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李广凤遭受的绑架、勒索和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李广凤,女,四十六岁,家住黑龙江红兴隆管局宝山农场一队,坚持修炼法轮功,多年来遭到中共人员的绑架、关押,在劳教所遭到非人的折磨和奴役;当地中共人员以各种名目进行的勒索及无休止的骚扰,也令她的家人承受巨大的痛苦,被迫卖掉赖以维生的土地。以下是李广凤自述遭迫害过程。

我叫李广凤,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仅一星期,多年的心脏病、风湿病、肩膀痛、腰疼、腿疼等病都不翼而飞,我终于体悟到没病一身轻的滋味。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栽赃、陷害法轮功,我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罚款;不修炼的家人也无辜受迫害。

无休止的骚扰、绑架、勒索

二零零二年七月,我和同修回老家,宝山农场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和同修家非法抄家,要挟家人要我们马上回宝山农场,逼迫我的丈夫和我离婚,丈夫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支持我修炼。在邪恶的压力下,他也承受巨大的痛苦。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日,宝三农场一队的张某和副队长杨斌闯到同修家,我正在她家学法,他们抢去两本大法书。我与同修去队里要书,被邪党书记王泽春举报。宝山农场派出所的警察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铐在铁柱子上他们轮流给我洗脑。恶警李建华骂我,恶警赵俭秋拿着糖葫芦猛一下打我的脸,打得我头嗡的一下,脸上火辣辣的。第二天他们把我挟持到红兴隆管局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在半月的时间里,看守不让我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许我和人说话,不许走动,天天罚坐,没有人身自由。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宝山农场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抢走法轮功师父的法像、香炉、十几本法轮功的书籍、真相小册子、《九评》、光盘等,共计二百多本。威逼我的丈夫拿五千元钱才放我回家过年。无奈之下我丈夫被迫拿了一千元钱把我赎出来。红兴隆看守所还勒索七百元钱的所谓伙食费。

二零零四年,宝山农场一队的队长要挟我的丈夫,逼迫我放弃信仰,否则收回承包给我家的土地。我的丈夫无奈,被迫拿了一千元钱交给队长叶佰岁。在这种无理压迫下,原本理解我修炼的丈夫,对我殴打、辱骂、撕书;老人受惊吓,孩子在学校受欺辱、嘲讽,承受很大的精神压力。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早上,我和同修在村东头被宝山农场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派出所,恐吓、审问真相小册子、条幅从哪里来的,谁指使的,强迫我按手印、照相、签字。中午,我趁他们不备,撸下手铐跑出来,几个警察开车追上我,警察王树森用力打我的头,打得我头晕。下午把我们挟持到红兴隆看守所。在看守所,看守强迫我脱光衣服搜身,搜走我兜里三百五十元钱。我失去人身自由,家里上有公婆、下有孩子需要照顾,我的丈夫被逼迫交给派出所一千元钱,看守所伙食费、接我的打车费七百元钱才把我放了出来。我被非法关押四天。

二零零六年十月天下着小雨,宝山农场派出所的警察,赵建忠、赵俭秋、王树森、两名不知名的警察,和车主秦晓到我种地的地窝棚把我强行抓上车,又把同修抓上车,恶警把我们绑架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

恶警穆振娟非法审问,我不配合,她就用力打我的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直到她打得累的坐下。刘亚东等五名警察,把我手拧到背后,把我按在桌子上,压得我几乎上不来气。掐住我的手让我握笔,我不握、一个警察拿笔在他们写好的‘五书’上签字。而后把我关进小号派来邪悟者作转化。在小号里不让上食堂吃饭、不让上厕所、强行洗脑、强迫穿牢服、强迫我剪头发。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他们把我和同修铐起来,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天天罚坐小板凳(线梭子),手铐在床上,晚上两手被拧到背后铐在床边,强制坐在小凳子上,两腿被迫放在地下,冰的腿都痛,强迫写所谓作业、周纪实,来检查时强迫背(就是逼迫承认)违反治安管理条例罪名。他们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分成八中队和九中队,八中队是做转化九中队的邪悟者。

一次我看大法经文被恶警程森慧看见,叫高杰恶语骂我,李秀锦打我胸部,扬言给我加刑十五天。

在劳役法轮功学员和犯人的车间,一次我盘腿打坐被李秀锦看见,高杰扬言给我加刑期。因为我不写所谓周纪实与作业,李秀锦用拳头打我,打得我直流眼泪。

中午休息恶警们不让我们上厕所,有一次,我实在憋不住了就便在盆里,我去厕所倒掉时被李秀锦看见,她用钥匙串狠狠打我、骂我,她还打监视我们的犯人刘金凤,后来刘金凤在厕所里打我,是因为李秀锦打她,她找我撒气。

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的车间里,法轮功学员和犯人被强迫奴役劳动,为劳教所创收。我们挑冰棍杆、筷子,为筷子套上塑料包装。筷子有木头的,有竹子的。外包装上写着好人一生平安、高温消毒。实际上特别的脏,犯人上完厕所也不洗手直接干活,掉在地上的直接装袋。更有甚者,有个身患梅毒,身体腐烂的犯人刘玉莲,狱警让她也包装干活。劳教所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她打针。劳教所明知道她的病还让她干活,这不是坑害世人吗?

劳教所里的饭菜没有一滴油,馒头是用发霉的面做的,犯人吃了之后都拉肚子,之后他们换上好面,等犯人肚子好了再换霉面,如此反复。

劳教所里非法关押了十八位法轮功学员,有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王亚君与王风岭,恶徒对她们说打就打,说骂就骂,毫无人性。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我结束二年的非法劳教回到家,丈夫承受不住这样的迫害,万般无奈的把我家的土地转卖给别人,我们自己到外地东奔西走的种别人的地。

善恶有报是天理。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一定不会有好的结局,这就是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跟他们讲真相的原因。我希望那些还在跟着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了解真相,听善劝,不要再助纣为虐,为自己留条生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8/黑龙江李广凤遭受的绑架、勒索和劳教迫害-254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