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助我渡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得法的学员,但修的很不精進,一路走来磕磕绊绊,由于初期被迫害,产生了很强的怕心,总担心讲真相就会被迫害,所以不敢讲,这样修炼上就越来越放松起来,越来越不知道向内找了。我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一直也想突破这种状态却突破不了。

二零一一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一个家在外省来我地探亲的同修,看到他可以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讲真相,我很是羡慕,也明白了:其实是我自己一直没有正念,所以改变不了家里的环境,反而被家里人束缚的要掉下去了,也突然明白了师父讲的“相由心生”这层法理的更深层次的内涵。于是就下载了师父最近的讲法,又从新好好学法,炼功,讲真相,也做些真相光盘,从新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随着我心性的提高,家里的环境也有所改变,也又一次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原来女儿总是干咳,我认为她是常人可以吃药就买药给她吃,但好了几天就又开始咳。后来想对常人来说有病也是消业,就不太管她,这样咳了大半年也没有彻底好,我也很奇怪,有时也觉得是孩子的问题还训孩子,弄得孩子哭哭啼啼也不管用。为此也有些发愁了。这时看到有一篇同修交流文章说:孩子的病其实还是我们对孩子有没放下的心,要向内找,我才突然明白了原来不只是我自己遇事要向内找,家人、朋友遇到的事情我也要向内找啊(说是我悟到的,当然其实都是师父点化的)。我于是向内找发现我有怕孩子生病的怕心,还有生病后担心好不了等对孩子的情很重等的心,找到这些心后的第二天,困扰女儿大半年的干咳一下就好了。

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也终于知道了师父说的向内找是个法宝这句话更深的含义。这时才明白其实平时的一思一念我们都要向内找,这样能找到很多不好的心。修炼了这么多年,其实现在才知道了要如何去修啊。前些年看着是也在修心性,其实也是想去的心知道去,但有些心都形成自然了根本体察不到了,一直就没去掉啊。

正当我为能从新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觉得欣喜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差点压垮我。

我父母在外地生活,每年夏天我都去看望他们,二零一一年夏天我也不例外的去看他们了。刚去的时候父亲身体还好,过了几天突然腿就有些走不动路了,我也没在意,以为老年人就是这样的,又过了几天吃饭时右手拿不了饭碗了,我还是没在意。直到一天晚上听到父母在吵架,我过去才发现父亲突然半边身体不能动了,说话只会蹦出一两个字。半夜也不睡觉,在床上不停的挪动(另一边手可以支撑身体),有时我们稍微眯一觉,他就掉到床下了,我和母亲再把他拖上床。劝他睡觉也不听,就是不停的动。这样折腾了几晚我和母亲都精疲力竭了。父亲的病情也发展到完全不能动了(脑血栓的症状)。这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父亲原来也修大法,“七﹒二零”迫害后就不敢炼功了,但心里知道大法好,有什么身体不舒服都是按消业对待。这一次父亲已经不会说话了。我当时想也只有大法能救父亲了,但这么多年父亲基本没修,师父能管他吗?心里也没底,后来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请帮帮弟子吧,让父亲的身体早点痊愈,我好早点能讲真相救人啊。”然后我每天晚上睡在父亲旁边的沙发上照顾他。逐渐的父亲的身体也由刚开始喝水连吸管都吸不动到慢慢能自己喝水了,慢慢开始能说几个字了,过了二十天,父亲就能说话表达自己的意思,也可以控制排尿了。于是我想该让他试着走路了,让他扶着助步器站起来往前走,竟然能走。第二天我想也许不要助步器也能走呢,就和母亲一人一边搀着父亲,父亲真的能走了。第三天父亲就自己可以在家里慢慢走不要人搀扶了。我觉得真是太高兴了。二十多天不用吃药、住院,病基本就好了。

这在常人来说只能用“奇迹”来形容了,可这却是实实在在的事实。原来母亲因为担心我们受迫害一直反对我们炼功,看到这个情况也说我不反对你们炼功。父亲也高兴的说是师父给他净化了身体。我明白:父亲能这么快的痊愈,一定是师父替父亲承受了很多啊。我有个亲戚就是得了脑血栓,做开颅手术后,休养了一年多,现在基本算好了,但是走路还是有后遗症。这次如果不是师父救了父亲,后果真是不堪想象啊。

时至今日,当我提笔回忆着写下当时的情景时,还是要忍不住的流泪。其实事情的经过远不象写起来那么简单,许多事情没有师父的呵护和帮助是无法完成的,但由于表达能力有限也写不出来,只能写出这些来证实大法的神奇,同时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佛法,切莫听信邪党的谎言,失去这万古机缘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