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尚未写完的信(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泸州法轮功学员舒安清一九九五年在成都科技大学读书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毕业后在泸州电业局工作。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遭到了非法劳教、关押、骚扰等迫害。

舒安清在电力局工作期间的照片
舒安清在电力局工作期间的照片
舒安清在读大学期间的照片
舒安清在读大学期间的照片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因为不放弃修炼,舒安清被迫害失去工作,后来在一个职业中学教电子技术。二零零零年末到北京上访,在北京两次被非法关押,回到泸州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在四川新华劳教所遭受到通宵达旦的残酷折磨。从劳教所回来后,从事家电维修,养家糊口,被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指使的恶人长期的监视、跟踪,生活不得安宁。二零零九年,舒安清被迫离开年迈的双亲与年幼的孩子,流离失所。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晚上,舒安清在泸州市龙马潭区鱼塘镇再次被绑架。绑架他的是古蔺国安“六一零”非法组织。舒安清被非法关押在古蔺看守所已三个月了。去年底,从北京请的律师专程来到古蔺,由于专管国保的“六一零”头目古蔺公安局副局长傅旭、迫害舒安清的责任人古蔺国保大队队长张显文等违法重重设阻,律师没能见到舒安清。获悉古蔺“六一零”要将舒安清冤判,于今年二月二十二日,舒安清的老母亲拖着疲惫的身躯到了古蔺再次向国安“六一零”及司法各部门要人,希望能放回无罪的儿子。

舒安清的母亲及随行的亲友遭到国安“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张显文横蛮的对待。

那么舒安清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也许从他给他的父亲一封还未写完的信中,可以多少了解到一些。

舒安清的父亲为儿子的遭遇与离家的处境非常担忧,牵挂与恐惧使老人一病不起。舒安清在被迫流离失所的时候不能回家尽孝,也不能正常回家探望父亲,于是写了一封信与父亲谈心。这封信还未写完,舒安清的父亲便病逝了。

下面是舒安清写给父亲的信的部份内容。

“爸:您好!

我是安清,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的事,许多话想和您说,想到哪说到哪吧。

这次外出的事,事前没对你们说,实在有不得已的原因。我从小就受苦,但一直很善良。随着我长大,我受的都是共产党的教育,高中前对共产党都是觉得很不错,我也从不信神,信的都是共产党的东西。到了大学,一下看到了共产党社会的现实(因为大学是社会的缩影),与我理想中的、书上讲的相差太远了。我一直以来以为我生活在美好的社会主义社会里,执政者都是为百姓着想的,人的善良和正直会得到人们的尊敬和认可,可是,我在大学看到的社会现实是:正直和善良的传统价值在这个社会中根本就走不通,这样的人反而生活得很艰难。

我犹如崩溃了一般,我该如何活着呢?正直、善良的活着反而受人排挤和瞧不起,进入社会就得象他人那样拍马屁、送礼、拉帮结派图谋发展吗?可叫我去伤害他人,我内心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因为在我心中我一直关怀他人,见人有难常常会泪流满面。大学期间我就在这样的痛苦与矛盾中度过,最后决定进入社会后用智慧和计谋在社会中交往,图谋发展,不动声色地对付坏人,暗中相助善良的人们。

当时我能看到社会变坏的原因在于:社会中有一股力量在将人推向不好,因为人们会看到做好人时都是在放弃自己的好处,而做不好的事时都是因为能得到人中的好处,这种力量长期作用在人类社会,人会逐步变得不好和把握不住;而神又不被人看到,善恶有报谁知道是真是假,究竟什么力量才能使人变好呢?空洞的说教根本就不行。面对茫茫宇宙,我非常迷茫——难道生命就只能这样,越来越走向败坏?我将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可我的心永远也无法和这样的世界溶在一起,我是极其孤独的。不是我适应不了这个社会,我知道在这个社会中怎样扭曲才能图谋发展,只是我不能那样做,我会不快乐。

直到临毕业前一个月,因为我想改变我的身体,练起了气功,后来有人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我在四川大学看到有许多老师在炼,又不收费,就去学了。第一天一个小时炼下来真感到这功法美妙神奇,第二天看了大法的书后,什么都明白了,我知道我已经得到真法真经了。这时再看人世间的事,什么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今天的社会的现状是怎么一回事了,根源在哪里了。对社会我不再失望迷茫,也不会再想着要在社会上偏激地去做什么而得到什么了,我的心情非常愉快。

很快,我患了六年的鼻炎好了,腹胀也消失了,炼完功走路犹如飘着走,各种神奇的事都在出现。沐浴在佛光中,我“苦”修了一年,经历了许多魔难,几乎每天要遇到两、三个心性关,有人莫名其妙的说我的坏话,有人突然对我发火,利益遭人算计,还有另外空间的鬼来吓唬我不准我修炼,也有许多另外空间的色魔来勾引我,炼功盘腿也很痛……但心性一路提高上来,各种祥瑞的展现、美妙的体悟难以言表。

修炼中才知道,人太多不好的思想了,许多已经变异了,自己都认识不到是不好的了,这样又修了三年。九九年中共迫害的大魔难即将降临的前夕,师父讲了许多法都是针对这场魔难的。师父知道要发生的一切,但又不能告诉我们,我看到师父讲法时流下了眼泪。这些事在历史上早就安排好了,预言中也留下了许多这方面的记载。

迫害发生后,新闻上造了许多的谣,当初我还以为是政府不了解我们的真实情况造成的。我们一方面坚定修炼、一方面无怨无恨的善意的告诉人们大法的真相。当时多难呐,家庭的、社会的、单位的,方方面面的压力压下来,还有另外空间人们看不到的各种邪恶生命满布三界邪恶至极的表现。当时天天都有许多人来所谓的“做工作”,用尽人间名利情的诱惑企图迫使我放弃修炼。我每天要应付许多打击精神信仰的事,一天下来如虚脱一般。

那时爸你也极不容易,你发生的事我都听说了。每个人都不会白白的付出;相反,毁了一个修炼的人,其罪才大之无边。最后,单位领导看迫害法轮功的运动越演越烈,害怕了,就用扣我们局职工的奖金来威胁我辞职,我是知道他们没有资格解雇我,但为了不伤害大家,也不想大家因为利益损失了就对佛法生出怨恨之心,从而毁掉众多的生命,我才答应辞职的。

不是我不顾亲人如何,修炼这么多年,我知道不能昧着良心去做屈服权势、背叛佛法真理的事。许多好心的人怕我吃亏都来劝我,可是谁又能明白我的心呢?众生都在迷中。辞职那天天很黑,到处都是黑沉沉的,在回家的单位交通车上,大家都在说我,领导黑着脸,书记骂我一定会练出精神病(其实,这些领导、书记都被共产党洗脑、恐吓与利诱,思想都扭曲了,良心也被埋没了)。回到家,天下起了雨,还打着雷。安秀也很伤心,我也十分疲惫,不知怎么安慰她。

修炼多难呐!在这迫害最初最疯狂的几个月中,修炼好象变得什么都没有了,真与假,好与坏,修炼的真实都变得若有若无。能闯过来,完全靠对大法与师尊的坚定正信,和自己的良知……”

希望广大善良正义民众读到舒安清这封未写完的信后,了解大法弟子的善良、坚贞与艰辛,关注大法弟子的安危,伸出援手,制止迫害,帮助大法弟子早日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