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没小事 别放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一个修炼者的修炼境界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也可能不起眼的一件小事就隐藏了很多执着。事虽小、心一样。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下面谈谈我的手指被扎的心路历程。

还是过年前的事了,买了一条鱼(死的),清洗时右手中指被扎了一下(后来回忆应该是那次),当时也没感觉怎样,本来平时也不太娇气,出没出血都忘了,小伤有时都不知道何时弄的,自己就好了。

几天后发现中指皮下有个小红点,用手一摸有点痛,心想这是什么呀,就把它挤破了。发现异物,能排除立即排除是我的一贯做法,比如身上长个小包之类,发现统统抠破清除,否则总惦记着,这次也不例外(修炼中发现问题立即彻底解决该多好)。当时也没怎样,晚上洗澡用力拧毛巾它就出血,天天如此,而且越来越厉害,后来表面封口了,血泡还在,比原来还障眼,绿豆大小。别人看了说别感染,我说没事快好了。一晃过年了,一直不痛不痒,觉得这还不是事啊,反正是问题,没多想就把它撕破了,当时流血不止。这下觉得不对劲了,立即发正念,找自己,与背后的生命沟通善解,当时血止住了,心想:呦,善解了,该好了。当时找到自己手欠的问题,追求完美的心。

血是止住了,可就是不好,而且表面隆出一个半圆,更难看,还能看到里面鲜红的血,不但障眼更障事儿,开始闹心了。此时找到自己长期没彻底放下的色欲之心,利益心。有时不但对常人的事津津乐道,还愤愤不平,而且就象这个血泡一样,表面封口,其实里面是漏的,所以稍微一碰就流血不止,因为执着的心没放下,虽然表面平和,有了条件一触即发。

眼看着血淋淋的肉包长在指头上,就是不见好,而且还有异味,虽然离心远着,当时还有很多念头闪过,想起以前听人说手上伤口起红线很危险,指头坏死,严重危及生命等等。念头闪过自己还觉得又惊讶、又可笑,九五年得法到现在,在大法中风风雨雨经历的太多了,这点小事还动了这么多心,我怕死吗?不信师不信法吗?人的观念还有多少?此时想起《明慧周刊》登载闯病业破除旧势力迫害的同修,感触颇深,年轻大法弟子没什么病业干扰。人神一念之差天地之别,立刻发正念解体迫害,解体一切不正确思维。

知道没事,也有点上火,因为伤口出脓水,还红肿了,连到手背,小臂也有不适之感。十指连心,痛的心烦。还有人说:弹琴的手怎么坏了?似乎让我想一下我是靠手吃饭的。

一个手上的小包让你想到生命、生存这些根本执著,更重要的是一直觉得自己是信师信法的。金刚不动的。一下子冒出了这么多人的想法。虽然一闪念也不能放过。

中午去买饭之前想还是买瓶紫药水吧,让伤口干燥(人的观念,伤口干燥好的快),用不用再说,先买一瓶。前面就是药店,走了两步心想,大法修炼者还用人的紫药水?不买!扭身回去了,自己觉得那一刻才毫无保留的把心放下了。

想一想自己近期的修炼状态,三件事上用的心还不如从前,有时被人中的事情牵着走,虽以干好工作为借口,还是为了挣钱。这几天同修大姐总和我提起别的同修心思用在做买卖上,本来收入够用还想如何、如何……,听到不是偶然的,自己也有类似问题。另外,最近总有人在我面前表现不明真相,而且语言激动一反常态,本来讲过真相现在怎么了?心里很是纳闷。更有甚者,我看到一个自称修大法的人找和尚帮自己,都糊涂成什么样了,当时还有几个所谓的居士,造成极坏影响,本来我以为其中有的人是明白真相的,那天我跟着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我的心又痛又惊。救度众生讲真相的事一直在做,还有很多众生不明真相,讲到位了吗?尽心尽力了吗?我却懈怠了。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点化我,悟性怎么这么差,不知不觉就放松了,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只有心在法上,才能做好。

认真查找自己吓一跳,首先在思维上归正,不放过一思一念。然后开始发正念,不允许旧势力以我的执著为借口迫害我,我是大法弟子,一切听师父的,别的安排都是干扰一律铲除。

晚上血肉包就变干变硬掉了一大半,虽然又出了一些血,但很快止住了。前几天流血心里有不安、焦虑,更多的是想快点结束麻烦,这次坦然多了,师父说修炼中出现什么都是好事,正好是提高的机会,把自己视为炼功人没有过不去的,以前用人的观念认为伤口要几天、几个过程才好……。其实大法无所不能,可以在瞬间从无到有造一切。人的观念、人的思维有时不易察觉,发现了立即归正。

遇到问题找自己是师父给的法宝,一思一念也不放松。多学法心在法上主动归正,做好三件事,不让旧势力钻空子,众生在等待救度,别懈怠,完成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