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秦丽被政法委劫持三月 七旬母亲呼吁关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江北区今年四十九岁的秦丽女士,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家中给学生补课时遭国保大队队长梁世斌入室绑架,被非法拘禁在重庆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所谓“法制教育班”)已经三月。她七十三岁的母亲呼吁正义善良人士关注,并协助营救。

重庆市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是中共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局办的一个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也不许家属接见。秦丽家中上有九十九岁的外婆,七十八岁的老父亲有病在床,呼唤着秦丽在身边伺候、照料。

秦丽女士,原重庆江北铸造厂职工,因厂家倒闭,早年失业,在自谋职业中劳累过度,身患甲亢疾病,脖子粗、眼睛突,人体变形,苦不堪言。一九九七年,秦丽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自觉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疾病不治而愈。二零零三年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九年走出监狱时,已家破人亡,她丈夫早已病逝。

秦丽母亲恳请相关律师提供帮助:

尊敬的律师:您好!

我是重庆江北人,家住江北区,今年七十三岁。我有一个女儿叫秦丽,今年四十九岁,原重庆江北铸造厂职工,因厂家倒闭,失业多年。为了一家三口的生活日夜奔波,由于劳累过度,身患严重甲亢疾病:脖子粗、眼睛突,人体变形,双手抖动,生活非常艰难,又无钱医治。当时,正逢法轮功在我国洪传,法轮功又叫法轮大法。他是一种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修炼者只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道德高尚的好人,身体就会有奇迹发生。

出于对健康的渴望,我女儿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心态平和了,名利淡泊了。和女婿闹矛盾时尽量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亲戚朋友和善了,不争强好胜了,被街坊邻居公认为好人。 修炼了短短几个月,女儿的甲亢病不翼而飞了,身体健康了、轻松了。

然而,就在女儿给一家公司打工的时候,二零零三年二月的一天,一伙恶人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我女儿绑架到重庆沙坪坝井口“洗脑班”﹙对外谎称“法制教育学习班”﹚,进行身体和精神上的残酷折磨,全天二十四小时不许睡觉,结果,才四十岁的她一夜之间头发就全白了。由于女儿不放弃“真、善、忍”的修炼,被转到重庆市看守所关押。在这期间不许我们家人见她,也不知是死是活,几个月后,我们才闻讯她被非法冤判八年,被非法强行关押在永川女子监狱进行折磨……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全家人犹如晴天霹雳,焦急万分,想了许多办法,跑了许多路,花了不少钱,结果,还是没能改变这一残酷现实。当时,女婿想请律师伸冤,无奈家中没有经济条件,更关键的是没有人敢站出来为善良人说句公道话。就这样,我们每日每夜都是以泪洗面,辗转反侧,无奈的忍受着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痛苦折磨,就这样煎熬着、支撑着,等待着……

就在女儿被迫害的同年,当时六十八岁的我因不改变“真、善、忍”的信仰,不愿违心的写出放弃修炼的假话,也被无辜的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强行关押在女监进行迫害。

家中的女婿本是一个忠厚、内向的懦弱男子,只能靠打工糊口。失去了秦丽这个家庭顶梁柱,父女俩相依为命,在艰难中度日。由于女婿身心疲惫、焦虑不安,身体不堪重负,突然身患疾病,病倒了,好心人把他送到了医院,从此,再也不能说话了。医生说,要二万元开刀做手术,也许还有生的希望。可是这两万元对于早已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讲,简直是天文数字!没办法,年幼的外孙女守护在只是流泪、说不出话来的病父床前,一边替父亲擦泪,一边轻轻的呼喊着爸爸:我没有妈妈了 ,我不能没有爸爸,爸爸,您不能丢下我,您不能丢下我,您走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然而,外孙女凄惨的呼叫和无助的泪水并没有挽留住她的爸爸,无情的病魔还是夺走了年仅四十九岁、疼爱她的爸爸。

那一夜,年幼的外孙女的精神都几乎崩溃了……永川女子监狱知道这件事后,坚决不许女儿回家看望女婿一眼,原因就是女儿信仰“真善忍”。女婿遗体火化时,由于没钱,好心人实在看不下去了,送来五千元钱,外孙女才和她的同学一起把她爸爸的遗体送到了火葬场……后来,外孙女在亲朋好友的资助下完成了学业。女儿在双碑的住房,因拆迁中由于家中无人料理,也被不明不白的注销了。

监狱、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酷的地方。监狱、劳教所警察为了向上面领导邀功请赏,他们利用着社会上的人渣、败类来折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所采用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卑劣手段集人类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秦丽就在那暗无天日的监狱黑窝做苦役,苦苦煎熬了六年多。

秦丽二零零九年才走出监狱,回到家中。然而,此时的家哪里象个家啊,早已是支离破碎、家破人亡,她已经无家可归了。为了谋生,为了挣点钱给女儿结婚时一点补偿,以弥补这些年来母亲感情上对女儿的亏欠,她就与一个亲戚合租了一套住房,在江北区五里店,给学生进行作业辅导来维持生活。

然而,迫害并未停止。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重庆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梁世斌等人,假冒学生家长之名,未走任何法律程序,闯进江北区五里店女儿家中,再次将女儿绑架到重庆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非法拘禁,并入室抢走了女儿家中的私人物品。

现在,女儿秦丽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重庆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所谓“转化”和“审查”,遭受残酷折磨已经整整三个月了。

我国的法律不是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言论自由、有新闻自由吗?难道这只是一句法律空文?修大法、自觉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中的好人,是合法的,女儿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将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这也是在捍卫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何罪之有?何错之有?如今家中,秦丽九十九岁的外婆、八十岁的病父及年迈的我都很担心她的身体、精神状况如何,我们也需要无辜受迫害的、孝顺的女儿能在我们身边给予照顾,我们期盼着受害的女儿能早日回家。

我们全家人在无处申诉、公民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的无望中,在万般痛苦无奈的时候,有好心人提醒我们可以走法律程序,找律师申请法律援助,于是,我们费了很多周折,终于找到您了。在此,我们向您伸出求助之手,希望您能主持公道、维护法律的尊严和正义,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还我女儿一个清白和自由。

真心的渴望着您能给我们提供法律上的援助,在这里,我代表我的家人对您表示最真诚的感谢。尊敬的律师,辛苦您了。

我们期盼着您的援助……

秦丽的母亲:李章琼及家人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