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李丽正告恶警:恶人榜会纪录在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青岛平度市法轮功女学员李丽,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在香店集上被绑架,遭到恶警的群殴、被强行抽血、体检,并被非法关押三天。在整个被迫害的过程中,李丽一直在揭露恶警的恶行,并严厉警告这些警察:参与迫害法轮功,天理不容,总有清算的一天,恶人榜会纪录在案,如不痛改前非,祸及子孙后代。

绑架李丽的是平度“六一零”(专事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非法机构)及平度香港路派出所警察;对李丽进行非法体检的是平度中医院;非法关押李丽的是平度拘留所。

李丽已经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号平安回家。从她的叙述中,我们看到,那些被中共挟持、利用的恶警,一边无知的做着恶,一边惶恐心虚,有的说:“别给我上恶人榜。”有的说:“赶快解体中共,我好不干了。”

以下是李丽自述被绑架迫害的经过:

我是青岛平度法轮功学员李丽,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号我正在香店赶集,被四五个男人围住,其中一个是平度六一零的,他拿着一本大法真相年历敲打着我电动车连问我几遍说:“李丽,你干什么?”然后他们几个人不容分说的把我抬到香店综合治理办公室(等同六一零机构),我大喊“法轮大法好”,那“六一零”男人一边骂我一边强迫我坐下,我不坐,问他们为什么绑架我,那个六一零男人就撕扯我,他见其他人都不动手,就大声呵斥他们:“你们在那儿干什么?不快过来?!”喊了几遍后,一个男人过来,伙同他把我打倒在地,他们都一条腿压在我脊梁上,扯着我的头发,我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土匪打人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他们打电话叫来了香港路派出所的警察,扯着我头发把我拖到门口,由香港路派出所四个警察(三个男的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一个男人穿警服,其他都穿便衣)把我抬上警车,我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在车上,他们为了不让集上的人听到我喊,就把我的头使劲往下压,压到腰部以下,过了一会儿他们认为没人听到了才松开我。

他们把我关到香港路派出所一值班警察的宿舍里,指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说是他们领导。我对他说: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国际褒奖3000多项,只有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并且告诉他中共代表不了中国,及三退保命的事,他看了大法真相年历,我给他解答了相关问题,并给他演示了第一套功法。

往警车上抬我的那个穿警服的警察(三十岁左右)进来坐在我身边,一边说“不在家好好过年”等话,一边扯我头发,戳我脸。我不让他动,请他自重,他不听。

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胖男人,问我:你学法轮功?我说是,他大骂法轮功,我说:法轮功能使坏人变成好人,好人变成更好的人,这恰恰说明法轮功有多好。他愣了一会儿走了。

过了一会儿,平度治安科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打手刘杰来了,他是来所谓“提审”我的。他坐下第一句话就说:(学)法轮功都是些好人,我也干够了。我给他讲了大法弘传世界的形势,劝他离开这个岗位,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他开始“审”我:你是不是在集上发(真相)年历了?我说:“刘杰,公民言论、结社、游行示威合法。你在执法犯法。违法必究。”他说:“那次我也去你家了。”我知道他是指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山东青岛平度恶警骚扰李丽及其亲属”里曝光的恶警欲强行闯入我家的事。我当场揭露他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如非法抄家,往死里打学员,敲诈勒索的钱都装自己腰包里等违法犯罪行为。刘杰脸红脖子粗地说:“你哪里不好发(真相年历),为什么非要在(邪)党委门口发呢?”我说:“我不知道(邪)党委在哪里,我是在那儿买菜。”

我又接着揭露刘杰曾在当时法轮功学员家没人的情况下,翻墙而入,被人家丈夫抓住,刘杰无奈在马上无条件放人的保证书上签名、按手印的丑事(详见明慧网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2/12/09)“山东平度市祝沟镇派出所恶警又绑架大法弟子”)。我说:“刘杰,你们作为公安人员,应该清楚抄家是要出示证件的,人家家里没人你出示给谁看呀?这是执法犯法,违法必究。只是早晚的事。”

刘杰开始翻我的包,里面有一本《九评》和近一百元钱,十几个护身符,还有家门钥匙。他拿着我的家门钥匙走了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把钥匙又放回我包里。(后来听我公公说一月十三日下午,两个警察到我家,问我公公:“李丽上哪里去了?”我公公说不知道,他们就走了)

刘杰又拿来三本《九评》和一张真相年画,说是我发给集上人的,并且说要拘留我十五天。他在清点真相护身符的时候,我大声说:“刘杰,你是国际通缉犯,而且在恶人榜上,你自己很清楚。”刘杰又气恨又紧张,拿着护身符到门外地上点数。我接着说,“(你)如不悔改,祸及子孙后代。”

我刚才揭露刘杰是当着其他公安的面,刘杰恼羞成怒,一边骂着:“你牵扯我家人干什么?”一边拿一本《九评》冲过来打我脸。我大喊:“法轮大法好!刘杰打人了。”刚才那个五十多岁的胖男人也拿着一本《九评》狠命的打我脸。我大喊:“法轮大法好!土匪打人了。”刘杰对胖男人说:“算了,看在快过年了,不稀打了。”拉着胖男人出去了。我说:“打人骂人是流氓行为,是违法的。刘杰,你也知道牵扯你家人不得劲了。你们绑架大法弟子时,怎么不想想牵扯他们的家人?哪次绑架我没牵扯我家人?如不痛改前非,祸及子孙后代。”

晚上,香港路派出所妄想拉我到平度中医院去体检,我不去。他们就给我铐上手铐,抬着我去,我大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抬到门口,放地上,好几个人用脚狠命的跺我的脸和身体,把我脸跺的青一块紫一块(回家后很长时间不消),然后他们扯着我的头发把我抬到警车上,逼我趴在前座与后座放腿的狭小空间里,压着我,非常难受。他们还威胁说:“象这样的就得判无期,这辈子住监狱里;这样的就应该活埋了。”

到了中医院,他们把我抬到一个房间里,让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医生给我查体。我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土匪警察打人了,土匪警察用脚跺我脸。”我又对女医生说:“医生应该讲医德,我是学法轮功的,我没有病,不需要检查身体。医院是救死扶伤的,是给病人治病的。”她说:“就得检查。”我继续喊:“法轮大法好,土匪警察跺我脸。”女医生对警察说:“我先走了,你们(把她)安顿好我再来检查。”医生走后,警察先威胁我说再喊还要打我,见我不听,就骗我说不打我。我说:“你们骗人,我不相信你们。这些年你们迫害我,多次跟你们打交道,我太了解你们了。刚才你们在车上说要活埋我,多么猖狂!敢把活生生的好人活埋了。参与迫害法轮功,天理不容,总有清算的一天……”

他们看我不配合查体,就说叫刘杰来吧。过了一会儿,刘杰来了。我说:“刘杰,你是国际通缉犯,在恶人榜上了,你自己比谁都清楚。”这时,一个二十多岁参与打我的警察坐在桌沿上叫我别喊了。我说:“刘杰是国际通缉犯,在恶人榜上,我不知道你在不在恶人榜上。”他慌忙说:“我不在恶人榜上,你别给我上恶人榜,我不在恶人榜上,我没打你。”我对着所有人说:“你打没打我,你自己知道,我都看见了。三尺头上有神灵,神都记着了。我相信有一天,你们都是今天谁打我的见证人,而且你们之间也会相互揭发的。”

刘杰跟医生商量强行把我抬到床上,仰面朝上进行体检。他们怕我不配合,就把我戴着手铐的双手拉到头上按住。医生掀开我的棉衣露出肚子,当着男警察的面对我强行进行查体。又说要抽血,(他们)就把我手铐打开,两个人按住我身体,四、五个人按住我左胳膊抽血,其中有在香店集上参与绑架我的那个女人。他们使劲的把我左胳膊按到低于床的位置,而我仰面躺在床上,那一瞬间,我就感觉胳膊象被折断了一样,钻心的痛,他们用我围巾堵着我的嘴使我没法出声。(后来我的胳膊很长时间无法动,穿衣服、扎头发都疼的钻心。现在通过学法炼功痛的越来越轻,但还是无法向后伸胳膊。)

他们又用可移动床把我推到另一座楼上体检。他们把我推去推回,经过露天的大院时,一直把我戴着手铐的双手按在头上,用围巾堵着我的口,在温度为零下几度的情况下,我的上衣一直被他们掀在上面,露着肚子。

强行查完体,他们直接把我拉到平度拘留所。刘杰说要拘留我十五天,问我在拘留书上签不签字?我说:“刘杰你是知法犯法,违法必究。你是国际通缉犯,在恶人榜上。你不敢出国,出国就告你。”刘杰对其他人说:“让她出去,快让她出去。”他们把我带到拘留所门外等着。拘留所的人让刘杰交五百多元的生活费。刘杰问:“谁先交上?”我说:“谁交谁犯罪。”刘杰就向每个人要,都说没带。最后刘杰对一个男的说:“拿出来吧。”那个男的就把钱交上了。

他们非法关押我三天。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号,家人把我接回家。回家后第二天,我和丈夫要回电动车等几乎所有物品。

几天后,家人才对我说,被拘留所的人诱骗写了诋毁大法的所谓请假条“请假三天”,并被勒索了一千二百元钱,交给了一个姓高的警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