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闯静自述被迫害遭遇 要求惩办恶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马学俊、闯静夫妇,因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十几年来多次被中共绑架、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


大法弟子马学俊与妻子闯静和女儿的合影

马学俊是佳木斯铁路分局副处级干部,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后,腰、腿被恶警打残,全口牙脱落,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直到被迫害致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

闯静二零零九年遭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也是被迫害致出现生命危险才被释放。现她已将控告书递交检察机构,要求惩办恶人。

修炼大法后身心快乐的马学俊被邪党迫害致残、奄奄一息的马学俊(摄于二零零三年年末)

以下是闯静自述二零零九年遭绑架经过及被折磨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上午,我去佳南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家里串门。我到了以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大约有十五人,聚在一起不太容易,大家就象九九年七二零没有被迫害之前一样集体学习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著作。

大约八点多钟时,突然有人急促的敲门。房主问是谁,回答是楼下邻居,说跑水了,来她家看看啥原因。房主急忙打开门,一瞬间,猛地闯进来几个男人(便装)。当我感到不对劲抬头看时,来的几个人已经开始抢我们手上看的书和我们包里的东西。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凭什么拿人东西?其中一人说是警察。我让他拿出证据证明身份,其中一人拿出一个类似身份证的东西晃了一下,迅速放了起来,根本没看清。他们让我跟他们走,我没有同意。我指问他们,我犯了什么法,把法律条文拿出来。因为我知道修炼法轮功哪条法也不犯。南岗派出所教导员李文胜蛮横地说:“你走不走吧?”我当时心一横,今天不管你是抢劫的,还是土匪绑票的,我是绝不配合你。我告诉他们,我是合法公民,我不会跟你们去的。

在李文胜的命令下,几个人上来拽的拽,抻的抻,连拉带扯,我使足力气,抓住门框与楼梯扶手以抗争不被他们绑架。这时李文胜又叫上几个女协警,把我的胳膊、腿同时拽住,把我连拖带捞,半拖半抬,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到了他们事先准备好的车门口。因为车门的限制,他们拽着我的胳膊往车上拖我,我用脚顶住车门坚决不上车。这时男警刘金山用脚狠劲的踹我,我说:“你打人!”他说:“我打你了!”我告诉他:“打人是要负责任的。”这次他加重了语气说:“对,我打你了!” “我就打你了!”

这还只是开始。他们把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拉到佳木斯南岗派出所,为抗议绑架,我不下车,以李文胜为首的几个人把我强拉硬拽半拖半抬送到一个屋里,扔在冰冷的地上,扬长而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手表不知在此过程中脱落到哪去了)我感觉腹痛,阴道往出流东西。当时我仅仅穿一条单裤,感觉很凉。我问屋里的一个警察附近是否有商店,我要买东西。他就让一个协警帮我买了一包卫生巾,后来又把店主找来,我又买了两条线裤一条短裤。这时的我浑身是灰,白袜子变成了黑袜子。我又在店主那里买了毛巾、香皂、袜子、香肠、面包、饮料等物品,这些东西都被南岗派出所警察掠夺,至今还没返还。

他们问我姓名,我告诉他们我没有犯罪,没有义务回答此问题。约晚上七点多钟,以李文胜为首的几个人要送我去看守所,我不去看守所,几个大汉给我强行把双手在身后戴上手銬,然后拽着手铐把我拖到车上,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因没有体检表看守所拒收,然后又把我们拉回市某家医院(因黑天看不清是什么医院)。这样来来去去都是单独用一个车拉我,其他人在另一辆车里。在这过程中他们没给我做任何体检,根本也没让我下车,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把我扔到看守所209室非法关押。

经过一天一宿的挣扎劳累、寒冷、饥饿的折腾之后我浑身疼痛,手腕有手铐勒痕,身上有青一块紫一块的瘀血,腿疼、骨头疼、浑身疼痛睡不着觉,肚子胀痛躺不下,坐不下,大量脓血流出来,都不能坐褥子。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我日渐消瘦,晚上不能入睡,多次要求南岗派出所给我检查身体。南岗派出所害怕承担责任,一拖再拖,不给检查身体。有一位看守所科长于某查号时间问我:你说你没有病。言外之意才没给你检查身体的。我说我没有罪,没犯法,不也给我送看守所了吗?再说我身体这样是警察对我绑架造成的!后于某告诉我:十月八日给我检查身体,南岗派出所不给检查,我们给你送医院检查。但之后杳无音讯,直到十月十四日早上,于某领一行人到监室里告诉我说:“你被劳教一年。”

十月十二日,佳木斯市公安局劳教委李清波来看守所,将我和其他四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佳木斯劳教所(其余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勒索一万至几万元不等后放回)。劳教所的一位女医生给我测了脉搏和血压后,告诉说我的心脏和血压都不正常。公安局劳教委李清波要求劳教所先留下以后再说。然后给我们一人一份劳教通知书,我看到劳教书上写明有半年的上诉期,就说:“我要上诉。”劳教所一李姓警察马上把劳教书收去说:“先做一下登记,然后再给我们(后来才知道劳教书劳教所也应有一份,他们就是撒谎把劳教书收回以掩盖罪行)。”

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两个多月期间,我腹胀、腹痛、阴道流异物,腿肿胀的又粗又硬。劳教所向家人勒索了一百多元的体检费,在体检结果极其严重的情况下于十一月九日放我回家。

无辜被迫害,我的身体严重受损,回家后长期恢复不了。二零一零年三月份出现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严重贫血和脱水现象,几次昏死,心跳长期一百三十多次,两个多月才脱离死亡危险,到现在身体也没有恢复到正常状态。

这段经历给我带来的身体折磨和精神上的痛苦不是用人类语言能够表达清楚的,同时也给我的家人、亲属精神和心灵造成了无法想象的创伤。

婆婆、姐姐和女儿在这期间不断往返在派出所、前进公安分局、佳木斯市劳教委、看守所、劳教所之间。年近八旬的婆婆被南岗派出所的警察打倒在地,女儿也遭到殴打。


瑟瑟寒风中的祖孙二人


警察(图左为周佳佳、右为张维富)正在抢掠祖孙二人手中的物品,老人渐渐倒地。

在看守所支付订餐、购买卫生纸等花去一千多元,在劳教所被褥扣去一百零八元和身体检查一百多元,回家后身体恢复过程中的几千元花销,使我们已经非常拮据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从二零一一年一月份开始由于交不上供热费被停止供热,数九严寒的寒冷中,又有几人能体会这场迫害带来的凄苦。

两年多来,每当看到我一次次弱不禁风的样子,好心的邻居或认识我的人都会鼓励我去告那些个执法犯法者。为了人们尚存的良知、善念、正义,我已将非法给我的精神、身体和我的家人、亲属亲朋好友带来的精神痛苦和心灵折磨的执法犯法者的上诉书递交检察机关和相关部门:一、要求归还非法抢劫我的东西,二、赔礼道歉,三、要求经济赔偿,四、要求惩办恶人。

目前发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元凶江泽民之流已被法轮功学员在世界上三十多个国家五十多次起诉。天理昭昭,善恶必报,真心奉劝那些迫害法轮功的追随者赶快猛醒,弃恶从善,将功补过,不要等到中共解体的时候,你们跟着做陪葬。


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位于光华路南段,佳木斯市精神病院南侧路东)

南岗派出所所长刘金山
南岗派出所所长刘金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