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色诱福禄圆满 通孀妇己死子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清朝时,豫章地方有一对双胞胎男子,两个孩子不仅相貌相同,而且音容笑貌完全划一,谁长谁幼连其父母也难以分辨。到两个小孩能够说话的时候,父母分别为两个孩子命名,以此来区别。

等到年及启蒙,入私塾读书的时候,不论是对于所学内容的领悟和了解,还是写字的行文着墨,两个孩子也是完全一样。年龄刚及弱冠,两人又同时成为博士弟子。考试时,主考官看到两人长相姿势行为完全一样,根本无法分辨,不得已用庠区分两人。主考官笑着说:“庠者即是次序,府庠为兄长,县庠为胞弟。”然后就按照这个方法把二人分为兄、弟。

成年娶妻后,父母害怕二人的媳妇无法区分各自的丈夫,就教两个媳妇按照两人不同的衣履穿着区别二人。过了一年,两个人的妻子又同时生了孩子。邻居们都说:“命同相同,也真应该事事相同啊!”

到三十一岁时,二人同时县试及第,赴省城参加省试。在省城考试期间,他们的寓所和一个漂亮孀居的少妇住所相邻。日来月往,孀居的少妇开始偷偷的挑逗、诱惑其兄长,被其兄长正色严词拒绝。其兄长害怕这个孀居而漂亮的少妇去挑逗、勾引他的弟弟,就把少妇挑逗勾引自己的事告诉了自己的弟弟。并且特别告诫自己的弟弟说:“你与我面貌完全相同,她既然挑逗、勾引于我,必然也要挑逗、勾引于你。你可千万别被她迷惑,做损德的事啊!” 其弟弟表面点头称是。

由于孀居少妇并不知道二人孪生、面貌言语姿势相同一事,以弟为兄,再行挑逗勾引之举,其弟竟顺水推舟,与邻家孀居的少妇私通。天长日久彼此情感渐熟,其弟对少妇发誓说:“我如科举及第,一定娶你为妇。”等到科举发榜,二人中兄长及第,胞弟却名落孙山。于是其弟弟再次欺骗少妇说:“我今天虽然考试及第,但是还要参加明年的春试,到时等我考取甲等再来娶你,更能让你荣华富贵。”并且告诉少妇自己缺乏考试所需的资财。少妇信以为真,就把自己终身所蓄交付给其弟,资助其考试。

第二年春天,二人中的兄长科考又登甲等之位,邻家少妇却以为与自己私通的人连考连捷,朝起日夕盼望被迎娶为妇。但是,苦于对方渺无音讯,逐渐抑郁成疾,不得已私下修书一封,诉说其内心之苦,不久便抑郁而死。

最后,少妇所修之书落入了兄长之手,其兄见信异常吃惊,诘问、责备其弟弟的损德之为,其弟在事实面前,也无法为自己的行为辩解。第二年其弟的儿子,突然暴病而殇。其弟悲痛异常、痛哭不止,致双目失明,不久也伤心抑郁而死。而其兄长却是福厚禄丰,子孙绕膝,被时人称为福禄圆满。

文据史玉洁《德育古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