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份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过去两月来,中共当局仍在胁迫整个中国大陆的公检法司、教唆和鼓励各级中共机构人员践踏法律,以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对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骚扰迫害:绑架、劳教、判刑、酷刑折磨、致残、虐杀等恶性案例一直持续不断。同往年一样,在其一年一度劳民伤财、虚张声势的所谓“两会”前夕,迫害变本加厉。

一、肆无忌惮的绑架、抄家抢劫

据明慧网报道的案例所作的不完全统计,在刚刚过去的短短两个月中,中共各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的人员及不法警察,针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制造的不同规模的绑架、抄家事件即多达一百五十余起,涉及全国二十多个省份(包括北京、天津、重庆和上海等四个直辖市),以河北、山东、黑龙江、四川、辽宁、吉林等地最为严重,仅河北一省即发生绑架事件三十余起,绑架近五十人;其次是山东省,两月共发生绑架十九起,绑架四十余人次;黑龙江省发生绑架十七起,绑架三十余人次。

在绑架过程中,中共警察野蛮暴虐,公然抛弃法律面具,毫不顾忌自身形象。二零一二年一月三日下午,吉林图们市法轮功学员宋丽杰,在一住宅区内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一女人告密。中共警察出动十余人对宋女士进行跟踪,到一家商场后,这群警察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围住宋女士拳打脚踢,直到宋女士被打得晕死过去。该商场的老板、服务员和在场顾客因看不过眼,请他们停止打人,他们竟将这些无辜的人都抓到公安局,直到第二天才放出,致使商场当天不得不被迫关门停业。宋女士被抄家后,母亲也被绑架,母女都被中共警察非法关押到当地看守所迫害。

在山东荣成市,中共六一零进行大规模绑架,仅仅出于对敢于控告他们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报复。去年十二月时,莱阳市法轮功学员任菊玲被当地派出所绑架,被迫害到有生命危险,劳教所拒收才被放回家。任菊玲的丈夫气愤不过,从北京请了律师,将迫害其妻子的荣成市六一零及警方作恶者告上了法庭,在法院成功立案后,中共六一零恼羞成怒,从二月十六日晚上开始,操纵国保大队,出动大批警力在山东莱阳、荣成市、成山镇、石岛镇等各地绑架多位法轮功学员,致使很多人被迫流离失所。

绑架往往与抄家抢劫财物同时进行。二月十四日,云南省凤庆县公安局十多名便衣突然闯进四十二岁的凤庆县农业局公务员李全的家中,不出示身份证件,连搜查令也没有,却大肆抄家。他们从李全家中掠走的私人财物装了几大麻袋,外加一大皮箱,最后将李全绑架而去。

有预谋地按名单同时在多地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时有发生。仅在二月二十五日早晨五点至八点左右,中共当局动用大批国安、公安警力,使用手机监控、跟踪、到法轮功学员家楼道埋伏等特务手段,在河北的石家庄、保定、唐山、沧州、泊头、张家口、邯郸、宣化,以及辽宁葫芦岛等多地同时出动,绑架毫无罪错的法轮功学员三十余人。

二、故意破坏和践踏法律的陷害判刑

中共六一零操控公检法,完全抛开依法办案的幌子,阻挠辩护律师正常辩护,强行对法轮功学员“内定”判刑,这已经是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行为中一直在使用的伎俩。两月中,中共当局依然在各地大量实施这种践踏法律的陷害性诬判,遭其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农民、城市居民、教师、工程师、企业人士等等,以下仅举几例:

辽宁省朝阳县六家子乡施秀清、陆桂芬、朱国田和朱平父女等四位都是善良、普通的农民。他们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乡里乡亲,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被中共警察绑架,朝阳县局国保大队赵强等人伙同朝阳县检察院、法院等罗织陷害材料,竟然非法冤判陆桂芬八年、朱平五年、施秀清四年、朱国田三年重刑。

二月十四日上午,河南省南乐县法轮功学员仝瑞卿被中共南乐县法院第二次开庭,法官不仅多次无理制止辩护律师的发言,而且法院还伙同南乐县检察院和大名县公安局作伪证骗人——他们将大名县公安局二零零八年绑架仝瑞卿时,从仝瑞卿家中抢走的电脑、打印机等拿出来当证据;将从仝家抢劫的钱(仝家积攒的买房款)说成是赃款。检方还声称有证人,法庭却拒绝了律师提出的证人出庭作证的要求,试图就这样给仝瑞卿定罪,判刑。

广东深圳市罗湖区法轮功学员戴美兰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有重病,丈夫下岗,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日子也好过了。但中共当地警察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将其绑架,三个月的时间不到,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罗湖法院即宣称完成了审理,已将戴美兰判处三年徒刑。五个月过去了,戴美兰的家属一直为遇到如此践踏法律的“判决”奔走申诉,要求中共当局还以公平。但中共罗湖公安局,以及罗湖、福田及深圳市三家法院,互相推诿搪塞,玩踢皮球,令家属求告无门,有冤无处诉。

吉林省德惠市李建民、张伟、滕术媛等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绑架后,为达到长期关押迫害他们的目的,中共人员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三人起诉到德惠市法院,原定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开庭。但是,当中共德惠市政法委及法院得知三人聘请了维权律师做代理辩护人后,取消原定开庭时间,同时向律师提出回当地所在律师事务所、国保大队、政法委开所谓的证明信,证明“律师不是炼法轮功的、律师不支持法轮功”的违法要求,试图以此方式阻止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原大连水产学校教师、硕士、副教授刘荣华女士,二零零九年九月被中共警察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两年,二零一一年九月期满,大连市“六一零”竟然直接从劳教所将刘荣华劫持到看守所,于今年一月九日操控中共法院欲给刘女士判刑继续长期关押,号称公开审理,却刁难辩护律师;紧闭法庭大门,还专门派人阻挡刘家亲朋参与旁听……

刘荣华
原大连水产学校教师刘荣华

三、利用有害药物和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下旬,中共四川省资阳警察将法轮功学员李华彬老人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所谓“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李华彬十多天后回到家便昏迷不醒,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离世。情况和二零一零年十月被中共二娥湖洗脑班迫害致死的个体医生吴义华类似,均是中共不法人员暗施有毒药物所致。

北京福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员工田世臣,在尼日利亚工作期间,在中国城对朋友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中共驻尼日利亚人员监视。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田世臣从国外回京,中共当局直接将其从机场劫持到福田公司四小时,该公司中共书记胁迫他辞职,并要求二十四时内离开北京,结果田世臣回家后十六天即突然死亡,疑被下毒。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狱警每天强迫怀柔法轮功学员温玉红、孙桂清吃一大把药,是什么药也不知道。温玉红现在视力极差,对面有人是谁都看不清楚,走路很吃力,浑身疼痛。

在四川省女子监狱,原攀枝花市攀钢医院护士今年七十六岁的黄秀英女士,被狱警绑架到监狱医院,进行所谓的“双眼药物治疗”。短短的十四天后,黄秀英老人即双目失明,狱医推卸责任说:是你的眼睛老化造成的……

除使用有毒药物迫使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外,十几年一直使用的酷刑暴力洗脑并未停止——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中共湖南省通道县警察将该县供销社退休职工张嫦英绑架到怀化洗脑班。在洗脑班不许睡觉,不许洗澡,一天只准吃一顿饭,每天被强制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碟,因张嫦英不肯放弃修炼,恶警将她双手铐上吊起来毒打,从去年十二月二日到十日,被手铐悬吊长达九天,手腕处露出骨头,伤口不停出血和流黄水,依然不停止迫害。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湖南湘潭市六一零伙同湘潭钢铁公司焦化厂人员,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将法轮功学员赵湘海劫持到湘潭市精神病院迫害,至今已经四年多。去年十二月十九日,赵的母亲趁医护人员不备,进去看到了病房里面原本身心健康的儿子:手铐脚镣加身,铐在离窗较远的床上……据悉,赵湘海每天都被手铐脚镣铐在冰冷的铁床上,不法医护人员长年累月给其注射不明药物,中共当局至今仍然不准精神病院放人回家。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四、近期发生在中共监狱里面的酷刑虐杀案例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中共狱警强制海伦市保健院六十岁左右的女医生刘德清坐在在一块50×50的地板砖上面的小板凳上,手要放在大腿上,从早五点到晚九点都不准出那块地板砖的边线,不能睡觉,为此刘医生遭到狱警安排的犯人牙签扎、用板条子、刷子毒打。在遭受二年多这样的迫害后,人已被摧残得全身浮肿,肚子象怀孕七、八个月的孕妇一样大,最终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

刘德清最后被迫害得腹部肿胀,象怀孕七、八个月的孕妇一样
刘德清最后被迫害得腹部肿胀,象怀孕七、八个月的孕妇一样

六十六岁的赵碧旭女士,于二零零八年送一张平安幸福卡给一个中共便衣,被中共便衣翻脸绑架,后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两年后被迫害的身体出现严重病状,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不治去世。

在沈阳大北监狱,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李新良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电击、关小号、上抻床等酷刑及其它精神折磨等,最终伤病缠身,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去世。

酷刑演示:绑在死人床上,身体悬空
酷刑演示:绑在抻床上,身体悬空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王志刚,一九九六年开始炼法轮功,曾在一九九八年八月全国发洪水期间,倾尽租书经营所得,捐款一万五千元,当时《太原晚报》予以报道。二零零八年七月被绑架到晋中监狱,被狱警指使的恶犯几次毒打,致使右眼失明,左眼模糊,几乎失明。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刘志女士,二零一一年七月被绑架到监狱,当年九月家属探视时,发现原本非常健康的刘志头部摇晃,说话不清,两腿不能行走,腿脚肿起,身体在椅子上都坐不住,但狱警坚持说刘志没有病,不够办理保外就医的条件。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家属再去接见时,刘志下肢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大小便失禁,被接见时裤子里面还全是粪便,手指骨关节全部红肿,家属怀疑刘志受到酷刑虐待和毒打,但监狱仍不许保外就医。

沈阳法轮功学员刘志年轻时的照片
沈阳法轮功学员刘志年轻时的照片

在四川五马坪监狱,广汉市法轮功学员五十九岁的张荣跃,二零一一年三月只因出于正义感,自己动手清除诽谤法轮功的标语,被蹲坑的中共恶人绑架,后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五马坪监狱。入狱短短几天后,中共狱警即将其迫害的生命垂危,给家人打电话诬称张荣跃“自杀”。家人赶往监狱,见到的张荣跃已经身体极度虚弱,没有了语言……

五、长年累月被中共摧残迫害,多人被折磨致死

山东招远大秦家村法轮功学员傅新立,男,四十七岁,全家十余口人都修炼法轮功,父亲傅希彬曾身患绝症胃癌,修炼法轮大法后奇迹般地痊愈;母亲全身多种疾病都得到了康复,全家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是全镇出名的好人家。但中共当局十二年来长期对傅家人残酷迫害,傅新立被迫流离失所达四年之久。二零零五年六月被警察绑架后遭酷刑折磨,被逼从招远公安局的五楼跳下,造成生命垂危。在傅新立住院期间,六一零警察不让家人到探望,直至被折磨到无法医治,才让傅新立出院回家。但二零零八年再次被中共警察绑架、迫害,使他没有复原的身体雪上加霜,终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四川万州区法轮功学员黄永桂女士,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中共绑架到洗脑班转化迫害一年零九个月,十天十夜被逼站在一个三十厘米不到的小木板凳上遭下流语言侮辱和竹块抽打;二零零四年再次被关到洗脑班迫害一年,后长期被监视、跟踪;二零零八年被非法抄家抢走儿子赠送的电脑;二零零九年五月份被绑架到重庆女子劳教所一年零三个月,遭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再次被绑架,被迫害得不省人事,中共警察还要其去洗脑班,要进行所谓“所外劳教一年”。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黄永桂女士终因不堪长期迫害折磨去世,年仅六十岁。

陇西县西北铝加工厂职工刘汝兴(刘汝新),长期被中共当地六一零、公安局、保卫科迫害,二零零三年七月被非法关押到甘肃省第一劳教所迫害二年,二零零七年八月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天水监狱遭受迫害,出来后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生活没有保障,中共不法人员还骚扰迫害不断,终因不堪摧残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家中离世,年仅六十岁。

刘汝兴(刘汝新)
刘汝兴(刘汝新)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姜静萍,二零零四年十月被中共不法警察绑架,戴着手铐强迫连续坐铁椅子受刑计三十六~三十七个小时,又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天。当年十一月被绑架到佳木斯劳教所劳教三年,由于营养不良和过度劳累,姜静萍出现肝病症状,恶人勒索其家人三万元后将其放回家。二零一零年末再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戒毒劳教所迫害,遭受了一年的恐怖高压摧残,回家仅一个月后,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二岁。

姜静萍
姜静萍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赵飞,三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劳教、五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劫持洗脑迫害,在马三家劳教所被折磨致残、生命垂危,回家后继续被中共人员骚扰,二零一零年九月连续接到法院的所谓“传讯”,被迫离家出走,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四岁。

赵飞
赵飞

后记

中共当局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持续至今,很多直接参与迫害者其实对这场迫害的罪恶性质早已心知肚明。去年佳木斯监狱在半月时间内,先后将秦月明、于云刚、刘传江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虐杀后,死者家属开始控告佳木斯监狱,中共高等法院一会儿声称要立案开庭,一会儿变卦,面对死者家属东躲西藏,一味敷衍搪塞。不敢立案,显然就是不敢让真正的罪犯置于法律的聚光灯下。

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将中共当局及其打手们的所作所为晾晒到阳光下,其所犯下的绑架罪、酷刑罪、伪证罪、非法暴力取证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直至群体灭绝罪与危害人类罪等等累累证据确凿的罪行,立刻就会大白于天下,中共的邪教本质将一览无遗。所以去年年底,中共当局不仅不对犯罪单位进行惩处,还将所谓“全省系统评比第一”、“全国司法行政系统先进单位”给了被告上法庭的犯罪单位——佳木斯监狱。而残酷的迫害由于中共当局的邪恶支撑,至今在各地有增无减,恶性迫害案例比比皆是。

然而,中共当局及其暴力机构只能是罪上加罪,不久的将来被惩处时更重。仍然在参与行恶者应及早明白,中共灭亡在即,继续追随中共必然是在罪恶的深渊中越陷越深,天理与人间法律惩罚到来时,后悔已经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