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惧罪恶曝光 中共法庭阻民众旁听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都是非法的,所以它在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时往往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不敢叫人知道。这也是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枉判后,其亲友都不知道何时何地被审判的主要原因。

可是毕竟对法轮功学员的诬判不属于秘密审判的案子,其开庭的时间地点不可避免地要被外界所知。这样一来,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一伙就又搞起了另一种形式的掩盖。尽可能地阻止法轮功学员及其他人到庭旁听,成了这伙人在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时的首选。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报道了这样两起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左福生被非法开庭 福州公检法执法犯法》,说的是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上午,福州铁路华林建筑公司干部、法轮功学员左福生被仓山区法院非法开庭。非法开庭前,法院周围站了很多便衣;法院门外街道两旁停放着三十余部汽车,有的汽车里坐满了人;还有武警消防战士、空军医院人员、社区保安、街道居委会人员等等。更有一些便衣不怀好意地审视着路人,有的拉扯围观的群众,一旦怀疑谁是法轮功学员,马上就上来几个便衣,有的表示要交流,有的表现出居心叵测的关心,还有的在劝说着学佛教。以这种方式限制被怀疑人的行动自由。更有便衣在偷偷拍照,各个方位反复拍摄、录像,故意制造恐怖气氛。

非法庭审期间,旁听席上坐满了中共特意安排的人员,只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给左福生八十多岁的老母留一个空位,身边还安排了三个女警看着她,不准说话。老母亲坐的远,听不清,只知道律师在给儿子作无罪辩护。

《甘肃会宁法院对何玉瑚、韩秀芳、金银武、冯彩虹非法开庭》一案,说的是二月二十八日,会宁法院对法轮功学员何玉瑚、韩秀芳、金银武、冯彩虹进行非法开庭。整个会宁县城如临大敌,法院门口百米以内戒严,不但各个路口有警察站岗,连进城的司机,以及入住各个宾馆,招待所的所有人员都要进行身份证检查,并上网核实是否是法轮功学员,给出的理由是怕法轮功“劫法场”。

这不可笑吗?“劫法场”本是指从当政者手中把将要被执行死刑的人从刑场上抢走,这种事文艺作品中常有描述,相信历史上也时有发生。但在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反迫害的情况下,对出现在中共审判机构等“法场”(法律场所)中被中共非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只可能以各种理性的方式去营救他们。中共以防止“劫法场”为理由阻碍民众旁听法院开庭,纯属造谣惑众。

其实在会宁法院非法审判这几位法轮功学员之前,会宁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大面积地向会宁县的乡亲散发了邀请函,邀请大家去法庭旁听北京正义律师对法轮功学员所作的无罪辩护。如果他们要“劫法场”的话会发这样的邀请函吗?

法轮功学员发邀请函干什么?显然是让民众去了解法轮功真相。法庭上审判真正的犯罪嫌疑人的时候,有谁见过他的家人或朋友招呼着民众去旁听的?自己的亲朋好友犯了法,哪有这样张扬的,不都是唯恐别人知道吗?可见法轮功学员这样做,正说明他们是堂堂正正的,中共对他们的迫害是非法的。平时法轮功学员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中共恶徒知道了,都可能遭到迫害。可是在法庭上,哪怕他们因为对自己信仰的坚定而被中共判刑,他们也会把法庭当成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机会和场所。法轮功学员家人请的律师也会从法律的角度对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行为进行无罪辩护。

这正是中共最为害怕的。对于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一伙人来说,他们非常清楚,无论是他们表面上对法轮功学员的侦查、起诉、审判,还是他们在幕后对法轮功学员的构陷,都是非法的。明明违法的事情却还要打着法律的旗号进行所谓的审判,这种流氓行为在没有民众旁听的情况下,走走过场也就糊弄过去了。可是在精通法律的律师面前,在拒绝承认自己违法的法轮功学员面前,面对公众还怎么耍流氓?让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当庭质疑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身为中共国家公务人员参与迫害的这些人等于是被当众揭了丑。老百姓会说:噢,这些人抓法轮功审法轮功原来干的都是违法的事啊,镇压法轮功从始至终都是非法的啊!

中共以“劫法场”或其它名义非法阻止平民百姓到法庭旁听的事实,充分说明中共当局执法犯法的无耻与邪恶。他们惧怕民众旁听开庭,也就是在畏惧自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被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