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帮我闯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我是九六年五月十三日开始修炼大法,之前,身患二十几种疾病,生不如死,得大法后,炼功不到二个月,一身的病不治而愈,十五年来,在我身上展现的神迹太多了,只想起几桩写出来,与同修共享,感谢师父慈悲救度和呵护。

从法会会场飘回家的

我得法刚五天,去参加法会,法会结束后,我是飘着脚不沾地回到家的,从我家到法会会场有二里地远,还要经过天桥,没用五分钟就到家了,师父说:“其实我告诉大家,大周天一通这个人就可以起空的,就这么简单。”(《转法轮》)师父的话是千真万确的。

走在去请师父讲法带的路上

九七年的夏天,炼功点要办学法班,需要到其它炼功点借师父的讲法带。那天正下着小雨,辅导员问大家谁去借师父的讲法带,我说我去,当时也没有雨具,要走半里多地才到。我边走边想,坐三轮车多好,快回来,下雨也湿不了带。

当回头时,从北边来了一辆三轮车,我坐上三轮车顺利的借了师父的讲法带。这时天阴了,雷声隆隆,我加快了脚步往回赶。

当我一只脚刚踏进屋门槛,另一只脚还在门外时,一声炸雷象把天劈破了一样,倾盆大雨压了下来。一股暖流穿透我的全身,是师父保护了我,用正念的心去做大法的事就能现神威。

师父叫我去炼功

一天早上,我睡的正香,就听到很亲切的声音在叫我:“你还在睡呀”,我看到在我床边站着一个人,很年轻,身穿黄衣服,细嫩皮肤,白里透红,慈祥和蔼,觉的很亲切。我一看表,正好快到炼功的时间了,我穿好衣服急忙跑到炼功点,对同修说:“是师父把我叫醒的。”

炼完功回家,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无以言表的幸福美好,感动的泪水不禁黯然泪下,大哭起来。从我出生,在家中有俩哥哥,一个姐姐,我最小,好吃的、好穿的,我得不到,母亲不爱,舅舅不喜欢,长大了,只是叫我干活,结婚后,又遇上了一个不过日子的男人,只有痛苦的工作生活着,感受不到什么是幸福。第一次听到这么关心我的人,怎么能不激动呢。师父说:“我们把修炼的人看的是最珍贵的”(《转法轮》)。师父的慈悲,使我更坚定修炼信心。

一次去农村散发真相资料的事情

那也是二零零一年的夏天,我去某镇散发真相资料,从家走时就下着雨,到某镇后地全是干的,一个雨点都没掉。快到中午的时候,从北面黑云压顶,滚滚而来,大雨跟着就要下来了,当时正是春种季节,人们都在地里种苞米,我急忙求师父:师父啊,人们都在地里干活呢,等人们收工回来,再下雨吧,此地家家户户都是小土墙,小板门,没有门斗,下雨那些真相资料就都湿了。这时突然一股大风吹来,急速的把乌云吹走了,等我散发完真相资料时,上车到镇边,大道全是水,雨下的很大,我感动的发自内心的谢谢师父。

师父帮我闯难关

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我被恶警绑架,遭到残害,腰椎压缩性骨折,右腿髌骨骨折,鼻子的皮肤全没有了,光露着肉象血葫芦一样,三天后,鼻子上的皮肤全长出来了,象没伤着过一样,家里人告诉大夫,让我躺床上三个月,不让我翻身,当天,我就后背靠着东西坐起来了,女儿给我买了双拐,我一天没用,一个月就下地走了。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师父的鼓励才使我从沉痛的苦难中,站起来了。师父说:“在你们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走向最后圆满的这条路上就是坎坷的,明白后走好未来的每步,才是关键。”(《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能够走到今天,都是师父的呵护。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牢记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