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自述:在中共制造的恐惧中长大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九零后的大学生,是在中共制造的恐惧中长大的。因时刻担心父母的安危,我和同龄人比较,似乎多了几分忧虑和愁苦。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及噩梦般的经历,至今记忆犹新,如影随形。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接触法轮功的,那个时候只有六岁的我也不懂的什么是修炼。每天早上父母都会起大早到花坛附近跟许多人一起炼功,几年里风雨无阻,炼功场上一片祥和。后来自己也开始炼功,一盘腿就是一个小时。但大家还是很喜欢炼,这让我十分好奇。妈妈说她学了大法以后,常年的头痛和许多疾病都好了,摆脱病痛的折磨,过上了另一种人生,说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也不为过。而我也从以前经常的打针吃药到现在连药是什么味都忘记了,至今已经十六年了。学了大法以后我分清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并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努力做好,每天都很快乐。

可是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这个为社会造福、整体提高人民素质的修炼团体进行了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为了向政府讲清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到底是什么踏上了进京上访的征途。

我的父母也是其中的一员,那一年我才九岁。那时听说去北京上访的,都被遣送到大西北的一个监狱。爸爸和两名法轮功学员先去了火车站。妈妈看着流泪的我也泪如雨下,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听奶奶的话,等她回来。说我已经是家里的小男子汉了,不要哭,男儿有泪不轻弹。还说现在大法蒙冤,师父被诬陷,爸爸妈妈亲身受益不能坐视不管。当时铺天盖地的邪恶气氛让懵懵懂懂的我感觉到父母这一去不知是否会回来,我很害怕,好象天塌下来一样,哭着对妈妈说:“炼功人说话算数,你们一定要回来呀, 我不哭,也许你们回来时我已经长高了,长胖了……”妈妈搂着我已泣不成声了。

妈妈和爸爸进京上访去了。后来遭到了非法关押,恶警无端的没收了他们身上的财物,并且不止一次的敲诈我们家,因为上访,父母被各自的单位无理的开除了。不仅如此,包片警察、居委会主任、妈妈单位领导还经常去我家骚扰。从那以后一到敏感日更是家无宁日。我家成了重点监控对象。再后来养成了楼道有走路声、敲门声,我们在家都不敢大声说话,最后连电视和电灯都得关闭,造成了精神高度紧张。年幼的我不敢把朋友领到家里来玩,因为恶警四处在找我们。无论家搬到哪或住在亲戚家里,每天放学的路上我都要看看有没有人跟着,确定身后没人才迅速跑进家门。

记得有一次十多个恶警非法闯入我家,当时妈妈把真相资料藏了起来,他们没翻着,就绑架了我爸爸和刚去我家的两名法轮功学员。他们还无耻到要把年仅十岁的我带到警察局,并强迫妈妈跟他们走,遭到妈妈坚决抵制。我大哭,双手紧紧的搂住妈妈的腰不松开,恶警见状决定把妈妈留下陪我,说先把那几个人带走再说。那一夜我是哭着睡着的。半夜起来家里空无一人。原来妈妈趁我熟睡之时,把所有真相资料都转移并藏好了。这时恶警在我睡着后又一次闯入了我家,还要将妈妈带走,被妈妈严词拒绝并正告他们:“孩子被你们的行为吓到了,有什么后果你们要负全部责任。”他们请示了一下他们的上级,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你们许多人看到、听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消息,可能觉得不太可信,可我是亲身经历过的。共产党包括其下面参与迫害的人根本没有人性。爸爸和其他同修被非法关押了近一个月,然后他们又敲诈了我们家一笔才把人放出来。听爸爸说在看守所被关押的时候,刑事犯被恶警利用折磨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睡着就用针扎脚趾,用冷水往他们身上浇等来取乐。然而爸爸一点也不怨恨折磨他的人却说他们很可怜。

二零零一年七月市公安局怀疑我家是资料点,局长带着市六一零的头子和警察到我家砸门,爸爸妈妈就是不开门,当晚他们在我家楼下蹲坑,企图抓我父母。第二天清晨妈妈打电话让奶奶来接我上学,妈妈把大法书放在我书包里并说保护好大法书最重要,当时我背着书包下楼时腿都哆嗦了,现在想起来还不寒而栗。我上学后警察用锤子砸坏了我家防盗门,仍没得逞,爸爸妈妈安全的离开了家,从此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要说我唯一值得炫耀的就是住过十多座房子。不断的搬家。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我上初中的时候,家里只剩下不到一千元钱,这是家里所有的积蓄了,还要供我上学。幸好有姨妈及同修的帮助,我们才走了过来。那个时候只能看着别的小孩吃他们喜欢吃的,我的童年对零食也没什么概念,本来条件很好,比较富裕的家,被中共迫害的连饭都快吃不上了。

二零零六年爸爸为了我们一家的生活,为了不再被恶警骚扰,背井离乡去外地打工了。二零零八年妈妈被绑架送进了劳教所。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一直就胆小的我孤独和恐惧不断的向我袭来。我知道自己要坚强,不能在迫害中倒下,必须学会生活自理,不让爸妈担心。很多个夜晚我都在想,我们做错了什么。不就说了实话吗?坚持真正的信仰吗?公民没有信仰自由的权利吗?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要遭受迫害呢?多少个节日都没有父母的陪伴,中秋节自己一个人拿着月饼,仰望星空,看着月亮,想念着身在异乡的爸爸和身陷囹圄的妈妈……

我的情况还只是个缩影,此时此刻又有多少家庭不能团聚呢?许多法轮功学员家的孩子,父母都被劳教,只能自己养活自己,很小就不能读书了。还有父母被迫害致死的。小的时候我的志愿是当一名警察,可现在警匪勾结,他们不分善恶黑白乱抓好人,有钱什么都好说。中共的恶行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了。

有人说你在家偷偷的炼不跟别人说就行了。可我们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在法轮功遭受诬陷和诽谤的时候站在旁边装聋作哑,看着坏人迫害好人,那我们还是人吗?有什么脸面去见师父?

善良的人们啊,请擦亮你们的眼睛,好好的看一看法轮功是一个什么样的团体。为什么这么严重的迫害都改变不了人心,当您有一天看清时,那一定是十分震撼的。因为这是人值得用生命去维护的信仰。中共邪党无论它如何欺骗或用暴力压制,都无法改变我们的信仰,自古邪不胜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