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警对肇事者说:你们今天遇到真正的好人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自修炼以来,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变:身体从体弱多病到无病一身轻;精神从多愁善感、易生气等诸多坏毛病到意志坚定、善解人意。尽管邪党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残酷打压,我和众多的大法弟子一样,决不向邪恶低头,坚定走在修炼的路上。

以下是我十多年来修炼中的一个插曲,以见伟大的师尊洪恩之一、二。当时儿子说:“真神了!谢谢大法师父!”医生都说:“神奇!神奇!”交警说:“遇上真正的好人了!”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下午五点左右,我办完事回家,过马路时,我和另外几个行人走在斑马线上。只见右边(北头)方向来了几辆小汽车,于是,我们停在斑马线上让车先过,没想到……朦胧中,我听到有人讲:送某某医院。我无力的说:“我不去医院,我想睡觉。”随即,我眼睛微微睁开,发现自己竟坐在人行道靠墙的一把椅子上,边上有人扶着,周围围了许多人。我从围着的人头缝隙间,看到一辆医院的救护车停在马路边。这时,一位交警急切的问我家里的电话号码,我告诉了他。

当我手不经意的理一下头发时,发现我左边头上鼓起一个我整个手掌都包不下的、象刚出笼的馒头一样的大包。我意识到出事了。此刻,师父的法打進了我脑子里:“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芝加哥市法会讲法》),修炼人遇到的事情,都不会是偶然的。今天的事,就是让我证实法的。我坚定着这一念,其它什么都没想,心里很踏实。不一会,我恶心吐了。这时,我老伴和儿子(他们都没有修炼)赶来了。我拿着儿子的手往我左边头上放了一下,儿子“呀”了一声。当我知道肇事者(一个十六、七岁骑自行车的中学生)和他父亲早已站在一旁时,我当着众人,对他俩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孩子不是有意要撞我,不要过于责怪孩子。”

很快,儿子把我抱上了救护车,我昏昏沉沉的被拉進了医院。到医院后,我又呕吐,吐的我气都接不上来,医生当时要進行“抢救”。我坚持不打针、不吃药。他们就给我做“CT”和其它检查。“CT”结果出来后,我老伴问医生是不是严重的脑震荡,医生说:“比严重的脑震荡严重多了,轻则半身瘫痪;重则成植物人。”当时,真把大伙急坏了。

晚上,同修来了,给我送来了随身听和《普度》、《济世》音乐带。我戴上耳塞,聆听着《普度》、《济世》,度过了难熬的一夜。天亮了,儿子打水给我洗漱。洗脸时,我发现左边头上的大包消失了,我情不自禁的抓住儿子的手往左边头上一放,嘴里同时喊出了:“谢谢师父!”儿子惊讶的说:“包没有了,真神!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医生给我做了第二次“CT”检查。第三天的上午查房时,医院脑外科主任医师、主治医师、还有其他医师、护师长、护士等都来了,从他们轻松的表情,我知道“CT”的结果:出乎他们意料的好。主任医生问我:“老太太,怎么样?”我说:“很好!可以出院了。”主任医生做了个鬼脸,大家都笑了。

隔了一天,医生又给我做了第三次“CT”。第五天上午查房时,同样来了好几个医生、护士,我说:“CT”结果很好,其它检查都正常,我该出院了。主治医生笑着问我:“老太太,你是信佛的?”我说:“我是修佛的,是炼法轮功的。我的恢复是不是很神奇啊?”在场的医生都不可思议的说:“神奇!神奇!”

第六天,医生开出了出院通知,我出院了。出院后,交警事故大队通知办理处理事宜。他们认定事故的责任全在对方,也就是对方应承担全部责任,要负全责。但我们自始至终没有向对方提出任何精神上、经济上、物质上的诉求(这一点連周围病友及其家属都称赞)。对方只是在交警的要求下给医院交付了三千元的住院费,交警很感动,向对方说:“你们今天遇到真正的好人了!否则,你们花一、二万也难脱干系。”对方也连声说“谢谢!谢谢!”

以上只是我十多年来修炼中的一个小故事。在我周围的同修中,在多年的证实法中,每个人都有很多神奇的事,这些事既是大法的威德体现,也在不断的激励着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我们唯有不断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才是我们的来世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