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安局附近做小买卖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为了生计,我做点小买卖,离公安局很近,经常和他们有些接触,对他们有些了解。警察大多数还有一点善念,但迫于中共政权黑暗与残忍,良知已被深深埋在心底,他们为了迎合上司,也就随波逐流,多是无奈。

一、“叶浩光盘还有吗?”

一位司法局的头头经常上我这买东西,我正打算怎样给讲真相办三退。一天,他看我这有几盘光碟,突然问:“你这有法轮功的吗?”我笑着说:“现在可没有。”别人对我说可别开这样的玩笑。我却想到这不是师父在点化吗?过一天,这个人又到我这来说话,我就小声跟他说:"我这有关于老公安叶浩的光盘,讲的真好,你想不想看看?”他回头瞅瞅四周,说:“行”。我说:“你看完可以给朋友看,也可以给我送回来,这片子很难得,是一个不知姓名的人送给我的。”

过两天,他对我说:“这片子真好,有没有下集呀?”我想,这个人善缘不小,真相不用我讲了,全明白了。接着我又送给他神韵晚会、《九评》等光盘。等他再来我这,我就郑重地跟他说:“我给你办‘三退’吧?”他果断的说:“行!”然后我又告诉他,遇到法轮功的案子一定要从中化解和保护当事人,这对你和家人都有福报的。他说,干公、检、 法的,谁心里不明白××党是咋回事,谁办事(案)不留点后手。

二、明真相警察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

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大法弟子在一个小区内按楼栋单元送真相资料,被社区流动哨盯上了,堵在门洞里,抢走了装真相资料的兜子。这时一个片警小伙跟上来,对社区人员说:“把她交给我吧,你们继续巡查。”他要回兜子,等周围没人对大法弟子说:“大姨,这几天上边(指省610等)来这检查,你得注意点,敞开的单元都有盯梢的,你走吧!”大法弟子接过装真相资料兜子,微笑说:“谢谢你,小伙子,你帮助大法弟子躲过迫害,你会有福报的!”

还有一件事情发生在一个油田家属区。一天,派出所接到一个歹人的举报电话,说小区楼道里有法轮功粘贴,派出所应该去看看。所长随即就叫两个警察去处理一下。事过一天,举报电话又响了,说来的警察根本就没上楼,转一圈就回去了,你还得来人。所长有点烦,叫上值班警察亲自前往。这个所长是个胖子,上下几趟六楼,累得顺脸流汗。

所长回到家里,对家人说,法轮功真相粘贴贴的太高,谁也不敢去撕,怕遭报应,人家举报了,我不得不带人去,以后能不能换点别的方式?(他家人就炼法轮功)听说他担任所长期间没往上送过一个法轮功,后来他被调升到其它岗位上去了。

三、向局长讲真相要人

我县一个乡的大法弟子晚上去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派出所长带人把大法弟子抓进看守所,我(笔者)认识这个局长,听说此事到县公安局找到局长, 打听情况,准备叫家里来接人。

见到这个局长,我说明来意,告诉他这个炼法轮功的是我的亲属,我想接她回家。他叫来副局长问了一下情况,叫他打电话告诉一声,说家人去看看。我买了一些水果来到看守所,门卫警察不让拿东西进去,我一看要卡油,就随手给他留一些水果。到办公室向负责的警察说明情况,他叫我先把伙食费交了,我也没多想,反正要接人回去,就付了近500元的伙食费(实际200元用不了)。看到亲属镇静自若,心里真受感动。她告诉我经过,我问警察打没打你,她摞起裤脚,我一看,脚脖子往上都肿了,是连踢带打的。她说是那个所长和他的同伙刑讯逼供,什么也没问出来,就下手打人。我和她交流一下,又回到办公室。我对他们说:“你们可不能打人,这两天我就接人回家。”那个负责警察说:“我们不打人,我们这就是寄存处,东西别看丢了就算完事。”

我返回公安局,我告诉局长,你那个派出所长把人打的够呛!他有些慌张:“你可别说我们打人,那个派出所长刚和媳妇离婚,他喝酒犯混了,回过头来,我得好好批评他。”我说:“你得马上放人,不然我还得来找你。”他找来副局长问情况,副局长说报上去了。我严肃的对他说:“这件事我可不是求你,人在你这你送不送看着办,你们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现在整好人,将来就会定你们的罪,你们局一直没被上明慧网……我等着接人。”这个局长和气的说:“你先回去吧,我们研究一下。”

几天后,这个大法弟子就回家了。

四、“610”给我送苹果

一天,一个在机关工作的老乡告诉我,原来我们一个单位上班的某某调去“610”管法轮功了。这个人工人出身,平时为人还不错,我决定找他讲真相劝三退。因为这个单位名声臭,对外不敢公开挂牌,我找了几个地方也没找具体办公地点,我只好找人捎信, 说找他有事。

果然,一天大清早,他来市场找我,互相寒暄几句,我就问他是不是在“610”上班, 他赶紧说不是,我也不和他争辩,就说:“炼法轮功的就图个身体好,心性好,做个好人。可你们经常抓人抄家,还往死里打,这不是故意整好人吗?”他有些不爱听,说那你们就在家里炼吧,到处搞什么宣传。我说:“以江××为首的把持着电视、报纸污蔑法轮功是×教,不许上访,不许律师辩护,老百姓都被蒙住了,对法轮功又‘恨’又‘怕’,一提法轮功吓的直躲,不敢听。那咋办?人家炼功人就想办法,用自己的钱做些说明真相的材料送给人们看,你说违了哪条法律了,宪法修改好几次了,也没有那一条说炼法轮功犯法呀!江魔头权比法大,判法轮功的人不通知家属,不公开庭审,不采纳上访,秘密拘押,全国有名有姓的迫害致死有3000多人,在拘留所、劳教所、监狱对炼功人动用各种刑具,卑鄙下流,残忍毒辣,要有人来参观视察,马上把这些人押入‘地下’,狱室摆上鲜花,食堂做白米炖肉,叫听话犯人唱歌跳舞,欺骗舆论,欺骗世人。现在世界许多国家都有起诉江魔头和积极迫害法轮功的高官,判他们犯了‘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

听到这儿,他长出一口气,说不早了,我明天再来。次日,他早早又来我这,提出了一些他不太理解的问题,我都一一做了回答,对他说:“你知道我以前的身体状况,自从修炼法轮功,整个人都变了样,我这一生没有什么可骄傲,唯一是修了大法,受益匪浅。你知道大法师父多么光明磊落,他不但救度中国人,还走遍世界救外国人。‘真、善、忍’法理让全世界人受益。你要明真相呀!跟这个腐败邪党瞎跑,能有好下场吗?”他打个唉声说:“干这个工作也没办法,好在马上退休回家了。”我说你三退吧,这样才有美好的未来。他看着我笑着说:“行”,就去买菜 去了。

他过一会又回来了,给我送来一兜又红又大的大苹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