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监狱之本质:警匪一家 犯人治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写在前面的话:真正失去过自由的人,曾经在中共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等地方呆过的人,都会无意中发现一个现象:在那种地方什么事情似乎都是专门的职能犯在做,在“管理”,而监管场所的警察只是动动嘴而已,那么究竟是谁在管理监狱呢?

曾经有一年德阳监狱的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主任找我谈话,当时他突然问我××(当时监区的积委会主任,犯人中最大的“官”了)恨不恨共产党,我说不恨。他说,错了,恨共产党。

接着610主任又问我××(洗脑班的大组长)恨不恨共产党,我这次说:不知道。他又接着说,恨,恨的要命,因为共产党抓他们来坐牢,其实每个犯人心里都恨共产党。

接着他说的很直白了,只要你老老实实,我们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一样给你们减刑。

我当时一直在想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了减刑,那些职务犯在警察面前都是毕恭毕敬,端茶倒水的,比孝敬亲爹还孝顺,他们心里居然是这种想法?那么共产党是怎么样使这群最恨它们的犯人群体老老实实听话,甚至不遗余力地助纣为虐呢?如何实现“警匪一家”,“犯人治监”的真实中共监狱管理模式的呢?

我以德阳监狱为例,曝光监狱里的各种行径。

一、监狱里的党文化

党文化无处不在,在这个被邓小平定为四大暴力专政的工具(邓小平曾经说警察,军队,法院,监狱是共产党的四大专政工具)中更是如此,最常用的词就是改造,按理来说改造就是通过教育把坏人变成好人,让犯罪的人经过改造之后能够改正错误不再犯罪。而在监狱这个环境中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改造好的唯一标准就绝对服从警察的命令,无论干多么累的活,累死了也一定要听话,这就是改造好了,根本目的是为监狱赚钱!改造一词就直接衍生出两类人;改造积极分子(简称劳积)和反改造分子,就成了中共划分打击异己的最简单行之有效的办法了。

劳积有什么标准呢?明确身份意识,听管服教,认罪服法,积极靠拢政府,积极改造等等,这又是党文化行为。大概阐述一下这些名词,明确身份意识,听管服教,认罪服法就是告诉你,来到这里你就是罪犯了,如果你没有罪进到监狱里来了,就是共产党在犯罪了,把没有罪的人关到监狱里去了,可是邪党自吹永远是伟光正的,不可能犯罪,所以你必须认罪服法,所以你的一切进出言行,都要喊:报告,服刑人员××请求如何,有一系列的专用报告词,有专门的司法部的《服刑人员38条行为规范》,在思想意识中不断地洗脑强化,让一个人没有任何人格尊严,男性犯人必须剃光头,穿囚服等等,又如在被誉为四川省“模范监狱”的锦江监狱,犯人和警察谈话的时候,犯人一律要蹲着,不允许你站着说话,让你明白你的身份是罪犯,在一切言行上羞辱一个人,从北京监狱转监过来的犯人都讲北京监狱里面都不允许你这个犯人抬头看警察什么样子,所以有的服刑人员说到满刑了我都不知道警察什么样子,看警察穿的皮鞋才能分辨出来。

积极靠拢政府,用监狱党文化解释就是大力检举他人违规抗改行为,维护监规队纪,和一切违规抗改言行做斗争等等,用大白话解释就是鼓励告密,鼓励犯人之间相互内斗,在犯人之间制造矛盾,让犯人人人自危,想到互相之间为了一点利益就可以去检举揭发别人,不敢有任何出格的言行,以维护共产邪党一贯自吹的伟光正的形象,比如犯人之间背后发个牢骚,今天的饭菜如何不好,钱都被共产党吃了;厕所漏尿(八监区曾经有个犯人背后说监狱豆腐渣工程,厕所漏尿,指二楼厕所漏到一楼去了,被恶警认为在犯群中影响改造情绪,关到禁闭室去了),如果犯人之间都不互相告密,共产党在监狱的统治也就岌岌可危了。

好了,你做到听管服教,认罪服法了,相互之间也都积极靠拢政府了,全部都奴化了,那么就可以实行真正的目的“积极改造”。在中共的监狱劳教系统,以前中共的监狱系统一直吹捧它的“劳动改造”是改造服刑人员的一种创新。以前都叫劳改队,劳改农场,劳教所等等,只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为了和国际人权接轨才变化了名词,取消了这些叫法,劳改队,劳改农场叫做监狱,之后21世纪,劳教所叫做矫治中心等等冠冕堂皇的名词,意思是共产党司法部这些场所是以教育转化人为主,劳动只是辅助手段,但是它的本质一点没有变化,根本目的就是让犯人给它们赚钱,无论多长的劳动时间,多重的劳动量,多么恶劣的生产条件,都得“积极改造”。但是中共的监狱怎么能同西方国家的监狱相比较呢?美国的犯人可以信仰自己的宗教,可以赞成或者不赞成任何一个党派,可以反对当今的政府或总统。请问中共的监狱中的犯人,哪怕是一个小偷,不涉及当今政治观点的人,它可以不同意共产党吗?他可以信任何一种宗教吗?全部一个不剩都得接收邪党的教育,全部都得学会感恩邪党!

当然,你不想“积极改造”,另外一顶大帽子早就给你准备好了,马上就给你扣上了,当然也有同样的党文化标准:消极怠工,抗拒改造(有病也得出工,否则就是装病消极怠工),散布反改造言论(说了几句真话而已或者发了点牢骚),哄监闹事,“反改造分子”就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异己分子了,文明点就可以把你关到禁闭室去,睡在刑床上,每天白开水泡饭,一动不动的体会反改造分子的待遇,不文明点就喊“积极靠拢政府”的职务犯一群人给你一顿暴洗,赤裸裸的毒打,都是警察授意的,你又在这个封闭的系统,你上哪里去告他们?

二、监狱统治的唯一法宝“减刑”

人生中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对于一般人来说莫过于失去自由,当你在监狱这样压抑人性的环境,繁重的劳动,险恶的人心,没有任何人格尊严和地位的待遇,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回家,早日减刑回家!这个心理恰恰被中共恶党抓住了,于是中共的各种阴谋诡计能够得逞。

先简单的看看监狱的减刑规定,目前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实行统一的计分减刑制度,每个月最高9分,最低0分,累计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呈报减刑。以德阳监狱为例,先看看它的减刑各种要求;(1)原判刑期5年以下,首次减刑需要100分,起报(就是减刑最少呈报的意思)半年,每积分多10分,多呈报一个月,最高减刑一般不超过1年。(2)原判刑期5年以上(含5年)到10年以下,首次减刑需要120分,以后减刑需要100分,起报8个月,每积分多10分,多呈报一个月,最高减刑一般不超过1年(3)原判刑期10年以上(含10年)到15年以下,首次减刑需要120分,以后减刑需要100分,起报1年2个月,每积分多5分,多呈报一个月,最高减刑一般不超过2年,(4)原判刑期15年以上(含15年),包括无期,死缓罪犯,首次减刑需要120分,以后减刑需要100分,起报1年4个月,每积分多5分,多呈报一个月,最高减刑一般不超过2年。每次减刑间隔期为1年半。这是德阳监狱和德阳检察院,德阳法院,联合通过的决议。

细看的话,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判刑越重,减刑越多,越快,比如判刑15年以上的和判刑5-10年的服刑人员,都是挣分120分,原判15年以上的就可以一次减刑1年4个月,而原判5-10年的只能减刑8个月,这种减刑制度不是鼓励人去犯重罪,要判刑就判重点,减刑也快吗?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共的减刑制度真的是这个效果。当然监狱管理方面也天天在往上面反映,重刑犯不好管理,重刑犯多减刑有利于监狱稳定,好一个“稳定压倒一切”,却在鼓励着人们去犯重罪,小偷小摸不如杀人放火减刑减得快,减得好,根本不考虑犯罪对社会的危害性!全国监狱都是这样的重刑犯减刑快!

那么减刑要挣分,这个分怎么挣?四川省监狱管理局给每个监狱拨分是按照人均5分的标准划分,高分有限额,9分一个监区只有1%的名额,8.5分有1%的限额,8分有1.5%的限额等等,怎样才能又轻松又挣高分呢?仅仅是劳动吗?根本不是的,因为监狱又分不同的工种,形形色色的各种职能犯,仔细了解一下,会发现一个纵横交错的职能犯构成的网络管理着犯人的一切事务,从而实现了真实的警匪一家,犯人治监。

先谈一下纵向的职能犯,意思是从警察到最普通的犯人这种层次脉络,首先是值星员(各地监狱叫法不一,有叫监督岗的多种叫法),直接对警察负责,首要任务是帮助警察清人报数,因为目前监狱最大任务是防止逃跑,如果逃跑一个犯人,监狱长就地免职,值星员也分大概两种,一种是生产现场的值星员就是每半个小时清点一下人数,看看有没有人逃跑;一种监区生活现场的值星员,主要夜班的负责协助警察晚上值班,万一晚上有人自杀或者越狱,或者有人炼功等等,这些人就要去制止和举报;白天白班的值星员负责帮警察喊个话,制止其他犯人违规行为等等,说白了就是警察豢养的打手和耳目,需要针对某个所谓的“反改造分子”的时候,警察一个眼色,这些人就一拥而上,动手打人。这个岗位基本上是要行贿的,德阳监狱的行价是值星员一年3000元(不同监狱价码不一样的),据说这两年行情看涨了,升至4000元以上了,一般每次减刑1年11月左右(最好减刑的极限了),而普通犯人两年,甚至三四年时间才能挣够起报减刑分,减刑1年2个月左右,这些职能犯每1年半就可以减刑近两年,这是一个悬殊的差距。德阳监狱监狱长刘远航亲自批准德阳监狱值星员每个月人均7.5分以上,并且要求老弱病残不能当值星员,也就是说每个监区豢养了这么10多个打手,只需天天坐在那里玩,不需要劳动就可以挣高分,但是这个前提是你必须随时给共产党卖命,镇压一切异己,充当打手在前。

另一特色的职能犯是生产组长或者班长,侧重管理犯人生产劳动改造方面,当然中共恶党为了掩盖其“犯人治监”的监狱管理模式,这几年又把班组长这个名称也换了,叫做劳动协助员,技术指导员等等,还是换汤不换药。这些组长干什么呢?表面上这几年司法部实行收支两条线,监狱收入统一上交司法部,司法部统一支出监狱各项费用。但是别忘了中共的本质是恶魔,它一定要压榨中国人的血汗,更包括这些没有自由的犯人在内!所以司法部给监狱管理局下了生产产值增长的指标,各省监狱管理局又给下属各个监狱下达了同样的指标,比如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内部刊物《四川监狱》上面监狱管理局局长刘志诚每年讲话都有生产产值的增长是多少这样的字眼,他的前任李文华(已经遭报被判刑)直接命令各个监狱每年必须交多少多少钱,所以生产上的大组长在犯人中可是位高权重,不可一世的恶犬级别,这些组长可以根据你生产完成的情况安排其他犯人的职务加分了。每个监区和生产厂家签订了合同要完成多少产值的产品,具体下来的生产任务就直接交给各个生产组长了,一般情况警察开会说你们犯人要每天制作多少件衣服,具体下来组长负责各个工序的安排,生产任务每个人是多少等等一切细节问题。完不成生产任务,名单报上来,晚上收工回来,别人去看电视,这些没有完成生产任务的走军训,站军姿等惩罚手段。这些组长享受的待遇和值星员一样,不用干活,负责下达生产任务,每次减刑一般在1年11月左右,同样需要向警察行贿才能得到的职位。实际上每个监区三分之二的犯人在一线从事生产劳动一个月挣的分数都是5分以下,分数都被这些职能犯给吃了,普通犯人必须给这些特权阶层犯人让步,如同中国的社会现实一样,社会上两极分化严重,有权贵阶层,在监狱改造中也是如此,也和警察密切相关的特权犯人阶层,也逼迫犯人向警察靠拢,向利益靠拢,想尽一切办法向警察贿赂,讨好,象哈巴狗一样在中共恶警面前摇尾乞怜,丑态百出!才导致恶人和恶警紧密相勾结,狼狈为奸。

因为还有一个普遍存在的隐形的情况,很多犯人虽然被抓进来了,但是他们的兄弟伙没有抓进来(替别人承担了所犯的罪行),或者他是为了老大去砍杀的,外面的朋友兄弟老大主动就要去照顾他们,这是黑社会的潜规则,这些人主动会找到警察想方设法进行勾兑,钱权交易,我每年给你多少钱,你给我的兄弟安排个什么活路,不累又减刑好的, 所以真正充当值星员和生产大组长的犯人绝大多数都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人员(也就是专门在社会上以黄赌毒为生的社会渣滓) 所以这些犯人再重新投靠个最黑的黑社会-共产党之后,更是其他犯人面前耀武扬威,比在外面混社会的时候更坏,更歹毒,替共产党当打手不负法律责任,打死了人,邪党会想方设法庇护你的,这几年中国国内媒体不断曝光的在中国监管场所的各种离奇古怪的死法,事后真正受到惩罚的又是寥寥无几,共产党公检法司都是一家人,所以这些黑暗那永远只是监狱中的冰山一角。

再向下的职能犯就是监室长和互监组长了,这些职能犯的获得一般是靠资格的了,坐牢时间长了,组长就给你加分,起什么作用呢?比如说我们两个人劳动分一样,我有个职务加分我的这个月的标准分可能就比你多0.5分,这也是中共的监狱特色,为了0.5的加分犯人之间可以相互狗咬狗。监狱犯人最基本的组成单位就是互监组制度,要求3-5名犯人组成一个互监组,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就象《射雕英雄传》中的那几个彭和尚,沙通天被铁索链随时连在一起的人一样,随时随地在一起,一旦脱离互监组了,你就有逃跑的嫌疑,不要轻视了这个互监组制度,这是中共监狱管理的最基本制度,有了这个互监组制度,共产党在监狱的另一个特色管理方法就是“坐班制”也就是利用互监组制度最大限度株连无辜的管理方法,比如说我早晨起床晚了几分钟,点名集合迟到了,对不起,一个互监组的,一个监室的人全部扣分!一次扣分就要少减刑一个月,这个互监组的某个人违规了,整个互监组全部扣分。扣分相当于给犯人少减刑了,逼着犯人互相之间为敌,你某个人不听管服教,我扣你整个互监组的分,你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意思的,你一个互监组的人会收拾你的!

当然这些职能犯不仅仅享有不劳动的特权,生活上也和警察有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比如想喝酒,吃点什么,抽点好烟,其它衣物,一切物品全部可以找警察私自带进来的,这种情况也没有犯人去检举,相当于检举警察了。警察和职能犯之间有一显一隐两条线,显现涵盖衣、食、住、行、乐等硬需求,隐线涵盖心理、权欲、名誉等软诉求。举两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德阳监狱五监区原积委会主任贾海是在坐牢,但是在监狱里依然指挥着外面的兄弟伙在黑社会做生意,垄断河沙买卖等等,2011年9月份一出狱,外面的兄弟伙就安排他去香港大酒店先耍1个月再说;德阳监狱二监区的涉黑犯人狱医邓克强人在坐牢,依然指挥外面的黑社会兄弟伙做买卖,一切都有警察帮忙传书带信,甚至借用手机等等,只要给警察足够的利益,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们什么都能帮忙的,这种事情实际上在监狱里真的不罕见,只要你肯出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这样监狱犯人中就行成了一个纵向的管理体系;警察-职能犯(值星员和班组长)-监室长-互监组长立体式的结构。比如2005年一监区犯人觉得伙食待遇不公平,不吃饭,之前警察直接喊犯人没有听的,监区警察又换了个招数,直接找职能犯,你们必须给我解决,不解决直接撤你们的职务,不听话的名单报上来,职能犯又向监室长传达同样的命令,监室长又告诉互监组长,一天之内这件事情就解决了。就是用这种层层高压的方式在管理着监狱。

还有一个隐形的横向网络,叫做监狱耳目,也就是职业告密者,每个监区都有专门的狱侦管教,根据监狱狱侦管理原则,每个监室内必须用1-2名监区耳目,每个人都有专门的档案,这些耳目负责向警察告密,比如××犯人在背后骂共产党了,××犯人私藏违规物品等等方方面面的言行给予举报,一般情况又狱侦管教每月加0.5分,如果举报了谁私藏手机,现金等物品,监狱要给予行政奖励,给功(20分)和表扬(10分),这种特务统治真正使监狱里的犯人如履薄冰,噤若寒蝉。不过这种特务行径在犯人中也是恨之入骨,但是没有办法,邪党需要培养人的劣根性,培养出具有邪党同样“优良品质”,告密,检举揭发出卖别人,挑拨离间等沉渣泛滥“积极改造听话的好儿子”。

此外犯群中还设有三大组织机构:积委会,护委会,伙委会。简单介绍一下各个机构的作用,积委会,就是劳改积极委员会的缩写,表面上每年由犯人从警察制定好的几个劳积中选举产生,由这些人负责管理犯人的生活,生产,学习纪律一切情况。护委会就是每天收工回来,每层楼都设有值班的,看看每层楼有什么违规违纪情况;伙委会就是负责犯人的发放饭菜,吃饭的细节管理情况。他们的任务就是全面监控其他犯人的一切违规违纪情况,直接向警察报告,警察处理,轻者扣分,送学习组走军训,重者关入禁闭室。在这种纵横交错的犯群组织中就这样一个犯人的衣食住行的一切一切都被其他犯人不自觉的管理起来了。上趟厕所还不能单独去,也要按互监组行动,一起去,听起来可笑,但是在中共的监狱里却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监狱还设有专门的文宣队,就是在犯人中找一些会说会唱的人,组成文艺宣传队,上面来检查了,新闻媒体采访了,这些人就去表演,表明犯人生活的很阳光,根本目的是掩饰监狱的凶残暴戾本质,显示一片监狱和谐,2010年过年,明明台上这些文宣队是在群魔乱舞,教育科长吴跃山还大言不惭地说是德阳监狱的文宣队已经由过去的草台班子转为高雅艺术,所有的犯人全部都在哄堂大笑:花钱请我来看我都不会来看的,逼着我们来看的呀,不来看就要扣分呀。

那么警察上班干什么呢?喝茶,看报纸,聊天,睡觉等等,真的很悠闲,不听话的犯人,就扣分,送学习组走军训,再不听话,送禁闭室,禁闭,严管去,他们根本不愿意去和一般的犯人打交道,嫌麻烦,他们心里都清楚犯人是改造不好的,只是用来赚钱的机器,所以他们就要利用犯人来管理犯人。表面上监狱管理局给警察也设置了种种要求,例如每个月要有和犯人交谈记录,还有各种总结报告,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一切都可以找犯人代笔的,监区里还有隐形的个别职务犯,专门负责给警察写各种工作报告等等,比如生产上每天干了多少,警察根本不知道,但是有专门负责统计,会计的犯人把数据给你送上来。

再如德阳监狱表面上分给每个警察管理一定数量的犯人,美其名曰他们负责管理的责任田,2010年有次德阳监狱狱政科组织抽查,结果许多警察连他们所谓的“责任田”里是谁都不知道,人都不认识,名字都叫不上来,犯人看了都笑,这是实实在在的事情。那么中共监狱里到底是谁在管理监狱?是警察还是犯人?更为甚者,监狱监区领导经常开大会时讲:这些职能犯代表我们警察执法,谁要顶撞他们,就是在顶撞干部,顶撞政府(警察自诩他们是政府)。因为警察必须给这些犯人做坚实的后盾,放心大胆的让他们去执法,私下里犯人都在议论,按照警察讲话的逻辑推理的话,如果这个职能犯是个强奸犯,就代表警察是强奸犯执法;这个犯人是杀人犯,就代表警察是杀人犯执法,中共的警察真的成了杀人犯,强奸,贩毒,无恶不作的犯人代表了?尽管《监狱法》第14条里面:监狱的警察不得有下列行为:(八)非法将监管罪犯的职权交予他人行使;可是中共的监狱根本上就是犯人在治理,在管理着一切大小事务。警察都要下上班,换班,不可能24小时看着某个人,只有犯人之间是24小时在一起的,看上去有监控器,可是司法部专家都撰文称人的注意力是非常有限的,最多看监控器20分钟就疲劳了,注意力分散了。监控器只是起个事后作用,事情发生后警察去调查看是不是真的如此。

或许很多人想大不了我不减刑了,我就想吃好,睡好,无非多坐几年牢罢了,最典型的例子是德阳监狱的苑子学,抢劫判刑17年,就想睡觉,玩,不想干活,为了收拾他先后转了5个监区,每个监区有不同办法整他,关禁闭,在入监队重新训练,犯人毒打,整整折磨了5年,把他整服了,不得不老老实实进行劳动改造。监狱有这个整人的手段,反改造分子,可以转监区,转监狱,防止在一个地方时间呆的长了,整人的人都疲了,不愿意管了,让你每到一个地方都相当于来了一次入监队,入监队始终都是整人最凶恶的地方,特别是2009年以来推行周永康的“宽严相济”的司法政策,这种分化政策也就是把听话的犯人划归宽大对待的一面,把反改造分子树立为严打的对象,在德阳监狱一旦关了禁闭,出来之后还要严管1-3个月,天天跑操,使劲折磨人,再不听话,还可以加刑。再如锦江监狱,完不成生产任务,回来只有喝白开水泡饭,还要被体罚,一般犯人根本没有这个意志和共产党去抗争的,只能屈服于共产党的淫威。

为什么会形成这个“警匪一家亲”的利益格局,从共产党的本质上讲他们就是靠暴力镇压中国人,所行的鲜有不违法之事,特别这几年对监狱,劳教所许多人非正常死亡事情的大面积曝光,警察现在很少亲自出手(表面上司法部有10条禁令管理,实际上警察只是害怕哪天倒霉不小心撞到枪口上,加上犯人法律维权的意识增强),此前2004年左右,德阳监狱法轮功学员梁均华成功告倒五监区监区长李朝勇,轰动德阳监狱,恶警心里明知所有的犯人都是恨他们的,做了坏事,万一犯人哪天都在作证怎么办?他们立即都得扒下警皮,所以现成的犯人充当打手;犯人好吃懒做,为了个人利益可以六亲不认,这一点监狱长刘远航更是深知其髓,经常开监狱大会,刘远航叫嚣,我不信治不了××事情,谁检举揭发,立即给功和表扬,不够直接给行政奖励,减刑!用这个为诱饵,把本来就是社会渣滓的许多犯人,变得更加凶残和狠毒。彻底使监狱管理黑社会化,你看哪个黑社会老大亲自动手?都是一个眼色,一句话,下面的马仔就上去了,谁敢说中共监狱警察和职能犯之间不是这样的呢?

2009年,内蒙古扎兰屯监狱李占双受不了牢头狱霸赛音吉亚和狱警梁春和毒打敲诈勒索,而被迫杀其他犯人以求速死的案例,更是警匪共同犯罪,共同治监的淋漓尽致的表现。而扎兰屯监狱曾多次被内蒙古自治区监狱局评为“实绩突出单位”。

2008年司法部长吴爱英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录”部长访谈中,谈到中共监狱犯人改好率达到95%以上,是全世界最好的!所有的犯人看了都在笑,都说吴爱英是不是搞反了,改好率最多只有5%,中共一直对外宣称对犯人的劳动改造是“赎罪劳动”,而实际上是“交换劳动”也就是劳动挣分减刑而已,如果共产党敢宣布监狱犯人不减刑了,你看看监狱能不能管理的了?

三、简述一个犯人的“改造”历程

首先每个犯人从看守所(看守所的一切事务实际上也是已判刑留所的犯人在管理,警察只负责开关门而已)送到监狱,据说是卖到监狱里的,监狱每个人要付给看守所一定的金钱,进入入监队,入监队有专门的犯人负责走军训,背诵司法部《服刑人员38条行为规范》,强制洗脑,灌输如何喊报告这些行为,还要学会唱专门的改造歌曲,讴歌党的恩情,据说许多劳教所每次吃饭前都必须唱歌,否则不让吃饭,达到这个变态的要求了,在中共监狱里入监队始终是最黑暗的,利用一个人突然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中的心理,暴力强化洗脑,不听话,军训员等职能犯直接就一拥而上。

一般在入监队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就下队,从事生产了,挣分减刑,当然这个劳动过程也是充满了血与泪,德阳监狱犯人口头禅就是不出血(指给警察贿赂)就出汗(指累死累活的干活)监狱和生产厂方签合同,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计件的,就是每个月完成多少厂家就给多少钱;另外一种是包月的,把这个监区的犯人承包出去,平均每个犯人每个月厂家付给一定费用,当然要给厂家完成一定数额的任务。德阳监狱平均每个人产值在500元左右,廉价劳动力吗,但是监狱只给犯人每个月7元钱。其余部份全部被共产党吃掉。

德阳监狱主要以服装生产为主,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空气中吸入大量的粉尘,导致肺结核病人每年大量出现,而且生产的产品大都销往国外,明显违反国际人权法,完不成生产任务晚上回来军训,冬天没有任何保暖措施,手冻得长冻疮也要继续生产,夏天比如三监区,八监区,四监区生产车间温度高达40多度,一样干活,因为目前监狱最大任务是防止逃跑,如果逃跑一个犯人,监狱长就地免职,所以德阳监狱晚上一般情况不加班生产,但是劳动强度非常大,很多犯人一上午,一下午都不敢上厕所,不敢喝水,拼了命的打机子,也完不成生产任务,完不成生产任务晚上还要回去走军训。

此外还有三课学习,我被关在监狱这么多年了,到现在还弄不明白是哪三课学习,好象是政治,技术,文化这三样学习,也就是收工回来警察照本宣科念念教材,犯人抄个笔记,就是完成了三课学习,每年政治考试一次,也就是互相抄袭一下而已,一点作用没有,就是在强化党文化洗脑,灌输党给予一切的奴化思想,完全是在那里白白浪费时间,但是监狱法就是这么规定的,最喜剧的达州监狱,现在司法部推行五加一加一模式,就是说每个周出奴工5天,学习一天,休息一天,但是省监狱管理局又要考核每个监狱的教育三课学习,还有考核生产任务完成量,没有完成任务就要扣监狱分,没有完成三课学习也要扣监狱的分,扣监狱一分就相当于警察工资3万元,于是达州监狱干脆把星期天牺牲了,用来学习。

每天的饭菜,吃的基本上水煮菜,很多时候菜里面丢上专门熬猪油的油脂,就算放上油了,一闻就是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一个周按规定有三次吃肉的机会,每个月监狱生活科公布犯人平均伙食费用高达200多元,所有的犯人都在骂最多一半,剩下的那一半都被狗吃了。最简单的是,犯人吃的菜和肉明明是大量批发进来,可是公布费用的时候全部按照市场价计算,根本不按照批发价计算。监狱还会搞宣传,天天在接见室外面贴上每个周的菜谱什么鱼香茄子,青椒土豆丝,白油冬瓜,糖醋莲花白等等,弄的接见回来犯人都破口大骂共产党,家里面人说:你们天天向家里要钱,结果你们吃的比家里面还好。接见的时候犯人又不能说明白里面的真实伙食,接见室又录音监听,有一次八监区一个犯人接见的时候艺术地说,这里面的菜象甘蔗一样(意思菜老的嚼不动了),回来就被扣分,原因是污蔑监狱伙食不好。

生活上仅仅凭借共产党的饭菜只能使人面黄肌瘦,又不允许家里送东西进来,所以犯人不得不向家里要钱,去监狱设立的垄断性质的超市购物,超市物品又充份体现了监狱的暴利性质,不但价格高得离谱,而且里面假货层出不穷,每个月限额最多600元,基本上买不了多少东西。就是这样也成了共产党整人的一种手段,叫做分级处遇:一级严管每个月只允许消费20元,总得买点生活用品,卫生纸,牙膏,洗衣粉等等,二级严管每个月只允许消费50元,普管200元,二级宽管500元,一级宽管600元,想多买点东西还得表现好,从方方面面的整人,不听党的话就是严管的对象,有钱也不让你花。

在监狱里看病也得不到保障,监狱卫生所很多犯人医生属于在外面行假医医疗死了人,在监狱里却成了医生了,一些黑社会的关系户,在外面拿砍刀,在里面拿手术刀,运气好点的经济犯花点钱,走个后门也能当个医生,五花八门的“医生”,可想而知医疗效果了。2010年十监区犯人黄勇奎,因为身体有病,监狱不管,所以爬到监狱警察值班的二楼,当时扬言如果不给他看病,他就要跳楼自杀,被迫无奈监狱长表了态,然后把他关了禁闭,还是给他看病了,犯人都不得不以死相逼来看病。司法部规定每个犯人每个月人均享有8元钱的医疗经费,多出来的监狱自己想办法解决,怎么解决?给监狱干奴工又没有医疗保险,天知道怎么解决!

最无耻的是中共还一再强迫犯人感恩,是党给了犯人新生,天天收出工都必须唱专门的改造歌曲,谢谢邪党的恩情,唱的声音小了,必须重新唱,直到声音洪亮让警察满意为止,明明是犯人从事奴工,养活了警察,而这些警察却是恬不知耻地天天宣扬,是警察给予了犯人一切,纯粹的黑白颠倒。

在这种高强度的劳动和恶劣的生活下,每个人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去减刑,争取早日回家。监狱还有记功和表扬的制度,所以犯人就在这上面动歪脑筋,想办法去检举别人,心理变态者更希望有人自杀,他去抢救,可以获得记功等等,不一而足。

表面上这几年监狱管理局搞些阳光活动,什么亲情帮教,欢迎社会人员帮教等等,参观者只能看到整齐的军训,嘹亮的歌声,干净明亮的监舍,那只是共产党的宣传,共产党绝对不敢把入监队的怎么体罚人,折磨人的录像公布出来。都是告诉每个犯人,明天要来检查了,把内务卫生收拾好,囚服穿好,歌唱好,表面文章做好,谁如果不听话,立即关到禁闭室去,所以不会有任何人看到监狱真实的一面,只有表面的光鲜!

因为德阳监狱是重刑犯监狱(主要关押无期,死缓等犯人),据说德阳监狱相比其他监狱劳动量,管理制度上还要宽松些,因为要考虑照顾重刑犯人刑期长不好管理的情绪,我曾经在看守所遇到一个吸毒的人员,因为屡次吸毒被判劳教,当警察告诉他劳教3年的时候,他立即主动交待了他一部份贩毒的事实,判刑三年,把他高兴坏了,他说劳教所更不是人呆的地方,他宁可判刑也不愿意劳教,可见中共的监狱劳教所,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四、监狱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一个政治性任务,我查阅过《中国监狱》这个监狱内部刊物,看到每年司法部常务副部长下达给各省司法厅的硬性指标是必须达到70%以上的转化率,各省司法厅再下达给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

现任监狱长刘远航实行的迫害模式分三步,首先在入监队二监区对法轮功学员折磨迫害强迫喊报告,背规范,方式在没有监控器的一楼教室里由恶人刘绍宇,赵伟等入监队的专职打手负责。

其次下队之后再由每个监区的专职610恶警指示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方式是在没有监控器的电视房专门有不出工的恶人打手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各个监区的恶人打手每个人每月可以拿7分以上(德阳监狱犯人减刑按分计算,一般犯人出工一个月也就是挣3,4分,7分在监区内都可以排名前20名以内,而且不用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属于监狱中“安胎活路”(四川方言就是可以边休息边玩的安逸工种)彻底把犯人变成野兽,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并且从2007年,2008年,2009年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给予大规模记功(20分多减刑4个月)和记表扬(10分,多减刑两个月)的手法,三年时间发放数百个功和表扬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打手;给予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610恶警多发奖金和外出旅游等等好处,刺激恶警和犯人一起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导致德阳监狱迫害大面积发生。

天天宣扬的春风化雨的转化工作,本质上全是令人发指的暴力行为,不准睡觉,用封口胶把法轮功学员口封住,不让发出任何声音的毒打。而且这些犯人口口声声讲:这就是我们的改造任务,你们不要妨碍我们改造,谁挡我们的改造道路,我们就不客气,只有中共邪党才会把残害善良当作改造任务!这就成了一个荒谬而真实的事实,这些社会渣滓在外面打人,致伤,致残,致死而被关进监狱,在监狱里跟着共产党这个真正的黑社会大哥把无辜善良的人打伤,打残,打死,就成了改造任务,就成了获得减刑记功的资本,而且不用承担任何法律刑事责任,就是劳改积极分子!这就是跟着黑社会大哥共产党杀人放火都可以逍遥法外,看来在黑社会混也得跟对人!共产党就是便纠集一批混混,黑社会分子去“攻坚”,以恶治善,流氓统治。一时成败在于力,千古成败在于理,这些亵渎人类良知的令人发指的恶行也必定在不久的将来得到彻底的清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地是什么“转化”,要知道中国法律上根本就没有思想犯罪的问题,对任何信仰的强制转化本身就违法越宪在先,这种非法的目地就决定了迫害的非法性和手段的残忍性。所以监狱610恶警和它的打手们才是真正的犯罪分子!

最后再派黑社会打手之类的两个恶人充当所谓的信息员每个月加分0.3分,24小时寸步不离夹控法轮功学员。阻止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看经文等等,从事奴工劳动。

五、简述监狱警察各个组织机构和各种贪腐行为

再简单的介绍一下监狱的各种机构,首先是监狱长兼党组书记刘远航,然后是政委陈建川,副监狱长若干名,下设狱政科,教育课,宣教科,生活科,供销科,刑罚执行科等10多个科室。然后是9个监区,每个监区都设有正副监区长,正副教官,一般来说监区长是监区的一把手,领导一切,副监区长负责管理犯人生产,教官负责警察和犯人的思想工作,副教官主要负责犯人思想改造。一般警察分为三种,一种是内勤,就是在监区专门值班的,另一种是负责管理生产的分队长,还有就是管教室,管教室又分狱政,狱侦,教育,610,生活,生产(又叫调度)管教,这些管教负责相关方面的犯人改造,这是从警察分工管理角度上简单的讲。

腐败在监狱这个中共封闭系统中,更是概莫能外,那么是通过什么形式和途径呢?哪些警察可以有这些权力呢?真是各尽其力,首先警察手中的权力必须得有人事任免权,也就是这个警察可以安排犯人当值星员,组长或者其他轻松工种(比如统计员,会计之类的)的权力,所以警察内部也要进行一番斗争,掌握犯人的人事任免权力,一般情况是一把手监区长和其他警察联合干的,监区长一般不出面,由某个警察出面,监区长负责收钱就行了,比如三监区的监区长甘天林和管生产的副监区长徐元是搭档,以前四监区的副教官普东和监区长戎锋也是合伙吃钱的搭档,而且是明码实价,赤裸裸的交易,行价就是3000元一个。一般一个警察一年正常收入不过4-6万元左右,而通过给犯人安排职务就可以收入7-8万,甚至更多,以德阳监狱2008年的丑闻,犯人刘德全和万林负责,给二监区警察牵线搭桥,警察在外面开了一个账号,通过刘德全,万林把手机给其他犯人打电话,告诉家人或者外面的黑社会兄弟拿钱行贿,安排好的职务,公然在监狱里买卖犯人职务,据说最后核实该账号流动的钱数以万计,之后找了个改行当律师的警察判刑1年半,该警察一直都在上诉,所有知情的犯人都说,那个警察只不过是吃了点渣渣钱,因为是用他的身份证开的账号,所以抓他判了,真正的大头钱全部被其他当官的警察分了。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餐厅问题,2006年刘远航调任德阳监狱长,他开大会的时候表示已经向省监狱管理局要了1500多万用于修建餐厅,保证犯人两年之后在餐厅就餐,结果两年之后餐厅修好了,只用过一次,搞亲情帮教的时候让极少数犯人和亲人一起用餐,之后再也没有用过,据说是设计容量小了,真不知道这些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题,1500多万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用了?之后警察直接讲地面就是你们的餐桌,结果是所有的犯人都把碗放在地上分菜,吃饭等等。

顺便说一下10监区(后来改为9监区)名义上是安排老弱病残犯的监区,实际上成了钱权交易的监区,哪个科室,监狱领导的关系来了,给安排在这个病犯监区,比如李明峰,朱勇,屈二娃等等,好胳膊好腿的,天天在老弱病残监区耍起,真正的老弱病残还得在各个监区参加生产劳动,经常看到德阳监狱出工的时候,一些腿脚残疾的依然在后面缓慢出工,七八十岁的老人依旧干活,所以十监区反而成了有钱犯人的度假监区了,这种病犯监区在各个监狱大都如此,是一种隐身的交钱享受安逸的监区。

最典型的德阳监狱最大黑社会头子叶雏云(黑社会人称叶三哥)的事情全部是刘远航亲自罩着,典型的吃好(想吃什么警察亲自给买),玩好(想干什么都可以),减刑好(天天玩,每次减刑都是1年11个月)。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犯人和警察去多管闲事,叶三哥的后台是监狱长呀,谁不想在德阳监狱混了吗?监狱长都如此了,别指望警察好到哪里去,有次维修工犯人拿个小的铁棍,告诉我这是监狱供销科采购的,每个60元,我说这是什么东西,德国精工吗?他说就是个破铁棍,小配件,在外面最多三五元钱,你不知道德阳监狱供销科的采购原则吗?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盖个厕所报账几十万,什么都是最贵的。2006年为了防止犯人使用手机,安装屏蔽器,警察私下议论花费600多万,只是在监区楼顶安装了几圈铁丝,就完事了,过后犯人依旧私下里打手机都能畅通无阻的打电话,这个超级豆腐渣工程是不是用来捞钱的呢?

一些无权力的小警察就帮忙犯人买东西,带东西进来,也就是买点吃的好烟好酒之类的,带点穿的衣物,每年捞个几千元或者上万的跑腿费,他们都愤愤不平,背后也都发牢骚:从省监狱管理局的局长都带头吃钱,还要求我们廉政,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监狱上级也要来检查,那也是骗人的,每个监狱都有监控器,监控录像全部和省监狱管理局联网,如果省局真想来检查的话,只需要看监控器抽查就可以了,所以对共产党稍微有一点了解的就是这种检查评比达标活动就是骗吃骗喝的活动,以2009年四川省监狱管理局标准化验收检查为例,走了一圈,事后监狱长刘远航给检查组的每个成员送3000元钱,领导5000,四川省总计40个监狱,这一圈下来又得发多少财呢?为了应付这个检查,宣教科长曾贵福开会说花了50万购买各种标识物品,实际上每个监区只是挂了几个塑料指示牌子,就花了50万,使人不得不联想到中国高速公路换几百个标志牌子花费2个亿的问题,从上到下,整个中共全部烂透了。

顺便几句点题外话,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提出的宽严相济的司法政策更是照顾了贪官了,司法部依照这个政策要求加大假释力度(就是实际刑期过半,就可以假释回家,但是有一点《监狱法》又规定原判10年以上的暴力犯罪分子不允许假释),而共产党的贪官都符合假释的这些标准,不是暴力犯罪,所以又为贪官们多留了后路,表面上判刑10年,实际上5年就回家了,或者想办法花点钱买个保外就医,回家更早。介绍一下,中国贪官入狱后都享有行政级别的,省部级大贪入住秦城监狱(现在搬到燕城监狱),各个省还在各省建设了具有县团级资格贪官专门入住的监狱,比如四川省的金堂监狱,安徽省的巢湖监狱等等,能够有相应行政级进入这些监狱的大小贪官们,不用从事体力劳动,美其名曰以学习为主,教育改造。曾经四川当地媒体报道称:“贪官服刑犹如度假,究竟是谁的耻辱?”

中共各级政府部门都在权力寻租,监狱警察对犯人索贿受贿、徇私舞弊减刑、假释、保外就医,这对于监狱警察来说也成了天经地义的了也形成了环监狱产业链。随意举几个报纸上的例子,1999年,广西自治区罗城监狱副监狱长胡耀光等数十名警察、河池中级法院刑二庭庭长韦哲文等人集体受贿,在办理罪犯减刑、假释、保外就医中进行“一条龙服务”,共有60余名服刑犯人获违法减刑、假释或保外就医,此案涉及犯罪金额达300万元,闹出了“有钱钱服刑,没钱人服刑”的惊天大案,随后涉案人员全部被判刑2005年10月,山西临汾监狱政委王勇民收受巨额贿赂,为根本没病的10余名罪犯办理保外就医,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2006年5月,宁夏监狱管理局副局长熊斌等人收受贿赂,违规为大毒枭周彦吉办理请假外出就医,导致周犯脱逃又实施了特大贩毒案件,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2006年8月18日上午,上海提篮桥监狱党委书记于旭光和监狱长刘金宝宣布,二监区教导员(副处级)俞金宝因“严重违反党纪,严重违反党的工作纪律,被有关部门双规”。而俞金宝曾是周正毅服刑期间“一对一帮教”的管教干部。

以上就是德阳监狱的真实改造情况,在监狱里交叉感染,这些犯人关在一起,基本上谈论的话题就是黄赌毒之类的,相互介绍经验,传播犯罪伎俩,比如从监狱里出来之后又重新去贩毒的,公安局肯定要到监狱来调查他在监狱里和哪些毒贩子交好,在监狱里怎么会把人改造好呢?我曾经问过某个监区领导,我问他:这里的犯人出去之后绝大多数都要重新犯罪,你们怎么说把他们改造好了?警察的回答让我诧异,他们没有在这里杀人放火就是改造好了的表现。我也曾经问过恶警,既然你们宣称把犯人改造好了,改造好的表现是出去之后不再违法犯罪,那么法院开减刑听证会的时候,你们弄台测谎仪问问这些犯人以后出去会不会再犯罪,仪器显示没有撒谎就可以减刑,撒谎了就不能减刑,何乐而不为呢?警察无言以对。中共的监狱怎么能把人改造好?在监狱服刑多年,所有的血汗被共产党吞噬,比如在西方监狱服刑劳动监狱是要给犯人工资的,而中共的监狱只是给犯人减点刑,犯人就不得不感恩戴德,基本上所有的犯人在这里面呆着心理更扭曲,更仇恨政府,面对强大的中共专政工具无可奈何,只能仇视社会,找弱势群体发泄,所以犯人从里面出去之后重新犯罪率直线上升,犯罪手段变得更坏更隐蔽狡猾!君不见每个地方发生什么刑事案件,当地公安首先摸排的对象就是刑满释放的“两劳人员”,君不见报纸电台公布的许多黑社会团伙的组成人员均为刑满释放的“两劳人员”中共不得不承认重新犯罪率居高不下,但是又不能承认中共恶党把人改造的更坏了这个事实,所以这两年的表面上的改造口号改为“把服刑人员的出监后的改好率作为首要标准”实际上又有个法律悖论,出监之后是社会公民了,监狱根本管不到了!提出这个口号永远只是个口号,忽悠人的!

这就是中共监狱下的原生态,利用减刑为诱饵,设立一部份特殊岗位,享有特殊权力的犯人在管理着犯人,警察最多起个裁判作用,比如两个人打架了,警察调出监控录像看一下谁是谁非,处理这些这些事情。哪怕惩罚犯人的时候,学习组有专门的犯人负责军训,禁闭室有专门的犯人负责看管,严管队有专门的犯人负责严管,一切的一切都是犯人在管理。尽管各个监狱,劳教所管理模式上有松有紧,本质上都是一样的,要知道职能犯这些社会渣滓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共产党这个虎狼之国什么反人性的制度行不出来!根本上都是警察依靠犯人在管理监狱,这就是他们在一起形成了警匪一家亲,流氓统治监狱的真实写照。

结语

这就是中共监狱无耻的两面派:一方面宣传监狱是特殊的学校,宣扬以服刑人员改好率作为首要标准,一方面是“被改造好”的犯人继续回归社会大量的重新犯罪!犯人中都流传着“要想富,走老路”!一方面是以教育改造人为主,一方面是奴隶般的血汗工厂;一方面是监狱警察自诩如何春风化雨的教育,关心犯人,一方面是地地道道的犯人流氓在管理着监狱。这就是古今中外最邪恶的监狱管理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