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向内找 把魔难变成一件件大好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我没有经受有些同修遭受的那样严酷的迫害,但在心性方面过的关也是相当难的,好在我能够通过多学法,凡事向内找,把魔难变成一件件大好事,搬开了一块块修炼路上的巨石,越走路越宽,越修心胸越洪大。

从九七年得法开始,我就喜欢学法。自得了《转法轮》,很多很久冥思苦想却始终不得其解的问题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如获至宝,一口气一天就看完了一遍。净化身体、祛病健身都在我身上应验了,自此我对书里讲的理深信不疑,尽管有看不懂的地方,也觉得是自己才疏学浅造成的。对修炼,当时我还是却步迟疑,因为对常人的东西还是舍不下。直到二零零七年春,读到了《转法轮》之外的师父新经文,才知道自己落下了一大截,于是努力学法,走入了证实法、反迫害、救度众生的正法洪流中,赶上了正法進程。在那样长的个人修炼阶段,自己能够坚持下来靠的是坚持学法(《转法轮》和九九年以前的几本经文)和实修,所以我养成习惯:有问题遇到矛盾就找自己,找不到放一边,静心学法,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不明白法理、不找自己、不修自己,那问题也解决不了还会升级,有时候遇到魔难过不去时,那剜心透骨的痛,简直都不想活了,没办法,没等眼泪擦干,什么都不想了,学法,没看多少就乐了,这说的就是我啊,什么都明白了,业消下去了,心里透亮。

这些年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魔难,我从不躲开,不绕道走,都是迎面而上。有师父有法在,什么都难不倒我,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心,我只要发现了就不放过它,直到感觉到这个人心没有了。我经常想,师父就在身边看着我,我一定争气,别让师父失望,我一定能过去,师父给我们都是最好的,师父安排的一定能够过去,要修就好好修。虽然有的关要反复多次,但我已经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威力,无所不能。

(一)

在我女儿念初二时,处于常人说的“叛逆期”,却遇到了一位很极端(不喜欢孩子,怀孕几次都做了人工流产)的班主任,女儿的性情大变,整天焦躁、发脾气,经常是我下班回家还没進门,班主任电话就打来了,我赶紧打车去学校。我这个大学老师被这个初中老师用邪党灌输的自认一贯正确的那一套说得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我陈述事实,她认为是狡辩,换来的是更极端的做法,女儿的境况更糟糕。后来就从重点中学转到普通学校,学习成绩急转直下,到高中又去念私立学校,打架、上网、打电话,每月电话费都快打到五百元了。那时丈夫在外地出差,很长时间不在家,我上班在百里以外,女儿的急剧变化使我承受不了了。单位同事、同学经常问,你女儿现在怎么样了?常人这个名啊真是难放,越不爱听越有人问,经过了一年多的魔炼才慢慢放下了。

我对女儿的情特别重,很少有象我那样喜欢孩子的。事情就是这样无情,你的情有多重,那它伤你就有多狠。她甚至能在公共场所当着好多人的面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在我眼泪直流的时候她跑的没影了,后来才知道是跑网吧去了。我咬着牙对自己说,我就不信就这点情放不下,放!从那以后我把注意力转移到做证实大法的事上去了,反正我也决定不了她的命运,我就管好我自己吧。但转念一想一点不管也不对。学法,明白了,要按师父说的理智的教育她才能教育好,在她理性的时候再试着交流。就这样一点点,逐渐掌握好了尺度,我和她相处逐渐好起来。把情放下了,一身轻,越会理性的教育她,引导她。

当大法的美好在我身上体现出来时,她从内心里相信了大法,在高中课程几乎没怎么认真学的情况下,高考还考了三百多分。她说,考试中她一直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考试成绩一出来,她立即给师父上香,跪地给师父磕头,说师父真帮了我啊!我才知道我对她说的话虽然当时她没吱声,却都记在心里了。她上了专科学校。

一直不支持我的丈夫也从心底里知道大法好。他现在也开始学法炼功了。现在一家人和乐融融。现在他们爷俩如果闹矛盾了,我通常不动声色好象不知道,既关心这个,也关心那个,一会儿气氛就好起来。女儿说我是家里的开心果,因为我会把踏实和祥和带给他们。我从中体会到师父要我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的深远意义,是从根本上救人,修炼不是光停留在嘴上,而是实实在在的心性提高。

(二)

零八年春,我结识了一位被迫害五年刚回来不久的同修,她失去了工作,想自己开服装店,跟我借五千块钱進货。因家里以前借出去的钱都没有按时还,所以丈夫出差临走前把钱交给我时叮嘱:谁借钱都不借。这时我犯难了,同修是被迫害失去了优越的工作,现在我们不帮谁帮?即使是常人借也不好意思拒绝呢。这事在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借,丈夫回来不好交代;不借,我没法张口也不想拒绝她,搞的我做资料时精神也不集中了。这不是干扰么?不行,这一定是去自己什么心,看看自己:有爱面子心,有不让人说的心,都得放下。我打定主意,丈夫要说就说,说不定等他回来同修已经把钱还了呢。同修说两、三个月等卖了衣服倒出来钱就还我。我赶紧打车取钱送过去,同修还等着拿这钱上货呢。丈夫回来后我把情况说了,他也没什么大反应,可是到该还钱的时候同修说暂时还不上,因为房东原来说不要房租看她卖的好又来要了,倒出来的钱给房东了。我一想这也合情合理,可丈夫不干了,啊,你们怎么怎么样,说了很多同修不好的话。这时期谁要说我、骂我我能做到不放在心上了,但一说大法弟子不好的话我就撑不住了,责怪他太小气,不就五千块钱吗?再等等就不行啦,家里也不等用。但毕竟有修炼基础,法学的也不少,心里明白他是常人,我们是修炼人,修炼人更应该讲信用,按理从别人手里倒一下也应该能还上,心里又责怪起同修了,一想,不对,应该找自己,是去我什么心呢?一找,利益心、争斗心、还有情,应该修自己。等自己把人心一放,什么都好了。

同修后来一点点还,但又责怪我家里有钱这点钱怎么这么着急要。我尽管心里也怪她怎么不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别人有钱是别人的,但这话我又说不出口,就忍着说家里人是常人,咱得考虑常人的感受。但我能感到她不信,觉得这是我在找借口。好容易把心放下了又出现另一件事。我们俩约定在某个地方见面,由她给我介绍认识新同修送资料,结果我等了好几个钟头没见到她的影子,跑来跑去冻的够呛,好容易电话联系上了,一听她根本就没去,说让我自己去找。我这心就起来了,按下又起来,还不行就想师父的法,为什么让我遇到了,没这个业力就不会遇到这个事,都是自己的难,师父用这事给我提高心性扩大容量,大好事,这样一想马上高兴起来,心情愉快的坐车回家,继续做资料,做的又快又好。

(三)

这年夏天丈夫跟我说看人家做生意也挺好,希望我也研究研究。其实他是希望我把精神头转移到挣钱上。我一想,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现在丈夫不出差,天天回家,我用钱、做真相都受限制,他怕我被迫害还限制我出去。如果开个店雇同修干,一来帮同修解决工作问题,二来如果挣了钱我好用在证实法上,再者我能够和同修及时联系配合。很顺利就找到同修,兑了店干上了。

但事情并非想象那样简单,自以为利益心、其它心放的差不多,实际上差的多了,这时都暴露出来了。因为我在外地上班,本来回来就少,就回来那么几次发现,不是店员挺长时间不在店(别人说上厕所了,而往往这时又有人来问价,我又不知道价格),就是好几个同修坐在一起唠嗑,本来只是六、七平米的小店,想买衣服的顾客来了,一看就都不买走了,商店不但不挣钱还越来越赔钱,我还要从工资往外拿钱,因为店员一人带孩子也不容易,孩子正上高中需要钱,我必须得保证她按时开工资,而且我给她的工资比别人多好几百元。丈夫经常问挣多少钱了,你要多看着点,别让人骗了。女儿也回家说,你还能挣钱,尽是些老婆子到那里唠闲嗑;有个同修跟我说,你知道吗,她开了好几年的店都是赔钱;还有的说你给她工资太高了。我只是听着,观察着,当个旁观者,看看到底能怎么样。越来越升级,到我马上要没有钱补货时,也是到了我承受力的极限了。

那天店员状态不太好,也是压力很大,在她耳边说词的人也不少,她也要修啊。我让她回去休息一天,我也没心思卖货,有些疲惫。看到桌子上有个像册,就拿起来翻看,是她年轻时二十几岁的照片,那么纯朴、秀气;还有几张是被第二次迫害出来以后开店时照的,虽然穿的挺漂亮,但能看出神情中透着忧郁,那时她已经放弃不炼了,但心里一直放不下。我很佩服她能到天安门举横幅(那时我还没认识到应该去证实法,为大法说公道话),喊法轮大法好,一个没念满初中的村妇,凭着对大法对大法师父的纯真信念,而我这个念了十八年书的知识份子自以为对法认识很深都没有做到,想到这我眼泪流了下来。是师父安排同修找到我,跟她交流把大法书送给她,她又从新回到了大法弟子的队伍中,又开心的笑了。可是现在遇到了困难,我不能让她分担压力,她还有以前欠下的债要还,还有孩子上学要供,而我各方面条件都优越,可能我和她有因缘关系,这时候就应该我来帮她,扶她一把,也许我把自己的心修去了,她也肯定会找自己,那时我们的生意就能继续做下去,如果我们的基点摆正了,我们俩好好配合,把这里当作救度众生的窗口,眼前的困难只是一个假相,是师父利用来考验我们去我们人心的。这样想来,就感觉天清体透,不好的物质都没有了。

第二天,她一大早就来了,经过一天的学法向内找,她和我一样也闯过来了。我们俩又交流了一番我们下一步要在哪些方面改進,很快意见达成一致:同修再来就告诉她,有事说事,没事就去忙,这里是商店,不能影响做生意。结果同修都能理解,也认识到自己不对;不管是谁再对我们说什么,就是心不动,动了就是自己有心要去;在经营过程中去利益心、争斗心、妒嫉心、欢喜心等等,讲真相救人。

这个小店在同修之间的联系上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生意自然也就逐渐好起来。我经常和她说,咱俩一条心,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相互信任,棒打不散。其实都是师父的安排,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坚持好几年配合的一点缝没有,换其他人都做不到。师父应该是看得最清楚,安排也是最科学的。我们俩都能做到凡事都找自己,这样的两个人合在一起那真是一加一远远大于二了。我们俩也经常互相叮嘱,先把自己修的好好的,还要起骨干作用(形成一个非常正的环境,到这里来的同修都能得到提高)把一些不会悟、不会修、精進不起来的同修带一带,特别是有其他同修都不爱接触的比较孤立的同修(总是抱怨,遇到问题向外找),我们多关心她们。这样的同修有好几个,她们也说,只有这里可以来,有话只能和我们讲(其实也不怪其他同修,因为精進的同修都忙),但看到她们对师父对法那颗心,我就觉得不能放弃。我仔细了解和分析了这样的同修不精進的原因。由于历史上原因造成的这世经历相当坎坷,相当苦,又形成了很极端的强烈保护自己的后天观念,如果不是遇到大法,她们现在是什么样都不堪设想。在大法修炼中,她们已经修好了很多,只剩没修好的部份让我们看到了,表现上是连常人都不如的,我发现这些同修比其他人不同的是多疑、多虑,妒嫉心也强,不太容易接受别人的提醒,内心渴望有人关心却又不愿接受别人的帮助,比较孤僻,不合意的人离的远远的,容易被后天形成的观念操纵分不清真我。包容心、慈悲心她们自己都知道太少了。能走進大法不容易,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我们就该帮助她们走到最后。在她们那里,我碰过好多次壁,你帮她为她付出很大,她不但不感谢你,还错怪你。通过学法我悟到是我们自己容量不够了,既然能走到我们身边一定和我们有因缘关系,如果我们没做好,是我们没尽到责任,是有罪的。最好方法是鼓励她们多学法,尽最大努力,可不能起到往下推的作用。

(四)

有一个被邪恶迫害过的男同修,因为犯过色欲方面的错,谁都不理他,那时我刚接触他,听说他在劳教所时表现的对法非常坚定,但长期不能坚持学法修自己,现在已滑到危险边缘。师父点化我应该帮他,但阻力相当大,几乎所有认识他的同修都不让我管他。那时正赶上有几个过关的事再加上这一件,那压力真是太大了。店里要续交租金钱刚够,我得租房子让他先住,等他以后挣钱了再说,我又找几个跟前熟悉的同修交流,晚上到那儿陪他学法,其中一个同修被家人叫走以后再没去,只有两个同修坚持了半个月,租房给我的同修听别人说什么了就要我撵他走,说我为什么对一个男同修那么好,自己出钱租房给他住,还找同修陪他学法,我说是师父点化应该帮他,她就说别拿师父压她;还有同修来劝我,我就当没听见。又想为什么没有一个同修支持我 ,是不是我错了?

回家静心学法,法理告诉我我没错,那我明白了这是考验,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是听大家的,还是以法为师?明白了我就一个心不动,甚至再不好听的我都不动心,也不解释。好在我上班时间多,不在就听不见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做对了,虽然只有短暂的那段集体学法,他自己终于走过来了(因为他已经是被干扰的一点都学不了了,脑子里都是对付谁谁)。我上班之前留给他一句话:相信我,只要师父不放弃你,我就不放弃你,我不放弃你是因为师父不放弃你。你别让师父失望,你死都不怕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当他打电话说:姐,我过来了。我眼泪刷就流下来了。他后来跟我说,他就靠想着师父,想着我那么艰难的又很坚持的鼓励他,他必须得走过来。那时候要不拉他,都不知道他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事情过去了,大家也明白都提高上来了,我也很庆幸没有错过师父安排的提高自己的好机会。没有这些魔难我们怎么提高上来,没有这些人帮助我提高,我就修不上去。

还有一个同修要和我合伙做生意,我把电脑和相机都给她用,结果当钱给送去快半年,她也挣了不少钱,我高兴,也跟丈夫说了生意挺好,能分多少(她对我讲的),可是有一天她对我说,她挣的钱跟我没关系,因为我那些钱还没用,等再上货用,我一听愣在那里,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说,那我自己店里还缺钱用,不如我拿走吧,我就算借给你用了。她说不行,她还要上货用呢,以后算利息,我说我不要利息了,还我就行,她说,如果我没有借给她钱这回事,我怎么办,我说那我就只能找别人借了。她说,那就找别人借吧,就当她帮我存钱了,我拿回去兴许还赔了,我只好说,等你什么时候不用了再还我。我回家好一顿学法找自己才把心放下来:一定是我欠她的,我对她还有说不出的喜欢(她和我女儿很多地方很象),和我修炼无关的事情师父法身决不会让它发生,而且我以前欠她的可能更多,她生活刚刚好起来,而我呢,根本没怎么受过大苦,这也不算什么,该有多大财是一定的,有师父看着谁能拿走我们的东西?如果真没了,那可能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只是给你个假相从中看你能否放下。我说:师父放心,不是您安排的我不承认,是您安排的我一定要过去,过不去就不配做您的弟子。

人神一念啊。开始同修说我太傻,这样助长她的魔性,待后来说我捡了大便宜,得了很多德。到后来,那位同修在师父的点化下明白了,流着眼泪对我说:你心胸太大了,什么都让着我,是邪恶(旧势力安排的)太坏了,老间隔我们,以后需要什么找我。后来她对我非常信任,帮我好几次,把一箱衣服给我卖了,给钱不要,说我也帮她很多,该帮我了。

我发现经过一番魔难闯过来之后,这些曾经魔过你的人却成了最可信赖的同修,在一些重要事情中起了关键的作用,而且是无可替代的。我明白了师父说过每个大法弟子都很重要的内涵,每个人应该到什么时候干什么都是有安排的,如果有哪位同修不能走过来,那么应该由他干的事情怎么办?这不关键么?由此我更感觉到我们真的要好好珍惜同修,别光看别人的不足之处,为了大法整体,不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要跳出来看。

我和几个同修交流过,真的感谢身边你认为修的差的、干扰你的人或者同修,换个角度看所谓的干扰真能帮你提高,心里过不去认为是干扰,要是过去了不就是帮你提高了?过不去,是自己层次不够了,该提高提高了。

其实在修炼过程中,炼功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做资料,这些都不是最难的,当矛盾来了放不下人心过不去关才是最难的。但只要深入学法,凡事都能向内找,自己就能过关。修到这时候了,自己有明显的人心大家都能察觉,但矛盾的对方表现出明显不符合法时就不找自己了,就热心的去归正别人而忘记了第三者都要找自己的法理,一定有自己要修的东西,并且还得彻底的找,把不好的东西掩藏下来,不赶紧去掉,就等于是不修自己,害自己了。所以不管遇到任何事情第一念一定是找自己的,别担心别人,都有师父在管,也许他的表现就是给你看的,你改了他也不那样了。如果能做到,那就是在精進了,其实我知道凡是坚持到现在的同修都是了不起的,都想修好都想精進,那首先得把法学好了。

希望所有的同修都能拿出过去修炼过程中最好的状态来,在正法的最后时刻精進再精進!个人经历与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