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执着中提高 在正念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以下是我向师尊汇报我修炼过程中的点滴体会。

一、去掉怕心 化被动为主动

四月十一日(星期一)晚饭后,我准备到镇上去发神韵晚会光盘。在校园内碰见校长,他告诉我,因我在同学聚会那天送一些神韵光盘给同学,被以前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同学告密了,校长被市治安管理科领导、镇司法所书记和镇派出所所长找去调查了。校长说:“我告诉他们,你在校一切表现很好,没发现有什么光盘的。如果你手头上还有,你快放好,总之别让他们发现你有,否则不好办。他们还说这个星期四或五过来找你。”我说:“谢谢你,我知道如何做了。”谈话间掠过一丝怕意,很快被我否定了。但想到资料点还有那么多东西,心里不稳,不知单靠自己是否过的去,后来想到了整体的力量,于是打了一个电话给同修请求正念加持。

由于当时的心情,出去一趟也发不了神韵光盘。回到宿舍边收拾东西边想,出现问题也不是偶然的,是不是我哪里有漏给旧势力钻空子了。看着自己收拾的东西,我大吃一惊,自建资料点以来,所有有待处理的废旧的东西,我竟然这样一点点积攒起来,堆积如山,从没想到这些东西也是一种安全隐患。另外电脑里什么资料都存有。总是觉的只要自己正念正行,这些形式上的东西怕什么?很明显,这隐藏着很大的显示心。还有我刚刚突破面对面发神韵光盘,心里盘算着哪天哪天去发哪些村子。想到那天在市长堤一下子发了八九套,心里可高兴了,我也能发了。欢喜心和攀比心都出来了。带着这么不纯净的心准备发一大片,干事心也出来了。难怪我今天高兴的出去,扫兴的回来。我也意识到我最大的执着是求安逸心,总是找不出时间来炼功。作为一个修炼人本应该做的,我都做不了,因为这个漏,上次还差点给邪恶拖走了,出现了很严重的病业关,生不如死。当时在师父的法像前忏悔,并承诺好好修炼。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才化险为夷。但是过一段时间后,安逸心又出来了,反反复复总是去不了,找出这些不好的心后,那个怕的物质瞬间就没了,很快就平静下来处理资料点的东西。

因心里总是惦记着他们会什么时候来找我?这两天过的也不那么踏实。突然想起师父讲法说的:“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悟到了,与其在这里盘算着他们哪天来找我,不如我主动去找他们讲真相。

星期四的早上我就空手去了派出所,找到副所长(因所长出差两个月)问他因什么事找校长调查我?他说他不知这回事,是刚出差回来的所长去的。我简单的和他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正要找所长时,市督导组的人下来了,他们无暇顾及我,叫我到另一房间等候。在等候期间,见到在那里工作的熟人便和他说起真相来。眼看快下班了,那些人还没走,我只好告诉副所长,我要走了,明天再来。

回去后,我就想为何今天这事不顺利?空手而去,空手而回。那我去干什么了?试探情况去了吗?同样是上班时间,我还得请假去,即使是面对面讲真相这点时间也难以说清楚的。其实我也知道构陷这件事是根本不存在的,是师尊让我利用这次机会去救度他们的。如何才能达到救度他们的效果呢?下午我边工作边思考这个问题,后来想到写真相信是最好的方法。想到即写,我不敢怠慢。一个晚上就写好了一封给派出所所长的真相信。第二天一大早,把信稍微改一下就另抄一份准备给镇司法所书记。想到单单是真相信,好象还欠缺了什么。觉的应该把《信仰合法 迫害有罪》这本小册子加上去最合适,因为他们都是懂法律的。

星期五早上,我带上真相信,一路正念的去了派出所。在所长室见了两个所长说:“你们的时间繁忙,而我又在上班,没空坐下来聊,只好在信上说了。”说着就把信给所长递过去。所长当着我的面把信拆了,看见小册子就问我:“这是从哪里来的?”我笑着对他说:“您先别管它是从哪来的,您认真看完后,如果觉得我有什么问题,您再来找我,好吧!”说完我就告辞了。带着另一封信去了镇司法所,书记不在,到市里开会去了。我有些失望。这时,一位年轻人对我说:“请问你找书记什么事呀,我能帮你吗?”我说明来意。他说: “你可以交给我转交他。”我把信交给他后就轻松的回去了。

事后,他们也没来找我。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却发现了我对告密的同学有的只是怨恨心和争斗心,从中也表露出显示心和欢喜心,根本没有修炼人的慈悲心。这些都是应修去的不好的心。

二、同修是一面镜子

近来由于我们整体相互协调方面做的不好,都在向外找,往外推,给邪恶乘机钻了空子,导致整体所有的法器几乎出现一片瘫痪的现象。为此,我心里很难过。这机器坏了,那机器又坏了,那段时间又频繁见丙对同修的不善,觉的是否提醒一下她向内找。那时刚好读了师尊《洛杉矶市法会讲法》,知道要善意提醒,也懂得别人的提高不是靠指责能提高的,是真正认识到才提高上来的,但是为了整体能够协调起来,我还是小心翼翼的对她说了一些情况。

一说她就来气了:“符合你的观念你就觉的好,拿你的东西你就觉的高兴。老是叫人家向内找?自己又不找?同修甲也这样说你,你说她的机器坏了,叫她向内找,她也找不到。她弃置的那台打印机在她那里是好的,而在你那里不正常,你老是强调正念,现在你的不行,如果她知道这事她也不服你呀。资料点上的东西多了,叫你帮同修分担点也不乐意。”等等。我静静的听她说完后,就说:“谢谢你的提醒,以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及时告诉我,别碍于人情、怕伤害我不说,你不说,有时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虽然听她说我时有点不舒服,但知道炼功人必须懂得向内找,真正向内找时,那不好的感觉瞬间就没了。

从同修丙那里回去后,我能够静心的炼功和学法。之前炼功,脑海总是翻腾着整体的现状,不知该不该跟同修说,现在一片平静。当学法学到“修口”时,师父的话就深深的打進了我的心,“你比如说,人与人之间有矛盾,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炼的好啊,他修炼的不好啊,这些本身就是矛盾。咱就说一般的,我要干什么干什么,现在这件事该怎么做怎么做,可能无意中就伤了谁。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都是很复杂的,可能无意中就造了业了。”(《转法轮》)是呀,我平时不注意修口,无意中就伤害了同修。虽然我的出发点是好,见同修陷在其中久了,就着急她,和她分析是不是哪里不对了,向内找找。但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她没悟到而我又强加于她,我伤了人又造了业。这几天就在家里认真的学法吧。通过不断的学法,并且阅读了许多有关同修如何协调的文章,我知道我不够慈悲,不够宽容。

三天后,我回单位开会,政教主任对我说:“大学生运动会前,上级打电话问我你有没有去旅游?我说你在家,没去。”我开玩笑的说:“你不告诉他,你们给她钱去旅游呀。”他说:“我得罪他们干嘛,无事找事干。”渐渐的我意识到我说错了,这隐藏着一颗强烈的争斗心。之前校长说他们调查我时,我也这样说干嘛你不怎么怎么说。好险,这颗膨胀了的争斗心今天才被我揪出来。

不错,同修是一面镜子,把我的不足都照出来。同修表现出的争斗心、不善的表象,反照出我有这样不好的心,只是对不同的人所表现的不同而已。看到别人的问题,以前常置身于其外,总觉的别人该怎么做怎么做,完全没有想到我在其中,所以以前只修了别人,没修自己,到今天才真正明白向内找的内涵。

三、正念善待法器

明慧网交流文章中,经常听到同修说,“机器坏了先修自己” “修好自己,机器自然就好了”。这些机器包括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和刻录机等,都是我们救人的法器,这些救人的法器在正法时期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我们只是轻松的敲几下键盘,按几下鼠标,而真正完成任务的还是法器们,它们是最辛苦的。既然它们是助师正法的法器,那么我们应如何对待它们呢?

按照人念,我们一般都认为它们是物品,坏了就修,不能用了就换新的,这就是常人的理。我们的法器是否也受常人的理制约,这取决于你人神的一念。你认为它坏了,该修了,也就拿去修了,不修也不行,因为你的思想已经降到常人的层次中去了,得符合常人的理。但你根本没想到它存在坏的概念,就不需要修了,你已经超越了常人的层次,也就不受常人的理制约。在善待法器的过程中,善恶一念决定着它们的结果,在正念中我见证了这样的奇迹。

这个暑假,我从同修那里要了一台搁置不用的打印机回来,搁置的原因是嫌弃它打印不了多少小册子就要灌墨,嫌麻烦就不用了。我灌满墨水打印,彩色正常,而黑色一点也打印不出来。一次帮同修丁把激光打印机拿去维修时,曾对维修人员说过这种现象,但心里没动过要拿去修,也没有坏的一念。那天同修丙说我:“机器在甲那里是好的,在你那里就坏了,是你的问题。”我依然没有打印机坏了的概念,就找自己的原因,静心学法两天后,再打开打印机一试,一切正常。“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转法轮》)

师父的这段讲法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中。是呀,好坏出自我们的一念。你认为她有病时,那病就被我们求進来就压進去。

我对这台打印机就象朋友一样,处处关心和呵护它。每次打印的时候,我都放《普度》或《济世》给它听,它就欢快的工作着,灌到最满墨水的那一次,它竟然双面打印了180张A4纸才换墨水,没灌满的也在一百多张以上,比一般高档的打印机打印的要多要好。我见证了又一奇迹。

师父说过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当我们发出这法器不好的一念时,瞬间这些不好的物质就布满了这个空间场,不纯净的空间场污染了我们的法器,就造成问题的频频出现。我觉的出现问题时,先要找自己,要懂得珍惜我们所选中的法器。万物皆有灵,它们都是有生命的,它们知道我们不珍惜它们,该多伤心呀!又怎么可能好好的配合工作呢?只有我们放弃常人的观念,正念善待我们救人的法器,和法器互相配合好,才能做出更多更好的救人资料,让世人都能得救。

以上是我修炼过程中的点滴体会,如有不妥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