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大法身心受益 遭迫害有家难回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孔庆东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现年五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孔庆东,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受尽折磨回到家后,曾屡次遭到迫害,十几年来为躲避恶警的骚扰和纠缠,已经搬了几次家。

孔庆东说:“一次次骚扰和迫害,给家人和亲戚尤其给我的女儿造成极大的恐惧和精神压力。孩子放学回家都要看看家里的灯亮不亮,亮着心里悬着的石头一下子落了地,楼里人走路声大一点,孩子都吓得够呛,觉也睡不好,怕我们再被迫害,孩子的学习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们被迫不断搬家,流落在外,租房住而且租金越来越贵,至今有家不能回。”

以下是孔庆东本人的自述:

我叫孔庆东,男,一九五七年一月四日出生。一九九八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经有十四个年头了。我得大法之初是源于我的母亲,因为我母亲患有严重的冠心病、心绞痛,在医院根本治不好,母亲每天都被病痛折磨着,很无奈。后来经介绍说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建议我母亲试试。就这样母亲于九七年秋天喜得大法,修炼前什么活都不能干,走几步路心痛得受不了,通过学法炼功病全好了,用手推车倒垃圾,挑脏水桶去二百米远的地方都没问题,什么活都能干了。

看见母亲的变化,我也开始修炼法轮功。记得那时我看了第一遍《转法轮》,就再也放不下了,因为大法不仅能使人祛病健身,道德回升,人心向善,还能返本归真。我从内心发愿,我要一修到底!在后来的一个月时间里,我妻子也走进了大法修炼。我们一起学法炼功,我妻子的肾结石(1.2厘米),没打针吃药全都好了,家庭变和睦了,婆媳关系也溶洽了,我烟也戒了,酒也不喝了。十四年来我们没吃过一片药,身体非常健康,比同龄人显得年轻。

可是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中共邪恶集团铺天盖地打压法轮功,诽谤师父,诬蔑大法。当时我和妻子商量,法轮功对国家,对民众都是有百利无一害的,我们应该为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因为我是下岗工人,我妻子没有单位,家中唯一的收入是靠我们在北方餐厅附近租的小店,店里卖肉卖菜,我俩决定把店关了,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为师父,为大法喊冤,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夫妻二人和一名法轮功学员来到天安门广场,我们三人边走边背《论语》直奔天安门走去,在距离天安门不远处我们三人背靠背喊“一二”打开写着“真、善、忍”的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随即警察象恶虎扑食一样,上来一帮,揪着头发,拳打脚踢,连拉带拽,把我们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

我被劫持到房山公安局,因不报姓名、住址,在那里他们非法迫害我,他们让我跪着,高举双手,我不配合,我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对国家对民众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他们撕破了伪善的面具说:“我们不愿意对你采取下下策”。我说:“我是为了证实大法好来的,我不能连累当地的办事处人员和包片警察,因我们是下岗的。”就这样那个科长突然大声对我喊:“你给我跪下”。我说:“我没有错,我不跪” 。于是他们四五个人一齐上,有用拳头打我头的,有打我脸的,他们把我按倒在地上,摁住我的胳膊,用木杠压着我的双腿,两个人在上面踩着,用尺条抽我的脸,并扇我的嘴巴子,他们让我开飞机,我坚决不从。那个女处长扬言说:“对付你招多了,上至七十岁下至六岁的,没有不报姓名的。”我的双腿被压成紫黑色,新买的皮鞋鞋底都踩下来了,即使这样他们并没有手软继续迫害我,我就往地上一坐,就是不配合他们,他们对我连压带打,这种痛苦真是生不如死。

我妻子被劫持到北京驻佳办事处,佳市友谊办事处勒索我家一千五百元钱,才把我妻子接回永红公安分局,问她还炼不炼功了,要炼就送看守所,不炼就放回家,我妻子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亲身受益怎么能不炼?之后就把她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一天(包括在驻京办事处的时间)。在这期间,永红公安分局去接我妻子的警察勒索我家人,给他交手机费一百元,分局勒索二千元,石秀文五百元,郭维山二百元,有的现在已记不清了,总共有五六千元钱。

从那以后派出所,办事处,居民委经常上家骚扰,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过,友谊路派出所刘殿龙多次让我把妻子的户口迁走。就连大年三十晚上刘殿龙都打电话骚扰,让人过不好年。二零零二年黄历六月十七那天友谊路派出所所长李成指挥,刘殿龙带人在居委会杨兰的帮助下,叫开我家门,象土匪一样抄家,并想绑架我妻子,她上班不在家,抄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炼功带,香炉和香,之后押着我去抓我妻子,我不配合他们,把他们带到站前我弟弟饭店,他们不让我下车见家人,我母亲来到车子旁,我急忙告诉她说:“友谊派出所正在找我媳妇,他们不让我说话……”就这样我妻子躲过了这一劫。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三日全市大搜捕,十来个警察象土匪一样,用万能钥匙把我家门撬开,抄我的家,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把我女儿攒的全新的五角、一元、二元、五元还有十元一共一百多元钱也给偷走了,真是贼不走空啊!然后把我们夫妻绑架到友谊路派出所,当天晚上就把我俩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我十五天,永红公安分局不知道是谁,勒索我家一千元,还有什么伙食费五百元,才把我放回来。我妻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十多天后,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六日,送往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四年的冬天,我在南岗邮局当锅炉工,被恶人举报到领导那里,管锅炉工的负责人跟领导说我现在没炼,结果邮局领导吴科长说:“如果你当着三至七人的面公开说与法轮大法决裂,就让你继续上班”。这么好的功法,能让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我决不能放弃,所以被迫失去工作,切断了我的经济来源,并给我的家庭生活造成很大影响。

二零零五年一月八日,新立派出所刘锋带一伙人又抄了我的家。抄走《转法轮》和师父讲法,把我妻子又绑架到新立派出所,当天晚上就送去看守所,在这期间,新立派出所勒索我家二千元,向阳公安分局李局长一千元,陈万友五百元,看守所大夫五百元,什么伙食费二百多元,共计六千元钱,才把我妻子放回家。

以上是我的遭受迫害的过程,这场迫害给我的家人造成的心灵创伤是无法弥补的,同时也给我家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这些是邪党无法补偿的,所以我奉劝那些与邪恶为伍的人,不要再迫害法轮功,迫害好人天理难容啊;善待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才能拥有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