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自然的面对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由于自己怕心重,所以在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方面一直未能很好的突破自我,一直未能真正的走出来。在去年之前,对于向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的事,我始终感觉突破不了。今年年初,由于师尊的慈悲,我有缘到山东与同修交流,在交流中,我对于他们面对面讲真相所表现出来的正念、勇气和智慧,感受特别深刻。他们中有一个同修一天能劝退一百多人,她的很多救人事迹让我深受感动。

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和启发,于是在回程中(主要是坐火车),我开始面对面向陌生人讲真相,使三个人明白了真相,并同意退出中共恶党。这一次成功让我感觉到其实面对面讲真相并不难,只要自己敢于突破自己,敢于开口,一切都在师父的加持中,都能自然而成。从那以后,我开始抓紧向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

有一次,我到住处旁边的一家小吃店吃早餐,这家小吃店我已经去过几次了,过去一直觉的不知如何开口讲真相。那一次,我买好早餐后,看着店主(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有一点空闲,就开口说:“我看你挺辛苦的。现在小百姓的生活真不好过啊。”她说:“是啊。有钱的太有钱了,就我们这些老百姓太苦。”我感觉她对中共邪党没有好感,加上我们又已见过几次面了,于是就单刀直入的问她:“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队。现在有将近一亿人三退了。”我问话后,自己还有点担心她是否受得了,想不到她竟然马上说:“我也要加入。”我还不太能确定她说的“加入”是什么意思,这时来了其他顾客,她就去招呼了。

一会儿,我看见她已经忙完了,就考虑该如何接上刚才的话头,想不到她竟然走过来对我明确的说:“我要退出他们,加入你们。”她的表现使我想到:“其实众生都在鼓励我。”于是我進一步给她讲了中共恶党的邪恶,然后我说:“我给你起一个好名字退出那个东西吧。”她说好,于是我请问了她的姓,然后很用心的为她取了个名字叫“周良玉”,并对她祝愿说:“以后,你就做一个良家碧玉吧。”她很满意,我后来用这个名字帮她办了三退。

有一次,我夜间坐火车,对面是一位先生,我决定向他讲真相。我先从社会话题谈起,越谈越投机,然后我看时机成熟了,就把话题引到讲真相上来,谈到中共恶党的邪恶,谈到《九评共产党》,再谈到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那些假新闻(特别是天安门自焚伪案),谈到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以及法轮功的神奇功效……我一边谈一边观察他,他也不时的讲出他的看法。最后,我劝他退出恶党,他同意了。于是我问他贵姓,他说姓“巴”。我想起了一首著名的诗中的一句“巴山夜雨”,于是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巴山雨”,他很高兴。

在我与他谈话的过程中,他旁边有一位女士,一直不说话,我也没特意对她讲什么,我想我讲的话她能听到。下车时,我与她都是终点站下车,于是我问她,我夜间与那位先生的谈话你都听到了吧。她说听见了。于是我说:“那你也退了吧?”她表示同意。她姓温,我说:“我帮你起个名字叫温碧玉吧,你用这个名字退了吧。”她很高兴,过后还与我联系呢。

这半年多来,我与出租车司机讲真相成功率比较高,也越来越有经验了。在成功劝退几个出租车司机之后,我开始产生了一种执著,每次要坐出租车之前,总是在想:“这次要不要开口讲呢?这次该如何开口呢?每次坐出租车都必须讲吗?”从法理上说,我心里是明白要抓住一切机会跟世人讲清真相的,但我又不想因此而给自己造成心理上的压力。所以,当出现这种心理负担之后,我就告诉自己:其实只要有救人的愿望,到时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开口了,到时自会有合适的话题出现,一切都会是非常自然的,不必人为的预先考虑如何“开口”。

事实上也确是如此,每次坐上出租车之后,我并不急于要讲真相,而是先观察一下司机的为人与性格,然后很轻松自然的与他聊几句生活话题,尽量引起他搭话,如果形成有问有答的互动式谈话就好办了。如果只是一味的只顾着自己讲,可能会导致“自说自话”,也难以了解对方的心结所在,因而不易做对对症下药。

在“谈话式”的讲真相中,只要对方一开口,就能知道谈话气氛是不是友好,从而能够把握谈话的深浅尺度。如果看出了对方对于真相话题并不反感,就可以继续谈。

我一般在谈三二句常人话题之后,即开始设法引到讲真相的话题上来。当引入到三退的话题时,我一般比较注意观察司机的反应——包括面部表情与话语反应,如果对方反应是正面的,那么我就把步骤放大些,直接讲恶党的邪恶本质并劝其退出恶党。

如果对方有心结,他往往会在这个环节表现出来,例如,他可能会说:“这都是法轮功搞的……”,或者说:“共产党虽然不好,但这么大的国家没有一点规矩也不行……”只要他显露出他的心结来,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对症下药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面对面讲真相之后,我总结出一些经验供大家参考:

一、先设法拉近与对方的距离。例如,通过真诚的肯定、赞美拉近与人的距离,如:“这么深夜还在开车,你真是个敬业的司机。”当他对你回应一个友好的微笑时,你就知道随后的谈话会是非常愉快和顺畅了。

二、不谈“国家大事”,而是尽量谈与对方切身相关的“生活小事”。例如,与出租车司机谈油价、谈出租车司机受冤枉事件、谈出租车管理公司不合理等,与家庭主妇谈物价飞涨,谈学校教育的腐烂,谈食品安全问题等,与大学生谈就业形势严峻等……以这些事例来引导对方思考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当对方认可后,再概括的谈《九评共产党》所列的恶党罪状,以及恶党迫害法轮功的罪恶,等等。

三、如果不是必要,我并不表明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我个人是这样悟的:我并不避讳自己的信仰,但并不需要在任何谈话中首先表明自己的信仰身份。特别在中国大陆的高压环境下,普通人出于对中共恶党的恐惧,对法轮功学员普遍存在一种戒心。这种戒心会导致对方不敢听真相或不接受真相。所以,我并不是每次讲真相都特地表明自己是法轮功学员。我想只要把关于恶党的真相,把法轮功的基本真相和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讲清楚,只要对方同意退出恶党,那么就能起到救人的作用。

四、讲真相并没有固定的“程式”,不过我很多时候都按这样的顺序讲:首先,从恶党的“坏”讲起,几乎人人都能够接受,都愿意参与谈话,也都比较容易同意三退;其次,我在讲了恶党的“坏”、引导对方退出恶党之后,我再谈到恶党的“最坏”——镇压法轮功,特别是谈到天安门自焚伪案等。这时,我发现绝大多数人都能接受。再次,在讲清了那些诬蔑法轮功的假新闻之后,我会接着讲法轮功的基本真相,讲法轮功对祛病健身、对道德提升的好处等,人们都比较容易接受。最后,如果还有时间,我会请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于那些很接受真相的世人,我还会告诉他们叫家人、孩子都退出恶党,并记住“九字真言”。

五、尽量创造一种轻松自然的“聊天气氛”,千万不要辩论或强加于人。如果发现谈话气氛不对,就要理性的转换话题或调整心态、语气,向对方表示自己的友好,表明自己是在“闲聊”,并没有什么“目地”。甚至要暂时停止谈话并发正念清除对方身上的邪恶因素,直到谈话气氛变得友好、轻松,才再接着谈真相话题。如果生硬的把讲真相的谈话進行下去,不顾及对方的感受,引起对方的反感,那就难以取得良好结果,甚至会带来安全问题。

六、用心为对方起一个好名字。我在这半年多里,对于同意退出恶党的人,都很用心的为他们起一个好听的、让其满意并且印象深刻的名字。有一次,一位姓陈的司机同意三退,我身边的同修说:“你叫陈富贵退了吧。”司机说:“那太老土了,共产党还有个陈永贵呢。”于是我说:“请问你的最大愿望是什么?”他说:“我希望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我说:“那你叫陈新生好不好?”他认为不错。下车时,他对我们说:“我叫陈从生吧。从新开始生命。”我们听了,感觉到众生真的是很郑重的在选择自己的未来。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也有考验,特别是考验自己的怕心能不能放下。有时候坐出租车,一边讲真相一边看见司机不断的点头,觉的是不是太顺利了,于是心里怀疑对方会不会是特务收买的“线人”呢?是不是正在开车往派出所去啊?当这些怕心、疑心出来后,我立即用正念归正自己,继续讲真相。

有一次,我坐不到出租车,于是上了一辆载客摩托车,上车后,我开口问司机是不是党员,听没听说过退党的事。他对我说:“你说这些话公安要抓的。”正在这时,看见身边有一辆110警车正向我们开来,于是心里一阵害怕。当时,我立即发出正念:“警察是管坏人的,警察都去抓坏人吧。我在做救人的事情,是最正的事情,谁也无权干扰破坏。”再一看,那警车早往前开去了。于是我问那司机要不要交党费,他说要,我就说:“你日晒雨淋的辛辛苦苦挣几块钱还要交党费,难道他们贪污的钱会分给你吗?……”三言两语之后,他就同意退出恶党了。我还叮嘱他回家也要叫孩子们三退呢。

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有一次,我去买衣服,跟商场导购员讲真相,劝她要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她一直不表态,我就继续与她“聊”。我看到她的员工牌上有她的名字,我就大声读出来,并称赞她的名字不错。她说:“我的名字最难听了。”我说我帮人起名字最拿手了,于是她让我帮她改名字。当时我连续起了几个自己认为很满意的名字,她都说太难听了。在十几分钟时间里,我都无法起到一个让她满意的名字,眼看商场要关门了,我开始有点着急了。这时,我想到了自己是不是有了帮人起名字的执著心?因为自己给三退的人起了好几个很漂亮的名字,从而在心里产生了欢喜心,现在遇到的事情是不是要去我的欢喜心?在我悟到这个心并放下之后,我很快就想到了一个新的名字。那个导购员很感动的对我说:“我只是随口说说,想不到你会这样认真的帮我想名字,这个名字真好。”她最终也同意三退了。

面对面讲真相也有不成功的时候。我悟到:如果对方暂时不同意三退,也不要着急,也不要过于勉强,要想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下次他可能还有机会听到其他同修讲真相,自己这次没能完全救了他,所讲真相也不会白讲,这次讲真相能为下次他听别的同修讲真相打下基础。其实,自己劝退的人里面,也并不是自己的功劳,其实是大法弟子整体讲真相的结果,多数是因为听其他同修讲过真相、打下了良好基础,这次才同意退的。这样悟到之后,对讲真相就不再执着于结果,而是注重过程,注重总结经验,下次做的更好。

在我昨天开始写这篇心得体会时,又有一位司机明白了真相并同意三退,我觉的这是师尊对我的鼓励。还有一次,我对一位出租车司机讲了真相,下车后我把手机丢在车上了,想不到十分钟之后,那位司机竟开车把手机送回来给我。我悟到这也是师尊对我的鼓励。

我直接讲真相还不够多,相对于那些精進的同修,我救人的数量太少了,我还不能做到抓住一切机会讲真相,我也还不太敢当着多人的面讲真相,我离师尊的要求还很远,今后我要更加努力。以上所谈的点滴体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