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3月6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

  • 广东湛江市看守所“锁地环”折磨妇女

  • 辽宁营口市两位老太太遭受的迫害

  •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苏桂芝老人被迫害离世

  • 兰州监狱盗取法轮功学员的钱财

  • 河南项城市恶警李智零六年恶行

  • 山东蒙阴县信用联社退休职员张荣秋被迫害情况补充

  • 广东湛江市看守所“锁地环”折磨妇女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锁地环”是一种残忍的酷刑,人被锁成一个球状。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女学员黄雪影,五年前被警察绑架到当地看守所,被四肢锁在地环上这样锁了十五天。

    黄雪影女士一九九八年底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时去北京上访,被绑架迫害,在多个看守所受到各种的酷刑,二零零一年曾判劳教一年,后经人介绍找一份在广州天河棠下上社帮人管理楼房的工作。二零零七年三月被绑架,在广州天河棠下上社看守所超期关押三个月后,黄雪影被“六一零”(中共专事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邪恶机构)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以下是黄雪影自述在广州天河棠下上社看守所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我被人恶告,广州公安分局和天河棠下派出所的恶警把我从住处五楼抬到警车,还抄走我的四十二本大法书和炼功录音带,说当作罪证,还拍照,后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晚上一时多劫持到天河棠下上社看守所。

    我不承认是罪犯,不肯入看守所,六个恶警把我从警车上抬到看守所围住我,这时看守所女恶警邓某叫两个牢头把我抬到二楼女监房,这时冲出四个彪悍的女犯人,把我的被剥下的全身的衣服扔到一个胶袋里(我口袋里有一千多块,是老板叫我收的房租钱),强行给我套上囚服,铐上脚镣,将我的手穿过一个腿再锁上手铐,然后将我四肢一同锁在地环里,她们叫做“穿针刑”,腰都直不起来,象一个圆球,吃饭腾不出手,头弯在两腿间才吃得到饭。

    酷刑演示:地环
    酷刑演示:地环

    我被锁在一个对门口地方,冬天的风很冷。过十五天后才开锁。这时我看清了这个仓,是C215牢仓,姓詹的狱警每天到我面前跳脚谩骂,他给一本笔记本给犯人记录我几点几分钟上厕所做什么,还要我背监规,我不肯背,他就叫三个狱霸围住我读,我就发正念,他们没办法就报告姓詹的,姓詹的问我:你不肯背监规,那你背什么?我说:我背法轮大法。他只好不了了之。

    这时我平静下来了,就开始炼功,背法,发正念,劝三退,也不穿囚服,也不做奴工,她们不让我炼功,就又拉又骂,还说开锁了就嚣张了,提审时说要劳教我,我说我不承认,我师父也不承认。后来进来一个大法弟子,我们就一起绝食抗议,绝食一天所长就找我们谈话,我就要求无条件释放,这时已超时关押三个月了。第二天办案的来了,叫我在一张写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几条不构成刑事罪,我以为她们放我回家,就糊涂的签了字了,谁知我们本地的六一零的车已等在门口,把我劫持到湛江洗脑班迫害。

    出看守所时,她们把我的衣服还给我,我就查看我的一千多元还在不在,这时就剩五百元,后来我还赔给了老板。

    我今天写出来这些就是不承认邪恶,将邪恶曝光。


    辽宁营口市两位老太太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下面是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两位老太太遭受的迫害:

    六十五岁李翠红被迫害经过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日,辽宁营口鲅鱼圈海星村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翠红女士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在鲅鱼圈二十九中附近发放真相资料,被原新区派出所的恶警华宁和另俩个警察开车绑架到新区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李翠红不配合邪恶,恶警华宁气急败坏打了李翠红一个嘴巴子、踢她一脚,又将她铐在暖气片上一宿,次日又将李翠红关在铁笼子里大半天,下午将李翠红和另一个学员劫持到鲅鱼圈公安局。恶警恐吓和威逼李翠红让她骂师父和大法,并非法整理材料,晚上将李翠红送进鲅鱼圈看守所(三所)。李翠红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于八月三十一日放回,看守所跟家属勒索伙食费五百元。

    二零零四年二月,恶警华宁、陶贵东和司机开车闯进海星村李翠红的家,当时李翠红正在家给猪喂食,恶警华宁以核实为名将李翠红绑架到鲅鱼圈公安局,因李翠红上网曝光恶人的名字,恶人们对李翠红报复,恶警华宁和陶贵东把李翠红带到三楼,对她非法审问,华宁并扬言说:我迫害法轮功是为了升迁。李翠红不配合恶警,华宁和陶贵东气急败坏把李翠红又从三楼拖到一楼,强行将李翠红塞进车里送进鲅鱼圈看守所。李翠红被非法关押二十二天后放回,无理的关押迫害给李翠红和家属造成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辽宁营口市610公、检、法、司在营口劳动教养院里办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把名额下派到鲅鱼圈各社区街道办事处,十一月的一天,鲅鱼圈海星办事处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宋世斌、村书记代芳艳带领二十多人闯进海星村李翠红的家,不容分说在没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把李翠红绑架到营口教养院里办的洗脑班。

    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鲅鱼圈三人,其它地区还有十多人,洗脑班利用一些社区、医院部门的人员对学员洗脑转化,并强迫学员看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电视,妄图从思想上摧毁学员的意志,并用各种方法强迫学员放弃修炼,李翠红和其他学员不听、不看邪恶宣传的谎言,使洗脑班办不下去提前解散。李翠红被非法关押十七天后回家。

    六十七岁付桂英被迫害经过

    付桂英女士,六十七岁,辽宁营口鲅鱼圈人(原住盖州徐屯乡松屯村)。二零零零年春,盖州徐屯乡派出所的四个警察非法闯入付桂英的家,抢走了付桂英家中的一本大法书《转法轮》,并恐吓付桂英以后不准出去宣传大法真相。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早晨付桂英到学员姚强家串门,鲅鱼圈红旗派出所的姓张的所长突然闯进姚强的家,恐吓姚强说:你释放回来怎么不到派出所报到,通知我们。姚强不配合警察,张姓警察给鲅鱼圈国保大队打电话,国保大队来了四个警察,三男一女,对姚强家非法抄家,并到处拍照,然后将姚强和付桂英绑架到国保大队,她们不配合警察,并给警察讲真相,警察强迫她们签字,又将付桂英送到营口医院检查身体。因付桂英体检不合格,国保大队向付桂英女儿勒索二千元钱,晚上才将付桂英放回。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苏桂芝老人被迫害离世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苏桂芝老人,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疾病都好了,在中共邪党的长期迫害中,孩子被绑架、被逼流离失所,老人于二零零七年二月离世,终年七十八岁,在弥留之际,嘴里还喊着“邪恶!邪恶!”。

    苏桂芝女士,一九三零年出生,老人于一九九五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每天早晨去炼功点炼功,参加集体学法,通过修炼,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关节炎、胃炎、特别是顽固性头痛,眩晕症,一犯病就呕吐,全身动不了。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老人从没犯过,真是走路一身轻,性格也变的活泼开朗,先后引导老伴及五名子女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

    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开始,中共邪党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全面镇压,苏桂芝经常受到惊吓,恐怖、紧张、邪恶的气氛使苏桂芝不能安心修炼。在七二零前夕的一天,苏桂芝和老伴及所有的炼功者正在佳木斯二十五小学炼功点炼功,突然来了一群警察给炼功人登记姓名和家庭住址,苏桂芝是经过多次中共政治整人运动的人,一看这架势,就感觉又要对炼法轮功的搞运动迫害了,吓的跑回了家,到家后,心慌气短,大汗淋漓,躺在床上一天没起来。从那一天开始,所有的修炼人就这样失去了集体学法和炼功的环境。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六月份,俩个儿媳分别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上访,二儿媳从北京抓回后关进了佳木斯看守所,使苏桂芝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常常暗自哭泣,盼望儿媳快点回来,因儿媳被非法关押,苏桂芝又要照顾年幼的孙子。

    二零零二年佳木斯中共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地毯式抓捕,佳木斯公安局及向阳分局,桥南派出所、佳东派出所的警察不断对苏桂芝的修炼子女监控,电话骚扰,儿媳被警察在单位和家庭住所堵截追捕,儿媳在好心人的帮助下,逃脱虎口,不得不离开需要照顾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从此被迫流离失所,中共邪党人员弄得她全家无安宁之日。

    二零零三年,二儿媳在发大法真相资料时,由于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桥南派出所警察绑架,关进了佳木斯看守所,这时,大儿媳又被迫流离失所,老人经历了非法抄家的恐吓,并亲眼看见儿媳被恶警押上了警车带走,苏桂芝痛苦不堪,无助的流着心酸的眼泪。

    由于苏桂芝不识字,又没有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再加上孩子屡遭迫害,经常受到恐吓和警察的骚扰,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身体每况愈下,带着没有走完修炼道路的遗憾,于二零零七年二月离世。


    兰州监狱盗取法轮功学员的钱财

    这几年,亲朋们给狱内法轮功学员十一监区李文明、三监区孙兆海、六监区强小宜的汇款,他们本人从来都没有收到过。

    二零零三年,兰州监狱五监区副教导员周民杰曾命令五监区管帐的犯人邹晓东,将法轮功学员家属以外亲朋们寄来的汇款一律扣押,不准支付给收款人。几年来,有许多汇给法轮功学员的钱都被监狱及各监区暗中私呑,汇款的亲朋还以为钱被狱内法轮功学员收到了。


    河南项城市恶警李智零六年恶行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晚,河南商水县法轮功学员刘清臣到项城市法轮功学员胡建华家串门,正好碰到在胡建华家蹲坑的市国保大队指导员恶警李智和其他三名恶警,他们不分青红皂白把刘清臣非法抓到市公安局,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恶警李智穿着皮鞋,飞起一脚,正踢在刘清臣的眼珠上,刘清臣疼痛难忍,不一会儿眼睛就肿的象个桃似的,眼里还淌着血,恶警竟说刘清臣把他的裤子弄脏了。后来刘清臣眼睛基本失明。刘清臣后被项城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山东蒙阴县信用联社退休职员张荣秋被迫害情况补充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半左右,蒙阴县国保大队李勇、张咏、王伟等闯到张荣秋家,抢劫走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耗材、纸张、手机、钥匙,抢劫走现金7500元,还抢走600元存折、600元购物卡,当时面包车被抢走,后又要回。当天被关押在刑警大队,当晚关押在四警区,在临沂查体后送到临沂市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于二零零八年黄历腊月二十六号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