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二十四小时监视 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工作的地点是一个大市场,每天人来人往。一天我同一对老年夫妇讲真相,他们勉强的听了真相,但不愿退。约一个小时后,我又碰到他们,真是有缘人。我又对他们讲,他们得知了我的身份,诬告到大市场保安部,保安到工作地点找我没看到我。当时我并不知情,当我从一个保安面前经过时,他还算有点良知,脸立即通红,随即用对讲机通知他人。还未到下班时间,我看到有三个保安守在我上班的一栋楼的大门前,如临大敌,还有几个人在到处找寻。我迅速走到另一栋楼内,发正念,背了十几遍“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约半个小时后,我心态稳了,我不应该呆在这,我应该出去。我脱掉长棉袄,扎起披发,边走边发正念,想着师父就在我头上看着呢,谁也动不了我!我堂堂正正走出了大门。大门口的两个保安傻呆在那儿,没有任何反应。

第三天同修约我带她打真相电话,我答应了,在家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如约而至,打了一个半小时的电话,退了三个人。同修很受鼓舞,也开始了打真相电话。

第四天我找到同修甲切磋后认为:我必须去上班面对,哪里出了问题,哪里就要去讲真相。我连续给保安队长及其他保安发了真相信。

第五天我上班了,不修炼的常人同事告诉我,保安每天增加四、五次巡岗,对每辆车开门点人数,开后备箱检查,登记车牌号……我看见保安还在寻找,而且是沿我走过的路去找,我想怎么这么邪恶呢?一天、两天、三天都是这样,我觉的这不对劲呀,这哪是修炼人的想法呀!保安也不明真相,他们都在找我想了解真相呢!他们找到我,我就讲真相给他们听。就这一正念,一切马上恢复正常。

破除邪恶的跟踪

有一段时间,我们地区发生了多起恶警绑架学员的事件,恶警伙同社区主任、书记到我家敲门,我丈夫在家,他知道不是好事,任凭他们怎么叫,就是不开门,半个小时后,一伙人灰溜溜的走了。但他们在我家大门上安装了窃听器,后来被我丈夫发现给扔了。恶人开始对我实施二十四小时监控。可是直到一个月后,我做一个真相项目时,才发现。

我怕心上来了,他们监听了我的真相电话吗?他们是要绑架我、迫害我吗?刚好两天休息,我没有出门,在家学法,发正念,电话也停了两天。怕被恶人绑架,怕被迫害。这怕就是执著呀,这哪是修炼人的正念,否定它!清除头脑中怕的执著心,反复背诵《洪吟二》〈怕啥〉,大法弟子应该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电话照打,班照上。

从此我乘车,走路,都有恶人跟踪。我现在也不能与同修联系,我多希望能与同修交流啊,哪怕两个人都好。师尊看到了我这个心,便安排我参加同修的一个交流会,离我住地较远,那天我刚出门,感觉身后有人跟踪。我故意走了一条很深的胡同,我加快步伐,他也快,我越来越快,猛一回头,恶人做贼心虚,返身拔腿便跑。我发正念,让恶人看不到我,我要去参加法会交流,我疾步穿过了几个胡同,拐了几个弯,来到车站,要乘的车已过站几十米,在等红灯,我快步上前,司机主动开了门,这是绝无先例的。我上车后,眼泪都出来了。这是师尊的鼓励呵护啊,在交流会上,七十多岁的老同修面对面讲真相的对象:路遇的警察,迫害过她的居委会书记、主任、街道办主任。两次遭人诬告,被劫持到派出所,就是不停的讲真相,正念正行,堂堂正正从派出所回家,相比之下,我差的太远了,我这点事算什么呀,这次交流会对我太重要了,我的怕心去了很多。

恶人跟踪,我不能发资料,贴真相帖,面对面讲真相,这不都是损失吗,我出门很快就发现跟踪我的人,我对他们发正念,有时我会反跟踪他们很远,向内找找到很多心,找到后去掉。每天出门,我条件反射似的寻找跟踪我的人,知道不对,就是去不了。

直到有一天,我丢失了公司的重要单据,如果找不到,公司要损失两万多元,我连续几天几夜找,恶人也跟着我,我真的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过了一个小时,下一个小时不知怎么过,此时恶人跟踪我也算不了什么了,那几天也没心思打真相电话,我静下心来想,修炼中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向内找,这求名的心多强呀,自己在工作上一直被同仁认为是非常有能力的,甚至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也想把它做好,为的是想证明自己有超强的工作能力,赢得同仁的赞誉,领导的赏识,要据丢了,同仁会怎么看我,领导会怎么看我,这不是求得常人都说我好吗?这是修炼人吗?连个常人都不如。找到这些,我的心平静了,放下它,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赔钱就赔吧。过了五分钟,领导来电话了,不用找了,问题解决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明白了,恶人跟踪我是假相。我恢复了面对面讲真相的常态。遇到有缘人就讲,有时恶人走在我后面,我就在前面讲,有时恶人在我前面走,我在后面讲,但要注意表面人的安全,不跟同修接触。但问题来了。我的电话卡没了,要去买卡,每天有人跟着怎么办?我打电话不能停。一定要去买卡。这一关我一定要突破,这一步一定要迈过去。有一次,我去看望我的长辈亲友,我们俩人走在马路上,马路对面的恶人突然象热锅上的蚂蚁,到处找我。他看不到我们。我悟到:师尊点化,我发正念,恶人是看不到我的。连续几天每天发正念加一念:让恶人看不到我。出发前,我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出门一直发正念到目地地,我看见四、五个恶人跟着我,分散在我周围,我发一念,大法弟子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任何恶人休想看见我。果然,我办完事离开了。看见恶人在东张西望找我。有了这一次,以后正念一次比一次强,怕心一次比一次少,最后堂堂正正去买卡,当然,常人表面安全要注意,常人不也要用电话买卡吗?我也是符合常人形式的,为什么要自己吓自己呢!

师尊安排 推我向前走

恶人跟踪期间,我主动不与同修接触,没有交流,师尊常在梦中点化,仅举几例,每次梦中我都是租房住,即使自己与同事都买了房,同事都找到了房间,而却没有我的。现实中,我一直是有自己的住房,我悟到我们的家,不在人间在天上,要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还有一次是梦到自己要上班,马路对面车辆行驶正常,我这边的马路,平坦如新,但却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大如井盖,小如大碗,无法下脚,我只好爬行。我吓了一身冷汗,惊醒了,这是大漏啊。我这段时间炼功三天炼一次,四天炼一次,翻开《转法轮》看到:“到高层次上修炼,道家讲元婴出世,佛家讲金刚不坏之体,还要演化出许许多多术类的东西。这些东西都要通过手法去演炼的,动作是炼这个的。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炼。”以后,我每天坚持炼功,再也不敢偷懒了。

有段时间,我的亲人相继生病住院,又要照顾病人,又要上班,还要照顾家,打电话时间每次只一个小时,持续了几个月。等他们都不需要我照顾了,我想这下可轻松了,好好调整调整自己,每天打电话一个小时或多一点。可有一天,我发现电话卡上的有效期非常近,以我现在的進度,很多电话卡会因过期而浪费,每次我都会反复挑选卡的有效期,近期只选几张,绝大多数都是远期。怎么会出这大差错,我必须加班加点,回到以前每天二个小时或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约半个月后,我已经习惯了从前的时间,再回头看卡的有效期,近期的卡还剩两张,其余都是远期的,师尊要我抓紧啊,不能放松,要救人,抢人。

慈悲的师尊,让我每隔一段时间碰到不同的同修,他们给我及时送来了师尊的新经文,《明慧周刊》,这让我备受鼓舞,尤其同修乙,明知我被监视,还主动接触我,非常感谢他对我的帮助。这一点我比同修差的太远,每天出门寻找跟踪我的人,同修乙说:你这不是求吗?求它来,它会走吗?是呀,我这是自己求来的呀。否定它,不承认它,不理睬它。慢慢的,我对它看的越来越淡,最后完全放下了,恶人也不跟踪了。

通过讲真相,去了很多心。我会一直做下去,直到法正人间,打真相电话要注意常人表面形式的安全,在外面做要尽量在无人的地方,空旷地,打完后,关机取电池。隔段时间改串号,专机专用。我打坏了一部手机,由于未联系上同修,我用了一部常人认为是无法使用的旧手机,我用了一年多,很好,但不能改串号。我现在又用了能改串号的手机。

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弟子唯有每天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让师尊少操一份心,听师尊的话,跟师尊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