迫害的几年中,一家人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妻子的肩上,微薄的工资维持着一家人的惨淡生活。他的妻子带着几岁的儿子四处打短工挣钱,生活十分清苦。

李洪福回家后肚子肿胀剧痛,并经常呕吐,右手肘肿大,无法动弹,生活无法自理,全靠家人照顾。最终,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李洪福含冤辞世。

时光匆匆,晃眼已过去六年。但李洪福质朴、善良的音容和面对迫害的坚强永远留在了我们的心中。

多少年后,人们依然会记住这些坚持真理的法轮功学员。在这场旷日持久的真理与谎言、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甚至失去了生命……是他们,在黑暗中用生命传递着真理之光;是他们,在苦难中用生命捍卫着人类普世的良知和道德;是他们,用真诚和善良带给了千千万万人们走入未来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