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西人学员:神圣的心态 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在过去的一年内,我清除了一连串的执著心。当我真心的在做三件事中升华时,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与看护。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有些人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在修炼中。这等于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时间,本应该是提高的时候,却用思想想一些不该想的问题、一些事情,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如果学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

这段法正说到我。因为我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日常的生活上,并且在试图突破纠缠不清的家庭的业力里走不出来。我和现在的先生都来自不同的婚姻。我们之前的离婚造成了我的前夫以及我先生的前妻的痛苦。在学了师父的法后,我完全相信要达到更高的修炼标准,只能是做好三件事和更快、更深入地向内找。师父看到了我的心,于是给了我许多机会来去掉人的观念。我的前夫以前常常诋毁法轮功和我,但现在我们已经能够和平相处了。他现在常常来拜访我和我的女儿。我也可以帮助他了。他读过了一遍《转法轮》。不久前他照了个X光片子,发现他的肺部里有个阴影。在他照了断层扫描后的第二天,我告诉他有关神韵的讯息,他说他很想去看。几天之后医生告诉他一切都正常。他来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在我的修炼中,有许多我无法去除的想法与念头,尽管我做了很大的努力。后来我记起了师父告诉我们要溶于法中,所以我停止了压抑这些想法,我使用善解的法理并专注在把自己的心溶入法中。很快的,大法清除了我这些去不掉的想法。它们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我现在甚至记不起来这些想法是什么。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当我真正的去掉了一个执著心时,一股热流就会从我的头顶上下来通过我的身体。我当下知道我已经真正的在我的心中去掉了这个执著,并更進一步的同化了大法。

后来,我和当地的几位学员每周四到五天学法炼功,每次大约五个小时。我们很稳定地進步着,并在我们各自的环境中修炼自己。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要做的事情,特别是这三件事,不能放松,千万不能放松。你们的威德、你们的修炼、你们所承担的那一切,都在其中。”

“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如果修的再差一点,那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所以大家千万不能够放松、不能掉以轻心。”

“特别是在学法中,大家一定要认认真真的学。”

“如果学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

我希望能与西澳所有的学员形成一个象金刚一样的整体,让我们能一起提高并完成师父对我们的要求。

神韵还没能来西澳救度众生,我相信我们都感到了这件事情的紧迫。我们处在一个政府、媒体与剧院都受到邪党毒害的地方。还有西澳学员的人数也不多。在过去几年我一直在试着突破当地看似无法突破的考验与修炼环境。但我没有成功,也不知如何是好。不久前,我突然明白了这一定与我的修炼有关。当我向内找时,我发现我并不相信西澳的学员能成功地举办神韵。当我更深地向内找时,我发现我对自己没有信心。当我再更深的向内找时,我发现我真心的想要神韵来西澳。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做到,我不想有任何的遗憾,我要救度我们所有的众生。几个月前我们决定举办一个法会来鼓励大家能形成一个整体。我的认识是,无论我们学员人数的多少,只要大家的正念能形成一个整体,情况就立刻会变过来。这是师父在等待的,我们救度众生的诚意。

作为同修,我们应该互相帮助与相互敦促,从而精進地向前迈進,最好地达到师父的愿望。

从一个逻辑的角度来看,小团体应该更容易形成一个整体。只要我们能放下这个“假我”,无私的、坚定的实现我们的誓约、助师正法,我们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一篇在明慧网上的中国学员的心得交流让我认识到形成整体的力量。在中国的一个县里有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并且要出庭被非法审讯。当地的学员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因此他们对这件事做了交流。他们发现自己对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法官存在仇恨的心理。这种心理让旧势力有借口来迫害学员。在向内找与交流之后,他们看到了这些被旧势力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和法官黑暗的未来。因此他们生出了慈悲心,他们决定要救度当地的警察、法官和邪党官员。

在非法审讯的当天,所有的学员没有任何惧怕地来到了法庭。他们在审判时不断地发正念。结果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学员都获得了无罪释放。一些警察甚至与法轮功学员吃午餐,想要更進一步的认识大法。

我们可以从这篇交流中看到,当我们愿意交流我们人的一面,并放下人的东西,我们神的一面就知道如何做,从而使事情得到一个圆满的结果。

师父留给了我们集体学法的形式,让我们有机会修正我们在常人中生生世世形成的缺点。当我们在集体学法后交流时,我们最好能交流自己的修炼心得,自己如何在魔难中走了过来,在法上悟到了什么。我们可以交流自己如何向内找,还有我们在正法活动中的经验与修炼,自己悟到了什么。这可以帮助鼓励还没有走出来交流的同修。这样我们就可以很快地進步和形成一个整体。

师父说:“负责人实际上是协调人,能叫更多有能力的人参与,这才是关键。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的好。负责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个学员做好,那就做一个普通学员好了。关键是负责人的责任哪,得起到这个作用啊。”(《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身为一个辅导员,我必须学习如何引导学员在法上交流他们的心得,并建立起一个凡事向内找的修炼环境。如果有更多的学员能在法上交流,我们就能更好的理解法,那我们救度众生的项目就会更有效,事半功倍。

师父在《洪吟三》的〈谁是谁非〉中写道:“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

当我们学员之间有不同的意见时,我的想法是我们都有同样的誓约,而大法让我们走在一起,我们不能够让任何邪恶的因素阻碍我们兑现自己的誓约。当学员被干扰时,如果我们的第一个念头是清除干扰,因为我们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没有任何生命有资格控制我们,那它们就不会被允许来干扰或伤害我们。

大法和正在接受正法的宇宙是圆容、相通的。有一天,当我在炼静功时,我看到了我们在人世间所做的证实法的事和我们的同化大法都直接反映在我们在每一个空间的身体,从最微观到最宏观。我看到了我们救度的众生被正过法的身体存在我们的每一个空间。同化大法和在人世间做好三件事可以带我们回家。

我修炼了这么久才明白了这些。我很感激师父从来没有放弃过我。特别在今年,我想要救度众生的心愿成了我最珍贵的念头。

真善忍画展让我有更多進步的机会

去年年底,举办画展的两个星期让我有机会救度众生。还有每天晚上在同一个场地演练哑剧的演员也有机会得到了救度。

我了解到如果要救度这些生命的话,“绝对不能和他们争辩”是多么的重要!至少我们要把慈悲留给他们。主办哑剧的负责人是一位因为我先生的前妻而对大法有负面想法的女士。过去四年以来她一直对我们借用这个场地举办画展非常有意见。她认为这影响了她的哑剧演出。今年她对一位法轮功学员非常的不理智和不礼貌。

所以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我必须救她。我从内心里不再排斥她。很快的师父安排我遇上了她。我希望有这个机会能救度她。我很平静地问她她对晚上场地的要求。一开始她非常的惊讶。我说:“我希望每天晚上您来到这个场地时,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您就不会有任何的担忧。”她看起来有点怀疑,于是我真诚地用善心告诉她画展在这个周六的下午四点钟就结束了,到时候她会有更多的时间为她的哑剧做排演。她紧绷的脸放松了,她第一次对我流露出了笑容。她在过去四年内多次接触过我们的画展,但她并没有了解法轮功真相。现在她感受到了大法的慈悲。之后,她每次看到我时都会面带微笑,并且跟我打招呼。

我很容易地就做到了用善心对她。之后,我对每一个来看画展的人都发出了同样的慈悲心。除了很少的一部份人以外,所有来看画展的人都明白了真相。

师父说:“我们真正指的悟,就是我们在炼功过程中师父讲的法,道家师父讲的道,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转法轮》)

相信师父的大法 加紧脚步,救度众生

在开画展的期间,当没有人進来看画时,我就会发正念,并请师父把所有的众生带進来,使他们能够得到救度。通常在几分钟之内,有时会有多达二十人同时進来。在画展的最后一个星期,当我单独一个人照看场地时,师父就会安排众生三三俩俩地進来,这让我有充裕的时间和每一个人讲话。真的是这样,我只要求师父,师父就会安排。

我还想交流真善忍画展在珀斯市并没有被充份的利用。画展是一个能够大量救度众生和提高我们自己的层次的机会。有许多时候,我救度的生命和我自己在喜悦中同时认识到了救度的发生。我想举以下的几个例子:

1. 我是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圣布鲁诺出生的。我从一九七一年起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在画展的头一天有两个加拿大的年轻游客走了進来,他们知道我的家乡。我立刻意识到了我们之间的缘份。他们把英文的《九评共产党》带回去看,并在几天之后还给我。我们又多谈了一会儿,在他们要离开时,我们彼此都感受到了、并知道在历史的这一页过去之后,我们还会再次见面。另一位学员说他们是很特别的两个年轻人。两天之后,我在路上又遇到了他们其中的一位。我们谈了一会儿。我请师父让这位年轻人在他的旅途中能碰到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不会忘记法轮功”。

2.一位正在学习艺术的当地男孩把他的朋友们带来,并要求我告诉他们有关法轮功的真相与其更深的内涵。他们对真善忍画展的水平印象深刻。

3. 一位住在当地的德国人去年已经看过了画展。他今年拿了一朵法轮功学员做的莲花。后来,他告诉我他把莲花挂在家里的镜子上,这样他就会每天记得发出善念来帮助停止这场迫害。

4. 一对夫妻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仔细研读每幅画旁边的说明。他们问我他们是否可以帮我看场地,这样我就可以去喝水或吃点东西。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把真相带给世人的善举表示感谢。他们很受感动同时也感到非常的快乐。

5.一对从日内瓦来的夫妻说他们是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工作的。他们拿了一些传单并说会把这些情况带回去。

6.我告诉两位基督徒有关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到活摘器官的情况,并告诉他们在中国的一些基督徒也受到了同样的迫害。他们心怀感激地拿了一些相关的资料,表示会请他们教堂的负责人做進一步的调查。

7.许多在去年看过画展的人今年带了他们的家人和朋友来看。

8.今年我从当地的居民那儿得到了非常多的鼓励。他们许多人看过了画展多次。他们的态度和理解也有了相当大的转变。一个去年看过画展的人今年再次回来,并说他不久前曾在这个场地表演过,但他几乎认不出来这个场地,因为他现在看到的是一个神圣的佛、道、神的殿堂。他去年骄傲的态度完全改变了。许多因为一个当地气功师的诋毁而对法轮功有负面印象的居民,现在已经开始称赞法轮功和我们在全世界所做的努力。有非常多的人对大法弟子的救度表示深深的感谢。

9.在画展结束的最后一个小时,一名刚搬到镇上的十二岁男孩走了進来。他对历史很有研究,也对中国的历史有很多的了解。他的举止就象是个来得法的学员!我们谈了半个小时,他表示要读英文的《九评共产党》并带走了一张传单,这样他就可以再继续跟我联络。我希望师父能把他再带回来。他真的回来了!在我们最近的洪法活动中,他买了一本《转法轮》,我也教了他炼功动作。他还帮忙发传单,而且还把他的家人带来听我们讲真相

10.画展的前四天来的人并不多。我认为这是因为天气太好了,大家都去了海滩。于是我请求师父让天气转为下雨阴冷的天气,这样人们就会来看画展。当天晚上师父就做了安排。接下来的七天,每天都有超过一百人来看画展。在画展结束后的第二天,天气又转晴了。

只要我的念头和心是正的,师父就能够帮忙。

去年的圣诞游行,珀斯的学员帮我提高了心性。在游行前的几个月,学员们对游行主办单位的要求有些不理解。我不断地向内找,并且能够接受学员们的意见从而使我们的队伍能表现的更正。当我去会见游行的主办人时,他鼓励我们让西澳人们真正认识我们这个团体。因此我们加進了法轮功的炼功动作。一些游行的播报员在介绍我们时,还加進了一些他们自己的非常正面与支持大法的评语。我希望我们今年能做的更好。

现在,我认识到的是每一个魔难和每一个赞扬都是赐予我们提高和兑现誓约的珍贵的礼物。我们有师父,所以我们能做好任何事情。谢谢!

(二零一二年西澳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