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双盘腿 修炼路走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从一九九六年得法以来,转眼已经过去了十多年,每每想起得法后的点滴,无时不感师恩的慈悲苦度。以下是修炼中出现的一些小故事,今天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如有不妥还请予慈悲指正。

一、神奇双盘腿 修炼路走对

记得在一九九六年夏妈妈得法的时候我就看了《转法轮》,虽然一直信佛,总是喜欢将腿单盘坐着,可那时候总觉得自己年轻,刚上班,还有很多常人中的利、欲难以割舍,不想那么早就走入修炼,又怕拒绝妈妈让妈妈难过,看看自己长得壮实的身体,觉得肯定难以把腿双盘上,而退休以后不那么喜欢运动,肌肉也会萎缩些,那时候自然能够将腿双盘的,就说:“到我能够双盘腿的时候再开始修炼。”

话是这样说出来了,妈妈当时就拿出《精進要旨》,翻到《退休再炼》这篇文章让我看,当时很奇怪,怎么老师(那时候没有修炼,刚走入社会,就叫老师)知道我怎么想的、还出了文章呢?我对妈妈说:要缘份到了我自然能够双盘腿,您也别着急啦。

之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妈妈到省城去参加法会,路过我那里,我正坐在床上看电视,妈妈很吃惊的说:“看看,你腿都能双盘,我还是单盘呢。”我一看,嗨,真是双盘呢,我怎么不知道呢?此刻妈妈说:“看来师父已经在管你了,你还真有缘份呢。”看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盘上的腿,为了常人不食言的面子心,我开始认真学起《转法轮》。也开始学炼功动作,之后去当地辅导员那里领炼功音乐带,辅导员说:“现在资料有些紧张,没有现成的,只有一套是另一个学员因为常卡带退回来的,你拿去看能不能放,能放就给你,不能放就还给我吧。”我拿着录音带想:“既然老师一直在管我,这肯定就是留给我的啦。”当时我就要给资料成本,辅导员说什么也不肯要,还说:“这本来就是别人还回来的,我也说过这盘带子是留给有缘人的,肯定不要钱,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呢?”

那时候我还没有真正走入修炼,心也不稳,看见被录音机卡着拉得细细的录音带,心里也担心带子放不出来,于是也没有执意给钱,拿着录音带就回到了寝室,放在陈旧的录音机里,打开开关,师父洪亮的嗓音便从录音机里传了出来,于是我也不由自主的跟着音乐炼了起来,随着修炼的提高,明白了还是应该去给录音带的成本钱,结果几次都被当地辅导员同修拒绝了,他说:“能够放得好是你的缘份,以后精進实修比什么都好。”想师父为了给我这个不争气的学员留下这套录音带,如此的良苦用心,怎么也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到九九年7.20的时候,我虽然没有见过师父,但在邪恶的迫害中,也没有迷失,从而走了过来。

二、正念又正行 见证大法好

那时候,时常觉得自己年轻,与老年大法弟子有区别,所以时常修得很不精進,尽管表面上的改观让常人看着很是羡慕,皮肤白里透红,走路气质也越来越好。我与人洪法,可很多常人还是以为我单位、家庭条件好,一定是吃了什么、用了什么的原因。九九年四月中旬一天,我去管户收钱,过马路时被一辆摩托车撞倒,摩托车从我腿上压过去,当时摩托车主很是害怕,可是我一点也没有觉得疼,清醒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快点走吧,一会人都来了你就走不了啦。”摩托车主吃惊的站那,傻了,我说:“你还愣着做什么?走呀,我是修法轮功的,没事,你走吧。”那摩托车主也没有多想,骑上车走了。一会马路两边门市部陆续跑出来一些人,看到我白色牛仔裤上摩托车轮胎印迹,很是气愤,其中有个管户非要用自己的汽车去追,被我拦下来了,我慢慢站起来,心里说:“师父,他也不是有意的,我知道此刻我被消去了一个大业,让我正常走路吧。”边想边说:“我没有事呢,你们看,我可以走。”说着,抬脚就走,路人看见我正常的脚步议论纷纷:真怪了,明明看见摩托车从她腿上轧过去的,看那牛仔裤上的车轮说明我们没有看错呀,她怎么和无事人一样呢?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看着呢。”那一刻,之前被我洪过法的一建材老板娘说:“我相信你们这是正法了,以前只听你说,因为对你们单位有成见,也没有怎么搭理你,看来我是错了,我决定和你一起炼功。”就这样,一个生命得度了。

之后的五月份,我再次去收钱的时候,一管户因为对以前收钱的某管理员有成见,对我蛮不讲理,还大打出手,我自然是没有还嘴也没有还手,而我因为有了前面的那段摩托车事件,大家纷纷指责那个打人者,这在我们国家执法者与老百姓发生矛盾,老百姓维护执法者的事在我上班以来好象还是第一次呢,后来老百姓帮我叫来了警察,还告诉了我们局长,我们局长听后也很气愤,说要对方不仅负法律责任,还要对我進行赔偿,并且当即就叫车把我送到医院進行检查,我自然不肯去,可是局长却很严肃的说这是纪律。我想:“以前我没有修炼的时候不是总让管户下不了台吗?今天来个反的,就算让对方出口气吧,身体千万不能出现状况。”检查结果出来后,还真的一切正常。这样局长还不依不饶,说:“你得住院至少一个月,没事也得让他们损失点医药费,让他们请人在医院照顾你。”我就对局长说:“她已经引起公愤了,可我依然用善来启悟她善良的本性,就不信她还会那么恶。”边说我就边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因为以前给局长洪过法,只听她说:“要不是因为4.25事件,我也与你们一起去炼功了的。象你们这样的好人,现在世上啊真是少见。”

三、大法显威力 迫害难为继

九九年7.20,全国上下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那时候每个单位都被迫走形式,我们单位也不例外,尽管单位领导明白大法好,可是却架不住常人大染缸的污染,跟着开迫害会、打迫害的横幅,还与其它会议一样准备留下影象。那时还不知道怎么发正念,我只是想让他们的会开不成,至少不能让他们以此去炫耀。记得那时刚刚知道师尊发表了《洪吟》,我们那里几百人就一本,我就用笔记本抄了,坐在会场就开始不断的默读、默背,然后默写,感觉会议与我没有一点关系,至于他们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一点也不知晓。第二天就听局长说:“明明是过年后才买的摄像机,好几万,怎么说坏就坏了呢?”之后我才知道,那天迫害会议什么也没有拍到,摄像机莫名其妙的坏了,返厂修理还说是好的,就是什么都摄不到。

记得二零一一年,单位领导说是通过关系将我的什么拿掉,让我按照他们编好的谎言回答几个问题,我不置可否,第二天,六一零、人员到我们单位问我关于炼功的问题,我没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除了发正念,就从法律层面阐述修炼的合法性,同时告诉他们:“我炼不炼功就与我打不打球,唱不唱歌,信不信神一样,不是你管的范畴。”这时单位一同事平时满明白真相的,那一刻却说:“是可以不管,可是毕竟上面说不许炼,你是公务员,就不炼吧,再说,看我们不炼的就可以随便说……”我边发正念边制止他说:“你又没有炼功?这些话你怎么可以随便乱说?你都没有走進来呢,你对法轮功了解多少?请你还是为自己积点口德,别随便说自己根本不了解的事情,好吗?”当时他就停止了他的瞎话,同时,单位有人打电话让他出去了,他刚出门我就对610的人员说:“其实我是满真诚的为你好,炼功人真的是一群很好的人,你看现在社会这么复杂,外面打、杀、偷、抢……那么多乱象有没有修炼法轮功的人?你们不抓坏人,把精力放在对付法轮功上,真的不值。”说完,我又继续发我的正念。后来,这个六一零警察再也没有迫害法轮功学员,我总在街上看见他维护着当地的治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