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近几年我们地区遭严重迫害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近几年来,特别是从二零零七年至今,我们地区迫害不断,尤其对资料点的破坏更为严重,造成多名同修被判重刑、劳教、拘留、送洗脑班或是被迫流离失所。师父曾告诫我们:“被迫害严重的地区,被破坏的严重的地方,那里的学员真的应该想一想:到底怎么回事?”(《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修炼是严肃的,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们真的应该用师父讲的法认认真真的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下面仅从自己认识到方面谈谈看法,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从被迫害的同修方面来看

干事心、证实自我的心逐渐膨胀,是导致被迫害的主要原因。回顾十多年的反迫害修炼中,很多被迫害的同修在反迫害中都做了大量的证实法、揭露邪恶的事,才有了今天比较宽松的修炼环境。但在此过程中,有的同修由于忽视了学法、向内找,干事心、证实自我的心逐渐膨胀起来,遭到邪恶迫害。去年遭迫害的同修甲就是比较突出的一例。甲同修在几年的证实法、讲真相方面,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一个人承担了几个人应承担的事,学法、炼功、发正念都不能保证,到后来,在遭迫害前的一、二年内都很少炼功。甲同修干啥象啥,很有钻劲,做出的东西有板有眼,在有些同修的赞扬声中,更是加重了自己的干事心、证实自我的心。后来发展到甲同修也认为自己做的东西比别人做的好,以至很多事宁可在自己时间相当紧的情况下,也得自己挤时间去做。

色心、怕心也是邪恶迫害的借口。在世风日下的当今中国,作为一个修炼人,如不能时时用法清洗自己,在男女之间(包括男女同修之间)的接触中,色心也极有可能被邪恶加强,在色的方面不能达到修炼人的标准,進而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怕心重的同修往往注重人的层面的安全,而忽略了在心性上下功夫,尤其在否定旧势力迫害的法理上不是很清晰,有的同修也在努力做好三件事,但内心深处却隐藏着一念——做好三件事是为了不被迫害。

二、从被迫害同修的周围同修来看

依赖心是促成同修遭迫害的外部条件。甲同修遭到迫害以前,周围很多同修对该同修不是理性的鼓励,而是崇拜式的赞扬,觉得该同修做出的东西好,就都让甲同修做,把本应该自己承担的事推给甲同修;同时,该同修又在自己干事心的驱使下忘我的干事,以至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最终导致邪恶抓住把柄下手迫害。

修口与电话安全。师父曾告诫我们:“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当我们静下心来找一找,我们整体在修口与电话安全方面离师父讲的法和明慧网对电话使用的要求标准相差太远了。从二零零七年至去年邪恶对我们地区的迫害来分析,就是电话监听,進一步发展到跟踪、绑架。

几年前,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回到本地办事,当天在本地就传得沸沸扬扬,第二天恶警就知道了,此同修不得不马上离开。还有一些同修非常好事,总打听这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在哪里、那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在哪里,知道了后,就象唠家常一样随便跟别人说。前段时间遇到一位大家普遍认为修的比较好的同修,一见面,没超过五分钟,同修随口说出两个同修做资料的事。部份协调人不修口以及惰性,把本应由第三人转办的事,随意简化程序,直接找资料点同修或技术同修来办(比如,办某事的正常顺序是A找B,B找C,有时就变成了A直接找C),给资料点的同修带来一定的安全隐患和心理压力,还容易造成协调人与资料点同修产生间隔。

还有一个令人痛心而又很无奈的情况是:去年与被迫害的甲同修、乙同修一家人有联系的同修至今仍没有按明慧网上的要求安全使用电话,随意与同修的公开电话联系,致使邪恶毫不隐蔽的、大面积、长时间监听大法弟子的电话。近来,在中共邪党所谓的“两会”前,邪党又一次策划全国范围内迫害计划,我们地区又出现电话大面积监听,还有的同修被不明身份的人突然上门骚扰,等等。

三、面对邪恶的迫害与干扰 我们怎么办

近几年来,多名同修遭到严重迫害,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在黑窝里煎熬、度日如年。我们作为当地的每一位同修是不是都应该问一问自己,我们是否在谈到资料时无意中提及了被迫害同修的名字?是不是没有按明慧网的要求安全使用电话?是不是在邪恶预谋迫害同修时,我们无意中帮了邪恶的忙?

师父告诉我们:“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只要我们真正从内心找到自己的执著与不足,修掉它,邪恶就会不攻自破。“你把它那个东西拿掉之后,你就发现这边身体上啥都没有。什么腰椎盘突出、骨质增生,当你把那个东西拿掉之后,把那个场打出去之后,你发现马上就好。”(《转法轮》)其实,每次的迫害、干扰、不正常的状态背后,都隐藏着我们的执著。象我们地区在不修口与不注意电话安全的背后,无非是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证实自己没有怕心、不能设身处地的为其他同修着想的为私为我的私心等。我们只有抓住这些心,去掉这些心,才能在反迫害中更好的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人的这一层面,我们也不能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在电话的使用上建议同修尤其是资料点同修及与资料点相关的协调同修,绝对禁止公开电话(包括手机、座机)与公开电话对打,谈敏感话题,提及同修的名字、地点等,不要抱着侥幸心理采用暗语等方式。据一同修从警察那里得知,恶人对我们采用的一些长期和大面积使用的暗语了如指掌,比如什么“萝卜”、“白菜”,恶人知道那代表“光盘”、“白纸”,甚至他们知道大法弟子被绑架了,不说被绑架了而说 “被狗咬了”,等等。

与同修联系请采用下面几个方案:(一)使用明慧网站内信箱并加密信件联系(站内信箱内有加密信件的发送、接收等方法或找相关同修咨询);(二)专用电话(和常人联系的手机与和同修联系的手机一定不能混用)之间相互联系(最好是能改串号的);(三)公用电话与专用电话联系(现在公用电话很难找到,农村不适合用公用电话,因乡邻间一般都比较熟悉);(四)路途不远的,尽量面谈。路途远或事情紧急的就打车或借助一些其它交通工具;(五)资料点同修、与其相关的协调同修都起一个化名,同修间切磋需明确所指时,就用化名,避免指名道姓;(六)在到达资料点前一定要先关机再卸掉电池,交通工具尽量用电动车(没有车牌照)、摩托车,尽量少用或不用同修的私人车(车牌是最容易跟踪的特征之一),能一个人解决的事,不要二个人去,能二个人解决的事,不要三个人去。

明慧网上一位同修说的很有道理:注意安全是为了达到修炼人的标准。愿我们当地每一位同修都从自己做起,从今天做起,善用电话,使它成为我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法器,而不能使其成为邪恶迫害我们的定位器、监听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