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东光县一对孝顺夫妻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今年五十岁的张国军是河北东光县连镇镇任现龙村村民,他的妻子邢淑菊,今年五十四岁。夫妻俩因为修炼法轮功,变成一对对长辈非常孝顺的典范,在乡里有目共睹。

就这样一对好人,却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遭邪党绑架、拘禁两次,各被洗脑一次,直接经济损失数千元。

修炼法轮功疾病不翼而飞

邢淑菊修炼前患有尿道炎,厉害时疼痛难忍;还患有腿疼病,累了时蹲下都起不来,医生诊断她的膝盖骨骨膜都磨没了。自从她修炼法轮功,严格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做人,仅半年的时间奇迹出现了,她身上一切病症不翼而飞,见证了法轮功的超常不凡。

邢淑菊感动公爹

张国军兄弟五个,他是老大,以前家庭矛盾特别尖锐。他的四个弟弟都给父亲养老金,张国军也想给,可邢淑菊就是不同意。因此老父亲曾经拿着刀子找他们夫妇算账。随后张国军把给老父亲的养老金送到三弟家,结果邢淑菊竟然又给要了回来。

因家庭矛盾,邢淑菊和弟媳不说话,这些事乡里乡亲的都知道。

可邢淑菊修炼法轮功后,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化解了与公爹的矛盾,对老人非常孝顺;妯娌间的矛盾也化解了,和她不说话的妯娌有了难处,生活不富裕的邢淑菊拿出数千元相助。看到邢淑菊的改变,老公爹很感动,他这样说:“如果我的五个儿媳都炼法轮功才好呢。”

张国军感化老岳父

张国军修炼前后变化也很大,他以前爱赌博的恶习彻底改掉了。一次他拿百元票买东西,发现是假钞,他说不能再让别人受骗了,当场就把假钱撕了。现在人们如果误收了假钱,一次花不出去,还会再想法花出去,张国军如果不修炼法轮功,他就做不到这样。

张国军和岳父是同村,由于岳父听信了邪党的谎言,极力反对张国军夫妇修炼法轮功,老岳父找上门拿着板凳打姑爷,让乡里相亲知道的就有两次。张国军好心给岳父拉了一车棉花柴,卸下车了,固执的老岳父又让他一点不剩的拉回去。

虽然岳父这样刁难他,可张国军不急不怨,老人有事,他照样上门帮忙,老人有病,他给请医买药,慢慢的岳父被感化了,同时也了解了大法真相。张国军的父亲去世后,就将岳父接到他家长住了。

张国军夫妇孝敬老人的行为,在乡里乡亲中有目共睹。

法轮功遭受迫害 夫妻俩被非法拘禁和洗脑

一九九九年七月,教人向善的法轮功竟然被江泽民和中共互相勾结残酷的迫害,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邢淑菊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本着对政府的信任,进京为法轮功上访,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他们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邢淑菊和一同上访的曲淑芬被县公安局副政委王希杰劫持到驻京办事处,后来被连镇镇的书记匡鸿兴和派出所所长崔永君遣送回连镇镇政府,在门卫室被拘禁了一宿,一直被戴着手铐。后来和从他们家绑架来的张国军、门丙成(曲淑芬的丈夫)共四人,被非法关在政府会议室,他们一直被戴着手铐,当时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头子是负责政法的赵万祥。八天后由他们的村支书担保,张国军、邢淑菊夫妇被榨取1500元所谓的保证金,门丙成、曲淑芬夫妇被榨取二千元后才被释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快到新年的时候,由马秋田等几人,把张国军、邢淑菊夫妇又骗到连镇镇政府,和门丙成、曲淑芬夫妇四人在政府办公室被非法拘禁四十五天。这期间赵万祥把全镇的大小职员(除正书记、正镇长外)都安排了值班,二十四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煽动全体职员对大法的仇恨,要求值班人员记录他们四人的言行。赵万祥还叫他们四人骂师父,邢淑菊问赵:你怎么能叫我们骂人呢?赵万祥被问的张口结舌,在一旁负责党组织的马某给赵打圆场你们要骂你们师父,不就说明你们真转化了吗。可见邪党就是邪,它的官员认为把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转化的学会骂人就算符合它们的要求了。

大年三十那一天,张国军、邢淑菊他们要求见赵万祥将他们无罪释放,要回家和十几岁的孩子一起过年,管勤务的副镇长说:“主事的出远门了,不在家,我也没权放人。”负责宣传的郑培合说:“看你们的档次?还想见官,我们天天在这上班见官都很难。”这时四人一同向那位副镇长要求见赵万祥,他不同意反而叫来警察小卢、小马给四人戴上了手铐。他们四人说:“自古过年全家吃个团圆饭,你们家也有老也有小,我们也没犯罪,大过年的给我们戴着手铐?”这时副镇长、郑培合几个人在屋子里嘲笑,看着小卢、小马用暴力将四人铐在暖气管子上。过了两个小时,下午三点半左右,听到赵万祥在院子里说话,四人才知道他没出门,刚才的事很可能是赵万祥在背后使的坏。晚饭后赵万祥走到四人面前分别查看了一遍,说:“大年三十戴着这玩意真好看啊。”接着和值班人员嘀咕几句就走了,一会小卢、小马进去把四人的铐子拧紧,小卢说:“今晚怕你们跑了,想要把你们弄到车库里收拾收拾,不过咱们打交道这么长时间了,算了吧,今晚老实点。”就这样,四人被铐在暖气管子上一夜算过了年。到了早上四、五点钟左右鞭炮齐鸣响成一片,场面让四人心酸。

张国军、邢淑菊的家中大孩子十六岁,小的十二岁,孩子小从没离开过父母,不会照顾自己更不用说管家务事了,致使水管忘了关,屋子里泡了老深的水,东偏房差点给泡倒了。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上十二点多,芦姓警察带领数人,翻过张国军的院墙,恶人踹开房门把张国军夫妇从睡梦中惊醒,在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张国军就被恶人连推带拉的抬走塞进车里,此时的张国军光着上身、光着脚,恶人随手从炕上抓来的衣服也不让穿,将张国军绑架到连镇派出所,在门卫室把戴着手铐的张国军冻了一夜,蚊叮虫咬,第二天才让他穿上衣服被强行送到大张洗脑班(灌输谎言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黑窝),镇上派两个人看着他,:给灌输谎言逼迫写放弃信仰的保证。邢淑菊去洗脑班要人,问司法局干部施秀清:我丈夫没偷没抢做好人,为什么抓他。施秀清说:还不如偷、抢呢,那是能耐、本事。看来你也炼啊?下次办班就找你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邢淑菊果真被连镇派出所的秦义中、王某等三人劫持到镇政府,赵万祥亲自带着两个女的把邢淑菊送到大张洗脑班,在洗脑班里,邢淑菊被关在一个屋里,由那两个女的看着,也是整天被灌输邪恶的谎言,逼迫写保证,开始邢淑菊不写。一天恶人想使坏折磨她,用车轮战术每两个小时换一个人看着她,不让她睡觉,直到午夜十二点多,邢淑菊强烈的要求休息,他们才算罢休。这样邢淑菊又被非法关了二十天。

后来的几年里,每到敏感日就会有人到张国军家骚扰,不去人也得打个骚扰电话。多少年没清净日子过。在中共的天下善良人没有安稳日子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3/河北东光县一对孝顺夫妻遭迫害经历-253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