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宾川县王玉林被绑架抄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家住云南省宾川县金牛镇金殿后坝田村的王玉林一家遭到了宾川县公安局警察的非法抄家。王玉林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宾川县看守所。

三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王玉林的母亲张菊英一个人在家,这时候开来两辆车,大概六、七个警察来到家里,有的穿警服、有的着便衣,王玉林的弟弟王雷文和弟媳在地里干活,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在电话里的口气很焦急,让赶紧回家,旁边的警察威胁母亲不许她说家里来警察。

弟弟王雷文和弟媳回到家以后,见到家里堂屋里坐着三、四个警察,其余的有一个在屋子里看电脑,警察将从屋子里翻出的《转法轮》拿到堂屋里,然后叫王玉林的母亲把其它房间的门打开,王雷文当场制止警察的违法行为,指出他们是非法抄家,警察就拿出搜查证给他看了一眼,叫他在上面签字,就把搜查证拿走了。接着就开始抄家,非法抢走了李洪志师父法像两张、法轮大法护身符、《悠游字在》光碟七八张、《明慧周刊》等,最后没有开具任何搜查物品清单。参与此次非法抄家的警察有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杨瑜,原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向永祥。

这群人在弟弟王雷文家抢完东西后又到也住本村的哥哥王玉林家,当时王玉林和嫂子何家凤都在家,警察去到他家院子里后,叫王玉林把每间房间的门打开,王玉林和何家凤不开门,警察就公然砸门,然后进屋翻东西,最后抢走了李洪志师父法像、《转法轮》书、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A4纸一箱、未刻录光碟、《二零一二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碟,总共约四、五百碟。警察抢走东西后没有留下任何字据证明,还把王玉林、何家凤夫妻俩叫上车,又来到弟弟王雷文家把母亲也叫上车,直接把他们带到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还让弟弟王雷文也开着自己的车跟着他们到公安局国保大队。

到了那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警察把一家四个人分开,非法审讯。审讯弟弟王雷文的警察是向永祥,他问王雷文,觉得法轮功好不好,王雷文说好;又问王雷文坚不坚信法轮功,王雷文说坚信;还问他哥哥王玉林和谁联系,问他知不知道他哥哥做法轮功真相资料。审讯完之后,向永祥让王雷文在讯问笔录上签字,等母亲张菊英被非法审讯完后,他问母亲警察都问了些什么,母亲说,警察问护身符及其他资料从哪里来的,问嫂子何家凤的问题也差不多。到王雷文和母亲以及嫂子从国保大队回家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而哥哥王玉林却没能和他们一起回家,走的时候,大队长杨瑜叫弟弟王雷文不要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要把非法抄家及绑架哥哥王玉林的事情曝光,否则对他哥哥不利,向永祥还说王玉林要被判刑。

第二天一大早弟弟王雷文去国保大队问队长杨瑜,哥哥王玉林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不让他回家。杨瑜说头天晚上家里人走后,王玉林被送到宾川县看守所了。

据王玉林的家里人说,王玉林的父亲身体强壮,性情刚烈,在村中颇有威望,王玉林高中毕业后回家跟父亲种田。不久父亲得了脑血栓,打针不管用,便去吃中药,抓一次药,费用很高,但效果却不好,最后经人介绍就去学法轮功。刚开始他老记不住动作口诀,王玉林便去帮他记下来。之后王玉林有幸读到了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一书,感觉到这是自己多年来一直在找寻的,便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父亲修炼法轮功后,病好的很快,大约半个来月病症完全消失,身体强壮。五十公斤的化肥他扛在肩上,上山下地都不累。这消息马上在周围传开,一时间,学炼法轮功的人数猛增,村里男女老少四、五十人,还有几个是外村来的。一九九八年的老年节上,村里还邀请父亲亲自上台演示功法,叫大家都来学。

王玉林的母亲张菊英看到丈夫的变化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很快,困扰她多年的鼻窦炎就好了,身体也越来越好。随即王玉林的妻子何家凤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全家人都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法光中,婆媳关系融洽,兄弟感情也很好,一家人相处和睦,其乐融融,在村子里都是令人羡慕的。所谓家和万事兴,家里种的橘子的受益也都很好。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过年之前,当时任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的向永祥带警察到王玉林家非法抄家,把王玉林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从看守所出来又把他送到洗脑班一个月,使王玉林的身心受到了很大伤害,对整个家庭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