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大法弟子的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年轻大法弟子。同修穆子(化名)比我早一年得法。刚得法时,辅导员就要她带一带我这个新学员。穆子修炼很精進,人也很热心,在以后的修炼过程中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面对邪恶的迫害形势和环境,我们都一时感到不知所措。那时有假经文出来,穆子就收到过一份没有署名的四句假经文,当时以为是真的。后来,我在网络上收到一些海外新闻资料,慢慢了解到大法在海外的一些情况。一天,穆子拿来一张有关法轮功问答的传单,我们决定一起晚上出去散发,第一次散发传单的经历真是叫胆胆突突,紧张的不行,现在想起来都觉的好笑。

放下同修情,也是为同修负责

在邪恶自编自导“天安门自焚”伪案后,国内的迫害形势進一步加剧。我开始利用便利条件做真相资料,下载师父在明慧网上发表的讲法和经文,打印《明慧周刊》,制作真相录像光盘,穆子就承担起了传递资料的任务,每当师父新经文和新周刊出来,她就要一家一家的把经文和周刊送到同修手中,我们也经常一起走街串巷发真相资料。

穆子接触的本地同修很多,其中有几个在邪恶迫害开始后邪悟,在恶人办的邪恶“学习班”里作了可耻的犹大。穆子也被迫害关進了洗脑班。十几天后穆子出来了。我们一起交流这事时,我催她尽快在网上用真名声明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全盘作废,但她还是很有顾虑,我一时也觉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催了几次后,也想还是以后慢慢再说吧,我们当时都没有明确认识到严正声明的严肃性。

我和穆子认识一个同修阿军(化名)。穆子认为阿军修的比较高。一次穆子拿来一份阿军编写的真相资料让我打印,我看了一遍,发现其中有些地方讲的过高,不适合作真相资料散发,但碍于和穆子的关系,没有拒绝,就打印了几十份给阿军。后来悟到这件事是做错了,非常后悔,碍于情面本身就是人心的执著,是对法不负责,也是对同修不负责。

穆子后来虽然写了严正声明,但修炼是严肃的。由于被邪恶钻了空子,后来又一次被关進了洗脑班,但很快就闯出来了。就在不久前,几周没有联系的穆子突然发给我一条消息,说是在向世人劝三退的时候被人举报,刚刚回到家中。包括手机都被坏人没收,我和她联系的电话号码也被暴露,暂时不能通过电话联系了。

回想此前较长的一段时间,其实我已经看到了她的一些问题需要指出来的,如和她电话联系在哪儿见面后,我都会习惯性的将电池取下,而穆子很少这样做的,和她交流时提过一两次,后来觉得自己也许过于谨慎,也许包含有怕心,也就不好意思多说了。穆子在和我交流时,时常告诉我师父让她看到或听到什么,我有点羡慕她三件事都做得好,师父通过这种方式鼓励她,而我却修炼不精進,疏于炼功,讲真相的事也做的不多,也就不太好意思提醒她不要执著看到或听到另外空间的什么,不能因为表面环境形势改善了就放松了安全意识。

身边同修之间都有很大的缘份,在一起的时间也是非常值得珍惜的,为了对同修负责,对自己负责,更是对法负责,一定要放下人情,用法衡量,互相提醒,正念正行,共同精進。

时刻做到信师信法

师父在最近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里提到海外一些同修在为神韵发正念时由于对师父的要求不理解而影响了救人,而且师父在经文《什么叫助师正法》里也提到信师信法的问题。看到正法接近尾声了,师父还在讲信师信法,我感到很惭愧,也很着急。因为在我自己的修炼中同样也存在这个问题。在这里结合我自己的修炼经历谈一点这方面的个人理解,希望能对这些同修有所借鉴。

我刚开始和老学员一起集体学法时,还认识不到自己对大法理解的肤浅,一次读法时,当读到“十五万光年时”,我挺疑惑,按照我从学校学到的知识,“光年”不是指距离的吗?后来还告诉别的同修肯定是书上写错了。此后不久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每当想到当时的情景都感到羞愧难当。我也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把这件事当作自己信师信法的一面镜子。提醒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能不信师信法。

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后,我曾跪在师父法像前合十,求师父在以后不管多艰难的时候都一定要加持弟子的正念,不要放弃弟子。在学法修炼的这条路上,每当对师父说的某一句话或某件事有疑问了,我一般立刻就会警觉,马上会告诉自己:这一念不是我的。不过你既然跳出来干扰我信师信法,不管你涉及到多高的生命和因素,我都要请师父加持我,把你消灭。

有一次我学法时看到师父讲天目的结构,忽然想到:人类处在三界内的低层空间,人眼睛的结构是为了适应看这个空间的物体,为什么天目的结构要“模仿”人的肉眼结构呢?后来悟到:是神按照天目的结构造了人的眼睛……人正是抱着固有的观念而给自己认识真理造成了障碍。

我是完全闭着修的,也没有象其他同修那么幸运见过师父,所以很长一段时期经常有念头冒出来:我是不是和师父缘份浅哪?我真得法了吗?我能修成吗?师父管我了吗?后来悟到这些念头也是不信师信法的表现,就是让修炼人灰心,气馁,从而不能精進。我就按师父说的,什么都不去想,只管去修,想那些一点用也没有,摔倒了别趴在地上不起来,快站起来继续向前走。

修炼人在常人社会中修,难免还有常人的观念反映出来,但任何时候都要守住正念,千万不能有不信师的念头,此念一出,就要分清哪是真我,哪是假我,用正念清除假我。从另一角度看,我也把它当作一件好事,不管是高层旧势力或邪恶生命还是思想业或人的观念的作用,只要它跳出来干扰我信师信法,那就是一次消灭它的好机会,再说,修炼的根本目地是去掉一切执著和人的观念,最终同化法,对法不理解不能接受的部份,正是要去掉的观念和执著,平时想找出它还不容易,当师父讲的法触动了这部份,它们跳出来干扰着我们,那正是清除它的好机会。当然要真正做好,就要时时保持正念,正念从哪里来?我理解就是在我们不带有任何观念认真学法时,师父就在不断开启我们的正念,加持我们的正念。大法就象一面镜子,看到的一切有抵触的东西其实都是我们自己应去的执著。要说修炼难,“真我”抓着“假我”不放,那是真难,能放下,那是真容易。

写到这里,我对师父讲的“大道至简至易”(《大圆满法》〈一、功法特点 〉)的内涵有了更深的体会。按照师父要求多学法,学好法,不带任何观念的认真学法,是我们走正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障。

请同修给予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