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3月29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

  • 内蒙古通辽市王秀英被迫害经历

  • 河南新乡杨桂珍遭受的迫害

  • 四川北川法轮功学员母志太遭受的迫害

  • 内蒙古通辽市王秀英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内蒙报道)王秀英,女,现年五十七岁,通辽市发电总厂退休职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王被非法判刑七年,非法抄家四次,直接被抢走财物价值一万三千多元。

    王秀英曾受到下列中共邪党部门的迫害:通辽市检察院、法院、科区公安分局、科区检察院、法院、刑警大队、国保大队、通辽市河西看守所、通辽市发电总厂派出所、街道、居委会、电厂退休办、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天晚上九点左右,通辽市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刘巴图带领包吉里木图等六名警察,私闯民宅,进入王家非法抄家。抢劫走大法师父经文,并欲绑架王。在王的九十岁老母跪地苦苦哀求下才没有将王劫持。当时参加非法抄家的还有电厂公安处处长曹林、副处长姚友。他们临走时还威胁说“今天的事不准跟别人讲”。

    二零零三年四月,全国非典爆发时,电厂街道办事处副书记,以查非典为名进入王的家,发现沙发上放一本《转法轮》,没说什么转身走了,当时王秀英不在家,到亲属家串门了,九十的老母和十三岁的侄女在家,还有一名同事潘晶梅下夜班后在王家休息。

    第二天由建国乡派出所在白音太来村的一个王的亲属家强行把王绑架到建国乡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两个多小时,然后由电厂派出所警察把她绑架到电厂派出所,逼王交出《转法轮》,王拒不配合,三个小时后只好把王放了。与此同时曾三次砸门要闯入王家抄家。吓得九十岁老母和十三岁的侄女大哭。

    二零零三年夏季某一天,电厂公安处副处长姚友,带领电厂公安处的工作人员,闯入王的哥哥家,强行把王绑架到电厂公安处,非法拘留二十个小时,期间电厂公安处姚友等三人劫持王,三次闯入王家非法抄家,同时受到通辽市科尔沁区610办公室主任崔连成、副主任邵军非法逼供,让其说出本厂法轮功学员丁丽艳的去向,持续时间是从头一天傍晚五点多钟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一点。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一日下午三点多钟,建国乡派出所一名警察以查户口为名,闯入王的亲属家,强行绑架王,当时外面有二十多个警察包围了王的亲属家,其中有王波、邵军、马英等,他们把王绑架到建国乡政府门口,下车时有四个警察连拖带拽的,王的一只脚在地上拖拉着,袜子都弄破了,脚后跟磨去一层皮,鲜血直流。 然后他们把王用手铐铐起来,关在一个小屋子里,在建国乡政府关押了八个小时。半夜十一点多,由610的邵军等人用车把王劫持到通辽市科尔沁区公安分局。从亲属家到建国乡政府,再到科尔沁公安分局,王秀英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法轮功有罪”等。

    到公安分局以后,恶警逼迫王说出法轮功学员周金鹏的去向,王拒不配合,邵军等人气急败坏,半夜一点多钟将王劫持到通辽市河西看守所。王被绑架的同时,亲属家也被抄了家,其中有王放在亲属家的私人财物如下:复印机一台,价格七千五百元,计算机一台,价格一千五百元,三百八十元切纸刀一个,手机一部二百二十元,手提包一个,包内有现金一千七百元、其他电脑耗材价值二千元,还有《通辽真话》五十本、大法书一套二十多本。之后建国派出所的人又去王的亲属家,亲属家三千元现金不翼而飞,之后亲属去公安局要这笔钱,公安局推说不是他们拿的,说是临时工拿的。

    在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邵军使劲推王,并叫其说出正在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周金鹏的去向,并引诱说:给你最后的机会,只要说出周金鹏的去向,立即放你出去,王说“你妄想”。在看守所期间王受到两次严重的迫害。第一次,看守所狱警王喜臣强迫王照像,王不配合,王喜臣抓住王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当时王的后脑勺上就撞起一个大包。第二次王波扛着照相机要给王照像,王秀英就说你要让我照像可以,但必须留下法轮功学员的形像。于是她盘腿打坐,单手立掌,这时王喜臣上去把王秀英从地上拽起,用皮鞋狠狠踢了王一脚,王的腿立即就青紫了。

    二零零四年十月份王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看守所王被非法关押了九个月,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九日,王被劫持到内蒙古女子监狱,在此监狱,王度过了五年半的人间地狱般的生活。她每天被强行奴役十二至十四小时,并被包夹长期监控,言行受限。

    有一次还被关禁闭,时间是二零零五年十月份,女子监狱强行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集体抗议不出工,狱警找来二十多名刑事犯强行拉走法轮功学员,这时王带头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等,监区长方真、教导员韩晓丽把王当作头关进禁闭室。禁闭室阴冷潮湿,只有一个褥子,没有被盖,每顿只让吃一个薄薄的玉米面窝窝头、一块咸菜,这样被关十五天,王出来时双脚肿的像馒头似的。

    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十三年中,王的各位亲人也承受了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当时王的九十岁的老母被警察恐吓威胁。王的独生儿子由于没有父亲,母亲又被非法关押,只好呆在舅舅家里。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一日王被绑架后第二天,王的妯娌(未修炼法轮功)也被绑架到河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天。家中的三千元现金还不翼而飞了(公安局的人说是建国派出所临时工拿的)。同时,王的儿子、侄女、侄子被绑架到科尔沁区公安分局,非法审讯后当晚放回。王的哥哥被骗到科尔沁区公安分局被非法审讯后放回。王的嫂子去要被恶警劫走的一千七百元钱。恶警骗王的嫂子说“王已承认那是法轮功的资金。”事实是他们根本没问王这笔钱的来由。在这期间,通辽市刑警队竟然找到王的婆婆、小姑子和小叔子及小叔子的岳父家搜查法轮功学员周金鹏的下落,电厂公安处副处长姚友到王的三侄女家非法追查法轮功学员丁丽艳的下落,多次的骚扰,致使王的多位亲人精神上受到恐吓威胁,身心受到了伤害,多年后,这个阴影都挥之不去。

    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六一零的崔连成,国保大队队长邵军、恶警王波、包吉里木图、马英,看守所的王喜臣,电厂公安处的姚友,电厂街道办的宁书记等人。


    河南新乡杨桂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新乡电子器材公司退休职工杨桂珍,女,56岁,1997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前所患的青光眼,心肌劳损,乙型肝炎等多种疾病,都在她炼功做好人的过程中不翼而飞了,给单位和家人减轻了负担,她本人也变得精力充沛,在工作中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家庭和睦,活得轻松自在。

    然而自1999年7月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他为了坚持对“真、善、忍” 的信仰,不但多次被非法关押,还被枉判三年劳教,在劳教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家庭也被拆散。

    2000年5月11日,听说有十几个同修在公园炼法轮功被抓去派出所,她就去要人讲真相 ,结果她也被带到红旗区公安分局,被非法拘留15天。6月10日,杨桂珍去同修家串门,被人诬告,平原乡派出所(现更名为向阳派出所的冯幸福等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对其非法拘留15天。

    两次的非法挶留,反而坚定了她去北京上访的决心。2000年7月6日她踏上了北京的列车,在途中看《转法轮》被乘警发现,在定州车站被迫下车,在车站派出所关押一晚上,被红旗区公安分局一性高的警察带回,抢走了她所带的350元现金,又把她非法拘留15天。

    北京没走到反而被非法关押,杨桂珍更觉得有责任,有义务去讲真话,就这样她于2000年7月26日到了北京,当时的信访局已变成专门抓法轮功学员的“公安局”,在这种情况下,她和很多同修一起走上天安门广场,在那里炼功请愿,再次被抓,被红旗公安分局的李国林带到驻京办,抢走了所剩的260元钱,返回新乡后又被关押到拘留所15天。

    因为炼功做好人被多次非法关押,她觉得这种现象太不正常了,当时还以为政府对法轮功缺乏了解,才做出错误决定,2000年12月19日杨桂珍再次到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正乾坤”的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让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等心里话,结果她和其他同修一起70多人被劫持关押到北京怀柔县看守所。

    北京怀柔县看守所非常邪恶,那里的管教用笔在法轮功学员背后编上号,搜身,强制脱光衣服,剪掉衣服上的拉链和扣子,抽走裤带和鞋带,走路都得提着裤子,拖拉着鞋子,杨桂珍因填表时不写姓名被一女警察一掌搧在脸上。当时正值寒冬季節,看守所里没有被子,只能靠十几个人挤在一起在冰冷的水泥炕上取暖,每天两顿饭吃的是玉米头,就白菜汤。因为炼功被发现,管教对她们又踢又打,还让男犯人将她们拖到院子里将双手拉至背后,弯下腰,头朝地的“架飞机”坚持不住就打。杨桂珍还因不报姓名,遭酷刑折磨,头顶墙,用电扇吹,用胶皮棍打,打的两臂肿胀瘀血直到手腕,衣服都没法脱,屁股两侧也被打的大片瘀血。

    被折磨几天后转往河南驻京办,十多天后被红旗区公安局的李国林和一性高的警察劫持回新乡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所剩的100元钱也被他们抢走。在新乡市看守所,杨桂珍见证了法轮功学员赵青梅不报数被毒打,杨本兰不穿号服被砸上大号脚镣,宋爱莲绝食被打后拉到外面冻,马桂娥进门不报告被恶警强行将头撞在墙上,被撞得鲜血直流,还被罚站了一天。还有一个姓刘的同修被砸上手和脚连在一起的铐镣,腰直不起来,站不住,坐不稳,戴了一星期,身上和脸都肿了才去了刑具。

    杨桂珍被非法关押在新乡市看守所至2001年元月19日,东街派出所的警察,杨明辉和另一帮忙的将其送往郑州十八里河非法劳教三年。到劳教所二大队,队长周晓红见杨桂珍不放弃信仰,就派了两个吸毒人员当包夹(对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时监控迫害的人)看着她,不让学法炼功,不让和别人说话,更不让家人接见,2001年3月杨桂珍的丈夫因承受不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到劳教所与她办理了离婚,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被拆散。

    2001年央视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进一步煽动了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劳教所也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不转化的学员被单独关在房间里,由十几个转化了的轮流值班不让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停地往耳朵里灌破坏大法的话,杨桂珍担心承受不住,违心地抄了一份悔过书。在2001年10月底的严惩加期大会上,她喊了一句“大法好”立刻就被包夹按翻在地,四,五个人抱起她就往三大队大院跑,她被戴上手铐,推进一个空房子里,队里的管教,管理科长,吸毒人员对其轮番叫骂,又被加期三个月。她还因夜里起来炼功被威胁,给值班人员加期。

    2001年12月28日因早上集体炼功,杨桂珍被劳教所的保安毒打上警绳,这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使人非常痛苦,时间长了至人昏死或残废,她的胳膊由于上绳至今还时常疼痛。在二大队,只要恶警李井月认准谁违反了所规所纪就教唆吸毒人员打骂或拉出去上绳吊起来,名曰“烤全羊”。大法弟子白娥因走路慢被上绳;伍德平因坚持炼功学法被四次上绳被迫害致不能走路,大小便失禁后推出劳教所;赵西联因抵制奴役劳动绝食七天后被拉出去上绳,并经常遭吸毒人员打骂,导致精神失常被送往新乡精神病医院;闫香凡反迫害长期绝食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被家人接回后不久离世。

    2003年非典期间,劳教所为挣钱加工口罩,劳教人员没日没夜的干活,加上精神上的摧残,杨桂珍被折磨的苍老消瘦,她从2002年7月开始发烧,头晕,呼吸困难,行走困难,被诊断为恶性贫血,劳教所怕她死了担责任于2003年7月6日将其推出劳教所,她回家后经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几年来,沦丧着人的道德,泯灭着人的良知。目前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江泽民、罗干等人被告上几十个国家法庭,在此我们奉劝那些还在助纣为虐的人,看一看《九评共产党》,找回自己的良知,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责任人:红旗公安分局 李国林
    向阳派出所 冯幸福
    东街派出所所长 杨明辉(3060521所里电话)
    袁明军(15690781108手机)
    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 周晓红 李井月


    四川北川法轮功学员母志太遭受的迫害

    母志太是四川北川县曲山镇法轮功学员,今年43岁,修炼大法前,他好赌,还有胃病,治胃疼的药从不离身。97年修炼大法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不再做不好的事,再也不去赌博了。遇到矛盾学会了替别人考虑,生活中不争不斗,生活从此变的快乐,胃病也不知不觉的好了,身体非常健康。

    母志太善良耿直、做人本份,靠打工为生,做过小生意、开过饭馆、蹬过三轮等等工作,靠自己的勤劳养活着一家人。无论做什么工作,都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走到哪都不忘把大法的福音带给碰到的有缘人。这样的好人却因坚定的坚持信仰被中共当局非法拘留、劳教,遭受非人折磨。

    坚持信仰被治安拘留

    99年7.20法轮大法被中共江氏集团残暴打压,污蔑诽谤大法和师父的谎言铺天盖地,母志太亲身的修炼经历使他认定大法是最好的、最正的,做好人没有错并坚持修炼,2000年8月北川县公安局把他绑架,并治安拘留15天。

    北京上访遭受毒打被非法劳教

    为了让政府和更多的百姓了解法轮功是什么,告诉政府修大法的人群是最善良的群体,他决定去北京为大法讨个公道。2000年12月28日,母志太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被北京的警察绑架到湖南驻京办事处,办事处的警察丧失人性,把他的头按在抽水马桶里,被戴上铁手铐往墙上撞,铁手铐都被撞断了,受到劈头盖脸的毒打和全身性的拳打脚踢,办事处的警察还抢走了他的手表和400元现金。

    经历了这样不公正的对待,母志太坚定证实法的心仍然不变,在北京多次去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证实大法,抓了被放,放了又被抓,在北京逗留了15天,2001年1月15日被押送回北川关进了看守所。北川县公安局在他上访期间向他家人勒索现金2000元。

    在北川县看守所再次被毒打,恶警肖龙泽指使犯人给他“过招”,经常是拳头耳光不断,以致很长一段时间都咳出血丝,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个多月后被劳教2年。

    母志太在新华劳教所遭到体罚折磨,每天长时间的站、跑、坐小板凳,还要做奴工。由于坚决不写“三书”,在2002年6月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被强迫每天只准睡两个小时觉。(从凌晨3点到5点)

    被骗绑架第二次被劳教

    2005年8月,国保大队长蒲建国、治安科长邓昌达、法制科唐××来到母志太家,以找他出来说点事为由,把他骗到邮政宾馆然后被绑架。对他进行审问,说已经被抓的谁谁把你说出来了,你也说说他们的情况,他不配合不回答再次被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后被第二次非法劳教。

    不断被迫害骚扰家人受株连

    这些年来母志太为坚持信仰、做一个好人,经历了三次被绑架、两次被劳教,家人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和精神上打击,全家人在担惊受怕中过日子。北川县610、政法委、政保科、当地派出所经常性的上门搜家,他的父亲在惊吓和恐吓中2000年得了一场大病,在当年9月份去世。

    2006年8月,母志太第二次劳教回到家后,当地恶警仍不断骚扰,为逼迫他放弃信仰、达到写“三书”的目的,恶警大过年的也不放过作恶。2007年初过大年期间,610人员和当地派出所一伙共十几人上门诱惑、威逼他的妻子与他离婚,他为躲避迫害被迫离家出走。

    2011年10月绵阳地区610办了多个洗脑班,大肆绑架修炼人洗脑迫害,他老家当地的村干部积极充当610、恶警的打手,到处打听他的下落,还跑到绵阳来寻找他的落脚点,打电话假借关心之名要来看他,遭到他当场严词拒绝。

    奉劝北川县还在参与迫害的610、公检法、派出所、村委会人员,天灭中共在即,别再跟着作恶多端的中共傻跑,那是一条通往地狱的路。薄熙来、王立军的下场还不能让你们警醒吗?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和人员:

    湖南驻京办事处
    公安局长 蒲方方
    北川县国保大队长 蒲建国
    政保科长 银万金 组员 刘果 李平 陈一
    610主任 龙成明
    治安科长 邓昌达
    法制科 唐××
    北川县看守所 所长 段业华 警员 肖龙泽(地震中已死)
    北川县政法委书记 江西
    新华劳教所 所长 赵泽勇 中队长 邓刚 董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