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焦点:4.25—阻止迫害发生的最后一次机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


Get Flash to see this player.

Real录像直接下载分段下载
MPG-2录像(DVD)直接下载(792MB)分段下载
MPG-1录像(VCD)直接下载(187MB)分段下载
下载DVD封面和封套(2.5MB) || 下载VCD封面和封套(2.5MB)

主持人:1999年4月25日,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国家信访办集体上访,三个月之后的7月20日,中共全面镇压法轮功。镇压一开始,中共就以“四二五”上访事件大做文章,给人一个印象,认为“四二五”上访事件是导致镇压的直接原因。

嘉宾:其实恰恰相反,4.25万人上访,他是法轮功学员为了阻止这场全面迫害的发生,所做的完全自发的规模比较大的一次努力。中共的宣传刻意隐瞒,淡化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这次上访的动机是什么,法轮功学员最基本诉求是什么。

主持人:在4.25事件中,法轮功学员在对话中提出了三点要求:第一是释放两天前在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第二是给法轮功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第三是允许法轮功的书籍通过正常渠道公开出版。当时的总理朱镕基出面接待了法轮功学员,责成信访局负责人与学员代表座谈。

嘉宾:所以从这三点要求来看,你就可以看出那个时候法轮功学员在全国的修炼环境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干扰,所以镇压的序幕已经拉开了。

主持人:只是媒体并没有报道过这些骚扰,很多人也并不知道当时法轮功学员受打压的情况,所以很多人就困惑,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去中南海上访呢。

嘉宾:是,其实在4.25之前,那些报纸电视广播除了对法轮功诬蔑有攻击法轮功的报道之外,公安部当然不会对全国各地法轮功的骚扰进行大张旗鼓地宣传。

其实1996年《光明日报》就大幅刊登了对法轮功学员诬蔑的文章,随后,中宣部就禁止法轮功书籍公开出版发行。1996年后法轮功学员买的书其实都是盗版。

嘉宾:接下来1997年初,作为政法委书记的罗干,指示他控制的公安部在全国各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调查,他企图网罗罪名从而达到取缔法轮功的目的。1998年公安部有一个文件叫做《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全国各地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全方面调查,虽然各地调查的结果都是“尚未发现问题”,调查不了了之。但罗干主持的这两次“调查”确实在全国各地引起了严重的影响。

主持人:等于是给基层公安系统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

嘉宾:是啊,所以在很多地方新疆、黑龙江、河北、福建很多基层的公安驱散炼功群众,私闯民宅,没收法轮功学员的东西,这些都有发生。

1998年北京电视台有一个节目,叫《北京特快》,专门对法轮功进行一些诬蔑的报道,法轮功学员到电视台去跟他们澄清,他们纠正了这个错误。其他很多媒体都有对法轮功诬蔑性的报道

1999年4月,天津教育学院出版的杂志叫《青少年科技博览》就出版了这么一篇文章,也是诽谤法轮功的文章,说炼了法轮功会得精神病,法轮功有可能会象义和团一样亡国。

嘉宾:所以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就到出版社澄清事实,出版社也答应更正,可是第二天又改口了。那是4月23、24日那两天,天津市公安局出动了300多防暴警察,驱散法轮功学员,殴打了学员,抓捕了四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天津的公安说:“这件事情天津解决不了你们必须去中央去解决。”

眼看镇压的序幕拉开,法轮功学员为了让自己的修炼环境不进一步恶化,所以就去北京4.25上访。

主持人:也就是说,4.25万人上访并不是镇压的直接原因,而正是为了阻止镇压的全面发生。

嘉宾:对,所以4.25之前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这些干扰,可以说是国家具体职能部门比如公安部、中宣部某些人的做法,还不是国家最后的政策。4.25上访正好给政府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让他们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学员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主持人:很多海外媒体都有相关的报道,都对于事情的和平解决是一个肯定的态度。

嘉宾:从4.25之后官方的表态看得出来,4.25上访确实达到了效果。我们很多观众可能当时也知道,两天之后国务院信访局的负责人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说法轮功“聚集”北京,但是各级政府从来没有禁止过各种健身活动,而且不同的意见也都是允许的。所以从这个里面也可以看得出,当时政府认为4.25的上访是合法的。

不到两个月之后的六月十四日,中央信访办和国务院信访办有一个联合通告,说中央各级政府从来没有禁止过任何功派。

所以从当时的情况看,4.25作为让政府了解法轮功,确实是达到了目的

主持人:从国务院信访办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政府都表态了,法轮功学员的修炼环境应该有所改善才对啊,为什么7月20日又开始了全面镇压呢?

嘉宾:4.25的确让政府对法轮功有一个正面的态度。但俗话说,防君子,防不了小人。尤其在中国这种极权国家里面,一个领导人的所作所为,很可能就让历史发生变数,好的就朝好的方向发展,坏的就朝坏的方向发展。江泽民作为当时的领导人,他就做了这么一个坏的典型,他完全出于一己私利,利用一些长期想通过整治法轮功往上爬的一些人,一起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

主持人:我看到《九评共产党》的第五评,“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中也提到了,说江泽民非常妒嫉法轮功的创始人,这也是他发动镇压的很个人化很根本的一个原因。

嘉宾:是江泽民这个人非常好张扬,邓小平死之后,他的儿皇帝也当到头了,所以他就非常想树立自己的个人威信。可是大家知道,他是通过6.4上台的,而且关于他的笑话和丑事全国也是沸沸扬扬的。他看到96年的时候,这么多的法轮功学员自愿的尊敬法轮功创始人,他当然非常妒嫉。他就开始嫉恨法轮功。

主持人:海外有一本书,叫《江泽民其人》,里面也写了有很多江泽民妒嫉法轮功创始人的一些具体记述。

嘉宾:是,所以有兴趣的观众可以把那本书找来看一看。在镇压法轮功的问题上,完全是江泽民自己的决定,在当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七个人里面,只有江泽民是执意要镇压法轮功,其他的人是反对的。江泽民的借口就是法轮功的问题牵扯到“亡党亡国”的问题。我们知道,中共党员有人性和党性两面,在人性的一面觉得一件事情是正常的、是好事,可是从党性来看就需要残酷斗争。所以在镇压法轮功这个问题上,江泽民一己的私利因为对法轮功的妒嫉,中共从整体上需要维护它的统治,在这个问题上一致起来,所以才能够使法轮功的镇压可以进行下去。

但是,4.25本身是法轮功学员阻止迫害的一次机会。如果没有4.25,大家想想,天津警察已经开始大肆地抓法轮功学员,如果法轮功学员不表态,必然事情会向恶化发展。

主持人:7月20日全面镇压开始之后,中共把4.25上访事件说成是法轮功学员非法聚集,围攻中南海。而且特别渲染人很多,组织非常严密,甚至说有政治背景。

嘉宾:我们可以在这儿问问观众朋友,如果有成千上万的人在中南海非法聚集,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作为公安部门能不采取果断措施去平息吗?可是当时公安部门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这样是正常的吗?

主持人:从当时的照片我们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过程中都是非常平和的,静静地站在旁边,等待国家信访局的人出来解决问题。

嘉宾:所以所谓的围攻,不过是为镇压找的借口而已。

主持人:一些观众朋友可能会想集会需要许可证,法轮功学员有吗?法轮功讲“忍”,为什么又要去上访呢?

嘉宾:这个“上访制度”是中国特色的群众向政府反映民情的渠道,是不需要许可证的。而且也没有人数的限制。

说到“忍”,个人的“忍”和维护自己的修炼环境这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比如说在历史上佛教的僧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寺庙,他可能抄起棍棒来。他作为个人是与世无争的,可是当你破坏到他的寺庙的时候,他就要起来维护。作为法轮功学员,在个人利益上他可以忍,可是当修炼环境遭到这样破坏的时候,就要维护自己合法的修炼的权益,如果说和尚抄起棍棒维护自己的寺庙都是大家可以理解的话,那么法轮功学员采取完全平和的方式向政府去讲真相、维护自己正当的权益,这也是大家应该可以理解的。

主持人:这个比喻很说明问题。法轮功学员不出家,是在社会上修炼,那么在社会上维护维持这样一个公正合法的环境,就成了很有必要的事情了。中共对4.25的批判中,还有就是渲染组织严密的事情。一下子来自了一万多人,中共就想你们的组织性是不是太强了。

嘉宾:“组织”在大陆党文化里面,被赋予了一种特殊的含义,好象一说起组织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跳出党文化的圈子,所谓的组织你要看组织做什么,是好事还是坏事?

所以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只要是“组织”就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其实法轮功里面还真是没有严密的组织,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有记名册,所谓的组织可能就是炼功点上有一个负责的辅导员帮着提录音机放炼功音乐,仅此而已。

所以法轮功的传播形式就是人传人,心传心,自己炼功受益了,告诉亲朋好友,那别人也就来学,所以互相之间都认识,有个什么事情,打个招呼。4.25这个说要去,那可能他的亲朋好友也想去,法轮功其实没有严密的组织,完全是非常松散的,没有花名册。

说到炼功的人数,根据当时国家体委的统计,全国有7千多万人修炼法轮功,北京和其周边的省份也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如果真的是要号召的话,那就不止是去一万人,可能就是十万,百万,甚至更多。那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讲,真的要去那么多人的话,那对江泽民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震慑,让他看到这么多人修炼法轮功,这么强的民意同时也是对中共其他的高层领导人所表现出来的人性的一种支持。但是法轮功没有采取这种组织号召的方式,因为法轮功修炼就是自愿的,不是一个严密的组织。

主持人:我看到一些学员在回忆当时的心理状态的时候,一直都有一个去还是不去的矛盾心理。1989年6.4的阴影还在人们的脑海中存在,在共产党的集权暴政下,要跟政府去要求什么,这其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嘉宾:当时法轮功不是一个以青年学生为主的团体,很多人是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即便是年轻的人,他也经过了6.4。那么观众朋友也可以想一想,这样一个经历了暴政的风风雨雨的团体,他们深知跟共产党打交道是什么后果。那是什么原因使这些法轮功学员能够走出来呢?

主持人:国家信访办就在中南海附近,实际上是非常敏感的地方,是不是让人觉得是在“搞政治”呢?况且当时的形势也不容乐观。天津的警察已经开始抓人了,中国人都爱看个形势。其实,走出去上访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嘉宾:是,过去的历次运动,都是跟政治或多或少的有关系,这一次完全不一样,法轮功学员就是修炼“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对政治完全没有兴趣的,那修“真善忍”做好人政府还能不容许吗?共产党不是总是搞什么学习好榜样啊,搞所谓的“精神文明”啊,希望社会道德提升。过去政府号召人们学雷锋,大家还不乐意,好人好事也就一阵儿风,走走形式,很难从内心去真正改变一个人。现在多好,不要你政府花费人力物力去宣传什么精神文明,法轮功学员自觉要做好人,修炼“真善忍”,在哪个社会这也没有错啊,政府还求之不得。很多人这么想,这一回,应该是最不搞政治的一次吧,所以正是本着这样的想法,法轮功学员才放下了几十年养成的对共产党政治运动的恐惧,坦荡地到北京去上访。从现场画面上,可以看到,没有口号,没有标语,就是反映一下情况,希望政府能给法轮功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制止一些职能部门对法轮功的不公正的对待。
主持人:我们也可以看出,四二五上访事件并不是独立的、突然发生的一个事件,而是有关部门压制炼功群众,而炼功群众试图维护自己合法权利的一个自然发展过程。用我们今天的话讲,就是维权,

嘉宾:是,所以4.25不是导致镇压的原因,恰恰相反,是在镇压的序幕已经拉开的背景下,法轮功学员为了阻止这场镇压全面发生所采取的一次大规模的自发的努力。大家想,我们只是在修炼“真善忍”,只是在做好人,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府,都应该是允许的,可是事实证明,恰恰在中国这样一个集权社会里面,连做好人都是一种奢侈。

看看中国现在的道德危机、诚信危机,还有信仰危机,这是自从迫害法轮功这十几年来中国道德水准下滑最快的一个时期,好象挣钱就是信仰,好象很多人觉得没有办法使道德回升,觉得很无奈。

这就是迫害法轮功的必然结果。现在信仰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表面上看上去可以有很多寺庙的活动啊,烧香拜佛啊,甚至有庙业旅游啊,其实都是把宗教变了质了,因为宗教是教人向善,可是现在真心向善的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却受到这样的镇压迫害,如果你想要让这个社会有真正的实质的改变,只有允许法轮功学员有修炼的自由,让所有的老百姓有信仰“真善忍”的自由,做好人的自由,这才是我们民族这个社会的出路。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我们的节目时间到了,也希望我们的节目能让您了解更多的法轮功真相,感谢您的收看,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