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修心 走好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由朋友介绍得法的。当时拿到《转法轮》一书,回家一口气读完,越读越觉得太好了,都是我在其它书本中无法得到的知识和道理,世界观真的改变了。早晨出去,觉得周围的环境都变了,什么都那么亲切,神清气爽,看见地上的钱我都没有捡,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情。

几十年在社会中受邪党的教育毒害,我不知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浑浑噩噩,随波逐流,身心疲惫,只落下了一身病,又无钱治,就在走投无路的时刻得到了大法,我和丈夫商量,我们炼这个功法吧,丈夫也觉得很好,于是我们就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不长时间我们的病状就全消失了,身体越来越好,三九天也坚持在外边炼功。

当时学法不是太精進,对师父的法认识得太肤浅,法理也悟的不深,只是表面在学,以至于大法被迫害后走了弯路。尽管会上我没说大法不好,只说我就是因为身体有病,才炼这个功的,而且效果很好,我现在病都好了,再说政府之前也没说不让炼,现在不让炼。但是我心里知道大法好,并没有放下这个法,和丈夫在家里炼。政法委的头子老想将丈夫树成一个“转化”的典型,以便到大会上去诬蔑大法和师父。我说让我们当这种典型坚决不干,我们是大法受益者,人不能没有良心,我们不能说师父和大法不好。好在大法书我们没有全交出去,但还是交了一部份,现在想起那些书心都疼。修炼的环境没有了,和一些同修之间也失去联系。师父的经文讲法也看不到,渐渐的不能坚持了,有二年基本就停下来了,身体又开始回复到修炼以前的状况。

后来有同修不断的给我们辗转送来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就象是沙漠中的甘泉,黑暗中的明灯,从新鼓起我们修炼的勇气,当时就想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们,这是师父让同修找回我们,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从新修炼以后,觉的浪费的时间太多了,特别是由于自己的怕心,说了不该说的,写了不该写的,师父还能管我们吗?当我拿起《转法轮》就如刚得法一样,倍感亲切,如饥似渴。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上同修的文章,不断的学法炼功,提高了心性,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觉得对不起师父,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决心要把时间抢回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精進实修,以前说的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永不动摇。

讲真相救人

师父要求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大法弟子要走出去讲真相。刚开始我们不能做资料,资料都是从同修那取,而且那时我怕心很重,放在家里都害怕,就想马上发出去,发资料时腿都发抖。随着不断的学法、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发正念,逐渐怕心减小了。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有师父保护,什么问题都没有。贴不干胶,只要能贴的地方就去贴,电线杆上、楼道里,常人撕了我们就再贴,有的好长时间都没撕,常人看见明白真相就会得救的。

发真相资料也走过弯路。有一天晚上我和丈夫把我们住的整个一幢楼五个单元一户不拉的把资料贴在门上,早上起来发觉不对劲。有的人家起的晚,门上贴的资料没有了,我们自己家门上(目地是让别人不认为是我们贴的,是怕心)的也没了,好象都被什么人收去了。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这么多资料都是大法弟子的心血做成的,没有起到救人的作用,浪费大法的资源是我们的罪过。太急于做事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是一次深刻的教训,从此我们就改了方式。一个单元发两层,下次再发两层,别太集中,这样不显山不露水,常人能得到,邪恶看不见,更好的发挥救人的作用。

我们所在地区是一个企业单位小镇,人口不多,加上周边地区几个村屯,几年来基本上家家都发到了真相资料,有的不止二、三遍。有一次我把资料放進一家的大门里,一转身看见一条大黑狗就在我脚下趴着。因天黑没看见,那狗一动没动,好象怕吓着我。我当时就想,师父真的时刻都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啊,谢谢师父!每次回娘家,我都带上些资料。山区闭塞,他们只相信电视里邪党的宣传,我不把资料带去,他们就不知道真相,得不到大法的救度,那多可怜呢。那里有个小卖店,主人是个年轻人,当我把资料给他时他说在县里的家门上捡过看了,了解大法真相。我说那你就退了吧?他很痛快说:“行!”看来常人在等待机会,等着能有人来救他们。

为了减轻同修的负担,更好的救人,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两年前我家建立了资料点,同修帮我们买了打印机,做资料、刻光盘、打印真相币,做的质量越来越好。

当地同修很少,能发资料的同修不多,基本就是我和丈夫,做完了就去发,本地用不了那么多,就送给外地同修,每天除了上班外,回家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做资料和讲真相救人,时间很紧,但日子过的很充实。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我感到很荣耀。

学法修心性

师父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修炼以前我和婆婆积怨很深,表面看不出什么,但心里一直过不去,想起来就委屈、气恨。修大法以后,师父将我心中的怨恨一扫而光,我学会了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对谁都得好,善待、宽容他人。婆婆一生也很不容易,很可怜,所以性格上有点特别,虽然事情不是我的过错,但矛盾还是产生了。通过学法,我知道也许是我哪一世欠她的,我就该还,我给她干活侍候她,买吃的穿的,我没有一点怨言,心里非常坦然,我是大法弟子,我就应该对别人好,不仅对家人好,对谁都好。我自己都觉得奇怪,我怎么不恨她啦?不知不觉师父就把这个怨恨心给我去掉了,真的放下了。心里反而更轻松,一直到婆婆去世。临死前说她没和我处够,我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记住了。我相信她会有一个好的去处。如果没有“真、善、忍”师父的这大法,我做不到这样的。可能一辈子都生活在痛苦中。修大法真好,其实心里有恨的人是很痛苦的。

二零零九年有一段时间家里发生许多事:母亲查出胃癌;儿子丢了近一万元的财物;妹夫被人用刀扎伤,等等,亲人的痛苦和魔难同时降临,我真的是不知如何是好。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常人可能理解不了,你要执著这个东西,你根本修炼不了,所以佛教中没有这个内涵。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师父的法指导着我,我没有因此而影响修炼,同时找到自己最近一段时间修炼懈怠了,三件事虽然都在做但学法发困,发正念不入静,讲真相不敢面对面,怕心、私心、妒嫉心等,对师父和法不能做到坚信不疑。我通过学法知道这都是冲着我的心来的,就看我能不能放下这个情,能不能放下这个心,这个关能不能过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因缘,人各有命,有什么业力都得自己还,常人嘛就是这样。我母亲做了手术,医生说只能活半年,也不必化疗了,没啥意义。现在过去两年了,我母亲一片药没吃,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很好。从我母亲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其他亲属都非常支持我们修大法,并都做了“三退”。

以前我的鼻炎非常重,修炼后不知不觉好了,去年冬天突然好象又犯了,鼻音特重,谁听见都问我是不是感冒了?我说没有啊。很长时间不好,发正念清理也不好使。我向内找,找出很多人心。一段时间上课学生纪律非常不好,有的学生好象故意和我捣乱,突然就发脾气,胡搅蛮缠。我的心性就把握不住,也和学生发火生气,气急了还骂学生,这不是没有善心吗?没做到忍吗?怨恨心也起来了,完全就是一个常人,这哪是修炼人哪。师父说:“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转法轮》)师父的法就象是专门针对我讲的。师父还说;“我告诉大家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加拿大法会讲法》)何况他们是我的学生,对学生没有爱心,真是修的太差劲了。这些邪恶都看到了,就钻了空子。这本来是好事,是为我提高心性设的魔难,结果学法不精進,不但没有悟上去,还招来了迫害。对学生要有善心要耐心说服教育,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大法弟子不得做到真、善、忍吗?心性提高上来,魔难也就过去了,鼻子彻底好了,师父又帮我过了一关。

学好法,走好最后的路

我时刻牢记自己是大法弟子,按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虽然都在坚持做,但还是有许多不足,特别是学法犯困不入心在困扰着我,看了师父的讲法《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想想自己最近的状态,真是感到惭愧。学法不入心,学法只是在走形式。

因为法学的不好,所以总感觉越来越不如以前了,真的不進则退,法没学好就做不好正法的事情,真做了也不起作用,救不了人。我有时讲真相劝三退人家就是不退,不表态,很大原因就是我当时没在法上,而是用人心、人的思想在做事,没有法的力量和威德,所以要想救度众生就必须学好法,修好自己,真正在法中提高升华。我找到了自己根本原因,就是学法不入心,没真正对照法修自己,在最后的有限时间里,我一定要加紧学法,真正的主元神学法,一思一念在法上,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坚信大法,救度更多的人。走好修炼的路。

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也谢谢所有的同修们。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