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3月3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

  • 辽宁凤城市宝山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 炼法轮功病痛消 苏维霞坚持信仰被中共迫害

  • 山东青岛平度恶警曾绑架李振普并勒索万余元

  • 佳木斯青年工程师杨民江被迫害经历

  • 辽宁凤城市宝山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下面是辽宁省凤城市宝山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部份情况介绍:

    关庆尧:男,被非法拘留2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次,被勒索5000元。1999年12月派出所所长陈立新、马秀力到法轮功学员关庆尧家强行绑架了夫妻俩,家里只有一个9岁的女孩自己在家无人照顾,邻居一位70岁的老人到家帮助照顾孩子。一个多月后,所长找到关庆尧单位让领导给拿钱,遭到拒绝,又找关庆尧的朋友,朋友被迫无奈只好到银行贷款8000元才把夫妻俩放回。当时政法委书记:邢东宪,公安局长:从军。

    在2010年12月一天中午,610头目孙孝斌花钱雇用好几名保安人员,还有当地两名警察李西林、王森突然闯进关庆尧家,把关庆尧强行拖上车,他妻子张艳芹上前阻拦被孙孝斌李西林按倒,其女儿被吓的直哭,抓住警察衣服死死不放。关庆尧当晚被送到抚顺洗脑班。家人天天要人,18天后放回家。政法委副书记李洪权,当地派出所所长霍树镇。

    张艳芹:女,被非法拘留1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次,被勒索3000元,2002年6月非法判刑,在辽宁女子监狱遭迫害4年。

    张紫阳:男,被非法拘留1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次40天,在看守所遭到酷刑。被勒索3000元;被非法劳教两年,在丹东劳动教养院遭迫害。在2002年市换政法委书记兰彩艳,职员孙孝斌;后任市610头目,当地派出所所长刘刚。2002年10月份是政法委/610/公安局/派出所合谋在一天傍晚开车去,多名警察到张紫阳家强行绑架于凤伟夫妻俩,当时他们的孩子只有5岁,孩子被吓得直喊爸爸妈妈哭了一夜。张紫阳到现在还有家不能回。当时参与迫害的副镇长关广学。

    白树仁:男,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次,被勒索3000元,被所长陈立新强行收走身上带的269元,遭所长用胶皮棒拳打脚踢鼻子被打出血。

    刘志强:男,被非法拘留1次,被勒索3000元。

    何大春:男,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次,勒索5000元,又被非法判刑,在本溪监狱遭迫害3年。

    隋桂琴:女,被非法拘留1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次,被勒索3000元,2002年6月非法判刑,在辽宁女子监狱遭迫害4年。

    姜凤丽: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次,被勒索3000元,2002年6月非法判刑,在辽宁女子监狱遭迫害4年。

    王书珍:女,被非法拘留2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次,被勒索3000元,在马三家劳教所2次遭迫害4年。

    石景梅: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3年,遭双腿手脚反挂,用电刑后双脚麻木没有知觉。

    赫丛兰: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3年。

    杨成香: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次,被勒索3000元回家后在2007年离世。

    黄玉书: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2次,被勒索3000元,在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3年。

    王凤琴: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2年,被勒索3000元。

    杨景美:女,被非法拘留2次,被勒索3000元。

    宋桂英:女,被非法拘留1次。

    黄歌:女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2次,被勒索2000元。

    胡淑梅:女,被非法拘留1次,在拘留所被王森骗去1000元。

    代艳:女,被非法拘留1次,被勒索3000元。

    宋凤玲: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次,被勒索3000元。2001年11月,被劫持在岫岩看守所15天后,被宝山刘刚、邢东宪非法拘留47天,勒索交保证金2000元。

    鞠凤英: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1年。

    赵明武:被勒索3000元。

    所有这些学员每次都是非法超期关押。

    凤城市宝山镇中共政府/派出所99年7月20日至2004年期间,邪党书记李艳文,副乡长关广学曲义,派出所所长陈立新,后继所长:刘刚,警员马秀丽。


    炼法轮功病痛消 苏维霞坚持信仰被中共迫害

    苏维霞,女,三十二岁,抚顺市新宾县人,新宾县养路段工人。因为多种疾病救治不愈而到法轮大法中寻找出路。仅仅修炼法轮功个把月她就获得了新生。九九年之后,她因感恩大法,拒绝放弃修炼,遭到中共长期迫害。

    一九九六年三月,苏维霞感到胃部不舒服,医院检查结果是患浅表性胃炎、幽门炎、胃水肿等疾病,她还患有偏头痛。做了多次胃镜和透视及各种检查,遭了很多罪。在抚顺市的医院看,没看好;在新宾县医院看更看不好。胃病不但让她这不能吃,那不能吃,每天只吃点点面条。而且胃痛起来路都走不了,走几步就得歇着。晚上睡不着觉,得用东西顶着胃,真是痛不欲生,手脚冰凉,厉害时走几步就冒汗,即使上班也干不了活。有病就得吃药,每月药费就在二百多元钱,她每个月挣的钱很少,拿到手就得先买药,剩下的才能应付生活。小孩还小,家庭生活自然非常困难。贫穷的生活,病魔的折磨,加上莫大的精神压力,真是难以应对。她常常偷偷着哭,甚至有想死的念头。感觉那时生活真无奈,无味。

    就在被病魔折磨的都活不起时,经别人介绍,苏维霞学了法轮功。炼功仅一个月,她身上的病都好了,她感恩大法给了她新生,看到了法轮功的神奇,坚定的走上了法轮功的修炼路。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苏维霞已从病魔中走了出来,她自然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有多么的美好,毅然到北京去上访,证实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苏维霞到新宾县政府去上访,却被新宾县警察绑架,用大客车拉走了。夜晚由公安部门登记了姓名之后,才被放回家。

    在当地无法解决问题,苏维霞和几个同修就想到北京上访。在抚顺市被警察截下,第二天被送回新宾县。之后,单位给苏维霞办学习班(强迫放弃法轮功信仰),派两个人看着她,天天让她放弃大法修炼。四、五天后,苏维霞回家了。为了不再被迫害,苏维霞暂时离开了家。

    一九九九年的九月,她和几个同修又到北京上访。回来后单位让其放弃修炼,如不放弃信仰就不让上班。她和几个同修都表示要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她拒绝后,有关人员打电话给新宾镇派出所,派出所来人将她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那里她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罚款二百元钱。

    二零零五年三月间,苏维霞去新宾县的砬嘴贴真相资料,晚上五点多被新宾县公安局的赵亚忠和崔××跟踪到家。苏维霞被拉到公安局,她家被非法抄家。因不放弃大法修炼,拒绝配合恶警的指使,拒绝出卖同修,苏维霞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苏维霞绝食反迫害,十多天后通知家人,看守所敲诈家人五千元钱将苏维霞放回家。

    不久为了抵制被新宾县政法委和国保将自己送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苏维霞离家流离失所,二零零六年十月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三月间,苏维霞因劝邻居“三退”(退出共产党、团员、少先队员)被人构陷,新宾镇派出所四个恶警闯进苏维霞家,将她铐起来送到派出所。四个警察中有一个叫杨帅;一个叫陈峰。后由苏维霞打工处的雇主找到派出所,替她说情,派出所才把她放了。

    此后,单位仍不断的给她打电话进行骚扰,过大年还跑到她家去察看,监视着她。


    山东青岛平度恶警曾绑架李振普并勒索万余元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零年六月九日,法轮功学员李振普在平度华裕商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被平度城关派出所恶警高健等绑架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其中一年轻恶警跑进来,手里拿着一沓真相小册子说:这都是她发的,影响不好(其实是恶警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李振普一看这些小册子,新旧不等,就说:这不是我的,你从哪里弄的?“六一零”恶警代玉刚说:哪个不是你的,都给她照上!

    他又到隔壁,对前来要人的李振普的亲人不知羞耻的说:我寻思扇她耳光来。而后,恶警刘杰进来,对李振普吼道:李振普,你坐好了!你蹲着来!说着就揪起李振普的头发。李振普告诉他:那多不文明!没有听他的。半夜,恶警们对李振普做了查体,第二天,一恶警对李振普威胁说先拘留十五天,表现不好就劳教。

    此后,本市六一零恶警、李振普单位领导不断的给李振普的丈夫打电话施压、恐吓,并去其单位骚扰。青岛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与平度六一零合伙到李振普单位骚扰,使李振普家人压力承受到了极限,先后被他们勒索万余元钱物。


    佳木斯青年工程师杨民江被迫害经历

    杨民江是黑龙江佳木斯畅通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他于一九九九年初在佳木斯大学就学期间有幸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修炼后所有人生中的疑惑都找到了答案,更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他为人忠厚善良,工作踏实肯干,是单位公认的好人。就在他亲身体验大法美好不久,一九九九年七月全国性的对法轮功迫害却开始了。

    上访遭遣返 被大学逼迫放弃信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杨民江想通过自身修炼后的变化,向政府说明法轮功是无辜的而依法进京上访,被遣返回校后,佳木斯大学保卫处将其送到向阳公安分局审讯,要求“交代”谁通知進京上访的,组织者是谁,及上访的详细经过,并威胁如不能按要求说就开除学籍直接送看守所,甚至被劳教,后被学校保卫处带回。随后,保卫处强迫杨民江参加放弃习炼法轮功的洗脑班三周,逼迫他每天写诽谤法轮功的思想汇报。期间,处长付贵斌及科长李季多次对杨民江施威,扬言不好好写思想汇报就开除学籍并送拘留所直至劳教或判刑。一九九九年秋季开学,大学再次办洗脑班,时任学院书记周新、张国忠配合大学,威胁杨民江不放弃修炼就要开除、关监狱等。

    二零零零年“五一”大学放假,杨民江在火车站候车时看法轮功书籍,被值班警察发现,铁路公安处要求大学来接人,否则就拘留。“包保人” 张国忠和辅导员宋朝辉到火车站将他接回学校后,学院对其办洗脑班一周,张国忠要求杨民江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和思想汇报。二零零零年毕业时,因为杨民江是法轮功修炼者,学院以其政审不合格为由,不允许他报名入伍或到农村挂职锻炼。

    夫妻遭绑架勒索 家人深受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佳木斯市二二四医院法轮功学员王纪平被非法抓捕后走脱,沈阳军区特派几个“大校”到佳木斯蹲点,勾结当地警察机关在全市悬赏十万元抓捕王纪平。因杨民江妻子与王纪平私人关系很好,陈万友、王化民、周姓恶警等伙同二二四医院及军区的人充当马前卒,在杨民江家附近蹲坑,以查暖气和办暂住证为由多次骚扰其家人,在他们家安了窃听器,并在他们夫妇上下班途中,派多辆车跟踪,其岳母到邻居家串门也有人跟踪。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六日,王化民等人到杨民江单位非法搜查他的办公桌,试图通过搜查到法轮功资料来扣押他,由于没有找到法轮功资料,王化民就想在单位的走廊里殴打杨民江,杨民江大喊警察要打人了,他才停止其流氓行径。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杨民江夫妇在上班途中被分别绑架,他妻子被绑架到市公安局,杨民江被绑架到前進分局。王化民先把他铐到长条椅上,威胁他说出王继平的下落。当杨民江说不知道时,王化民与几个便衣轮番的打了他几十个嘴巴子,其中王化民的一个嘴巴,把杨民江打的眼冒金星,差点没昏过去,一上午,杨民江多次要求上厕所而不被允许。中午,又往他身上浇凉水。王化民和另外一个警察为了摧毁杨民江的意志,在杨民江被铐不能动情况下,将法轮功师父的照片强行放到他的臀部底下,后来又把照片塞入他的裤子内,杨民江眼睁睁动弹不得,内心痛苦至极,到了绝望的边缘。下午,王化民等人见杨民江还不说出王纪平的下落,就用拖布杆往他身上一顿乱打,直到拖布杆被打折了好几截儿,不能用才住手,这种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老实人,从未见过警察局这样的邪恶气氛,空气中每个粒子似乎都带有压力,恐惧的要窒息。后来,省六一零、沈阳军区、陈万友、王化民及前進分局等人精心设计了一个骗局,杨民江违心地说出了王纪平的下落,折磨才停止。王化民等人又逼迫杨民江说出了与他接触的法轮功学员。二十日下午三点,前進分局在二十四小时之后,把一直戴着手铐的杨民江押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

    杨民江夫妇被绑架后,市公安局和军区数人闯進他们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VCD影碟机试图罗织罪名,对杨民江年迈的岳母和不满两岁的孩子也不放过,進行恐吓。

    在杨民江夫妇被非法关押期间,熟悉他们的法轮功朋友及单位同事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当时正值入冬,下了场大雪,从外地来的老岳母在佳木斯人生地不熟,家里欠电费找不到地方交,孩子没棉鞋找不到地方买,双层保温门安不上,楼上发水找不到人,女儿单位在哪也不知道,幸好老人平日心地善良与邻居相处融洽,好心的邻居帮忙一一解决。老人抱着不满两岁的孩子和女儿单位的领导多次到市公安局要人,天冷路滑,无依无靠,老人身心痛苦可想而知。由于惊吓和着急上火,原本健康的老人,出现了心脏病、糖尿病、便血不止等疾病,三年后含冤离世。杨民江的哥哥几次来探望他,见到弟弟就泪流满面,精神极度痛苦,经济上也遭受很大损失。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二十多天里,杨民江多次被牢头(外号叫大海的盗窃及重伤害犯人)毒打虐待,送進去吃的和买的日用品,几乎都没见到。每晚还得他光着脚在冰冷的釉面砖上站两个小时看号里的人。

    杨民江被非法劳教三年。一進劳教所,杨民江被强迫在打印好的“三书”上签字,被逼迫放弃信仰。天天做奴工挑小豆,每天必须完成七十斤任务,日复一日的煎熬着。

    杨民江信仰法轮功无罪,好人被关押更是违法的。市六一零主任刘衍勒索了家人三万元后单位才把他接回(未开收据)。杨民江被非法关押共五个月,全家人经济损失总计五万多元。

    自从这次迫害以后,杨民江的哥哥要求他手机全天开机,三天报一次平安。一次,杨民江和妻子到朋友家去,忘记了带电话,他哥哥打了十几次电话都没人接,害怕的以为他们又遭绑架了,准备连夜赶来,幸好联系上了,听到了弟弟的声音才放心。

    杨民江刚从劳教所回来那段时间,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每每有人敲门,他就精神紧张,吓得不敢开门,看到警车就害怕。杨民江每天上下班都要和妻子沟通,确认彼此的安全;即使下班晚到家五分钟或是领导临时安排的加班,他都要赶紧告诉妻子,以免家人惦记。

    中共迫害法轮功,给杨民江及其家人在精神、肉体和经济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但同时也使知道这次迫害的世人更加认清了中共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