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能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我是一个六十多岁、没啥文化的老年妇女。一九九七年退休后,各种病都找上我,中医西医看了不少,药一把把的吃,什么骨质增生、肠结石、肾病、手指关节剧痛、看不清东西、头疼、全身疼痛,吃什么吐什么。从家里到退休办五百多米的路,至少要走一小时,还上气不接下气的,活得生不如死。

直到一九九九年五月的一天,我的命运发生了一个彻底的转折。我做了一个十分清晰的梦,梦境中天上下了瓢泼大雨,我行走在一条泥泞而扎脚的石子路上,路崎岖不平,很多粘乎乎的黑东西如胶一般粘脚,真可谓寸步难行。痛苦中猛一抬头,半空中端坐着一尊威严而金光闪闪的大佛。我一下子惊醒了,心里想:我要走進佛家了。

这之后,有人给我提起法轮功。三天后我找到了法轮功的炼功点,辅导员不但耐心教我炼功的动作,还给我请了大法书。炼功中,我自始至终泪水一直在流。得法三天,我亲眼看到师父给我灌顶,全身通透。七天后,冷的、热的、硬的,什么东西我都能吃了,浑身轻松。修炼头三年,每次来例假,都排出许多黑紫色的大血块,身体比年轻时都好。流浪的我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开口讲真相 发正念不困了

我得法才两个月,邪恶的魔头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与同修去省城为法轮功讨公道,被截回。从那时起,炼功点没有了,学法点没有了,辅导员被监控了。我心里很难过,不知道如何做好。我每天背《洪吟二》〈见真性〉,每天在家里学法炼功,每天晚上听师父的讲法带一直听到困了为止,越听越明白,越背越坚定。我暗下决心,今生坚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七日,我参加了本市的集体大炼功。那一次,辅导员都被非法抓起来了。我们这些在家的同修就开始一起发真相资料传单,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后来,明慧网通知大家发正念,半夜十二点的正念,基本都睡过去了。我知道这种状态不正常,但就是突破不了,心里很压抑。

二零零二年,师父发表经文《快讲》,我心里着急,可是就是张不开嘴讲,一张嘴心就突突的跳,话不成句。我就想,怎么才能救人呢?

于是我就开始出去跑步,借这种形式讲真相。每天早上三、四点,我穿上运动装,象运动一样出去跑步,无人时,我一边跑一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我师父是冤枉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看到有人时,就跟他讲大法好,师父好。有人问路,我就带路,并讲述法轮大法真相、天安门自焚真相,多数人都能接受。我自己行走时,也会告诉身旁的万物: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化法你们就会得救。

从那之后,我半夜发正念不困了,讲真相、发正念这两件事开始稳定的做了。

为生命能够得救而高兴

二零零四年,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章。看到那些被邪党蒙骗的世人,心里十分痛苦。我下定决心,每天必须出去救人,无论走到哪里,就把真相讲到哪里。遇到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给他们讲邪党的邪恶,大法的美好。这其中有一些讲真相的体会,说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每天都在家发好正念,请求师尊加持,然后穿的整整齐齐、利利索索,保持大法弟子的良好形像出门。

一般遇到普通老百姓,我就跟他们讲:咱们老百姓干点儿活不容易,眼见着当官的贪污腐败,大官大贪,小官小贪。一点报酬还层层扒皮,到咱们手能剩多少钱,养家糊口都困难。为什么农民贫困、工人下岗,都是共产党干的。江泽民及许多高官在国外都有巨款,家人很多都有外国护照。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搞运动害死八千万人。老天有眼,人不治,老天就治了,所以老天一定要灭他。谁入了党团队就是它的一份子,就会跟着遭殃,所以一定要退出。之后我问入了什么组织,叫什么名,一般都能退。

有一回我走在路上,一个摩托车头盔滚到了我的脚前,我一边弯腰捡起来,一边想:一定是师父把这个人送到我面前。于是我拿着这个头盔走到跨在摩托车上那人跟前儿,看得出他是没太吃过苦的人。他着急要回帽子要走,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主角,我说了算,今天我一定要救你!于是我拿着帽子也不给他,那人看着我,不吱声。我就笑呵呵问他,“你这帽子挺漂亮的,车也这么高级,看你这劲儿,肯定是个当官儿的吧!”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还真管点儿事儿。”我说:“你一定入过党!”他说那当然了。我就给他讲:“共产党搞什么打倒地主、打资本家、打右派、六四杀学生,这几年迫害法轮功,害死八千多万中国人,内部当官儿的也整死好多,有钱也躲不过,只要他们不需要,谁都可以随便杀。”他点点头说:“那倒是。”我接着说,它干了那么多坏事,老天不会放过它的,天要灭它。你入了党就是它的一份子了,到时候要跟着它遭殃的,你一定得退出来,才会有福报。”他问:“那咋退啊?”我告诉他:“你真心的同意,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帮你退了。”他就笑着点点头。我一边给他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叮嘱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把帽子递给他。他挺高兴的说:“你知道这么多,一定是个老师吧。谢谢你啊!”我为又一个生命能够得救而感到高兴。

我有一个外孙在高中当团支书,发展了好多团员。我回老家讲真相,那天正好给他讲。结果他说他知道了,他们学校有一个大法小弟子给他讲了很多次真相,他自己也看了很多真相,但是他说他就是没想退。我就拿出刚买回来的mp3,我自己还不会用呢,结果他拿过去,翻到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听了几分钟就停下来了,因为来人了。

然后他对我说:“奶奶,我的头一下子清亮了,眼睛也亮了!以前我脑袋发浑,看东西也看不太清。大法太好了!奶奶我听你的,退出团队!”

后来一起在桌上吃饭的时候,他坐在我旁边,跟我说:“奶奶,你的皮肤真好。粉白粉白的,肉皮真细,象个年轻人!从你身上我相信大法好!”于是拿出纸笔亲手写下了三退声明,并对过去所做的一切表示忏悔,说以后也不当团支书了。他继母在旁边不太高兴,说:“不当团支书,你每年几千块的助学金就没了,到时候你管你爸要钱,他不给你、打你,我可不管。”我一听,马上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然后坐到他爸旁边给他讲真相,他听完也三退了,并说支持孩子。我看到他家也是很困难,就拿了五百块给孩子上学用。最后桌上吃饭的人都三退了。这时我心里充满对师父的无限感恩,看到这些明真相的世人感到高兴。

临走前,我把法轮功真相护身符交给这个孩子,结果他要了所有的护身符,说要把自己发展的团员全退掉,班上每个同学都给发一个护身符。他还说到学校宣传栏,把里面贴的污蔑大法的东西全撕了。他还说要跟我学功,问我带着同学在宿舍炼功行不行,我说那当然好啊。他很高兴,我叮嘱他多和那个小弟子联系,多学法炼功。

向内找 解冤怨 救众生

我女儿二零零五年结婚。女婿家就母子二人,儿子什么都听妈妈的,平时对我没礼貌,也不孝顺,从不喊我“妈”,更别说买些什么东西或者来看看,过年都是我一个人过。亲家母更是没事儿就找茬开骂,甚至骂到家里。她不光把女儿的钱都拿走了,而且还惦记我的钱,叫他儿子有事儿没事儿都来管我要。她平时总是故意在我面前大嚷,说我炼法轮功,也有点儿拿这个威胁我的意思。

结婚三年后,女儿生儿子,照理来讲,刚生完孩子的产妇是需要休息,不能受风的。当天女儿生完孩子,亲家母觉得有了个孙子很高兴,在医院一直大吵大嚷,医生护士和其他病人都很烦她,女儿也根本没法休息。可是我没有动心,就是抓住时机讲真相,退了十多个人。

晚上他们一進家门又喊热,把门窗全打开,完全不顾及女儿和刚生的小外孙。我很生气,也担心,更觉得这家人太没人味了。我回到自己家里都无法平静,就开始学法,渐渐的心就平衡多了,但那也只是不在魔性的状态了,没有去掉怨恨心,想起来还是不舒服。

亲家母高兴归高兴,可是借口自己身体不好从来不带孙子,所以这四年多,孩子是我一直带着。以前师父也点化过我,这个孩子跟大法很有缘。我教孩子背《洪吟》,孩子很高兴,背了很多首。我炼功他也跟着,我出去讲真相他就帮我。有时候见到有缘人他就高兴的“啊”“啊”跟人打招呼,别人说这孩子真可爱,我就上去讲真相,一般都能三退。

后来有一天打坐入定中,看到女婿对我很凶,一会却变成丈夫的脸,我心里感觉很奇怪,怎么会是丈夫呢,他都死那么多年了。突然间我一下子明白了一点,应该是师父在点化我,丈夫是走了,可是我跟他的恩怨、欠他的债却都没有了结,这里还有我应该修的,在女婿的身上表现出来。

我明白了以后,就向内找自己,发现自己有利益心、对丈夫多年来积累的很重的怨恨心,有怕心,不然不会在亲家母吵吵我炼法轮功如何的时候有被要挟的感觉。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对照这段法,我发现自己有很多恶的东西。这不是我,真我是“真善忍”构成的。于是我下决心善解这一切,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

之后我更多的真心关心女婿母子,经常买些东西去看看,问问工作、身体情况,主动去给他们做做饭。亲家母身体不好,我也常抽时间去看望。逐渐的,他们见到我脸上也有笑容了,也不再提法轮功如何了,还很羡慕我有个好身体。

有一天,梦到女婿跟以前不一样了,拍拍我的肩膀,张口喊我“妈”。前几天,女儿女婿回来,给了我一双新鞋,女儿告诉我是旅游的时候女婿买的,他对我女儿说:“妈对我们那么好,一个人带孩子挺不容易的,那么累,咱给她买双好点儿的鞋吧。”

因为我向内找了,一切都发生变化了。我真正体会到了向内找是法宝,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要说的话很多,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要修的地方也有很多,只有精進再精進,才能对得起师父的慈悲救度!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