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又一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

一、善的力量

由于自己修炼中有漏,抑或邪党太邪,一日,误入邪恶之徒设下的陷阱,被610非法劫持。身上携带的真相资料、真相币,还有U盘(内存有冤判我十年的《申诉状》等)等统统被抢夺去了。我立即发出正念并请师尊加持:叫邪恶的解体,不正的归正,有缘人得到救度。顿时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得到缓解,他们放开抓我的双手,都去查看资料了。

当他们确证到我的身份之后,那个为首者冷冷的直呼我名:梅梅,久仰大名,不得一见,今天我们终于见面了。我并没有动气,说:那好,说明我们有缘,那就好好的谈谈吧。他右手抖动着一叠真相币,用左手指点着说:好好的钞票,上面印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没待他再说下去,就威严而又平静的打断他的话题:你念念给大家听听什么叫乱七八糟?他真听话的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已经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诚念法轮大法好!灾难来时命能保!

我说:这不是很好嘛,传递的是当今时代的最强音,是救命的信号,谁能得到她谁就受益,谁能诚心敬念她就得福份;如果不印上这些,上面只有毛魔头的像,散发的都是邪恶毒气,那才真正是乱七八糟害人的东西。他又指着那些真相资料:那这些又做怎么解释?我说:你好好的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对你百利而无一害。拿去吧,也给你们的同事和亲朋好友都看看,凡是看到的人都会受益的。

就在此时,我的大脑中打入了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的讲法中的一段法:“他们这些参与者的背后都有着庞大的生命群。每个生命、每个人都不简单,背后都代表着宇宙庞大的生命群。一个人得度,他就代表着他背后的所有生命都将得度,因为在世上的人、今天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在天上的王下世转生成了人。”心中升起从未有过的慈悲和神圣感。我劝他们尽快三退,劫难来时你们才能保住生命,才有未来!

虽然当时没有明确态度,但这是一个良好开端。他们已同意让我回家居住,听候通知。在此后的来往中我都分别将他们作了三退,有的还成了朋友。我知道这是善的力量。这条路是师父给我铺垫的,是师父的呵护。

二、司法人员说:请把我妻子也退了吧

回到家,我立即向内找、学法、发正念,直到第二日早晨发完六点钟的正念,我感觉到我的空间场一片清亮。正想闭目养会儿神之时,脑海里浮现出:“大戏谁是风流主 只为众生来一场”(《洪吟二》〈下尘〉)两行热泪滚滚而落。

我将房门关起来,继续学法、发正念,一日无事。第二日上午司法局人员打来电话,要求我到某某处学习法律。我坚定的对他说:不去。并告诉他,我的第二学历学的就是与法律相关的专业,其后每年的法律考试都是满分,不需要学了。同时我也告诉他:法律学了有什么用,又不按法律行政,另搞一套,不学。对方思忖了一会说:好吧,那就不来吧。

下午,他又打来电话,话说的很婉转客气,要求来家造访,并说要和我探讨探讨问题。瞬间,我的意识中清晰的出现师尊经文《建议》中的一段法:“作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况下就是要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从而维护大法。个人的提高与圆满就在这过程中。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呢?”随之发出坚定一念:要救他,要救成他。我特意将见面的地点改在茶社。他自我介绍说:我在校是专攻法律的研究生,毕业后分到了司法部门工作;昨日我调看了你的卷宗和你保存在U盘里的《申诉状》,我才全面的认识你;论年龄你是我母亲辈的,论学识是师字辈的,理应尊重您才是;我发现我所学的、你所行的与我做的一比较,自己却糊涂了。

我说: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被现今的统治者搅混了。法律是国家的法律,是这个国家全体人民的法律,不是统治者的法律,更不是某个掌权人的御用工具,现在法律界执行的尤其是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行使的是后者,可以说中共建政以来都是这样做的,即领导人定调子,法律上找条条杠杠,没有的还可以再制订、修改、补充,说到底就是谁官大谁说了算。你看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不就这样做的吗?迄今为止没有一个正式文本将法轮功“定性”。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做出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和“两高”关于“对邪教的司法解释”中也没有提到法轮功三个字,也就是说法律从未认定法轮功是×教。充其量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人民日报》发表的评论员文章《法轮功就是×教》,这个只代表江××个人意见的评论员文章,不能作为“定性”的法律依据,而且是严重违法的,该文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完全是诬蔑诽谤。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行事做人,邪什么邪呀?!是不是“邪教组织”不是江××就能定性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二条:“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即定性、定罪过程必须是符合司法程序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将广大法轮功学员按“×教组织”罪名处置是严重违法的。

他惊疑的说:听阿姨(他改变了对我的称呼,我也接受了)这么一说,好象我身上的绳索被解套了一样,轻松了很多。这几年我们都是这么稀里糊涂的干的,国家法律成了某些当权者的御用工具,我这个司法人员也成了工具的执行者,真可悲。我支持您申诉!

被谎言蒙蔽者的觉醒是可喜的。我告诉他:你得救了。就凭你这句正义的呐喊,就拥有了美好的未来。接着我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 伪案,讲了“藏字石” 等。讲到退党的事他也欣然答应了。我给他起了化名,他说:阿姨,您真善良。我说:你也很善良啊。我们修法轮大法的都善良,我们就是修善的,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为救人,为别人好。他说:我理解了。我不瞒您说,和您在一起有一种快乐的感觉。我说:我们有缘,这是缘份。他说他信。临别时我送给他一枚U盘,告诉他里面有破网软件等,自己可以上明慧网,了解更多的信息,你就更多的了解法轮大法,也就知道自己今后该怎么做了。他说:谢谢阿姨,请把我妻子也退了吧。

我发现他变了,彻底改变了,整个换了一个人。

三、街道、社区人员说:以后我们就不来打扰你了

司法局的人得救了。我清楚,是师尊的呵护,是大法的神威,是善的力量。第二日,街道和社区的三个人不约而至。我不管她(他)们的态度如何,尽我主人之责接待。为首者问我:你知道我们要来吗?我笑着点点头。她说:那好,我们就谈谈吧。

我拿定主意:要谈的就是讲真相、揭邪恶、劝三退、救她们。并请师尊加持,发出一定要救成他们的一念。

她问我为什么要参加非法聚会。我告诉他们:你们了解的情况可能有误,第一,不存在什么非法聚会,我是一个合法公民去探访另一个合法公民,这种行为完全是正常而又合法的;第二,公安人员以私自撬门的方式进入居民家中蹲坑,实际上犯了“私闯民宅罪”;第三,对法轮功学员维护信仰、维护正当合法权利、坚持修炼的行为,进行判刑、劳教、拘留、洗脑的方式和手段都是违背宪法精神的;第四,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教人按宇宙的最高法理真、善、忍修炼,身心健康,道德回升,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我要是不修法轮功,我今天在不在人世还得打个问号!我从小体弱多病,三十多岁就得了严重的乙肝,什么偏头痛、子宫肌瘤、肾囊肿、支气管炎、脾肿大,还有什么心衰,反正五脏六腑没什么好的,而且人的脾气特别暴躁,又自私任性。是法轮大法和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个大恩大德我要报答,做人不能忘恩负义,所以我常对人说的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同时,我们又是修善的,我要把自己得到的益处、好处告诉他人,使更多的人受益、得到好处。如果不这样做就是自私的,就是不善的,不符合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善良的修炼人大打出手,自己却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把一个好端端的国家搞的怨声载道,经济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把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败坏沦落到如此可怕地步。现在世界上十多个国家针对它迫害法轮功的事实证据,起诉它犯有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些真相,不要再被邪恶利用,当替罪羊、做殉葬品,分清善恶、正邪、好坏,在自己可行使的职权范围内,保护善良人的善举,神目如电,善恶有报是天理;同时,我更期待你们再朝前跨一步,勇敢的退出中共这个邪教组织,得到福报,拥有美好的未来。

这三位街道、社区人员听我这样一讲,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她(他)们说:你觉得法轮功好,你就在家炼不成吗?我说: 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她的传出是为所有众生的,你们今天要是不听我说,不是也对大法有错误认识吗?不是也被谎言所蒙骗吗?你们生生世世就在期盼着这个大法,如果我今天不告诉你们,将来到大难临头的那一天,你们可就要责怪我太自私自利啰!今天你们三个在这儿,我就给你们起个化名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吧。她们都微笑着点头,说:以后我们就不来打扰你了。我说:是朋友,我欢迎来做客。三个人都笑了,笑的很开心,高高兴兴的离开了我的家。

从给公安、司法、街道、社区的工作人员作三退,是神圣的师父洪大的慈悲感化启悟了我,使我能放下自我,为别人着想,走师父为我们铺垫的路,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