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坚定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一日】回首自己十五年的得法修炼,有着太多的感慨。有得法的激动,有失足的迷茫与痛苦,有愧对师尊的悔恨,更多的是淋浴法光的幸福。感恩师尊,感恩大法的慈悲救度。下面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自己得法修炼、慈悲救人的修炼心得,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迷途知返,重返正道

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得法的,那年我二十七岁。记的那天我站在单位门口,想着:女儿现在上幼儿园了,我的业余时间多了,是不是应该找点什么事做,充实自己?好象在等待着什么……这时一位同事走到我跟前对我说:“下班后你到我这来一下。”我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就好象等来了自己要的东西,痛快的答应:好啊!下班后就从这位同事那里拿到宝书《转法轮》。回家后立即就专心看了起来。当读到“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时,浑身一颤,就象通了电一样,当时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激动。第二天就跑到同事那里说,我也要炼这个功。从此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

修炼前我的个性内向、偏执、忧郁、心胸狭窄,特别时还会严重的忧郁,心里时常感到不快乐,内心缺少安全感,总是感到忧伤。修炼大法后,这种忧郁一扫而去,感到一下子明白了人生当中许许多多的问题,内心总是感到充实而又愉快,个性变的开朗、乐观。那段时间每天晚饭后,料理完家务事,骑上自行车带上女儿就到学法点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听同修们切磋交流,心性提高的很快,也知道了如何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在工作中脏活累活抢着干,不计个人得失,处处替别人着想;在家庭中不仅做个贤妻良母,更要孝敬长辈。就象师尊在《转法轮》中所讲的:“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因此整个人的精神状况也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变的健康、充满活力。丈夫看到我身心的巨变,当时非常支持我学大法。

但却由于在常人中的安逸心不去,炼功一直不能坚持,特别是冬天,经常不能早起炼功;另一方面也由于法学了一段时间以后,自己没有悟到更多法理,那种要迫切学法的心情变淡了,也不到学法点学法了,变的似修非修。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前,我就已经不修了。不过,当看到邪党对大法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时,我心中非常明确:法轮大法是好的,师父是好的。但我一直在常人中沉沦,身体开始变的很差,经常偏头痛、失眠,内心又变的焦虑、易怒。其实,我对自己的沉沦是不甘心的。

二零零三年四月,也许师父看到了我这颗还未泯灭的心,就又让同修来点悟我。接着在五月初的长假,我就自己在家又从新拿出《转法轮》。我清清楚楚的记的当我又一次炼起神通加持法时,就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流把我冲起,不停的旋,我当时很高兴,我知道师父又开始管我了。回到单位向同事借来了师父二零零零年以后所有的讲法、《新经文》、《洪吟》,还有《明慧周刊》,从此又走上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

坚定正念,修去人心,救度家人

那时候一下班回到家中,做完家事一有时间就赶紧学法,如饥似渴的读着师父的《新经文》,也明白了再回到大法中修炼自己所要担负的责任和使命。看着《明慧周刊》上同修们一篇篇的文章,让我时常感到羞愧,想到自己在大法与师父遭受不白之冤的五年虚度着光阴,而同修们却都在用自己的生命捍卫宇宙的真理,证实着大法,救度众生,这让我时常泪流满面,觉的对不起师父与大法,因此心中有着很强的一念:一定要加紧弥补!

虽然刚回到正法修炼才两个月,但要加紧赶上来的愿望非常强烈。看到《明慧周刊》上有同修自己做资料,我也萌生了买刻录机刻录真相光盘的想法。但那时弥补的人心比较重,做事心强,不够理智,刻录机还没买,这一计划就让丈夫无意中知道了,他一反往日的体贴,大打出手,甚至撕书。记的那是一个清晨,我从家里一路流泪到了办公室,心中觉的委曲,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对师父的愧疚——我对不起师父,我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因此心中在坚定自己的信念:这一次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做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刻录机安在了我办公室的电脑上。那时候还没有真相光盘母盘,只有同修给的一个真相光盘《伪火》。工作闲下来,我就刻录光盘,从同修处拿来的单张真相资料复印,利用中午午休的时间出去散发。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我和同修又一起购买了惠普激光打印机和佳能彩色打印机,开始在家做资料。得法前我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依赖心特强,对丈夫的情非常重。所以一直在家偷偷做资料,不敢让丈夫知道,做好后每次都是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出去散发,或者找个理由出去散发。因为对丈夫的情一直没有放,旧势力钻我心性上的漏,利用丈夫对我的修炼不断的制造魔难,進行干扰。也由于一直做事心很强,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丈夫发现了我在家做资料。这个时候我却没有向内找,及时归正自己,是不是自己心性上有什么漏?也没有站在丈夫的角度考虑到他的承受力,反而认为这是对自己的干扰,第二天继续做资料,还认为自己坚定,很精進。

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心中有法,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没有感到什么压力和怕心,可丈夫是常人,他会感到压力,而我却没有考虑这些。这种只顾自己的思想,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邪恶的操控下,丈夫趁我上班回家搬走了我所有的打印机和光盘。我当时还没有悟到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反而对丈夫产生了怨恨心,让他把东西还给我,和他大吵。自己人心不去,邪恶继续操纵丈夫对我修炼制造魔难,他不仅不把东西还我,还要和我离婚。那时候才感到事情已经很严重了,我也一下子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这个时候才知道静下心来审视自己,和学法小组的同修交流。一位同修阿姨对我说:你丈夫也是众生啊!是啊,平时只知道做资料,发资料,时间长了却忘了这一切的基点是为了救度众生,陷入一种按部就班的做事的状态中了。悟到就要做到,做到才是修。在归正自己的同时坚定自己的正念:坚修大法心不动。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一定要走正自己的路,决不能离婚,不能给大法抹黑。那段时间,每天除了照顾好家庭,回到家除了学法炼功,就是发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魔难也化解了。

随着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归正自己,渐渐的放下了对丈夫的情。“修内而安外”,丈夫的态度也在发生着变化。

“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着〉)。相由心生,我就把后来又买的打印机堂堂正正的搬到了我的电脑旁,丈夫看到了也只是一笑而过。这样需要什么真相资料的时候,也不需要躲着丈夫去做了。

在工作环境中救度众生

因我是上班族,工作的环境就是我救人的场所。

刚走回大法修炼时,在工作环境中我都是严格要求自己一定要按大法的要求做好,在工作中和同事相处吃多大的亏也不在乎,一定要让同事看到大法的美好,破除邪恶的中共流氓的谎言。那段时间正好又调动了工作岗位,很忙,新的环境又有许多来自对名、利、情的剜心剔骨的冲击,从一开始的强忍到最后的坦然放下,我坚守着“真、善、忍”的信念,努力开创正法修炼的救人环境。《九评共产党》出来后,周围明真相的同事三言两语就劝退了。

因为我和丈夫在同一个单位,丈夫也是邪党党员,《九评》出来后不久,丈夫就同意“三退”了。在和同事讲真相劝三退时,为了让他们更信服,我都会真诚的告诉他们:退了吧,我家的×××(丈夫的名字)都退了,向天退,向神退,用化名、小名退都可以。许多人一听到这样的话都退了。

有段时间自己的嫉恶如仇的人心不去,反而觉的自己有正义感,在工作中触动了同事恶的一面,旧势力利用他们对大法犯罪,他们通过写匿名信,让市局的领导下来调查我的工作,邪恶企图通过我的工作对我進行迫害。当时也感到邪恶在我的空间场虎视眈眈,丈夫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但我始终有一念:谁也动不了我。师父在《转法轮》中已告诉我们:“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师父还告诉我们“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二零零四芝加哥法会讲法》)因为大法弟子受迫害,不仅影响众生得救,也是对法的污辱和亵渎,我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我只能让众生看到大法的美好。因此我不仅坚定自己的正念,还告诉丈夫我不会有任何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后来也真的烟消云散,我继续做我的本职工作。

因为我在公司是做财务工作的,工作中不仅可以接触到自己单位的职工,还可以接触到与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客户,而这些客户基本上都是一面之缘。每次我都告诉自己一定要珍惜这难得的机会,那是师父安排他们得救的。面对他们,我都是要求自己一定要表现出修炼人的慈悲与善。很多人都说:在你这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你们的态度真好。就象师尊在《转法轮》所讲的:“因为正法修炼出来的能量是纯正慈悲的,所以大家坐在这都感觉到一种祥和慈悲的场。”“我炼功是这样修炼过来的,我带有这个东西。”“将来你也按照我们大法的要求去做,你将来修炼出来的功也是这样的。”办完事后,我就赶紧送上《神韵晚会》光盘,所有的人都高兴的接受了。有时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客户也没有什么顾虑,我就故意先和客户聊天,然后再讲真相,劝“三退”,一般也都退了。

在工作环境中讲真相劝“三退”时,也有好心的常人劝我小心一点,被人告了怎么办?还会影响丈夫的前途。我没有想这些,就是无条件下的谨遵师父的教诲:多救人。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直走的比较稳。因为在讲法中师父告诉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参与多项救人项目,多救人

去年以来,我也参与了发真相短信和打真相语音电话救人的项目。这个过程同样也是魔炼心性的过程,在发真相短信的过程中,有善意的回复,也有骂人的,看着那些骂的很脏的话语,真的是不堪入目,很多时候我都是赶紧删除,再静下心来,用短信告诉他真相。打真相语音电话时,每次我都是发完正念再出门打电话,发正念时都在意念中呼唤听真相的众生,让他们明白的一面都来听真相,赶快得救。有时边打电话边默念师父的法:“众生快快醒 中原设陷阱 都是为法来 何故理不清”(《洪吟二》〈神醒〉)。虽然是语音电话,我也告诉自己不能放松,就象我自己在和对方讲真相一样,“苍穹无限远 移念到眼前”(《洪吟》)。

面对众生的态度,同样也是一个放下自我、救度众生的过程。下面和同修分享几个故事。

有一次我发了几个劝“三退”的真相短信后,有一个马上回信骂我,并告诉我他就是邪党党员。我又用短信回复他,告诉他邪党的罪恶,并告诉他我是真心为他好,并用短信反问他:“你这么拥护邪党,它能保你的命吗?”这一次他没有再骂人,我感到他背后的邪灵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感召下正在解体,我继续又发了几组真相短信,对方也没回复。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我把电话拔过去,他接了。我真诚的对他讲了邪党在历次运动中对善良的中国同胞所犯下的罪恶,以及“贵州藏字石”和“三退”的意义,在电话里他告诉我他从来没听过这些,也不知道大法的真相。大法中修出的纯善打开了众生的心扉,“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他相信我是真心为他好。对方是个老人,我真诚的祝他健康长寿,最后他同意用“康寿”这个名字退出邪党组织,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还有一次刚拨过去,听了一段,对方就挂了,并回短信骂很难听。又是一个不明真相的。我马上把电话回拨过去,直接告诉他:天灾人祸这么多,真的是在催人醒啊,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他问我:“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得救的是你这个生命,在天灾人祸面前,贫富都一样。一座房子要倒,其中的每块砖、每块石头一起倒。中国社会现在官商勾结,警匪勾结,黄赌毒流遍地,人不治天治。”同样和他讲了“贵州藏字石”和“三退”的意义,他也没再骂人,仔细的听着,还问了一些问题。“而且在讲清真相中,你们发出的善心,你们发出的正念,都在解体邪恶,都在使被救度的生命清醒、找回他自己,能够使人理智的真正自己去认识这些问题。”(《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最后对方同意退出邪党组织,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回拨电话劝退的过程中,从一开始胆胆突突,拿起电话声音发颤,不知该怎么说,到现在比较自如,也是一个放下自我的过程。坚定自己救人的正念,“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这个过程中修去了害怕对方拒绝的心,怕自己说不好的心,总而言之都是执着自己,都是私,和救人相比,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坚定这强大的救人的正念,就可以放下人心,救度世人。

结语

看了师父的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更感到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大法弟子只有多学法,学好法,才会升起救度世人的强大正念。正念源于法。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不断的纯正自己,修去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和人心,放下自我,圆容师尊所要的,才能真正的做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在这正法修炼的最后时期,愿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能珍惜这亘古未有的机缘,抓紧时间,精進实修,兑现自己史前的神圣誓约,回报师尊的救度之恩!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的帮助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