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儿女现在的命都是师父给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得法,当时家庭条件很差,一九九八年农历七月初八,我和外甥媳妇(常人)去她娘家乡下收土鸡蛋来卖,返回时到下午五点钟了。走到梅家港已是晚上八点多钟,迎面来了一辆边三轮,从公路左边直冲我而来,把我撞倒在地从我身体左边碾过去,继而将离我四,五米的外甥媳妇撞倒。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听到一个男人惊喜的声音“她没有死”,围观的人见我没有外伤,都以为我内出血非常严重,要司机赶快把我先送到医院救治,我告诉看热闹的人我没事,自己就从地上爬起来了,只见我们的单车被撞飞了,东西撒了一地,外甥媳妇头被撞破了,满身都是血,人坐在地上不能动,嘴里不停的骂那司机,我一边捡东西一边劝她不要骂,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我让司机赶快送她去医院,那外甥媳妇到医院当晚就用了二千多元,四个多月不能动,靠她丈夫背進背出,到现在遇到阴天、下雨还会腰痛、腿痛。我知道这次车祸是来找我索命的,可我在师父的保护下什么事也没有。

我们每天早上四点多钟炼功,到炼功点去要经过桥头,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九那天早上我去炼功点,经过桥头时看见桥上一个拖拉机亮着大灯远远的过来了,其实车子已经到了我跟前,只听见司机:哎!哎!两声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司机急切地说:怎么还不来出租车。当时心想:我是修炼人不能给人带来麻烦,别人也不是有意的。就这样一想我就能说话了,我对司机说:我是修炼人不麻烦你,不用去医院了。我找到鞋子准备往脚上穿,发现棉鞋面子被戳穿了一个圆圆的洞,可我的脚背皮都没破一点。那时大法的“普度”、“济世”音乐磁带刚到,同修们炼完功忙着去听这两个曲子,得知我又被车撞了就都到我家,我和大家一样盘腿静听音乐,听完后同修们见我没事就走了。过了不到一刻钟我的头开始天旋地转,上吐下泻,难受极了,坚持不到三分钟感觉实在不行了只好求师父,马上一切症状消失,过一两分钟又开始天旋地转,上吐下泻,每次最多坚持三分钟就不行了只好求师父,就这样反复发作,不断的求师父,后来我丈夫也不敢离开,帮我一起求师父。一喊师父马上就好,过一两分钟又开始,那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知道这也是来索命的。但每天去炼功没事,去之前我就跟师父说,师父我炼功时特别是炼第四套功法时不让我出现这种症状,弟子不能倒在炼功场上,不能给大法抹黑。弟子以前造下的业应该还。这样持续了三天后没一点事了。

师父时时都在保护弟子,得法不到两年,除了两次要命的重大车祸外,还有高压锅炸开,煮的稀饭炸到天花板上、墙壁上,当时我背对着炉灶,锅盖从我身边砸下,滚烫的稀饭从我头上流到后背再流到脚上,听到爆炸声跑来的邻居看到我皮肤红都没红,连声说:天保佑你了,你们炼的功太神奇了。

一次晚上去农村发真相资料,被一条恶狗闷声不响的冲过来在我膝弯狠狠的咬了一口,差一点跪在地下,当时就出血了,想到救人要紧,我坚持着把真相资料发完。那一夜我和同修发资料走了很远,凌晨三点多钟才回到家中,走了几十里路,回来也没打针、吃药,一点事都没有。

我们法轮大法太神奇了,象这种师父保护弟子的事太多了,无法一一列举,和我同样修炼的儿女也一样得到师父的保护,我儿子刚去糖果厂上班时,没戴手套就揉刚出锅的滚糖,手都快烫熟了也没去医院,不到一星期就好了。三次遇到车祸都是有惊无险。我女儿十六岁那年被三米多高、三个人抬不动的大衣柜砸倒,压在下面人都看不见,当我们把里面的东西搬出来再抬开柜子看时,女儿爬在那里一动不动,抱起后也没哼一声,我就喊师父,女儿马上长哼一声:妈妈,有师在,有法在,师父会保护我们的。我女儿说她牙也松了,背脊上的水都到鼻子里来了。可到第二天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我女儿生孩子也得到师父的呵护。

师父十多年来一直保护着我们,回想起这些看看自己现在还不能精進,真是愧对师父,这次写稿是对自己的鼓励和促進,我要抓住这最后的时间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