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铲除邪恶干扰时所见所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突然感到脚疼难忍,我悟到是因为当日没有修口造成的,就默默对师父说,弟子今天没有修口是我不好,我愿意承担造下的业。我怎么都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我就再也无法下床了,腿疼、脚疼、腰疼,甚至出现间歇性的半昏迷状态,到后来甚至坐起身靠在床头,都成了奢侈的愿望。我不停的学法,然而疼痛的反映却愈加凶狠,而且不是一个地方疼,而是在两脚踝、两膝、双眼、颈、腰、背多个部位,一天换一个位置疼,循环往复,而且大便不畅引起肛裂,淌血不止,就这样被反复折磨了一个星期。

十二月二日,我求助于同修。同修告诉我,九九年邪党迫害时,师父把我们都已经推到位了,这根本不是病业的反应,还告诉我六日带几个同修,一起帮我发正念铲除旧势力。同修走后,我豁然清醒了,师父的经文《道法》突然浮现在脑海:“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九七年师父的话好象句句都是针对我目前的境遇讲的!旧势力不正是钻了自己主动承担魔难的空子,肆意对我迫害吗?

为了更快的解体邪恶,我继续查找心性问题,接下来的三天,我让妻子帮我清理房间环境,找出了父亲去世后留下的一套共产邪灵的书和一些邪党画报、党章,我挣扎着坐到床边和妻子一起把这些邪恶的东西统统烧掉,这时我看到了师父灿烂的笑容。

十二月六日下午,八、九个同修聚集我家,帮助我分析干扰原因,和我一起发正念。当晚,我独自发正念时,看到一个邪恶拍着桌子骂我言而无信。我明白,或许我与邪恶有过什么约定,借机迫害我。我正告它: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徒,只按照李洪志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走,与你们的任何约定我不知道,也不承认。我动念灭它,它害怕,退向门口,门口又出现三个邪恶,推着一个铺着白床单,放着针剂、药剂的病床扑向我,一个拿针,一个掀起白床单蒙向我的头,把我拽到床上,我急呼:“师父!”突然,房间显出四个医生打扮的人,那床瞬间变成箱子,四个白大褂把四个邪恶装进了箱子,其中一个白大褂对我说:“没事了,它们都被冰封了”,然后就消失了。我顿时泪流满面,直到发完正念还无法止住泪水,这是慈悲的师父在救我呀!

十二月七日下午,家里来了十个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一个同修说起了善解,发正念时,我就加入了善解的念头,我看到师父脸色严肃,沉默不语。果然,六日被冰封的四个邪恶在我一念善解下,全被解除冰封了。我猛然想起师父的话,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事,师父告诉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甚至不承认旧势力本身,我怎么能与旧势力善解呢,这不是纵容它继续迫害我和其他大法弟子吗?

晚上每个整点发正念时,我向师父认错,告诉师父:我愿意和今后不再干扰大法、不迫害大法弟子的生命善解,愿意和我曾经伤害过的生命善解,但是决不和旧势力善解,我要坚决否定它们,灭尽它们。然后,我看到四个迫害我的邪恶,有三个被灭掉了。然后,眼前显出一个男人大口吃葱的形象。我悟到这是恩师点化,应该除去那种草率、匆忙下决定的心了。

十二月八日,我终于能够下床了。下午,同修们来了,我告诉了昨天发正念的情况,大家都感受到正念除恶的威力,大家整体发正念能量更强,但邪恶也攻击得更加疯狂。开始时和昨天一样,我看到几个小人抬着那些邪恶,扔进我的莲花手印的掌中,掌内是熊熊燃烧的大火,后来邪恶攻击越来越猛,掌内都被邪恶填满,往我身上爬,甚至往体内钻,我丝毫不惧,不断让自己身体变大、双掌变大,仍然无法抵挡邪恶的攻击……忽然,我发现一把日本刀一样的法器和一尊紫金葫芦两件法器,先后出现在空间场中,参与灭恶......在同修共同配合下,最终除尽了邪恶。

晚上,大便干结,无法解出,不停淌血,撕裂的痛苦无法言表,我明白不应该有怕心,但是心还是不能放淡。这时慈悲的师父再次打开我天目的遮蔽,我眼前出现五个邪恶在指点着我,前仰后合的狂笑着,我顿时什么都明白了,执著心一扫而空。我告诉他们:看着别人淌血开心吧?你以为那是我的血吗?没想过那是你们的血吧?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有着辉煌的未来,你们迫害大法弟子,干着世界上最邪恶的勾当,就不想想你们还剩几滴血?就不想想你们还有未来吗?邪恶不笑了。我继续告诉他们:如果你们中有曾经被我伤害过的生命,我愿意和你们善解,只要你们从此后不再做伤害别人的事,我都会求师父给你们出路,给你们未来,否则你们现在就可以为自己的生命读秒了。少顷,其中的四个生命跪地叩拜后,离开了。

十二月九日下午,同修共同发正念时,再没有看到邪恶的影子,只看到一朵朵美丽灿烂的莲花,相继从我的掌心缓缓的旋转着升起,所有在座同修掌中都不断的有美丽的莲花冉冉升起,漂浮在整个屋子上空、环绕在大家身旁,大家都沉浸在慈悲祥和之中。

同修临走时,说下周一还来我家,我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我说:大家还在学法点集中吧,如果腿可以,我也去。

十二月十二日中午,我早早吃完饭,穿好衣服,带上《转法轮》,走出家门。一个同修陪着我,一步一步挪向学法点,平时不到十分钟的路程,我走了六十多分钟!

十二月十九日,早上六点发完正念,我要去上班,妻子认为我两腿不能弯曲,挤不上公交车,我说我把自己交给师父了。在公交车上因为急刹车,三四个背书包的学生同时倒在我的身上,我被砸得也几乎躺在地上,因为有师父的慈悲看护,我没感到多大疼痛。到了单位同事都说,工作算什么呀,拄着拐杖还上班?我意识到,这是师父的点化,我拄着拐杖怎么算是完完全全把自己交给师父呢?第二天我就把拐杖扔了。

就这样,由于自己正念不足引起的邪恶迫害,在师父慈悲呵护和同修们的共同帮助下,使我终于走出了邪恶的阴影。

通过这次正念破除邪恶迫害的经历,一直带修不修的妻子也感受到大法的无量威德和无上神奇,从而坚定的走上大法修炼道路,以前她曾经因脑血管病和高血压多次晕倒在课堂上,被人抬到医院救治,这件事情后,一切病业的假相,包括高血脂病、肾炎、妇科疾病等全部不翼而飞。

在这里我不能用常人的方式对师父和同修表示感恩,我唯有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圆容法、证实法,才无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由于层次所限,偏执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