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实修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

一、学法

学法对于大法弟子而言,是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事情了,平时我是背法和通读相结合,每天通读一至两讲,有时间再背一、两段《转法轮》,周末学习新经文(写此文时意识到新经文学的太少),有时遇上家事多、工作忙或出差,就先保证学法时间,炼功停一下(其实不妥,应该尽量找时间弥补)。师尊每次在讲法中一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最近通过学法突然悟到:只有学好法才能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用法中获得的正念指导我们的一言一行是最有效、最安全的;法没学好,就会不知不觉中走上旧势力安排的死路,路上尽是陷阱,一个接一个,一不小心,修炼就会前功尽弃。我们地区这方面的例子很多,尤其是资料点的同修和协调人同修,大法的事做了很多,付出也很大,但因学法没跟上,没有向内找实修自己,以致遭到旧势力的严重迫害,甚至有的走向反面,令人心痛不已,师尊又是怎样的心痛呢?。

我通过学法和实践认识到,学好法,我们就是大法的一粒子,正念十足,金光闪闪,邪恶根本不敢靠近我们,讲真相出门就会遇上有缘人,等着我们去救度,因为层层空间一切事情师尊早已铺垫好了,学好法、炼好功,整个人就是一个神的状态,觉得自己高高大大、神清气爽,救人效果自然就会好。有时也可能出门遇上同修,需要帮忙或其它事情切磋交流,一切看似偶然,其实师尊都是有安排的,谁能干什么,谁能起多大作用,今天出门会遇到谁、救度谁,师尊都有铺垫和安排。

以前,我出门常常需计划半天:今天我要干什么干什么,要救谁谁谁。今年不同,现在我学好法,拿起真相资料、光盘就出门(大法弟子每天必须出门,呆在家里谁也救不了,哪怕什么也不做,出去转一圈都会起到镇邪的作用),一边走一边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某某某,负天命下世救度这一方众生,请师尊加持,众神相助,灭尽一切另外空间干扰我救度众生的邪恶生命及因素,唤醒众生遥远的史前记忆,赶快得救。”就觉得头顶的大功柱荡涤着一切邪恶,唯我独尊,压倒一切,一般情况下救人效果都比较好。

通过学法还悟到:我们在各自的天国世界里都是王、是主,但在宇宙大法中,我们只是小小的一粒子,微不足道,必须学好法,才能为师尊所用,才能助师正法,才能救度众生,时刻按师尊的要求去圆容师尊所要的一切。如果法学不好,助师正法只是一句空话。从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以来,我们经历了很多事情,如進京护法、发传单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发神韵、放鞭炮崩江鬼等等,如果学法跟不上,就修不好自己,就会跟不上师尊的每一步正法進程,延误救人时机,配合不到位,起不到大法弟子的作用。通过学法,我们清醒的知道,我们的修炼道路很窄很窄,只有静心学法、得法,才能跟着师尊一直走到最后一步,救度了我们的众生,跟随师尊安全返回我们的天国世界。

二、实修

为及时给同修们提供真相资料救度众生,我自费购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设备,负责给同修提供各种精美的小册子和光盘等,从耗材采购一直到成品包装都由母亲(新学员)和我配合完成,我是上班族,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做资料,利用周末采购耗材,有时双手拎着大包小包的耗材,沉重无比,手臂上被勒出一道道红印子来,炎热的太阳照在脸上,汗水直往眼睛里流,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背着《洪吟》〈苦其心志〉,心里一点怨言也没有,身上的娇气早已荡然无存。为救度这一方众生,大法弟子甘愿吃苦、甘愿付出。

有时母亲做资料心态不稳,怕心、埋怨、争斗心较强,这时设备就会出现故障,我就会着急,心里有点埋怨母亲不精進、悟性不高,但越着急故障越厉害,后来我一看不对劲,就赶紧向内找自己,从母亲身上看到自己也存在某些类似的执着,只是表现的方式、程度不同而已。然后和母亲切磋交流,提醒她加强学法、最好能背法,做事不能代替学法、修心,开始母亲以年龄太大为由不愿背书,我就鼓励她一个字、一小段的背法,并下载网上背法的文章给她看,终于母亲开始背法了,开始很慢,然后越背越快,五个月就把《转法轮》背了一遍,比我背的快多了。母亲很能吃苦,做事认真负责,又快又好,成了我的好帮手。

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单位已倒闭十年,没有固定收入,有时丈夫责怪我把钱用在做资料上了,我也不生气,笑眯眯的告诉他,钱是用了,不过感到奇怪的是,钱不是越用越少,而是越用钱越多。我本身性格就大大咧咧的,用钱从不喜欢记帐,更不会去算细帐,包包里总是揣着一些钱,只要是大法的事用钱我从不犹豫、吝啬。但现在我个人的“小金库”(我的工资和奖金组成)都快赶上由丈夫一手把持的家中“大金库”了。我坚持不向丈夫伸手要钱,我觉得我是天上的王和主,负天命下世救人,通过学大法开了智慧,能力巨大,智慧巨大,怎么向他要钱呢。在家中,我只负责管理自己的工资部份,家里家外的采购、做资料都由我一人承担费用,有时还帮丈夫购买衣服,久而久之,他看我不向他索要一分钱,还偶尔向他输出钱物,也就不再管我了。话说回来,修炼前我可不是这样自立,那时家中的钱都是我一手遮天管着,另外还有自己的“小金库”(好象一直有点小金库情结),以前觉得丈夫养妻子是天经地义的,修炼后我的观念变化天翻地覆,人的观念现在已经少之又少了。而且后来渐渐发现,讲真相做的越好,我的经济状况越好,现在独立负担一家人也不成问题。

有一次,另外两位同修也想做资料,但因经济情况不太好而发愁,我便拿出钱来买了两套打印机和刻录机设备送给他们,但并未说明是我买的,以免增加同修的思想负担,这两位同修后来在救人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我悟到,大法弟子在世间救人,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如果既能出钱又能出力那岂不更好吗?天上的神想出钱还没机会呢。还有一次,其它区片的同修要团购一批手机用于讲真相,但钱未收齐,我怕延误时机,就先垫出钱来让技术同修去采购,等手机买回来,这边钱也收齐了,讲真相的事一点儿没耽误。

有一次,我单位一位领导因病动手术,我和同事去家中探望,心里想着要救他,顺手带了一盘神韵晚会,考虑到其领导的身份,等同事都走了以后,我单独把神韵碟子拿给他,告诉他里面都是传统的中国文化,演员演技和高科技背景天幕世界一流,风靡全球,看后可使他身心很快得到康复,并且会给他带来好运气。开始他有点犹豫,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慢慢劝说,你尽管相信我,都是老同事了,还能骗你吗?于是他告诉我,家里昨天刚换了一台高清电视机。我听了很高兴,我说那就是让你看神韵的呀,用高清电视看神韵效果最好了。当时我就悟到,师尊早把什么都铺垫好了,连新电视都买好了,只等着我给他送光盘呢。几个月后开会时又碰到该领导,问他看了神韵没有,他笑眯眯的说晚会演的很好,尤其是里面的歌唱的真好,水平很高。我马上又取出一盘新晚会给他,领导看看四周无人,赶紧把光盘放入棉袄内的口袋里拿走了。现在的世人很难救,也很可怜,他觉得他年薪几十万、有时上百万,凡事都得小心翼翼,所以有时还得顺着他的执着去救他。

每当学法状态好时,干什么都顺利,不管是大法的事或常人的工作,那真是一挥而就,有如神助,说实话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完成的,同事也都说你做事怎么那么快呢,工作之余,我就在办公室里学法、炼功,有的同事说,你看起来真年轻,退休后就去跟你学炼功啊;但有时法没学好,又想做事,结果出去转一圈什么也做不好,反而觉得灰心丧气的。通过不断的学法、背法,我悟到,学好法、炼好功,那是神在救人,当然诸事顺利、干扰少;没学好法那是人在救人,是糊弄人,那差别可大了去了。

因是上班族,我就利用早晚时间发大法资料和光盘,趁着世人还在熟睡之际,把资料发到店铺门、汽车门上、窗台上,将不干胶贴于街道醒目处救度世人,还利用午休和下班后时间发彩信和打语音电话救度众生,开始打通电话有回短信骂人的,有一打就挂机不听的,有时很多是假相,就看你泄不泄气,能不能坚持,有没有耐心,打到后来听的人越来越多,听完的也越来越多;有时彩信发不出去或电话出故障,就向内找自己,是否有什么隐藏的执着没有修去,或停下来调整一下自己的学法与修炼状态。

二零一一年丈夫做生意被合伙人欺骗,投资的本钱拿不回来,情绪很低落,甚至准备以不法手段孤注一掷,去收回投资。一开始我对他稍加指责、埋怨,虽没有争吵,但已动了心、动了情,最后事情愈演愈烈,丈夫又从家中取大量钱,我不允许,让他就此收手,退一步海阔天空。他居然恶狠狠的说,你若不许我拿钱,咱们就此一刀两断!仔细观察他的眼神,就知道他背后有邪恶控制。后来通过大量学法我意识到,周围的一切,工作、家庭都与自己的修炼有关,就开始向内找,发现自己还常有对利益和物质(服装、别墅和车)的追求,对金钱的执着时隐时现,从未彻底修去。通过学法悟到,丈夫被欺骗,可能是他前几世的怨缘,也可能是旧势力的干扰。

于是我就开始发正念:如果是丈夫欠的债那就了结还债,如果是想破坏大法资源,那就彻底解体背后的邪恶生命!同时我放下此事,用我的神通解体邪恶,在法中勇猛精進,大法弟子的修炼永远摆在第一位。

二零一一年七月份江鬼诈尸的时候,丈夫挺兴奋,大热天儿三十多度,我就带着丈夫去近郊买鞭炮,到了傍晚和丈夫一起,拎着包包,拿上打火机,四处放鞭炮崩江鬼的残渣余孽,张贴不干胶和传单。我和丈夫开玩笑,说你这回帮我放鞭崩江,利国利民,替天行道,也算做了好事了,会有好报的。

八月份我做了一个恶梦,很清晰,梦中几个人追杀丈夫,我大声喊救命,把自己和家人都喊醒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我悟到是师尊点化弟子,丈夫可能有危险,于是打电话劝丈夫,千万不要做违法生意,凡事多忍让,后退一步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果然,九月初投资事情有了转机,合伙人破天荒同意从新制定协议、分配剩余资金和产品,而且由丈夫来负责处理公司最后的收尾事宜。我悟到是师尊帮丈夫化解了前世怨缘,感谢伟大的师尊,弟子无以回报,只有更加精進,救度众生,来报答您的救度之恩。

匆匆成文,如有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