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怀化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更多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利用全部国家机器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用谎言欺骗煽动仇恨,挑动人心。湖南省怀化市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判刑、高额勒索。下面是陆续曝光的更多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易欢美,女,六十多岁,住怀化鹤城区西站。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被五次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被非法拘留共八个多月。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天,被非法关进会同县看守所,后转至清县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三年。湖南长沙女子监狱对易欢美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晚上,强迫易欢美看给法轮功造假录像,让易欢美坐一张小凳上至夜十二点,时间长了, 易欢美受不了,洗澡时,倒在厕所里,瘫痪了。恶警强行给她灌药,易欢美不吃药,二十多个犯人压住她灌药,并将其他法轮功学员安排在会议室不准知道易欢美的事。回家后,易欢美住了三次医院,越来越重。炼功后,才恢复健康。

◇ 杨秀英,女,七十岁,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开始修炼大法。一九九九年九月以后,多次被非法拘留,并非法劳教一年。杨秀英不愿意去劳教所,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六一零办”的人经常来家骚扰,找杨秀英。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杨秀英被绑架到拘留所,公安局将她送到看守所,杨秀英不配合,绝食抗议,很多人压住她在刑床上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杨秀英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送到株洲后,当日回家。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杨秀英去贵州孟溪镇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杨秀英喊“法轮大法好!”警察用手打她的脸,用脚踢她。杨秀英被送到当地松桃县公安局,杨秀英不愿上车。恶人抓住杨秀英,就往车上撞、推,到松桃县时,杨秀英不愿意去公安局,警察用力推、拖、打、在公安局非法审问,杨秀英证实大法,讲法轮功好,警察又打她,强行拍照,强行抓杨秀英的手按手印。后来,杨秀英被贵州松桃县非法判十五天行政拘留,实际十六天才回家。二零零九年元月,杨秀英被怀化市芷江县罗旧乡政府绑架。怀化鹤城区“六一零办”非法抄家,大法书资料等被抄走。

◇ 杨贵玉,女,五十多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杨贵玉去北京上访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十月二十七日,在天安门被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被怀化公安非法判拘留十五天,警察、“六一零办”人员去北京的费用强行要法轮功学员支付,杨贵玉被勒索八百元左右。二零零二年十月,杨贵玉在街上贴“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被团结派出所恶警张铁绑架到团结派出所拘留一个月。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杨贵玉刚从老家探亲回来,第二天早上未起床,团结派出所谭永春为首与鹤城区国保大队恶警到杨贵玉家,从床上叫起,非法抄了杨贵玉的家。杨贵玉睡衣未换,被绑架到团结派出所,恶人还非法抄了杨贵玉儿子的家,抄走了各类大法书、光碟、手机、移动盘、U盘、MP3、MP4、电脑等,同时将杨贵玉儿子与他人合伙开店用的电脑、打印机全部拿走,并拿走了杨贵玉私人的金银手镯、戒指、儿子的购房合同、发票,没有现场清点清单。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第二天杨贵玉回到家。杨贵玉去他们那要她的物品时,恶人不认账,经济损失达二万元。

◇肖桂英,女,六十岁,一九九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号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被中方县“六一零”行政拘留十五天。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进怀化第一看守所,非法判刑三年,在监狱强行转化,不配合监狱写骂师尊、骂大法的“作业”,就坐老虎凳、电棒击、面壁、蹲马步、跑步,关禁闭迫害。晚上炼功,犯人拳打脚踢,推倒在地上,并关禁闭迫害。

酷刑演示:蹲马步
酷刑演示:蹲马步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鹤城区公安分局政保负责人舒勇、鹤城区“六一零办”负责人杨春晖等人非法闯入家中,抢走了一体机,复印机等物品,并非法关进第二看守所。在此期间,肖桂英书面抗议江泽民给法轮功造谣,绝食三十七天,看守所强行灌食。有一次,国保从看守所非法劫持肖桂英去怀化军分区审问,罚站一天一夜,不准闭眼睛。肖桂英被鹤城区法院判刑八年,送到湖南省长沙女子监狱迫害。一入监就被送严管班一个月,严管班不准自己盛饭,监狱犯人给多少就吃多少,有时吃不饱,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在中队后,搜走了肖桂英的大法资料,关禁闭一个星期,有一次要肖桂英抽血,肖桂英不配合。七八个犯人压住她,强制抽血。后来,肖桂英被转到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中队,在房间里,肖桂英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将肖桂英双手反铐在床上几天,用手巾塞她的嘴,两个牙齿被搞掉了,两副铐子铐住肖桂英在窗子上一天一夜。肖桂英的全身被他们踩、拉,全身肿了,全身乌黑,回家两年了,一双脚还麻木,恶人们在肖桂英床上写大法的坏话,师尊的坏话,肖桂英撕掉了,恶人又将肖桂英双手铐住,打她,打得肖桂英全身又肿了。上厕所,只准五分钟,每天只能三次,恶人并扬言:拉大便在房里就要她吃掉、小便就用舌头舔掉。肖桂英憋得难受极了,冬天恶人要肖桂英在地上爬着上厕所,冻得双手僵硬。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怀化市中方县“六一零”国保大队十几人来肖桂英家骚扰,企图绑架她去怀化洗脑班,肖桂英不配合他们,恶人从中午守到下午五点才离开,并要强行炸肖桂英家的门。肖桂英被迫流离失所,他们威胁她儿子,找不到肖桂英,就要开除肖桂英儿子的工作。

◇杨春希,男,七十多岁,没有双脚的残疾人。二零零零年九月,杨春希被怀化市中方县铁坡乡政府绑架到车上,关在乡政府,“十一”后才回家。二零零二年九月被抢走耕牛两头,当年价值一千多元,大法书五本、录音机两台、电视机一部等。

◇杨爱金,男,三十二岁。二零零零年六月二日,怀化中方县铁坡乡政府杨司清、杨卫平、谢玉友等人围住法轮功学员,先抓住杨爱金就把他打倒在地,将杨爱金倒拖在地上,围观群众看到,指责他们。二零零零年九月,铁坡乡政府开着车绑架全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乡政府,先抓杨爱金,过了“十一”才放回家。二零零一年农历八月二十三日,杨爱金、杨秀英、杨美秀三人去黔阳县万溪赶集,被人恶意举报,将他们三人绑架到万溪学校操场,将他们吊在篮球架上,杨爱金、杨秀英被打了几十分钟,全身多处是伤,血流不止,随后将他们三人押去安江看守所关了一星期,回家后,又被本乡政府关了二十多天才放回家。杨爱金去海南打工。本乡政府陈克飞知道后,随即赶去海南,与海南六一零串通迫害杨爱金,三、二天要杨爱金汇报,杨爱金在荒草地打坐炼功,被关押到当地文昌市公安局。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知。

◇杨楚有、丁玉仙夫妻俩于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三月,刚学几天当地派出所李吉春、覃建荣等四个警察到家干扰。二零零零年七月,夫妻上京反映法轮功情况,当地乡政法委书记,强行到单位医院会计出纳手中扣抢退休金三千元。被行政拘留回家后,又从他们女儿手中要走五百元,共三千五百元。二零零七年七月,当地派出所杨春艮等五、六个公安开车闯进他们家翻箱倒柜,抢走了MP3、P4、光盘、大法书,约五百元的物品。从一九九九年来十二年,当地公安和“六一零办”的经常去家干扰。

◇ 姜云球,女,五十二岁,住怀化市中方县铁坡镇。一九九九年“七、二十”后,铁坡政法委书记周斯奇、李绍刚、曾庆方、张山军、铁坡派出所教导员梁肖荣等一伙闯入姜云球家,逼她写“不修炼保证”,姜云球不配合,经常被监视。之后,因为进京上访,多次被非法拘留和勒索现金。二零零零年七月,再次去天安门护法,中方县公安局肖在才、张洁、雷道、乡政府李绍刚等人将姜云球等戴上手铐,送回怀化,被关在中方县公安局一个小屋里。姜云球被铐在石墩上,不能站,也不能坐,一直弯着腰,当时天气炎热,他们不给水,不给饭,每天两个人守着,深夜十二点,肖有才、张洁换班对姜云球严刑逼供,张洁用警察杂志打姜云球的脸,肖有才用枪指着威胁姜云球,并用恶言咒骂,姜云球的汗水和泪水交织。第三天肖有才、张洁把姜云球铐在窗户上脚不沾地悬挂着,还踢姜云球的腿,大声骂,不准睡觉。大约晚上八点又把姜云球铐着推进一间空调房,用冷气冻姜云球。第四天下午,把姜云球关入看守所,老虎凳,恐吓、威逼、被折磨三十七天,被勒索三千八百二十元。九月,姜云球被关到白马垅劳教所迫害,由于不配合,被罚站,坐小板凳,铐在床架上,不准睡觉及大小便,关严管队。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上九点,姜云球在走亲戚回家的路上,被铁坡派出所所长华安带人绑架,他们六人把姜云球抬进派出所。第二天,送往怀化遣送站,关在一间臭气熏天的小屋里,没有床,仅两块木板,一个小塑料桶来装大小便,不准漱口洗脸,每天一碗饭放铁门口。姜云球询问他们,他们声称奉公安局刘小平、李卫平、六一零杨英富、杨长狗的命令所为。被迫害五十三天,被勒索五百元。

二零一零年九月初六下午三点,中方县国保大队长张文勇、公安李卫东“六一零”雷建华、小马,铁坡镇政府的杨剑、陈生龙、王辉、铁坡派出所林安平、杨长生等十八人闯入姜云球家营业门市部,其三女五男把姜云球压倒在地抬进车里。当时姜云球的手脚全是伤痕。头上有包,家里的大法书被抄走,在怀化洗脑班,每天两人监视,洗脑、恐吓、罚站、不准睡觉,悬空铐在窗户上,食物中放毒,二十一天时,姜云球呕吐,视力下降、晕睡。有一次姜云球晕睡时,守姜云球的姜平说:姜姐,你不要怪我,他们每天都问我看管你的对象的碗是哪一个。姜云球被洗脑班关了三十二天,体重减轻了三十多斤,走路、下车需人搀扶。

◇李保星,女,五十八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住鹤城区机关大院。多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五月被非法送株洲劳教所迫害一年。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六日被非法抄家关进看守所一百多天。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鹤城科技局将李保星骗到办公室,被鹤城区公安国保大队及“六一零”人员强行从五楼拖到一楼送怀化洗脑班,非法关押五十七天。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在舞水路,李保星讲“三退保命、保平安”时被恶人举报,关押在怀化第二看守所被鹤城区法院判刑三年,被送往长沙女子监狱迫害。李保星被非法抄家五次。

◇向淑雪,女,五十岁, 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多次被非法拘留和勒索高额现金。二零零零年三月,被溆浦县公安局勒索现金五千五百元(其中保证金三千元,公安人员去北京接人的车旅费二千二百元,拘留所生活费三百元),同时被单位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察看期间正常上班,只发生活费一百七十元。二零零零年七月,向淑雪第二次进京上访,被天安门前门派出所绑架,又转到昌平派出所,两个严警气急败坏的咒骂,扇耳光、用脚踢、从头上浇冷水,一个胖恶警很邪恶的说:“你不说,我什么都干得出来”,被关押多月,扣压现金七百元。二零零二年七月,向淑雪正在家里取衣服,单位警察欧阳一平、溆浦县恶警潘高国在怀化学院保卫处一姓杨的带领下闯进她家,鹤城区国保大队长舒勇参与迫害,将向淑雪家的楼上楼下围住,抄家、抢走了《转法轮》等大法书。他们当着向淑雪不到十岁的女儿的面,绑架向淑雪到本单位宾馆,通宵非法审问,不让她睡觉,潘高国叫道“你都到了地狱了,你还不知道人间地狱,你不说,到时候会让你说的。”到第二天晚上十二点,他们轮流睡觉的都感到累了,才让向淑雪睡。半夜向淑雪醒来、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流离失所期间,向淑雪与几名法轮功学员到通道县散发真相资料,被当地县委办公室主任王文春跟踪,被当地“六一零”绑架到通道县看守所,通道“六一零”及恶警对男法轮功学员付云施暴殴打,王文春抓住向淑雪等的头发强行拍照。本单个恶警欧阳一平等赶到通道,欧说:“又害得我们要出来游玩一趟。”向淑雪和申德秀被关到溆浦县看守所,向淑雪的手被铐烂,在通道看守所坚持绝食,回溆浦看守所继续绝食抗议,溆浦看守所狱警配合欧阳一平带领五名罪犯将向淑雪压住,一个姓朱的狱医捏住向淑雪的鼻子,用一个削尖的塑料硬管插进向淑雪的喉管,野蛮灌食。向淑雪的一颗牙被撬松,咽喉处被伤、痛,当时围观的警察加犯人有十多人,只听得一警察说:牙齿撬坏了赔你一副金牙齿。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法轮功学员申德秀也被灌食,其后狱警配合六一零及欧阳一平在向淑雪的食物中放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向淑雪身体受到了伤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八、九点钟,向淑雪被带到溆浦招待所宾馆,当时有邓运宏、欧阳一平、潘高国、石林、武小山、李海滨等八名湘维及溆浦警察,向淑雪喝了他们早已准备好的水过后,身上有了上次中毒的痛苦,直到下午四点,他们看到向淑雪痛苦强忍的样子,才草草收场,将向淑雪关回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三月,恶人欧阳一平、舒睛芳、女警赵红等四、五个警察将向淑雪和申德秀送株洲劳教所迫害。车子才开动,大好的晴天顿时乌云密布,冰粒、雨、雪漫天飞来,老天在悲愤、落泪……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不收,欧阳一平竭力与一男警交涉,不知通过什么交易,硬是把向淑雪和申德秀塞进了劳教所。劳教所要转化迫害向淑雪,早上五点钟就叫向淑雪起来,被带到警察的办公室或某角落里,强迫听洗脑谎言、看造谣录像,晚上十二点后,所有人都睡了,才让向淑雪洗漱睡觉,每天坐十八、十九个小时的小板凳,臀部痛得磨出了茧子。开始个把星期,向淑雪吃不下饭、发晕,她们把向淑雪带到医务室打吊针,一天下来,向淑雪的头象裂开似的痛,向淑雪问“夹控”:打的什么药水?她说:葡萄糖。打营养药怎么有头痛的反应呢?向淑雪被强迫做奴工,生产任务重、完不成任务的要加班,非人道的二十四小时监控,向淑雪自己不能去打饭,说话、洗澡、上厕所都受到监控,行为无自由,精神上更是受到强烈的侵犯,经常被强制听邪悟洗脑谎言、看造谣录像,千方百计的想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扭曲人的灵魂,正如潘高国审问时所说的“人间地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