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从师父讲法中,我们知道得法的不易,经过生生世世的轮回、吃苦、艰辛。今天有幸成为大法中的一员,我为历史上做出的正确选择而庆幸。然而我知道,历史上无论我们做过什么,都是为今天得法奠定的基础,而今天我们的选择更为关键。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也时时面临着选择,有时甚至是生死的抉择。

对恶首的起诉状递入检察院

二零零四年,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但是在正法到来之前要想使中国大陆的迫害停止,还是得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起主要作用。”我就想,怎样才能结束这场迫害呢?在世间总得有个形式吧?一次偶然间,看到最高检察院发出关于严厉惩治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罪的通告,我就想,可以利用法律惩治迫害元凶。

当时有的地区在网上起诉了江泽民,我想既然要告它,就堂堂正正,原告不登场,人家怎么会重视,我决定亲自到高检递交诉状。当我把这个想法和同修说了之后,有的支持,有的反对。她们说:“告状要逐级上访,从地方一级一级往上告,最后才能到高检,你不等到那早就把你扣下了。”当时我对法律一点不懂,不知道告状要这么麻烦。一次去同修家,看到她家书架上有几本法律方面的书,我就随手翻开一本,其中一句话映入我的眼帘:“对于重大案件和特殊案件,可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我意识到,这是师父鼓励我这件事可行。于是和支持我的同修说了此事,并请同修帮我写诉状。同修将网上其他地区的诉状下载下来,稍微做了一些修改,我又自己写了一份申诉书。

当我定下要做这件事的时候,考验也随之而来。一位同修对我说:“现在迫害手段非常残忍,有的警察把硫酸泼到人身上,活剥人皮。”听到这些,我不为所动,我知道历史上为了今天,我们吃了无数的苦,到关键时刻我不能放弃,不论将来面临什么,我都要去实践我的誓约。

当我准备好去北京的时候,我辞去了当时的工作,退掉租的房子。在我的意识中,我觉得我可能不会回来了。一位同修看到这些就跟我交流,她说:“你怎么象要不回来了似的,你这不是自己求迫害吗,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邪恶不配迫害,你要堂堂正正的去,也要堂堂正正的回。”同修的话顿时启悟了我,我明白了为什么很多同修放下了生死,还遭到迫害,除了历史上的原因,我想很大成度是我们自己认可了做什么就会被迫害。我转变了自己的观念,当时定下一念,我所做的,是师父要的,是正法的需要,谁挡谁死,当时真的感觉力可劈山。

后来这位同修与我一起去了北京,一是帮我发正念,再一个想及时把消息反馈给我们当地同修。到了北京之后,她却改变主意,不想留在外面配合我,非要和我一起去检察院。我想既然同修有这个愿望,我不能挡同修的路,于是我们一起去了高检。在检察院门口,我们跟看门的警察说我们要见检察长,他问我们什么事,我说我们是来告状的。他说:“没有预约,检察长不见任何人,要告状,你们去检察院信访办吧。”

我们打车来到信访办,看到外面站了很多人,都是打官司告状的。要接见得排号,有的排了半个多月还没排上。看到这种情况,同修说:“我们不能走常人形式,我们没那个时间等,我们还去检察院。”等我们返回高检,门卫告诉我们:下午开会不办公。没办法,我们只好回到旅店商量怎么办。同修说:“今天这么不顺,肯定是你有问题,明天我自己去,我肯定能把诉状递上去。”

当时一听,我心里很难受,心想:历史上我可能发愿要做这件事,为了实践这个誓约,我放下了一切,现在却不让我去。转念一想,我个人了不了愿都是小事,正法的需要才是大事,既然同修有这个把握,那我就配合同修。我告诉她:“明天你去吧,我给你发正念。”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同修来到一个屋子,我从一侧的角门進到里面,而同修来到门前却停住了。醒后,我隐约觉的同修不会去了。果然一大早,同修对我说,她感觉今天状态不太好。我说,那还是我去吧。就这样,我只身来到检察院。

当时门口站了一帮警察,还有警车,他们问我干什么,我说:“我们当地有三十多人被监狱迫害死了,我是来告状的,要见检察长。”他们叫我進警车里等,我想既然来了,还怕進警车吗,我坐到警车里,后面坐了几个警察。他们说:“现在这个功、那个功的多了。”他们好象已猜到我是炼法轮功的。后来一个年岁大点的警察,好象是个官走过来对我说:“没有预约,检察长不见任何人,你在这等也没有用。”当时我想,今天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就是滚钉板、断臂我也要把这份诉状递上去。我坚定的对他说:“你说吧,要什么条件我才能進去。”当时我感到他一震,没再说话。后来一位警官过来对我说:“你到信访办那边找姓何的警官,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安排人接待你,我们只能帮你这些了。”看他说的很诚恳,不象在骗我,我又回到信访办。那边已接到电话,当时一位女士接待了我。当她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要状告江泽民时,她放下手里的笔,问我是做什么职业的,炼功有什么好处。我一一做了回答。她说:“觉的好,就在家练呗,你起诉他?”下边的话她没有再说,从她无奈的表情,我明白她是告诉我,中国的法律是管不了他的。我想这事不是常人说了算的。我问她,能不能帮我把诉状交给检察长。她说:“这个我可以帮你转交。”就这样,我将起诉书、申请书一起交给她,并于当天安全返回。

当时有的同修认为这是一个奇迹,我知道这是大法创造的奇迹。我深深体悟到师父的两句话:“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的到!”(《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我又一次印证了大法的超常与无所不能。

建立资料点

二零零五年,我市一个大型资料点被破坏。当时我们都是从那取资料,一下失去来源,我原来所在郊区的同修找到我,(我离婚后,基本一直在市内居住)让我帮助组建资料点。当我帮同修筹备期间,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声音对我说:“这个点就靠你了。”当时我很纳闷,心想,资料点技术我一点不懂,怎么会靠我。当这个点组建起来之后,做资料一直找不到人手。当时懂电脑的男同修每天工作时间很长,只能靠晚上的时间上网、下载,资料就一直没人做。这样我也一直没想回我们当地。后来我干的工作无缘无故辞退了我。失去这份工作,市区的房子我无力承租,联想到那个梦,我意识到我该回我们当地了,做资料就是我的责任。

资料点成立的初期,条件很艰苦。我们租了一个简易的平房,又冷又潮,冬天屋里点一个火炉,加上机器使用的碳粉常常搞的我们鼻孔黢黑,一身灰尘。由于资金紧张,進耗材我们也舍不得打车,都是靠人力一点一点往回背。每次真相资料下来后,我都自己先看一遍,挑选好的内容搭配起来,如有的小册子侧重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方面,我就配上迫害、三退方面的单篇,这样尽量使一份资料达到完整,使世人能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每次资料做出来后,我们就一个村屯一个村屯的去散发。前几年同修发资料没有计划,想去哪去哪。后来我发现这种状态容易造成重复或遗漏,我就和周边地区同修联系上,划出区域,他们负责到哪,我们和他们接上,这样不至于有空白区。我们当地负责的村屯大约有五十来个,包括几个大的乡镇。我和同修们商量,根据每片同修的数量、状态,分给他们适当的村屯,每片同修承包一个范围,这样做起来,既弥补了以前的不足,也提高了效率。

二零零六年,与我配合的男同修回老家发资料被当地恶徒绑架,关入监狱,于是我承担了资料点的全部工作,选购耗材、上网、下载、打印、刻碟, 有时忙不过来,就找同修帮忙。由于当地资料需求量大,我们又先后组建了几个小型资料点。

做资料需要大量时间,开始我找了一份每天四、五个小时的工作,后来又换成做家政,每周二、三是工作日,其余时间都能自由支配,当然工资都不高,每月几百元钱。由于后期资料点的房子大都是同修提供的,我想只要能维持生活就行。当时有的亲属想介绍我去做保姆,每月一千五百元钱,又解决了吃住问题,我都以不习惯住别人家为由推掉了。我知道那样我将无法承担资料点的工作。

生命溶于法中

二零一一年真相年历出来后,我看到同修制作的非常好,图文并茂,直观的效果对讲真相非常有利。我想年历家家都得用,如果把我们的年历发给常人,一摆一年,家人、甚至来往的亲朋都能看到,这救度众生效果该多好。我就和同修商量,大量制作年历在我们当地散发,同修都赞同,于是我们着手准备。在这些年修炼中,我发现当我们做事符合法时,正法中我们需要什么条件,师父就给我们创造什么条件。当时我的资料点在四楼,如果大量搬运耗材很不方便,而且做年历打孔、装订声音很大,牵扯安全问题,我们就想临时找个合适的场地。当时一位同修姐姐的房子要出租,而且是一楼,同修跟她商量借用一个月,同修的姐姐很快答应了。

原来我打算把纸发给各个资料点打印,然后收上来统一装订。可是几天下来,几个点的机器纷纷出毛病。当时有两个点刚刚成立不久,同修的技术还没有成熟。看到这种情况,我就把机器都收上来,由一名同修同时看几台机器,其他人可以做其他工序。有意思的是,这些机器到这后,所有的毛病都好了。其中一台4760打印机,在同修那总出毛病,同修说天目看这台机器是一个病恹恹的小男孩。可是到我们这里从始至终一点毛病都没出,而且速度是最快的。每天早晨同修打开这些机器,他们就象比赛一样。由于做年历有时间限制,我们正式开始做已经是十一月末,距年底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同修每天都干到很晚,机器打开就是一天。一次同修告诉我们,每天上午机器都很快,到下午速度就有点慢了,一天下午一台机器累的发出‘不打了,不打了’的声音,我们听到后也很心疼。于是每天中午都给机器休息一会儿。这些机器一直坚持到完,表现的都很超常。刚开始我们买的压孔机不吃厚,一本年历要分两次压孔。后来由于量大,压孔的速度跟不不上,同修建议再买一个吃厚的。当新机器买回来后,同修们都高兴的围着这台机器说这台好,结果原来的机器当时就不工作了。我们意识到是我们的人心促成的,于是向那台机器道歉,机器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现在我悟到,生命不在高低,只要他能溶于法中,生命就有了意义和价值。

在做年历过程中,师父几次将另外空间的景象展现出来鼓励我们,叫我们看到这件事情的殊胜。一次同修看到我们工作的时候,另外空间有很多小天使在看护着这个场,不时有邪恶的东西冒出来,小天使就用叉子把它们叉死。另外层层空间的众生都高兴的跟我们一起忙碌着。还有一次,同修梦见当她把年历放到常人院子里的时候,一束白光直通天顶,整个院子都亮了,放一家,亮一家。同修们听后,都备受鼓舞。

在制作年历过程中,也出现过干扰,一天晚上我梦见常人从窗外发现了我们做的东西,把警察领来了。第二天我一到那,同修就跟我说:这几天他们進出,邻居总从门镜偷着看。当时怕同修心态不稳,我没有提我做的梦,只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该注意的安全,我们一定注意,但是我们能力做不到的,请师父为我们做主,决不允许邪恶干扰破坏我们救人的大事。”在师父的呵护下,什么事都没有,一直平稳的干完这个项目。

在这次整体配合中,我们在一个月的时间制作并散发了一万多本年历。我感受到整体的力量,这是任何个人都达不到的。我明白了师父为什么强调让我们形成整体。一滴水,离开整体,很快就会干涸。只有融入大海,才会形成滔天巨浪。

回首走过的路,艰难而坎坷,但是我无怨无悔。虽然在人中我失去了一切,但是我拥有了最珍贵的大法,那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福。今生我为大法来在人世,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源于大法,我也将这一切都回归于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